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心力交瘁!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心力交瘁!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蹄哒哒!”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急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远远的,只见一杆杆大旗在空中飞扬,大旗下是无数骑着战马的城防司战士。

        “朝廷律例,严禁在此聚集,城防司在此,所有人统统给我散开!”

        一个声音犹如雷霆般,在空中回荡。

        “来人,传我命令,半柱香之内,如果还有人在此聚集,扰乱京师秩序,一律抓起来,交给京兆尹处置!”

        “轰隆!”

        看到城防司的大旗,又听到那声音,有那么片刻,四周围一片寂静,随即所有人纷纷向着四面八方散去。

        城防司属于管辖京师的力量,本来就有维护京师秩序的权利。在城防司的兵马面前,人群很快驱散开来。

        “冲儿,我来晚了!”

        战马蹄哒,一名穿着城防司盔甲的将领迅冲剌过来,在王家府第的大门前停下,翻身下马。那将领摘下头盔,露出一张不安、关切的脸庞,正是王冲的姑父李林。看着王冲,李林一脸的歉意:

        “出了岔子,朝廷那里有人特地调走了城防司的兵马。我也临时接到命令,回去覆命。没想到才离开一会儿,就出现了这事!”

        王家在大门口的城防司兵马,是由李林负责的,之前一直没出过岔子。一下子出现这么多人,明显是有心在背后引导。但是现在李林根本无心去追查这个,更令他担忧的是王冲此时的状况。

        他的脸色苍白,整个人看起来失魂落魄一般,非常不对劲。

        “快扶他进去!”

        来不及多想,李林带着许科仪、苏世玄、薛千军、张雀等人拥簇着王冲,跨过门槛,立即朝着王家府邸里面走去。

        “砰!”

        刚刚跨过门槛没多远,突然,砰,一道身影有如木桩一般,重重的,直挺挺的倒下。

        “大人!”

        “冲儿!”

        看到这一幕,众人大惊失色。只见地面上,王冲脸色泛白,牙关紧咬,双拳紧握,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整个人早已闭过气去。

        “快!”

        “快叫大夫来!”

        李林大吼一声,满脸惶恐,一把抱起地上的王冲,迅向着房间里冲去。

        ……

        “哈哈哈!王冲,这与天下为敌的滋味如何?”

        黑暗中,一阵大笑声响起。一座恢宏的山峰,周围是无尽的尸骸,和数以万计的血溪,一道雷霆从天空穿梭而过,在那雷光,王冲分明看到,一道微胖的身影,手持殷红的长枪,穿着那身黑红的战甲,站在高峰上对自己呲牙冷笑。

        “想救天下,想做英雄?这天下人愿意让你救吗?就算你拼尽全力,这九洲还不是要落入我的掌中?”

        “王冲你输了!”

        安轧荦山的阴笑声,响彻天下。

        刹那间,血液上涌,王冲血红着双眼,没有任何的犹豫,握紧双拳,想也不想的朝着山峰上那道微胖的身影冲了过去。

        “我还没有输!安轧荦山,拿命来!”

        然而还没等王冲冲过去,轰隆隆,天空一暗,那恢宏的山峰,周围无尽的尸山血海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无尽的黑暗和虚无。

        “杀!——”

        突然之间,一阵喊杀声惊天动地,蹄哒哒的马蹄声烈烈,有如雷鸣。那声音开始还微不可察,但短短时间内,就地动天摇,声传百里。无数的战士,穿着金甲,嘶吼着,咆哮着,高举着刀剑,成千上万,从王冲身边擦身而去,向着前方冲去。

        “永远追随大人!”

        “为了大唐!”

        “杀!——”

        那一阵阵的喊杀声,有如雷鸣,剌激的人血液沸腾,无数的兵马漫山遍野。

        恍惚间,王冲又回到了当初金戈铁马,带领着无数兵马在九州征战,对抗那些异域入侵者的时候。

        “杀!”

        王冲只觉得全身血液沸腾,锵的一声,抽出随身的长剑,但是下一刻,还没等王冲踏出去,突然一只满是血污的手,从地面伸出,牢牢抓住王冲的右脚。

        “大人!没有人理解我们的,所有人都放弃了。我们这么坚持,真的还有意义吗?”

        王冲低下头,才现地面上尸骸累累,全都是跟随自己征战的战士。就在自己脚下,一名跟随自己征战的将领,血迹斑斑,衣甲残破,正仰头看着自己,他的脸色苍白,那一双疲惫的眼眸中,透露着深深的绝望。

        “大人,我们这么做还有意义吗?”

        “没有人理解我们的,没有人理解我们的……”

        那一刹那,无数的声音在四面八方回响,王冲望着脚下满是绝望的脸孔,怔怔的,一动不动。刹那间,天旋地转,王冲怔怔的站在那里,全身冷汗涔涔。

        “你就是天下的霍乱之源?”

        一个声音在耳中响起,随即变成成千上万个。

        轰隆!

