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黑衣人撤退!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黑衣人撤退!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退!所有人暂时撤退!”

        一声雷霆般的暴喝响彻虚空,山顶上的金色巨人瓮声瓮气,终于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大势已去,这个正气盟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难对付的多,以现在的情况,已经很难再战胜他们了。

        “嗡!”

        树倒猢狲散,山脚下的黑衣人首先撤退,然后是半山腰处的,所有人疯狂朝着黑夜深处逃出。到了最后,三名斗笠人也开始往外逃跑。

        “哼!哪里走!”

        一声冷哼冰寒刺骨,正气盟的副盟主衣袍猎猎,想也不想就要追逐过去。

        然而下一刻,一阵白色的烟雾散开,迅速朝着宋元一和那位副盟主卷去。

        “小心!”

        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而白衣男子也顿时眼中显出了一股忌惮的神色,这些雾气一看就是有毒,不过他也并不惧怕,轰隆,一股白色的罡气有如山崩海啸一般,从他体内迸发而出,瞬间将这些涌来的白色烟雾震散,劲气不歇,追上前方跑在最后面的斗笠人,一把击中他的后背。

        噗!

        这一招奇快无比,即便第三名斗笠人已经有了准备,依旧承受不住大崩裂术恐怖的威力。刹那间罡气瓦解,立即重伤,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在这股庞大的力量作用下,他的身躯向前失去控制,连翻了几个跟头,但也借着这股力量加快速度迅速的遁入夜色之中,逃之夭夭。

        “算了,光亭,穷寇莫追!”

        身后,看到白衣男子还想追过去,宋元一立即开口阻止道。

        就这么片刻的耽搁,远处那些黑衣人已经逃向各个方向,消失不见,

        “元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哪里来这么强大的对手,而且功法还这么诡异?”

        既然对手已经逃走,谢光亭只能放弃追杀,转过头来,望向了宋元一。

        “这些黑衣人来历不明,我也没有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还是先救治伤员吧,这件事情容以后再说。”

        宋元一脸色有些苍白,显然在这场激战中也受了伤,但是他的衣袖轻拂,很快从半空中缓缓走了下来。

        嗤!

        他的目光扫过周围,五根手指从衣袖中弹出,只是轻轻一弹,刹那间十余道指气破空而出,每一道指气都落在了一名受伤倒在地上的正气盟弟子体内。

        之前的战斗,在击败对手之前,宋元一不敢太过耗费功力,但是现在战斗已经结束,一切顿时完全不同。

        “啊!”

        只听一阵痛苦的*,一名名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正气盟弟子微微咳嗽着,缓缓从地上爬起身来。

        他们身上的气息依然微弱,但脸上的气色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起来,连带身上的伤势也在迅速痊愈。

        “盟主!”

        看到宋元一,众人纷纷行礼,然而宋元一却示弱味觉,从众人身边插身而过,迅速冲着前方走去。轰,他的大袖轻拂,一股无边的气浪裹挟着长春罡气汹涌而出。罡气所过之处,原本倒在地上的大片正气盟弟子纷纷站了起来,身上的伤势也纷纷愈合。

        就连一些中了仙人散的正气盟弟子也在宋元一的长春罡气作用下祛除了体内的毒气,一个个苏醒过来。

        轰,最后一下,宋元一的长春决有如海浪一般从山顶倾斜而下,许许多多正气盟的弟子站了起来,但更多的人倒在山体表面,再也没有起来。

        这其中有许多人都是在和黑衣人交手的过程中战死的,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中的是仙人散。因为吸入过多,中毒太深,就算是宋元一的长春决也没有作用。

        “这次的仙人散和我们上次不同,性质要霸烈的多!”

        王冲朝山上走来的时候,目光扫过周围,也看到了那些中了仙人散弟子的惨状。

        在六爻城的时候,黑衣人也对他们用过仙人散,但是那种粉末无色无味,更多的是以瘫痪罡气,生擒为主,但这一次就不一样了,毒性要剧烈的多。

        “幸好这次夜风只从一面吹来,否则的话,恐怕损失更大。”

        王冲心中暗暗道。

        这些死亡的弟子绝大部分都集中在山体的东面,黑衣人组织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把药粉撒在空中,混在风里,使得他们中毒。

        王冲目光所及,这些人的皮肤,指甲,嘴唇,脸孔全部发干发黑,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而且他们的身体扭曲着,显然死前经历了极大的痛苦。

        宋元一的长春决虽然号称生死人肉白骨,但是面对这种情况,也一样无能为力。

        一切恢复寂静,只是守卫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

        战斗结束,距离正气盟据点数十里外的树林之中,三名斗笠人,连同其他幸存下来的黑衣人,全部聚集在了一起。而那名化身黄金巨人的斗笠人首领也散去了庞大的化身,恢复了原来正常的大小。

        “怎么回事,这么久了,你们都没有一个人找到目标的踪迹吗?”

