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醒来!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醒来!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吼!”

        龙兽终于咆哮起来,使出全身的力量,猛然朝着王冲冲来。

        轰隆,洞口坍塌,龙兽庞大的头颅,一把钻入洞窟中,而它那强大健硕,有如金刚的身躯不停抖动,往前拱去,大片大片的岩石和土屑掉落下来。而龙兽的嘴巴一张,便是大量的火焰喷吐而出。

        王冲身躯一跳,哪里还有半点迟疑,立即朝着洞窟深处而去。

        而身后,巨大的龙兽还在朝着王冲的方向逼来,只是矮小的洞口成了它难以跨过的障碍。

        十米,百米,千米……,终于,身后龙兽的吼声渐渐退去,变得微不可察,显然在现实面前,不得不放弃王冲这头猎物。

        “呼!”

        王冲背靠着墙壁,胸膛急剧起伏,就这么片刻的时间,王冲感觉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整个人衣衫都湿透了。

        暂时摆脱了死亡的威胁,王冲这才有时间去思考一些其他的东西。

        “黄帝……龙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大罗仙君埋藏宝藏的地方,为什么会有三头黄帝时代的凶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冲心中此起彼伏。

        大罗仙功是天下第一奇功,就算有再大的凶险,再大的危急,王冲也并不会觉得奇怪,但是现在,王冲慢慢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其他的机关,包括巨大坑洞中的金属风暴,以及那些破罡虫,王冲都可以接受,但是黄帝时代的龙兽……,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看起来,这里所有的布置,不像是为了保护大罗仙功这样的宝藏,而更像是守护着什么秘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冲目露思忖,但心中却始终不得要领。

        “还是以后再想办法去查明吧!”

        王冲继续往前行去,大约又前进了数千米之后,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很快盘坐下来。这一次的伤势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接连不断的厮杀、奔跑、打斗,终于进一步的诱发了王冲体内的伤势。

        现在的王冲,体内的情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重得多。

        “师父曾经说过,大阴阳天地造化功一旦开始恶化,便无法逆转,而且会在短时间内迅速加重。如果再过于剧烈战斗或者动用罡气,就会导致各种严重的后果,甚至死亡!这也是他当年韬光养晦,最后被逆徒所趁的原因。”

        “我本来还想拖延一段时间,等找到老村长和师父他们再说。但现在看来,不能再拖了。无论如何,都必须想办法,尽快得到大罗仙功,彻底治愈体内的伤势。”

        王冲心中暗暗道。

        他的心神一动,所有的罡气从四肢百骸,以及经脉之中洄流,进入丹田之中,然后迅速的开始调息罡气。一股股蒸气不断的从头顶渗出,王冲心神合一,全力调息着走火入魔的罡气。

        时间缓缓的过去,洞窟之中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声息。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冲体内抽搐、扭曲的经络,终于慢慢恢复了正常。

        而王冲的心神也渐渐进入了古井不波的境界。

        天地俱寂,万籁无声。

        仿佛只有一霎那,又好像过了无数个漫长的世纪,当王冲正在专心调息,疗养伤势的时候,突然一股奇异的感觉传来,就好像有什么人在摇晃着自己的肩膀。王冲开始还没有在意,但紧随其后,耳中就传来一阵呼唤声,似乎有什么人在叫自己。

        那声音开始的时候还很远,若有若无,但很快,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楚:

        “王冲,王冲……”

        那声音透着焦急,透着关切,甚至还隐隐有些哽咽。

        王冲心中惊疑不定,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和师父在地底分开,按道理根本不可能听别人的什么声音,但偏偏这声音又这么的真切,这么的清楚。

        下一刻,王冲终于停止了修练,努力的睁开眼来。

        眼前,突然现出了一道亮光,亮光狭长,而且还在不断的扩大,只是亮光中却是一片模糊。

        “这是怎么回事,地底哪里来的亮光?”

