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惊颤的马车夫!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惊颤的马车夫!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嗯?”

        王冲心念一动,停下身来,快步走了过去:

        “好险,也是他命不该绝,还差一点点就要射中心脏了。”

        王冲伸手探查了一番,暗暗道。

        他的手指连点,封住了男子身上几处要穴,止住了流血,又渡了一股罡气过去,护住那人的心脉,然后一手提起他的身体,迅速向着马车而去。

        “居然还活着,遇到我们也是他的造化!”

        看到这一幕,邪帝老人和乌伤村长也暗暗惊异。一旁,乌伤村长取出一枚丹药,很快给他喂服下去,然后邪帝老人和乌伤村长一左一右,两人同时伸出一只手掌,搭在他肩上,输入罡气,开始替他疗养伤势。

        以两人的能力,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当世就没有他们救不了的人。果然,只不过片刻的时间,那名叫做杜武城的宗派武者胸膛起伏,气色顿时好了许多。

        “嗤!”

        随着一声长长的呼吸,那人终于睁开眼来。

        “你们是谁?!”

        出乎预料,那人睁开眼,看到三人的刹那,神情一惊,右手在身下木板上一拍,身躯陡的往后弹开,和三人拉开距离,一脸警惕的神色。

        看到这一幕,三人同时皱起了眉头。本来以为这人醒来看到三人救了他,多多少少会道一声谢,但是这种反应和众人预想的完全不同。

        “年轻人,你的伤势还没有好,不宜妄动!”

        就在这时,乌伤村长道。

        果然,那人脸色苍白,呼吸紊乱,就这么一个简简单单往后弹射的动作,就使得他额头冒出了密密的冷汗。

        “我不用你们管!也不用你们救!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这些贪婪的小人,都是为了大罗山来的!”

        那人一手捂着胸口,神色执拗,目中警惕的神色更重了。

        “大罗山?”

        王冲看着眼前那人,微微皱起了眉头。砰,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木门撞开的声音传入耳中,只见那人恨恨的看了三人一眼,一把撞开马车门,强忍着伤势,朝着远处飞纵而去。

        “伤成这样还强行动气,真是不知死活!”

        邪帝老人看着那人的背影,冷哼了一声道,半点追赶的意思都没有。难得出手救了他一命,最后却恩将仇报,这种态度,要不是王冲,换了是以前,他早就出手把他毙了。

        “算了,由他去吧。”

        王冲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道,不知为什么,他心中有种怪怪的感觉。

        “这就是宗派界!人心诡诈,阴险莫测,就算你救了对方一命,他们也未必会感激你,说不定反而还怪你救他。在这种地方,如果心不狠一点,手不辣一点,很难生存下来,这也是为什么我提都没提过让你进入宗派界的原因。”

        邪帝老人冷冷道。

        王冲没有说话,只是想起了那人离去前说的话。

        “大罗山,大罗山……”

        王冲喃喃自语,心中若有所思。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感觉,这次的西北之行已经发生了什么他和师父所不知道的变化。

        那人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对于王冲等人来说,也仅仅只是这次西北之行微不足道的小波折而已,马车隆隆,很快经过那处丘陵,朝着远处而去。

        “哗啦啦!”

        也就在几人离开之后不久,羽翅振动,一只黑色的鹰隼震动着翅膀,很快从树林上空飞过。

        而也就是半个时辰的时间,马蹄阵阵,数十名黑衣人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他们身上的气息诡谲无比,而为首的,赫然正是三名斗笠人。

        “跑不远了!他们逃来逃去,到了最后还是要落入我们手中!”

        为首的斗笠人道。

        “追!”

        一个字,十多名黑衣人连同三名斗笠人在内,迅速向着王冲等人消失的方向而去。

        ……

        “这次西北之行,我们还要去见一个人。就是上次我和老村长一起探险的时候认识的。我们这次行动,恐怕还需要他的帮助。”

        马车轱辘,邪帝老人在车厢里突然开口道。

        “哦?”

        王冲一脸诧异,这大大出乎他的预料。在此之前,他从未听师傅说过还有一个人,而且以师父和乌伤村长的实力级别,王冲实在是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人需要他们如此郑重对待。明明到了地头,不去寻找藏宝图,反而是先去见他。

        “不过你要有点准备,那个人的性格有点古怪。”

        一旁,老村长也突然开口道,嘴角露出一丝罕见的笑容。

        王冲怔了怔,心中顿时越发的好奇了。

        “哈哈,待会见到你就知道了!”

