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愤怒的老御史!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愤怒的老御史!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这段时间朝堂上发生了太多太多变化,所有的军方将士都受到了极力的打压,而王冲作为新晋的少年侯,又在葱岭以西连打了几场胜仗,更是打压了头号目标。整个军方已经非常式微了,王冲作为圣皇宠爱的天子门生甚至直接被剥夺了兵权。

        儒家的人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来雪上加霜,想来打压他、羞辱他,这是所有军方一系的将领都无法容忍的。

        众目睽睽下,这么多人看着,周太钦和郑成礼顿时也不禁涨得脸孔通红,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周大人,郑大人,少年侯长途奔波,就让他好好休息休息吧!”

        就在气氛尴尬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太史令颜文彰突然开口说话了。

        毕竟同殿为官,又是文臣,看着两人被王冲驳斥哑口无言,颜文彰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帮了两人一把,给他们一个台阶下。

        “少年侯,老夫年事已高,比不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既然会过了少年侯,老夫就下去休息了,少年侯的许多想法确实是令人耳目一些,改日老夫必将亲自登门拜访。”

        “送颜大人。”

        王冲倒也并不介意,立即回了一礼。

        而另一侧,周太钦和郑成礼如蒙大赦,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次王冲从呼罗珊回京,京师之中一片轰动,周太钦和郑成礼自作主张想要跟随众人一起去见一见王冲,同时顺便杀一杀王冲的威风,折一折他的锐气,只是没想到……

        太史令颜文彰很快离开了,而周太钦和郑成礼也随着他身后消失。

        三人已走,城门周围又恢复了正常。来者是客,这个时候出现在城门口的,大部分都是一份好意,王冲也并不拒绝,交过张雀,一一记下众人的名字,以备未来回礼。

        “王大人!”

        就在张雀记录姓名的时候,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小官突然出现在王冲身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看起来非常的礼貌、尊敬。

        “请问是哪位世家?我也好记录一下。”

        张雀在一旁道。然而那名年轻的小官,却听若未闻,他的目光直直的望着面前的王冲,理都没理张雀,慢慢的他抬起头来,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小的受人所托,来问您一句话。大人,杀人过万是什么样的感觉?”

        轰!

        听到这句话,王冲瞳孔一缩,神色陡的一变,一双眼眸猛的望向了面前的年轻小官。

        而几乎是同时,四周围原本热闹的人群也是一片死寂。咝,无数听到这句话的人,看着场中的二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雀本来在准备替这名年轻小官登记,听到这句话,瞬息间勃然大怒,目光冰寒无比。

        “你找死!”

        张雀怒不可遏,看着那名年轻小官想也不想,就是一掌猛地拍了过去。

        在张雀以及其他所有安西以及碛西军官的心中,王冲就是真正的神,他带领着大唐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辉煌,张雀等人绝不容许有人这样侮辱王冲。

        谁敢这么做,就算拼了命,张雀也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啪,一个巴掌又响又脆,清脆的在城门口响起,那名年轻小官的半边脸孔立即肿了起来。

        “老御史!”

        看见掌掴自己的人,那名年轻小官捂着半边肿起的脸,整个人都怔住了。

        掌掴他的不是王冲的部下张雀,而是这次前来迎接的老御史邓昌。

        老御史最开始的时候还在数步开外,但是等到那名年轻小官说出这番话,突然之间,一个箭步,以一种和年纪不符的速度,狠狠地扇了他一个巴掌。

        “混账东西,你一个芝麻小官,没有为朝廷立下半点功劳,居然敢侮辱大唐的社稷功臣,简直是狂妄至极,到底谁给你的胆子,老夫今天就刮烂你的嘴!”

        邓昌须发怒张,整个人怒不可遏。

        任何事情都要有度,他和段曹等人在后方一直看着,这名小官刚一出现他们就感觉有些不对。在朝堂上多年,一辈子阅人无数,有没有问题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周太钦、郑成礼等人和王冲只是据理力争,姑且不论他们的行为对与错,本身还是讲理的。但是这名年轻小官说的那番话就是纯粹的挑衅、侮辱了。

        这一次王冲回京吸引了三教九流,各种别有用心的势力也夹杂在一起,三人绝不容许有人借此发难。

        那名年轻小官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很快就回过神来。他的身躯原本一直是弯着的,但是渐渐地,他的身躯渐渐直了起来,就像一根长枪钉在那里,就算面对老御史也没有什么畏惧。

        “呵,少年侯,这次有三位老御史帮你,但就算你杀了我,我也是那句话,杀人者人恒杀之,侯爷,少年侯,你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嗡!”

