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大唐出兵!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大唐出兵!

        可,但是就因为这小子一封信就要派兵去助他,这让两人总是有些难以接受。

        “嘿嘿,要挟?你们也太高看那小子了。”

        张守珪哂然一笑:

        “兵自然是要出,但却并不见得是因为那小子。赵堪,白真陀罗,你们给我记住,大将比拼的不只是武道境界和实力,还有为将者的气度。我们安东都护军难道还能输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那小子不是来信想要我们支援他四千兵马吗?赵堪,白真陀罗,你们给我挑选六千精锐,另外回报朝廷,就说我张守珪虽然身在幽州,但是心系朝廷社稷,愿意抽出六千兵马,自愿支援怛罗斯!”

        最后一句,张守珪眯着眼睛,右手在桌面上重重敲了一下,声音若有深意。

        赵堪和白真陀罗怔了怔,开始还是一脸疑惑,但是毕竟跟随张守珪多年,两人很快就反应过来。

        张守珪如果直接派出六千兵马给王冲,那就是他们之间的私事,但是若张守珪在派出兵马的同时写信给朝廷,那就是张守珪和朝廷的事,是安东都护军向朝廷和圣皇尽忠。这件事情虽然是因王冲的一封信而起,但是现在,已经和王冲没有太多关系了。

        不止如此,两人甚至还想到了更深一层。怛罗斯现在深陷危机,如果安东都护军在这个时候第一个抢先响应,派出援军,那么日后不管怛罗斯之战是胜是败,安东都护军都立于不败之地,同时也向朝廷证明了自己的忠心。

        这样就化被动为主动。

        另外,大人一直想要成为大唐宰相,而最大的阻力,就是大唐的贤相九公。如果在这个时候对怛罗斯施予援手,日后说不定就能替大人减少一份阻力。

        “是!末将明白!”

        “属下这就去做!”

        ……

        大唐六大都护,收到怛罗斯来信的,远不只一个张守珪。北庭都护府中,所有将领济济一堂,北庭大都护安思顺相貌英武,端坐在大殿上方。

        “高仙芝的来信都看到了吗?”

        安思顺双眼微阖,有如雷霆一般的目光,扫过殿下的众将。

        “都护大人,恕我直言。所有的边陲之中,虽然我们北庭都护的兵力最多,但是守护的边界线却最长,面对的敌人最多。除了西突厥汗国,还要防备*厥汗国,两国的兵力加起来接近百万之众!而且,高仙芝那边如果需要的是普通士兵也就罢了,偏偏他想要的还是我们最精锐的北庭龙骧军。我们北庭都护府几十万兵马,但是龙骧军才几千?所以末将以为,此事绝不可答应!”

        “都护大人,末将以为不可。龙壤军虽然珍贵,但是怛罗斯的情况却非同小可。这一次,葱岭以西的大食帝国来势汹汹,如果高仙芝他们抵挡不住大食人。那么接下来,我们北庭都护军就会当其冲。那时候,就不是几千龙骧军可以解决得了。帮助安西都护军,其实就是帮助我们自己。唇亡齿寒啊!”

        “不错!怛斯罗除了大食人,还有西突厥的天狼大将都乌思力,这是我们北庭都护的劲敌。派出龙骧军对付都乌思力,其实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

        “荒唐!看到高仙芝他们的奏折吗?大食人将有四十万大军席卷而来,仅凭高仙芝他们的实力根本抵挡不住。怛罗斯到了最后,终归是要沦陷的。这个时候还派龙骧军过去,难道去送死吗?”

        ……

        大厅里,反对和支持的声音此起彼伏,争论极为激烈。安思顺闭目坐在上方,一动不动,只是默默听着所有人的争论声,谁也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报!”

        哒哒哒,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大门外,一名北庭都护府的传令兵手捧着一封信笺,迅从殿外疾步而来。

        “怛罗斯来信!请大人过目!”

        嗡,听到这句话,整个大殿内瞬间一片死寂。高仙芝才刚刚来信,这个时候怎么又来了一封信?

        “把信拿过来!”

        一个威严的声音突然从大殿上响起,安思顺睁开眼睛,双眸之中迸射出一阵慑人的光芒。从传令兵手中接过信笺,嗤的一声撕开,安思顺只是看了一眼,立即身躯微震,眼中闪过一丝错愕,猛地坐直了身体。

        “哼,有意思,王冲,你还是真是提出一个让我无法拒绝的好交易啊!”

        ……

        陇西,北斗城。

        这座大唐西部的重镇,已经完全恢复了昔日的繁盛。整座城池完全修葺一新,依旧那么的恢宏壮观,在北斗军的经营下,这座城池已经完全抹去了昔日的战争痕迹。不过此时此刻,北斗城戒备森严,除了巡逻的战士外,墙头上几乎没有出现任何北斗军将领的身影。

        “少年侯的信你们都看过了,有什么想法吗?”

