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高仙芝的处境!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高仙芝的处境!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王冲从小在京师中长大,这里胡人众多本来就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但是和以前不同,王冲随眼望去,出现在京师中的胡人比之以前的时候都要多。

        高句丽人、乌斯藏人、西突厥汗国人、突厥人、大食人……几乎全部都能在人群中找到。

        王冲一眼望过去,就能从这些胡人中看出十几名探子,但是周围的百姓却满脸柔善,对于这一切还毫无所觉。

        “哈哈,天下大同,就不用这么见外了,拿去吧!”

        不远处,一名商铺老板微笑着道,很快将一段布匹,塞入一名明显练过武功的胡人手中。

        “呵呵,都是一家人,又何必这么生分。知道你们钱不多,这个半价给你了!”

        不远处另一名老板道。

        “慢走啊,以后常来!就像少章参事说的,天下都是一家人,跟我们不必客气。”

        四周围,一个个热情的声音不断传入耳中,王冲目光所及,所有人都满脸的和善,对于那潜在的危急却毫无所觉。

        王冲心中阵阵刺痛,越发难受,他陡然加快脚步,往前行去。

        一路上目光所及,整座京师的气氛和以往截然不同。偌大的大唐帝都就像一座不设防的城池,向所有人都敞开了胸怀。

        “咦,那不是异域王吗?”

        一路上浑浑噩噩的时候,迎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最开始王冲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下一刻,王冲终于想了起来,浑身陡然一震。

        “程千里?!”

        在怛罗斯和程千里并肩作战这么久,王冲对于他的声音绝不会认错。

        只是王冲记得,程千里和安西都护军在西域镇守,没有军令不得擅离驻地,怎么会出现在万里之遥的京师?

        王冲霍地抬起头来,就在对面密集的人群中,王冲赫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的身躯笔挺,昂着头颅,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千锤百炼,有如烈火一般。正是安西都护府的副都护程千里,而在他身前,王冲更看到了一道意想不到的身影。

        ——高仙芝!

        “怎么会?!”

        看见那道身影伟岸的身影,王冲浑身剧震,瞬间掀起万丈波澜。

        程千里会出现在这里已经让他意外了,高仙芝也和他一同出现,绝非什么正常现象。

        大都护,大将军一级的人物,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举一动都牵扯着整个天下。

        他们位高爵隆,地位非凡,而且关系重大,牵扯着整个边陲的安危,正常情况没有君王诏令,三四十年都不可能出现在京师之中。

        “高都护,程将军,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王冲陡的回过神来,加快脚步朝着人群中的两人走去,而几乎是同时,高仙芝,程千里,两人也分开人群,朝着王冲走了过来。

        “王冲,你终于醒了!”

        看着王冲,高仙芝和程千里两人脸上露出一丝由衷的喜悦:

        “之前我和千里曾经到过你们府上拜访,但是那时候你一直昏迷不醒,最近听说你的伤势好了许多,本来正要去府上探望,没想到居然在这遇见你!”

        酒逢知己千杯少,身为帝国重将,高仙芝在人前一直以威严厚重示人,也只有在王冲这位大唐这位最年轻的王侯面前,高仙芝才会展露出这样平易近人的一面。

        不过此时王冲却更本无暇和两人叙旧。

        “高大人,程将军,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不在安西驻地,反而会出现在京师之中?”

        王冲看着两人道。

        “嗡!”

        听到王冲的话,一刹那,两人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神色也变得沉重了许多。

        “这……王冲,不瞒你,其实我已经不是什么大都护了,朝廷剥去了我的兵权,现在的安西都护府是由儒门的几位监军统治着。”

        高仙芝沉默片刻终于说出了内情,一旁的程千里也沉默了许多。

        轰!

        听到高仙芝的话,王冲猛地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其实受到召回的远不止是我们,各个边陲边塞的武将统领,几乎都受到了召回的命令,现在的军方已经大势已去了。”

        一旁的程千里沉声道,神色黯淡无比。

        王冲没有说话,但胸中却是沉甸甸的,有种难言的窒息感。

        “王爷,现在儒门在朝中得势,整个帝国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我们已经失去了和他们抗衡的资本了。”

        程千里一脸伤感道。

        作为戎马一生的武将,若非得已,谁又会甘心接受这样的结局,但是现在大皇子摄政,并且和儒门结成了一股庞大的势力。这股势力把控朝堂,根本不是任何其他势力所能阻挡的。

        听到两人的话,王冲感觉心中阵阵难受,甚至有种针刺的感觉,虽然两人只是点到为止,并没有说得太透彻,但两人心中的感受,王冲又如何不知。

        奋斗了大半辈子,拼搏了大半辈子的安西,就这么被却雀占鸠巢,心中的感受可想而知。

        “走,今天难得遇上,我们一起去喝杯酒吧,不醉不归!”

