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第二道奏折!(一)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第二道奏折!(一)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异域王,现在大皇子和满殿群臣都在,你还是好好解释一下吧!宫中并无诏命,你却私自带了九千纠察队的人马,出现在皇宫门前。而且即便是胡人聚集,堵塞了入宫的通道,这件事情也应该是鸿胪寺和礼部,换句话说,也应该是由齐王来处置,怎么也轮不到你吧。”

        “另外,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章仇大人曾经说过,纠察队是由兵部成立,是由章仇大人一手创立的,但是现在统领这些纠察队铁骑的,不是章仇大人,而是本该闲赋在家,好生休养的异域王,这件事情,不知道异域王和章仇大人作何解释?”

        就在这个时候,李君羡也开口说话了。前一句还是对王冲说的,后一句很快转过头来,对着城楼上,大皇子身边不远处的章仇兼琼开始发难。

        章仇兼琼是太真妃的人,所以满朝上下,包括大皇子在内,多多少少都有些忌惮,不敢把他逼得太狠。但是李君羡却没有这层顾忌,任何人和王冲搅在一起,破坏儒门天下大同的终极目标,谁就是儒门的死敌。

        果然,城楼上,听到李君羡的话,章仇兼琼心中咯噔一跳,猛的变了脸色。

        这件事情他早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结束,不管是大皇子,李君羡,还是齐王都会大做文章,所以王冲当初提出纠察队的意见时,章仇兼琼是有反对过的。

        而且这次最要命的是,与以前不同,大皇子,李君羡,齐王三人连成一线,同时发难。

        他现在倒不担心自己,反而是担心王冲。

        君王朝会期间,从无离开太和殿的先例,大皇子以门口哗变为由,带领满殿群臣赶到这里,显然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一定要借此发难,把王冲拿下,再不济也要给他以重创。

        表面看是因为纠察队,实际原因却远不是那么简单。

        “李君羡,你是文官,不知道兵部的律例,本王也不怪你。兵部,是大唐天下所有兵马的总中枢,不论将帅还是王侯,只要出自武将一系,全受兵部统辖,本王出现在这里,有何不可?”

        “而且,身为朝廷的王侯,曾经的碛西大都护,本王连指挥几千纠察队的权力都没有吗?至少,这些兵马再多,也不是属于本王的,而是属于兵部所有。不像齐王,私兵两千,一个个武装到了牙齿,装备比哥舒大将军几十年训练出来的神武军还要精良。甚至就连刑狱寺表面上是属于朝廷所有,实际上却成了他的另一支私兵,想用就用,想调就调,甚至为了一己之私,将整座刑狱寺的兵马都搬了过来,供他差遣。”

        王冲说着,瞥了齐王一眼。

        一番话,说的齐王脸色大变。他也没想到,这把火烧到了他的身上。

        “王冲,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也是听说皇宫门前生变,才匆匆带领兵马来救援的。急切之间人手不足,也只能想到刑狱寺了,这和你能是一样吗!”

        说到最后,齐王简直气急败坏。以他的身份,能把他气到这种地步的,恐怕也只有王冲才能做到。

        “王冲,本宫在等着你的解释!”

        而高高的城楼上,大皇子根本没有理会齐王,目光始终落在王冲身上。

        “殿下,王冲别无二心,这次带领兵马,也实在是事出有因。若不是城防司和城卫军无能,放纵城中的胡人不管,甚至朝中有大臣说出胡人初来乍到,要对他们多多担待,姑息纵容,才以至于出现数万胡人聚集皇宫,堵塞城门这种事来,不然我也不会带领大队人马出现在这里。甚至就连纠察队的成立也毫无必要。正是因为某些人的无能,才有了这一切。天子脚下,竟然有人连这种事情都办不好,微臣身为大唐王侯,也只能亲自出马。”

        王冲正色道。一句话,说的身前的李君羡也是神色一沉。王冲这番话,分明是在指责他之前的政策,要将他给拖下水。

        “这件事情是朝廷做出来的决议,小不忍则乱大谋,异域王,有大皇子在,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你来造次!”

        李君羡神色冰寒道:

        “在其位谋其职,不在其位不谋其职,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吗?还是说你觉得满殿的群臣都比不过你一个异域王?”