        邪帝老人大笑一声,难得的买个关子。

        马车向前,就在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一个声音有如雷霆,突然从马车厢内迸发而出:

        “停!”

        随着一个声音,马车戛然而止,王冲,邪帝老人,乌伤村长三人打开马车门,很快从车厢里走了出来。

        “几位老先生,这就到地头了吗?”

        前方,一个头颅探了出来,这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长了半边脸的麻子,看向王冲等人的时候也是畏畏缩缩,满脸的惧怕。

        “呵呵,是地头到了,不过是你的地头到了!”

        王冲扭过头来,望着那名马车夫一脸微笑道。

        “公,公子,你什么意思?”

        马车夫看着王冲,满脸的惧怕,一边还不停的打量着四周。

        “好了,不用装了,差不多就行了!”

        一旁,邪帝老人冷冷道。

        “老,老先生,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马车夫缩着身子,越发的不安了。

        然而三人看着马车夫,却丝毫不为所动。

        “不知道?哼,很快你就知道了!”

        王冲淡然一笑,右手食中二指一弹,一股剑气迸射而出,嗤的一声刺穿马车厢,笔直的向着车厢前的马车夫射去。

        “啊!”

        马车夫大叫一声,“惊慌失措”的向着一旁扑去。下一刻,居然堪堪以毫厘之差避过了王冲这一击,脚下一个踉跄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在我们面前你还要装吗?”

        王冲看着这拙劣的表演,阵阵冷笑。

        他这一指看似随意,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避过的,至少不是这样“惊慌失措”就能避过的。

        “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替人赶马车,经常会碰到一些出手阔绰的武道众人,跟着学点武功护身也是正常的,你总不能因为这点就怀疑我吧。”

        “而且我一路辛辛苦苦,送你们到这里,你们不给钱也就算了,居然还这样对我。”

        马车夫又惊又怒道。

        “呵呵,你们天神之眼的人应该很快就过来了吧!”

        王冲就好像没有听到那名马车夫的话,看着他似笑非笑。

        嗡!

        听到这句话,马车夫表面上还保持着那副又惊又怒的神色,但瞳孔深处,却在这一刹那不由自主露出一个僵硬的神色。

        “呵呵,听不懂也没关系,反正你们这些黑衣人,每个人脑海里都有十二道金锁,是与不是,又或者有没有错怪你,让我探查一下就知道了。”

        王冲一边说着,一边大步朝着那名马车夫走过去,同一时间一股庞大的精神力在他眉心汇聚,瞬息间有如雷电般破空而出。

        这一刹那,原本还镇定自若,“又惊又怒”一副被冤枉样子的马车夫,顿时脸色大变。

        轰!

        下一刻一股庞大的精神力,重重的撞击在他的脑海中。一道庞大的精神禁制,立即浮现,正是十二道金锁。

        “该死!”

        马车夫被王冲精神力撞击,一个跟斗翻倒在地上,瞬间霍地弹起,目光死死的盯着王冲等人,终于不再掩饰。

        “你们这些混蛋,我自问一路上兢兢业业,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你们究竟是如何瞧出来的。”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正是在最平静的时候,三人在这普普通通的树林边,突然停了下来,对他暗下杀手。

        一旁,乌伤村长叹息一声:

        “六爻城那么激烈的战斗,你表现得太镇定了,那些黑衣人出手狠辣,酒楼里的掌柜小二都是些普通人,捆起来也就可以了,但他们却一个不留全部杀光。你跟着我们进入酒楼,落入黑衣人手里这么久居然毫发未损,这根本不可能是正常现象,以那些黑衣人的心狠手辣,只有一种情况你才能幸免——”

        “你跟他们是同伙!”

        王冲微微一笑,替乌伤村长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

        “什么?”

        马车夫终于呆住了,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们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怀疑我了!”

        王冲笑而不语,这家伙跑不了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们那时候不杀我,非要等到现在?”

        马车夫咬牙切齿道。

        “因为缺马车夫啊!”

        王冲哂然一笑道。

        “混蛋!”

        听到这番话,马车夫终于忍不住勃然大怒。砰,他的手掌一撒,一股黑色的粉末在罡气的催发下,立即化为一股滚滚的黑烟,如有生命般,朝着王冲等人卷去。

        同一时间,只听咻咻咻,一声声细若蚊蚁的声音,无数牛毛一般的飞针,朝着王冲等人电射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