        高仙芝,搂着王冲的肩,一行三人朝着最近的酒楼走去。

        这次聚会一直从中午到晚上,王冲直到深夜才返回家中。

        时间一天天过去,就在这几天里,王冲终于连接上他昏迷这段时间里被忽略掉的那些信息。

        而同一时间,各个边陲最新的消息也不断飞到王家的府邸之中。

        “哗啦啦!”

        短短时间内,一只只信鸽从四面八方不断的飞入王家的府邸之中,这些信鸽带来了各个边陲的消息:

        “乌斯藏查获最新消息,藏王在巴日巴峡谷征召军队,悄悄训练。据目测,军队数量达到六十万之巨,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请王爷明断!”

        “十七日消息,西南蒙舍诏新任皇帝凤伽异,正在召集南方的满族,同时大范围的训练野象,准备重建军团。根据我们侦查得到的消息,蒙舍诏训练的巨象约有五万余头,规模在原来的白象军团十倍以上。请王爷明示!”

        “十五日探子来报,东北巡裔小组伪装成高句丽人,顺利潜入高句丽南部十一座城市,在付出十名探子性命之后,终于得到消息,渊盖苏文在南方海滨,大兴土木,建造战船,训练水师。共集结水师四十余万,准备藉由水路袭击大唐。”

        “十九日来报,北部边陲,已经数月没有战事,但是不日前,我们的一只后勤军队,遭到不明势力袭击,两千民夫被杀,一千押运铁骑中伏,全军覆没。所有的辎重武器还有粮食全部被劫掠一空,不知所踪。虽然没有明确证据,但是基本可以确定目标指向西突厥汗国。根据我们收集到的情况,各胡开始转变策略,由明转暗,对我们继续构成极大威胁!”

        “所有边陲军队都受到军中监军命令,严禁调查此类劫掠和失踪事件,将士正日益不满。”

        ……

        一条条消息有如雪花般正送到王冲手中,每一条消息都在刺痛着王冲,他的心中越来越忧虑,整个大唐危机四伏,但是所有人都对此毫无所觉。

        王冲虽然是收集到了大量的消息,但是现在的朝廷置于大皇子和李君羡的掌控中,根本就不会采纳他的任何意见。

        “无论如何绝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

        王冲心中暗暗道。隐隐下定了决心。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件事情完全打乱了王冲的计划。

        “冲儿,为娘有一件事情要和你商量。”

        三天之后,王冲的母亲王夫人突然出现在了王冲房中,她的神色郑重,眼神前所未有的认真。

        “你也已经不小了,按照我们京中权贵子弟的规矩,在你这个年纪,已经可以结婚生子了,这一次你昏迷了七天,娘真的是很害怕。为娘想了很久,你也是时候,成家立业了。”

        “为娘见你和许家姑娘情投意合,而且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也是她一直照顾你,日夜不离。你昏迷期间,她整个人都消瘦了许多。京城的姑娘家,娘最中意的就是这孩子了。”

        “所以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为娘就做出了一个决定,如果你一直昏迷不醒就罢了,但是如果你能够苏醒过来,就让这孩子成为我王家的媳妇。”

        “什么?!”

        听到母亲的话,王冲大为吃惊,这番话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怎么,你还不愿意吗?”

        王夫人脸色一变,声音顿时有些不悦。

        “这……孩儿不敢。”

        王冲连忙低下头来,他从小对母亲极为敬重,哪里敢在面前说上半个不字,王夫人的眼中这才缓和了许多。

        “所以你苏醒之后,为娘亲自去了一趟许府,许家家主已经同意,许姑娘那里也点了头,这孩子应该也是爱极你了。”

        “这个月初八宜嫁娶,是个好日子,为娘已经请了京师中的名媒,备齐了大礼,你们就在那一日成婚吧。这样为娘也可以早点抱上孙子,为娘不想再这样担惊受怕了。”

        王夫人沉声道。

        王冲怔怔的站在那里,久久的回不过神来,这件事情实在是太意外了,王冲根本没有想过母亲会在这个时候跟他提这件事情,而且他现在还年轻,还能奋斗几年。

        但是看母亲的神情,这次自己昏迷了这么长的时间,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才会有这个提议。而且看母亲的神情,显然对这件事情非常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