        突然之间,大地崩塌,随即无尽的海浪汹涌而来,一刹那间,王冲就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块木头一样,坠入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海水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冰冷、沉重,那种感觉简直令人窒息。哗,黑暗中,猛地一波海浪打了过来,紧接着,第二波,第三波……,一波波沉重的巨浪此起彼伏,将王冲一次又一次打入大海深处。

        黑暗、冰冷、绝望……,各种感觉纷沓至来,那一刹那,王冲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独。

        “大夫,我们大人到底怎么了?”

        黑暗中,王冲隐隐听到一个焦虑的声音,随即就听到另一个声音长叹:

        “唉!王爷他是火旺于内,心思郁结,抑郁难平啊!”

        “而且我如果没有看错,王爷以前也出过这种情况吧。我看他血气紊乱,不妙啊!”

        ……

        轰!

        眨眼之间,又是一声轰鸣,眼前的一切便再次消失不见。

        王冲只觉得眼前的场景不停变化,四周围一会儿是铺天盖地的大火,一会儿又是酷烈无比的寒冰,王冲的心神便在这无边的水火之中,不断地沉沦。

        齐王、宋王、大皇子、五皇子、李君羡……,这一刹那,犹如走马观花一般,无数的人影纷纷出现在眼前,终于,王冲彻底昏迷了过去。

        此时此刻,王家府邸中,愁云密布,气氛一片沉重。

        王冲的房间中,宋王、章仇兼琼、王冲的大伯王亘、叶老、赵老等人统统都在,而床榻的旁边,王冲的母亲正在默默抹着眼泪。房间的四周,一名名丫鬟看着床上面如纸箔,一动不动的王冲,都是默默的垂泪。

        看到这一幕,众人心中都是一片恻然。他们都是收到消息,急急忙忙赶过来的,看到床上牙关紧闭的王冲,众人心中都是一片愧疚。

        大唐是所有人的大唐,而不是王冲一个人的。但是在这件事情上,王冲无疑是孤独的,努力的拼搏,奋力的挣扎,一次又一次的试图挽回这场必败的局面,改变天下的人心。而在这件事情上,他就是一个孤独的斗士,不管是宋王、章仇兼琼,又或是其他人,都没能提供太多的帮助。在这一点上,每一个人都有难以推卸的责任。

        “这孩子已经昏迷几天了,看来这件事情对他的打击真的很大。”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应该做点什么。不能什么都压在这孩子的肩上,不要忘了,他到现在也才十八岁啊!”

        “可是现在我们没有任何办法,朱子是万儒之,掌握着天下的话语权,甚至连先帝都对他尊敬有加,现在大部分人都变成支持儒家了!”

        ……

        气氛一片低沉,众人互相看着对方,谁都说不出话来。心病还须心药医,现在的情况,积重难返,就算他们竭尽全力,也无法改变这思安的民心。但最令众人忧心的,还是此时王冲的情况。每一个人看着床上那张年轻的脸孔,众人的眉宇间都透着一股浓浓的愁云。

        “大夫,这都已经三天了,冲儿的伤势真的没有办法治好吗?”

        一旁,王冲的大伯王亘望着一旁正收拾药箱的御医,突然开口道,

        “唉,没有办法。不知道王爷修炼的什么功法,在他体内至少有几十种真气,再加上心中郁结,所以才会陷入昏迷之中。心病还须心药医,要想让王爷恢复过来,一切只能靠他自己了。”

        宋王从宫中请来的御医摇头叹息道。听到这句话,房间内一片安静,气氛陡然沉重了许多。

        哒!

        就在这个时候,角落里,一道白色的倩影突然动了。就在众人的目光中,许绮琴的眼中还带着泪痕,一路慢慢走到王冲的床榻边。

        “许姑娘。”

        看到许绮琴,众人眼中都是一片恻然。许绮琴和王冲之间的关系已经不是秘密,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位许家的小姐和王冲情愫暗生。这段时间,众人才来了一次,而许绮琴,一日之中就来三次。

        “许姑娘,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如果冲儿看到你这样,他也会很担心的。”

        一旁,王冲的大伯王亘安慰道。自王冲昏迷之后,这孩子明显清瘦了许多,整个人也看起来气血不足。

        然而此刻的许绮琴却是听若未闻,她的脸色苍白,泪帘暗垂,这已经是她看到王冲两次昏迷了。为了大唐,王冲几乎拼尽了全部的力量,他就像一个孤独的斗士,对着天地不停地大吼、搏斗,有时候,就让人觉得他是个傻子,但这也恰恰是他身上吸引她的地方。

        “王冲。”

        许绮琴突然伏下身躯,在王冲的额头轻轻亲吻了一下:

        “我相信你不会输的,无论如何,永远都不要认输。”

        看着昏迷中的王冲,许绮琴的脸上露出凄迷的笑容。

        “嗡!”

        就在众人的目光中,王冲原本紊乱无比的气息,在这一刹那,就像听到了许绮琴的话一样,整个人的呼吸突然稳定了不少。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呆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