        王冲心中大为惊讶。

        但是很快,王冲便感觉到不对。那似乎并不是什么单纯的地底光源,在那亮光中,王冲隐隐绰绰的看到一些模糊的身影。其中一道身影似乎正看着自己默默垂泪。

        尽管看得不是很清楚,王冲也能感觉出来,对方心中满是悲伤。

        “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冲心中越发的惊讶了。他就算反应再迟钝,也感觉出来,眼前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大对劲,似乎和自己想像的不太一样。

        他努力的睁大眼睛,极力试图看清眼前的东西。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的亮光终于一点点变得清晰。不过还没等他看清楚,下一刻,一道身影猛的扑在了他的身上。

        “王冲,你终于醒了……”

        那声音喜极而泣,说到最后,伏在王冲身上,突然嘤嘤的哭泣起来。

        “绮,绮琴?!”

        终于,眼中的一切变得清楚,望着那道熟悉的,梨雨带花般哭泣的脸庞,王冲一下子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刚刚从修练之中苏醒吗?不是才刚刚稳住混乱的罡气吗?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会突然看到许绮琴?

        目光转向周围,在许绮琴身旁,王冲看到了更多熟悉的身影,宋王、老管家、大伯、母亲、黄芊儿、赵红缨、白思菱,还有师父和老村长,所有人都在房间中,围在床榻周围,一脸悲伤的看着自己。

        不对,师父和老村长……,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他明明在西北地下,一万六七千米的深处寻找天下第一大罗仙功,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王冲身躯一动,就要坐起身来,脱离这个幻境。

        但是还没等王冲坐起身来,一阵强烈的酸楚从全身各处传来,很快,一只宽厚的手掌立即迅速按在王冲的肩膀。

        “冲儿,你的伤势还没好,不要妄动。师父会替你疗伤,尽快让你恢复的。”

        “师父?”

        王冲抬起头来,看着眼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边,一手将自己按住的师父邪帝老人,满脸的迷惘。

        “嗯,我们已经尽力替你调养了,不过,大阴阳天地造化功走火入魔,不是那么容易疗养好的。”

        另一个熟悉的声音也从耳边传来,乌伤村长也从旁边走了过来,一脸凝重道。

        望着眼前熟悉的两人,王冲怔了怔,突然之间心中一片混乱。有那么一刹那,他突然有些混淆了,完全分不清虚幻和真实了。

        “师父,我们不是在西北冒险,寻找大罗仙功吗?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难道,那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

        王冲心中大为讶异,难道说,在地底探险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昏过去了,然后被师父和乌伤村长一路带回了这里?

        “西北?大罗仙功?”

        听到王冲的话,邪帝老人和乌伤村长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忧虑。

        “异域王,我知道你还在意朝堂上的事,但兵儒之争你已经尽力了,没有人会怪你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长长的叹息在耳边响起,大学士卢廷之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看着床榻上的王冲,眼中满是不忍。

        “兵儒之争?”

        王冲顿时怔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兵儒之争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冲儿,你还不知道吗,自从上次你在书房走火入魔,我们发现你吐血昏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天七夜。你足足昏迷了七天七夜!”

        突然,一旁的王夫人看着王冲,心中一酸,以手捂脸,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什么?”

        王冲一下子愣住了。

        书房?走火入魔?

        他明明记得,在书房中昏迷,醒来之后就在马车之上,然后就和师父他们去了西北。怎么可能会还留在家中?难道这都是自己的错觉?

        不可能,他绝不相信!

        “娘亲,卢大学士,你们在开玩笑,对不对?”

        王冲看着众人微笑道,他的身躯往后挪了挪,依旧保持着镇定。

        所有人都看着王冲,一语不发。

        然而真正给予王冲重击的,还是师父邪帝老人和乌伤村长:

        “冲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为师和老村长根本就没有去过什么西北,也没有找过什么大罗仙功。”

        “虽然我们确实想过去西北,但是大罗仙功几百年都没有人得到,又哪有那么容易?”

        乌伤村长也开口道。

        乌伤村长和王冲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也一直把王冲当成自己的一个晚辈,就好像村里的年轻一辈一样。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儒门的打击,王冲此时的状况明显有些不对。

        “嗡!”

        看着眼前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王冲一下子懵住了,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假的,一定是假的,我一定是在梦中……”

        王冲喃喃自语。他下意识看向了床下。梦境和真实一定有着差别,而最大的差别就是,如果是在梦中,自己绝不可能产生倒影。梦境绝不可能有那么真实。

        但是下一刻,看到床下的那一道投影,王冲顿时怔住了,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