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哥舒翰的送行!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哥舒翰的送行!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第二更】

        “少年侯已经休息了三天三夜,也该上路了!”

        一个声音紧接着从房间外响起,很是不客气道,而且似乎想闯进王冲所在的地方。

        “你们这些混蛋,侯爷正在昏迷之中,你们明知道这一点,还来惊扰他!告诉你们,谁敢动侯爷一下,我要你们的命!”

        房间外,迅速响起了一阵阵锵锵的声音,似乎是陈彬、许科仪情绪激动,拔出了身上的刀剑。

        “放肆!我们奉的是钦差,你们敢对我们动手!”

        “少年侯才刚刚封的异域王,你们难道就想造反吗?”

        ……

        房间外,传来另一群人的怒哮声,似乎同样拔出了刀剑,王冲听过这些人的声音,是礼部的官员和侍卫。

        “混蛋!”

        见到这一幕许科仪、陈彬等人越发的怒不可遏。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互相对峙的时候。

        ——住手!

        突然之间一声怒喝,威严无比,从房间内传出。

        房间外,一株盛开的梅花树下,两拨互相对峙的人马身躯一滞,纷纷停了下来,朝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了过去。

        吱嘎!房门打开,就在众人的目光中,王冲苍白着脸色从房间内走了出来。他的气息紊乱,看起来虚弱无比,但举止之间依旧透露着一股寻常人难有的威严和尊贵。

        “大人!”

        “王爷!”

        陈彬、许科仪等人看到苏醒的王冲一脸的惊喜,首先将抽出的刀剑收了回来,而几乎是同时,一群穿着大红衣袍的礼部官员和护卫,眼中也闪过一丝忌惮的神色。为首的那名礼部官员打了个眼色,后方所有人纷纷迅速的将刀剑推入鞘中。

        “人的名树的影”,王冲击杀大食战神屈底波的事情早已传遍大唐,如果真的动起手来,恐怕这里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这也是礼部官员多番克制的原因。

        “少年侯,看看你手下的人像什么样子……”

        突然之间一个声音传来,为首的礼部官员还没有说话,另一名礼部的官员似乎按耐不住,突然之间走了出来,一根手指指着王冲,厉声指责道。然而话还没有说完,砰,一股磅礴的劲气,仿佛海浪般,嘭的一声就将那名礼部的护卫首领震飞出去,狠狠地砸在地上倒地不起。

        “锵!”

        刹那间,所有随行的礼部护卫,神色大变,几乎是本能的抽出了手上的刀剑,明晃晃的对准了王冲。

        “住手!”

        还没等到王冲说话,那名为首的礼部官员立即一声怒喝,斥责众人:

        “你们这些混蛋,没有我的命令谁敢动手!”

        为首的礼部官员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名动手的护卫首领,心中暗恨不已。

        这个蠢货,来时跟他说的话,全部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了。早就提过,在王冲面前不要擅自动手,王冲昏迷欺压他的手下是一回事,但是现在人家都已经醒了,还敢这么鲁莽,这不是找死吗!

        “王爷!”

        为首的礼部官员突然上前一步,改了称呼,语气柔和了许多:

        “不是我们过分,实在是朝廷的命令。我们一些文官,也只是奉命行事,还希望侯爷能够多多配合,不要让我们这些小人物为难。”

        为首的礼部官员弓着身,双手垂下,神态毕恭毕敬。呼罗珊的事情已经传遍天下,谁都知道现在的少年侯就是一个*桶,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去惹怒他,触他的霉头。

        王冲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注视这那名为首的礼部官员,那双眼眸锐利无比,仿佛洞穿到了那名为首的礼部官员内心深处,看穿了他所有的秘密。一刹那为首的礼部官员心中冷汗沉沉,脸色都苍白了许多。

        他心中有一种感觉,从始至终,王冲都明白他们所有的伎俩。

        四周围静悄悄的,针落可闻,气氛压抑到了极点,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耳中听到王冲的声音:

        “知道了!”

        王冲淡淡道,很快转过身来,向着房间走去:

        “陈彬、许科仪准备一下,我们动身前往京师!”

        “是!”

        众人纷纷躬下身来,听到这个声音,一群礼部官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数个时辰之后,收拾完毕,王冲登上了一辆特地为他准备的马车,身旁是大病未愈的许绮琴,而陈斌、许科仪等人,则骑着战马紧紧的护卫在马车周围。

        “绮琴,你知道的,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必与我同行,而且这次京师之行,恐怕不会太平静。”

        王冲看着身旁的许绮琴道。

        这次京师之行,王冲没想到许绮琴会坚定的跟在自己身边。

        “在这里待得时间也够久了。”

        许绮琴撩开一旁的帘子,回头看了一眼窗外的碛西都护府,眼中神色复杂。王冲在怛罗斯战斗了多久,她就在碛西居中主持,坐镇了多久,半步也没离开过。然而一切终究会有结束的时候:

        “而且,碛西都护府已经被他们接管了,你也不再是碛西的代大都护,我留在这里再没有任何的意义,也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王冲沉默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张雀,出发吧!”