        斗笠人首领苍白着脸色道,他*着身躯,接过一名部下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脸,身上早已是冷汗如雨,而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斗笠人首领的胸口部位,一个如金刚一般的黄色力士图腾,正如有生命般随着肌肉跳动着,甚至迸射着阵阵的光芒。

        一场大战,斗笠人首领的脸色看起来非常疲惫。从二三十米高的黄金巨人,恢复到正常的体型,对罡气的消耗不大,但对肉体却是一种痛苦的折磨,而且极其消耗体力。这个正气盟的盟主比他想像的还要难以对付。

        “没有,我们一直在到处搜索,根本没有任何的发现。”

        一名名黑衣人纷纷低下头来。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在擦拭着脸庞的斗笠人首领陡的手掌一滞,眼神中透出一股冰冷的味道。

        “砰!”

        就在这一刹那,罡气爆发,刚刚说话的几名黑衣人高手还没反应过来,便有如断风筝般飞了出去,轰的一声,重重的砸在几棵千年古树上,甚至连三四人合抱的树干都轰的一声炸成粉碎,半个身躯嵌了进去,溅起无数的木屑。

        “一群没用的东西!”

        另一名斗笠人一掌震飞众人,怒骂着,缓缓的收回了手掌。这一场夜袭可以说大败亏输,原本以为是十拿九稳,哪里料到会是这种结果。最后,居然连那目标在哪里都不知道,简直是耻辱。

        “大人,我们一直守在山下。真的根本就没有人离开过。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灵鹰按道理应该是不会失败的……”

        一名黑衣人低着头,声音嗫嗫道。

        “废物!”

        出掌的斗笠人目光一寒,只是盯了那名黑衣人一眼,一股精神力破体而出,下一刻后者顿时眼神呆滞,接着双手扼喉,跪倒在地上,连眼睛几乎都要凸出来了。嗤,一股黑血陡然从他的眼睛、嘴巴、耳孔和鼻子里迸出,砰的一声,这名黑衣人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再无任何的生命气息。

        直到此时,斗笠人才看起来稍微好受些。而其他的黑衣人则噤若寒暗里,一个个低着头,哪里还敢再说什么。

        “罢了,任务失败,现在杀了他们也没用。能接连几次逃脱我们的暗杀,连仙君都被惊动,不得不亲自出动,这个目标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好对付。”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怎么开口的第三名斗笠人终于说话了:

        “当务之急,还是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

        第三名斗笠人说着,很快将目光转向了那些普通的黑衣人:

        “你们都退下去吧!有事我们会召唤你们的。”

        “是,大人!”

        一群黑衣人满心惶恐,立即如鸟兽散去。

        三名兜里人散去,这才转过头来。

        “大人,怎么样?”

        等到四周没人,第二名斗笠人和第三名斗笠人齐齐望向了为首的斗笠人。尽管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只以为他的表现是“黄巾力士”正常的退功的表现,但两人却知道他的状况此时却有些不妙。

        “我低估他了,想不到中土神洲宗派界中,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能将那门功法练到这种地步!”

        为首的斗笠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目光一转,望向了之前和正气盟战斗的山峦方向,慢慢的,一缕黑色的鲜血从他的嘴唇流淌出来。

        看到这一幕,两名斗笠人都是满脸骇然。他们都深深知道,斗笠人首领的实力,这一次战斗,他化身金色巨人,威力无俦,但是到了最后,谁也没有想到,和那个正气盟盟主之间的战斗,居然还是他输了。

        “……他的力量虽然没有我强大,但是内脏的韧性和强悍度却远超想像,就算我化身巨人也无法与之相比。如果不是亲自遇到,我也不敢相信!我们这次真的大意了!”

        为首的斗笠人道。

        “这个真气盟正是胆子太大了,一群卑贱的蝼蚁,居然敢和我们神人做对,简直胆大包天,罪无可敕。我们找个机会,将这个正气盟彻底的消灭!”

        第二名斗笠人道,眼神中显出一股森森的寒气。

        “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个事情的时候!”

        为首的斗笠人摆了摆手,毫不犹豫的否决了:

        “真君那边,很快就要降临了,如果我们不能在真君降临之前,找到目标,完成任务,后果你们都知道。”

        “嗡!”

        听到“真君降临”,几名斗笠人都是脸色苍白无比,眼神深处甚至透露出一股窒息般的强烈恐惧。

        “大人,那我们现在……”

        另外两名斗笠咽了咽唾沫,再没了之前的锐气。

        “放心,大罗山马上就要出现了。到时候,我们再对付他们,也一样不迟!而且没有意外,到时候,我们的‘目标’也一样会出现在那里!”

        斗笠人首领道,一边说着,一边望向西北的方向。他的目光深邃,嘴角露出一丝森然而冷酷的笑容,笑容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