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神秘的战旗!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神秘的战旗!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大地上共有九条巨大的龙脉,代表着中土大唐,整个神州的千年气运,只有在天机异变,出现巨大变动的时候,才会出现眼前这一幕。龙脉化成的龙形,能够感应冥冥中即将到来的危机,它的痛苦和嘶吼,只代表者一样东西,神州大地即将发生变化,一场巨大的浩劫即将来临!

        “怎么会这样,神州有劫!神州有劫!我必须离开,尽快告诉师门,通知大唐皇室!”

        青衣老者心中阵阵发凉,他的身躯一晃,突然一把提起青牛背上的垂髫小童,瞬间消失无踪。

        ……

        感觉到冥冥中这场危机的,远不止是九州的大地龙脉。

        星夜,大唐皇宫内,北部钦天监,观星台。

        巨大的日轨状观星台上,一名老者穿着深蓝色的华丽道袍,盘坐在观星台上一动不动,仿佛和整个观星台融为一体。

        老者须发皆白,仙风道骨,在他的身体四周,一颗一颗仿佛星辰般的光点,悬浮在夜空之中,将老者的背影衬托得神秘无比。而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老者身周的光点隐隐和天上的星辰互相呼应,透出一股玄妙的至理。

        老者就好像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不知道过了多久。轰,狂风激荡,就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猛然击中了一样,老者身躯猛地一颤,周身的星芒突然一片黯淡,剧烈波动起来,一些星芒甚至直接从半空中坠落下来,消失泯灭。

        “天机异变,星辰乱象……,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观星台上,老者陡的睁开眼来,他瞳孔紧缩,望着天空,眼中满是不敢置信。顺着老者的目光往上看去,只见天空中漫天星辰光芒变化,隐隐显出一种混乱的味道。但是在老者的眼中看到的却完全不是如此。

        “紫薇星动,太垣星动……诸天星辰全部黯淡,这是主神州动乱,九州浩劫啊!”

        老者发须剧烈的抖动起来。

        “让我看看,霍乱到底是来自哪里!”

        老者陡的挺直了身躯,右手掐动法决,左手五根手指就好像拥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样,不断地错动、变换,以惊人的速度进行推演计算。

        嗡,就在老者推演的时候,一股深沉的力量浩大无匹,突然从老者体内迸发出来,以老者为中心,巨大的观星台上剧烈的变换,一轮巨大的星盘首先显现出来,星盘转动,发出的却是凝如实质的钢铁轰鸣声。而与此同时,老者身周幽暗的光芒中,诸天星辰,同时浮现,并且以各自的规律,百倍于正常的速度运行。

        老者白眉抖动,眼帘微垂,嘴中念念有词,已经完全陷入了天机数术的世界。

        只不过片刻的时间,所有的虚空幻象全部散去,老者陡的睁开眼来,那一双雪亮的目光,陡的望向了西北防线的天空。

        天空中的星辰一切如常,但是老者的眼光早就穿过层层星空,一颗孤立于群星的巨大星辰。

        “怛罗斯!”

        观星台上,老者十根手指突然定格,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怎么会……那里距离京师这么遥远!”

        老者意识怔住了,他的心中一动,再次推演起来。

        “高仙芝……王冲……大食……”

        老者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许许多多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当老者算到最深处时,突然身体一颤,张口猛地噗出一口鲜血:

        “不好!怛罗斯有难!这一战将影响大唐千年气运!而这一切还只是更大浩劫的起点!我必须得尽快告诉陛下,大唐,有难了!”

        老者胡须上的鲜血触目惊心,然而他陡的从观星台上站起,连胡须都来不及擦,立即匆匆的向着皇宫内院而去。

        ……

        九州隆起,东土异变,种种异象不断地从各处传入皇宫之中,然而所有的消息全部被压了下来。

        入夜,蹄哒哒,一匹战马,马蹄阵阵,沉重如雷,穿过重重宫门,向着皇宫深处疾驰而去。皇宫之中禁止骑马,但是看到那匹雄壮的同罗马,还有那面金色的龙牌,所有的宫门次第打开。整个皇城,只有一个人才拥有这种令牌。

        同罗大将军阿不思!

        同罗一族侍奉皇族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对于大唐皇室,同罗一族忠心耿耿,因为这种忠心以及过往的惊人战绩,作为同罗首领的阿不思获得了一面令牌和一项殊荣,可以在皇宫之中肆意驰骋。

        ——这是连大唐的皇室子弟都不曾享有的殊荣。

        战马隆隆,只不过片刻的时间,阿不思顿时穿过重重宫城,出现在了前方那座巍然高耸,代表着大唐权力中心的大殿前。

        “微臣阿不思,叩见圣皇!不知圣皇有何令诏,微臣赴汤蹈火必定全力以赴!”