        四周围一片寂静,针落可闻,王冲,李君羡,齐王,大皇子,甚至包括城楼上的兵部尚书章仇兼琼,这几个人代表了整个大唐帝国最有权势的几个人,这种事情,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唯恐惊扰到这几人。

        但同一时间,不管是城楼上的禁军,楼下的纠察队铁骑,还是刑狱寺兵马,又或是周围黑压压一片,跪伏在地上,不知道多少人的京师百姓,每一个人都竖尖了耳朵,仔细的听着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众人心中隐隐有种感觉,这场纠纷,很可能会改变整个大唐的政治格局,同时也关系着整个大唐所有人都熟知的异域王的命运。

        大唐的兵儒之争,自上次朱子出面之后,已经闹得天下皆知。李君羡和王冲之间的争执,说到底就是兵儒之间的争执。这件事情看起来,还远没有结束。

        “哼,李君羡,尸位素餐几个字,你不知道吗?这些胡人是你和儒门引渡进来的,但却又无法妥善处置。让这些胡人在京师肆意狂为,打架、斗殴、强买强卖,买东西不付钱,光天化日调戏京师女子……,甚至最后,目无朝廷,法度,也无法君王皇权,直接在皇宫门口聚众闹事。”

        “几日之前,本王经过闹市,就亲眼见到一群胡人调戏京中百姓的未婚妻,事后,对方找上门去理论,还差点被对方群起围殴。这还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他们就敢如此放肆,其他地方就可想而知。诸位大臣也可以想像,京中的情况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现在这些胡人已经是闹得天怒人怨,另外,本王问过城防司和城卫军的人马,他们说过,少章参事说过,京中胡人一律不规他们管辖,让他们一概不必插手。”

        “李君羡,你一心想要大唐和各国太平,建立天下大同。所以,你的天下大同,就是让大唐的百姓受到欺凌,城中胡人,喝酒斗殴,咨意妄为吗?”

        “李君羡你这也是读书人,也修的是圣殿书吗?殿下,即然你问起这件事那就更好,微臣要正式弹劾少章参事李君羡玩忽职守,渎职之罪!”

        说到最后,王冲冰寒,声音振聋发聩,他的手掌在左袖中一探,迅速从里面取出一封奏折,高声叫道。

        “嗡!”

        听到这句话,松老、竹镜,白衣少女等儒门高手尽皆色变,就连李君羡,齐王,还有皇宫正门高耸城墙上的大皇子李瑛也顿时变了脸色。

        王冲私自调领兵马,出现在宫门口这种敏感机要之地,而且纠察司九千兵马,还是未尽朝廷批准的,这本来是王冲过错,落下了口实。

        但是谁也没有料到,现在王冲反过来,参奏、弹劾起少章参事李君羡了。

        这一手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

        “这件事情本宫自有定夺,你把折子递上来就是了。”

        大皇子虽然有些错愕,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他打了个手势,一旁,自有一名宫中的锦衣太监走下城楼,朝着城外而去。

        对于大皇子来说,不论王冲弹劾李君羡什么,都绝不可能让他如愿。让太监去收奏折,已经说明了态度,王冲的弹劾只可能是束之高阁。

        “现在本宫只想问你,纠察队的事情你要作何解释?”

        大皇子说话的时候,目光扫过周围九千多纠察队的铁骑。不管王冲有什么样的理由,这都不能成为他带领九千多纠察队铁骑出现在宫门口这个敏感地带的原因。

        这就像是有人在大街上杀人,并不见得你就可以去放火,大皇子现在就是死抓着这一点不放。

        “呵!”

        王冲淡然一笑,大皇子的态度丝毫不出乎他的预料。

        大皇子和李君羡现在狼狈为奸,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一封奏折就能轻易弹劾得了李君羡,不过无论如何,纠察队的成立是大势所趋,谁也无法阻止。

        “殿下,纠察队是因胡人而起,关于纠察队的事,即便殿下不问起,王冲也要亲自进入朝堂,启奏此事。另外,因为这件事情,微臣已经提前写好了一本奏折,还请殿下过目!”

        王冲手腕一翻,又从袖中取出了第二道折子,而看到那道折子,所有人瞬间变了脸色。如果说第一道折子王冲弹劾李君羡,由于两人的关系并不和睦,并且因为上次的兵儒之争闹的满城皆知,众人心中毫不意外的话,那么现在,当王冲拿出第二封奏折,一切就完全不同了。

        很显然,王冲完全是有备而来,不只是纠察队的成立,就连这一次调集军队,抓捕皇宫门前的胡人,王冲都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