        听到这句话,王冲瞳孔一缩,神情顿时变得冰冷无比,而对面那名年轻小官,说完这句话立即转过身朝着远处而去。

        “这个混蛋!”

        张雀怒不可遏,捏着拳头狠狠地扬起,就要朝那名年轻小官出手,但是手臂刚刚举起,立即被王冲抓住了。

        “由他去!”

        王冲望着那名年轻小官的背影,眼眸中瞬息间闪过无数的念头,那一刹那,谁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

        王冲看着那名年轻小官,以死士般的气概,背对着自己,慢慢的消失在人群里,良久才转过身来,望向了身旁的三位老御史。

        “三位老前辈,多谢!”

        “不必了!”

        三人摆了摆手,微微露出一丝疲态。他们都是耄耋之年,坚持了这么久,加上情绪有些激动,顿时有些累了。

        “少年侯,记住你说过的那些话,我们三个老家伙会一直看着你的,不要让我们几个老家伙失望!”

        段曹、邓昌等几位老御史很快离开了,随着几人的离开,一道魁梧的身影慢慢走了过来。

        “章仇大人!”

        看到那名魁梧的身影,王冲的眼皮陡然跳动了一下,出现在眼前的不是别人,而是兵部尚书章仇兼琼。

        他不知道来了多久,在人群中一直一动不动,直到这个时候走的人差不多了,才走上前来。

        “王大人,恭喜归来!”

        章仇兼琼上前两步,看着王冲满脸的欣慰。

        “兵部事物繁忙,我在这里能够待得时间不多,王大人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再去当初去的酒楼,我亲自为你接风洗尘!”

        “章仇大人客气了。”

        王冲回礼道。

        两人寒暄了几句,章仇兼琼很快转身离开,不过就在他转身离开的同时,没有人注意到王冲的手上多了一张纸条。王冲眉头微微挑动了一下,看着章仇兼琼离开的方向,什么也没有说,迅速将那张纸条收入怀中。

        在章仇兼琼离开之后,一波又一波的人马不断地过来,而片刻之后,随着一阵骨碌的马车声,一辆熟悉的马车,姗姗来迟,由远及近,出现在了城门口。

        吱嘎,车门推开,一道威严的身影穿着青色的便服,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大伯!”

        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王冲心中一热,突然多了一些温暖。迈开脚步,王冲带着张雀等人迅速迎了上去。

        而此时此刻,周围的达官显贵,世家贵族也纷纷向着两侧退去,看着那辆马车中走出的身影,不断地躬身行礼。

        “王大人!”

        “王大人!”

        周围的人纷纷躬身问好。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王家如日中天,影响力庞大无比。而王冲的大伯王亘,作为王家的代表更是朝廷从一品的大员,地位无比显赫。

        “冲儿,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你了!走吧,我向带你回家!”

        王亘衣袖轻拂,在王冲面前停了下来。半年多不见,现在的王冲成熟了许多,眉宇之间也多了一些风霜之色,但整个人的气质却越发的坚毅。

        王亘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心中暗暗地点了点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王冲经历战争的锤炼整个人的气质越发的出类拔萃,渐渐显露出一股大将的风范。

        “王家后继有人了!”

        一时间王亘心中欣慰无比。

        王冲将张雀等人安顿好之后,就在无数达官显贵、世家大族的注视中,很快登上了王亘的马车。

        车门一关,驾,随着一声吆喝,伯侄二人迅速的朝着城东的方向而去,消失在人群中,而周围的人群也逐渐散去。

        没有了人群的喧嚣,周围渐渐变得安静下来,车厢里面更是一片寂静,宛如另外一个世界。

        王冲和大伯王亘并肩而坐,车厢内的气氛渐渐变得微妙起来。

        “家中一切安好?”

        王冲首先打破沉寂道,神色郑重无比。

        “一切都很好,老爷子还在,这些人还没那么大胆子敢直接对我们下手!”

        王亘沉声道。

        现在周围没有了其他人,也用不着隐瞒,伯侄二人直入主题。

        一叶落而知秋意,呼罗珊、陇西、北庭、幽州……,整个大*方宛如地震一般,这所有的一切都透露出太多的信息了。

        从呼罗珊撤军,从各个边陲裁撤军队,还有北斗大将哥舒翰透露的那些消息,以及朝中的其他消息,所有的一切太让人不安了。

        这次回来王冲心中最担心的,就是爷爷、大伯、大姑、三叔……还有其他所有的王家人,听到王亘的话,王冲心中那块悬起的石头,终于放下了一些。

        “宋王那里还是没有消息吗?”

        王冲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