        阿不思翻身下马,一个箭步迅速的冲上台阶,头颅垂地,重重的跪在大殿前。

        阿不思的神情凝重无比,那面金色龙牌,所有人都只知道持金牌者,就可以拥有无上的权威,哪怕深夜也可以在皇宫中骑马穿行。但是只有同罗一族才知道,只有在发生极其重要的事情时,同罗一族的人才可以使用。

        那代表的不是一份荣耀,而是一份职责和使命,代表着同罗一族对皇室的忠诚和一个久远的约定。

        大殿里静悄悄的,良久,才有一个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阿不思,朕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

        “请圣上吩咐!”

        阿不思神情一凛,头颅垂得更低了。

        “同罗一族即刻调派六千兵马,驰往怛罗斯方向!”

        圣皇的声音飘忽不定,从大殿中传来。

        “是!……”

        阿不思瞳孔一缩,同罗一族侍奉皇族数百年,很少离开京师,大部分时候都是守卫帝都,不过听到圣皇的话,阿不思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沉声道:

        “微臣领旨!微臣这就带领同罗骑兵驰援西北,和高大人共抗大食人!”

        怛罗斯的事情现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阿不思虽然和王冲发生过冲突,节度使事件中更是有过激烈的交锋,但是只要是圣皇的命令,阿不思就绝对不会违抗。不管是王冲还是任何人,同罗人都誓将全力以赴,这是同罗人对皇室的誓言。

        “不必了,朕只需要你派出六千同罗骑兵,替朕护送一样东西。”

        圣皇的声音威严浩荡,从大殿中传出。

        “啊!”

        阿不思神情一震,终于抬起头来。他万万没有想到,圣皇派他过来,居然仅仅是护送一件东西。

        “去吧!”

        圣皇的声音在整个大殿中回荡。

        嗡,下一刻,整座皇宫突然轰隆一震,就在阿不思的目光中,一只巨大的脚掌,覆盖着厚厚的铁甲,突然从敞开的殿门内走了出来。这名侍卫全身穿着厚重的铠甲,包裹得如同怪兽一般,寻常的侍卫在他面前体型甚至还不到三分之一大。

        他浑身都笼罩在厚甲之下,甚至连脸部都是一张怪兽的铠甲。

        阿不思发誓,他在宫中侍奉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名侍卫。他的身上笼罩着浑厚的黑暗气息,以阿不思的修为居然无法看穿他的底细,不过这还不是让阿不思最震动的,最让他震撼的,还是这名怪兽般的侍卫手上的一杆长长的战旗。

        这杆战旗足有两人多高,手腕粗细,通体以深海玄铁,和某种不知名的金属锻成,而更吸引阿不思的还是旗杆上那面巨大的旗帜。战旗红中透黑,鲜红得仿佛沥得出血来,旗面早就斑驳老旧,明显极其古老和久远。

        最不可思议的是,阿不思居然从旗面中感觉到一股,纯粹、浓厚无比的罡气流动,那种罡气的性质甚至足以让阿不思这种帝国大将都为之黯然失色。

        “这是!”

        阿不思心中一震,脑海中猛地闪过一道念头,他的嘴巴只是张了张,并没有说出来,很快就迅速的低下了头来。

        “想不到,陛下居然把这面战旗拿出来了!”

        这一刻,阿不思心中此起彼伏,掀起惊涛骇浪。

        ……

        轰隆隆!

        数个时辰之后,大地震动,六千同罗骑兵,护送着一名黑甲侍卫,第一次离开京师,前往遥远的怛罗斯。

        ……

        与此同时,当六千同罗骑兵从京城出发,前往碛西的时候,帝国北部,遥远的西突厥草原上,一场战争正在酝酿。

        “准备!”

        一阵嘹亮的声音响彻整片高原,而地面上,成千上万的北庭都护军密密麻麻,排成一条长长的人墙,而在这排人墙后面,则是无数的盾兵、枪兵、步兵、斧兵、弓箭兵,还有数量众多,茫茫如海的铁骑。

        所有的骑兵摆着整齐的战斗阵列,随时准备出击。

        而在他们的对面,则是数量更多的西突厥骑兵,所有的骑兵都已经长刀出鞘,望着对面的北庭都护军一个个杀气腾腾。

        战争一触即发,气氛更是紧张无比,终于——

        “呜!”

        随着一阵嘹亮的号角声,成千上万的西突厥骑兵如同泄闸之水,冲锋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