        啪!一声鞭子的甩动声从虚空中摔过,张雀坐在马车前面抖了一下缰绳,随着轱辘的马车声,一群人很快向着东南方向而去。

        “跟上!”

        而几乎是同时,一群随行的礼部官员和朝廷的金吾卫,也迅速的策马追了上去。

        ……

        不知不觉又是数天过去。

        “侯爷,前方就是钢铁之城了!”

        突然一个声音传入耳中,一刹那,就好像某种魔咒一样,整个车队包括马车,全部停了下来。马车里,王冲也怔了怔,几乎是下意识的撩起帘子,透过车窗,望向远处,只见那里一座巍然的城池,由钢铁铸就,伫立在那里。

        城池之中人声鼎沸,看起来一片热闹的样子。

        这座城池是由他亲手在一片戈壁滩上建筑而成的,这是他整个西行计划的开始,而到了最后他终究又回到了这里。

        “侯爷,我们要过去看一看吗?”

        一名士兵策马过来,开口问道。

        “不用了!”

        王冲放下帘子,心中长长的叹息一声,继续往前驶去。从钢铁之城往东大约三天之后,众人进入了陇西的地界,而进入陇西大约十多天的路程,就是京师了。

        “报!”

        就在进入陇西地界后不久,突然之间,一匹铁骑驰骋而来。身后浓烟滚滚。

        “大人,前方有一只军队拦住了去路,似乎是冲着我们来的。”

        “什么人!”

        一旁,许绮琴讶异道,微微皱起了眉头,大唐和大食达成了协议,从呼罗珊撤兵,王冲被召回了京师,这件事情天下皆知。许绮琴不明白什么人还会在这个时候拦住王冲的去路。

        “不知道,对方没有穿着盔甲,无法辨识。”

        马上的骑兵低着头,恭恭敬敬道。

        马车上,许绮琴疑惑不解,而四周围,陈彬许科仪等人望着前方,眼中也明显露出敌意。

        “绮琴,等我片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平静无比,从耳边传来,一直闭目安坐的王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推开门,王冲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收起武器,他们没有敌意,来的是一位故人!”

        王冲淡淡道,似乎早已料到对方是什么人。

        官道上静悄悄的,只有仆仆的风尘,在阳光下折射出一阵阵微弱的光芒。

        王冲走下马车,衣袖轻拂,就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的朝着前方走去。他的步履从容,不疾不徐,就好像是赴一个故人之约。

        “陈彬,许科仪,大人现在情况不妙,我们要不要前去护卫?”

        身后,张雀扭头看着许科仪等人有些不安道。

        “不必了!”

        许科仪沉默良久,开口道。

        “张雀,我心中的担忧一点都不比你少,但是无论什么时候,我都相信侯爷,也相信侯爷的判断和决定。既然侯爷觉得对方没有敌意,那就一定是如此。”

        张雀怔了怔,终于沉默下来。

        官道上静悄悄的,只余下王冲淡淡的脚步声。沿着官道往前,转过一处拐角,王冲终于见到了斥候口中的“军队”。对方总计十多人左右,一身布衣,乍一看根本不是军人,但是他们手中握着的枪戟,笔挺的身躯、以及身上流露出的那种身经百战的铁血气质,又是真真正正的军人无疑,而且还是最精锐的那种。

        而所有这些人,全部都守卫着中间一名身躯笔挺,身着灰袍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长发披散,背对着王冲,神情怡然自得。在他的身旁,放着一张小方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只精巧细致的长颈白瓷瓶。瓷瓶旁是两只细小的白瓷酒杯。中年人提起桌上的长颈白瓷瓶,给自己斟了一杯,端起来,细细浅酌。

        他的举止优雅、从容,又透着一股尊贵的气息,给王冲的感觉就好像一名剑士,挥舞着自己的长剑一样。

        那种风度,高山仰止,令人为之折服,王冲见过那么多人,在这方面能与此人相比的也寥寥无几。

        “王大人!”

        一个醇和温厚的声音突然在官道上响起,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那名灰袍中年人终于回过头来。那一刹那王冲看得清清楚楚,眼前的灰袍中年人潇洒俊逸,他颌下留着一缕长须,俊美程度丝毫不下于素有“美战神”之称的高仙芝,而风度卓然之处,还犹有过之。

        更重要的是,眼前的人深目高鼻,身上有着浓烈的胡人印记。而且尽管他极力收敛身上的气息,但是那种山峦大海一般的磅礴气息无论怎么样隐藏都瞒不过王冲的眼睛。

        王冲并不记得自己以前见过此人,不过王冲还是在看到这人的第一眼立即辨认了出来。

        “哥舒翰!”

        一个念头从脑海中飞掠而过,放眼天下,整个陇西地界,能拥有这种容貌气度的恐怕也就只有一个北斗大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