        北斗城的城池主厅中,哥舒翰高坐上方,殿下人群熙熙攘攘,全部是北斗军的中坚将领,一行行,一列列,阵列分明,但都在思忖着什么,气氛一片凝重。

        “大将军,怛罗斯战事吃紧。现在整个安西、碛西的安危全部系于那里。属下担心,如果安西都护军和碛西都护军守不住,接下来就轮到我们北斗军了!”

        “大人,属下建议,我们北斗军立即北上,跟进怛罗斯,和安西、碛西二路兵马一起汇合,联手对付大食!”

        “不可能!如果我们移走,陇西的百姓怎么办?别忘了,这里千里沃土,如果乌斯藏人趁机东下,大肆屠戮,我们虽胜犹败,并且耻辱至极。而且安西都护军装备精良,长期征服,战斗力丝毫不弱于我们。如果安西都护军都对付不了,那我们北斗军就能轻易对付得了吗?更何况,那可是四十万兵马啊!”

        ……

        大厅之中,北斗众将各抒己见,但是和其他人不同,北斗大军考虑的是,是否应该拔军北上,挺进怛罗斯,与安西、碛西会合,共抗大食铁骑。辱亡齿寒,陇西北斗军经历过几代将帅,经历的,看到的,都比常人长远得多。

        而且北斗军距离怛罗斯和碛西、安西相对最近,得到的消息最多,感受到的威胁也最重。因此考虑问题,也和其他都护府截然不同。

        哥舒翰在大厅上,听着众将的议论,眉头越皱越紧。突然间,目光掠过殿下一名低头思忖的武将,哥舒翰心中一动,突然问道:

        “思礼,你怎么看?”

        贪狼战将王思礼,是哥舒翰座下七大战将之一,准将级别,父亲王虔威,本就是朔方名将,真正的将门之后。而王思礼更是服侍过大唐战神王忠嗣和哥舒翰两任大将,资历极深,极有谋略,深得王忠嗣和哥舒翰两位大将的重视,被哥舒翰视为左膀右臂。

        “大人,乌斯藏二将火树归藏、都松莽布支全部北上,整个乌斯藏的兵马也在少年侯的攻击下,四去其二。再加上我们北斗军长年征伐,乌斯藏外强中干,其实真正可用的兵马已经不多。唯一足惧的,就只有雅觉隆王系的兵马,守卫王都的部队,以及一个白狮大将悉诺逻恭禄而已。”

        王思礼低着头,目中流动着一道深邃、睿智的光芒:

        “不过诸将的考虑也并非没有道理,陇西是我们驻守的要地,如果擅自调遣兵马,就是违抗朝廷命令,真出了什么问题,后果不是我们可以承担的。不过末将以为,怛罗斯不可以不支援,在保证陇西安全的情况下,可以尽量多的派遣兵马,支援北上。”

        “属下认为,我们可以在派出兵马之前,主动求战,化被动为主动,抢先削弱乌斯藏的实力。只要陇西的局势一定,我们就抽调兵马支援怛罗斯,另外,少年侯在信中,只要我们派出两千最精锐的神武军。末将以为,可以把这个数量提升到三千,另外再抽调三千的精锐,尽最大的可能,帮助安西都护军和碛西都护军,毕竟他们其实也是为我们战斗!”

        “可是我们北斗军总共才两三万人,如果抽掉七千兵马,乌斯藏这个时候再反攻过来,我们如何抵挡得住?”

        王思礼的声音刚落,就有一位将领厉声反对。北斗军从王忠嗣开始就奉行精兵政策,所以在陇西一带,北斗军一直都是以最少的兵力,对抗最多的对手,本身就处于兵力短缺的状态,哪里还有余力支援其他,这也是北斗军到现在还在争论的原因。

        “这件事情倒并没有那么难。”

        听到这句话,王思礼反倒笑了起来:

        “我们抽调北上的七千人马,完全可以从陇西的厢军中补充。有大人坐镇,另外还有诸将配合,绝不至于有什么闪失。而且陇西的厢军本来就是我们的后备役,北斗军建立到现在,也该给他们一点机会,同时补充新鲜血液了。”

        和其他人不同,王思礼倒是显得相当轻松。

        “这……”

        大厅里众将面面相觑,众人本来还准备反驳一下,但是仔细思考,王思礼说得并非没有道理,而且这也确实是目前真正可行的办法,大厅内一下子沉默下来。

        哥舒翰坐在上方,目光如电,缓缓地从众将身上扫过,只片刻心中很快就有了主意。

        “思礼,就按照你说的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