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第二道奏折!(二)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第二道奏折!(二)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这一霎那,每个人看着城楼下的王冲,心中都涌过一丝浓浓的忌惮。

        “拿上来!”

        大皇子深吸了一口气,寒声道。王冲帮助五皇子李亨和他作对,李瑛心中虽然恨的要死,但是王冲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就算李瑛心中不愿意,也必须接过来看上一眼了。

        四面八方寂静若死,无数人的目光纷纷聚集到了王冲右手掌中第二本折子。

        而城楼上面,早有一名锦衣太监蹬蹬蹬走下来,从王冲手中接过两本折子,然后穿过皇宫,登上城楼,将两本折子都递给了大皇子李瑛。

        气氛迅速变得微妙起来,无数双目光纷纷落到了大皇子身上,落在了他手中那本王冲的奏折。

        没有人知道王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毫无疑问,王冲是有备而来,在这件事情中,王冲根本不像众人想象的那么被动。恰恰相反,在大皇子和李君羡一手遮天,掌控朝堂的情况下,王冲就像一柄锋利的宝剑,寒芒毕露,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大皇子都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

        “果然,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小瞧这位异域王啊!”

        城楼上,一些老臣心中感慨不已,和其他人不同,这些人在李君羡出现之前就是大唐的重臣,也因为这个原因,经历过许多事件,深深知道王冲的厉害。

        那么多次针对王冲和王家的行动,几乎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不过尽管如此,众人心中还是非常好奇,在现在这种王冲明显理亏,授人以柄的情况下,他到底要如何才能力挽狂澜,这份奏折他又到底会写些什么。

        “殿下,情形有些不妙啊,那个小子看起来准备非常充分,大皇子不会因为他一封奏折就真的放了他吧?”

        就在这个时候,齐王身后那名山羊须的谋士突然上前几步,在齐王耳边压低声音道。

        “不可能!这一次无论王冲在奏折里写了什么,大皇子也绝不可能放过他。想要轻易逃过这一劫,门都没有!”

        齐王说着,狠狠的瞪了一眼不远处白蹄乌背上淡然自若,气定神闲的王冲。

        “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齐王心中狠狠道。

        以他对大皇子李瑛的了解,除非是出现奇迹,否则的话,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王冲轻易脱身。

        ——单单就看王冲躲在幕后,暗暗支持五皇子李亨这一点,大皇子就饶不了他。

        果然,就在众人的目光中,第一封弹劾李君羡的奏折,李瑛连看都没看,就交给了身旁的一名锦衣太监。深深的看了一眼城楼下的王冲,大皇子李瑛很快收回目光,迅速打开了王冲的第二封奏折。

        他也想看看,王冲干出这么多犯禁的事情,都已经板上钉钉了,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哗!”

        当大皇子摊开折子,整个皇宫大门附近,数以万计的大臣、禁军、百姓、胡人,包括所有的王侯将相,全部摒住了呼吸,静静的观望着事情的发展。

        “殿下,臣王冲有本奏!”

        这是奏折的第一行字,奏折上的字体方方正正,和王冲之前鸟爪一般的字体,明显有了很大的进步,不过这样的字体,还入不了大皇子的法眼。

        “哼,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

        大皇子心中冷笑,嗤之以鼻,对于异域王的字写的很丑他早就有所耳闻,今日一看,果然如此。而且这样的开头,大皇子摄政这段时间已经看过千百遍了,所以第一眼大皇子根本就显得漫不经心。

        事实上,无论王冲写的是什么,他都打定主意不去理会。

        不过再往下,只不过多看了两秒,大皇子立即微微变了脸色。

        “臣常闻,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以忠正为本,今大唐威加海内,律法之道,忠正之源,所以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而天子尚且如此,而况于胡人乎?”

        “不论东西南北,大食,条支,东西突厥或蒙舍诏,高句丽,即入汉土,当遵循汉例,汉矩,凡违背者,皆需严惩,以示胡人与汉人相等,此为忠正!”

        “故微臣提前成立纠察司,以正天下视听!令诸海胡人,八方夷狄,皆知此例!”

        “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胡人犯罪而不追究,则法度崩坏,是示天下胡人地位尊于汉人。一来胡人性骄,畏威而不怀德,所以历朝历代可以强伏之,而不可以德伏之,二来唐人齿冷,民间怨声载道,久而久之,则人心必怨,归咎于皇室,归咎于朝廷。”

        “太宗有言,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何以前载而后覆,人心反复而已。即便胡人怀恩,但人心散去,得之多亦失之多,此真亦诸公所望?此例不改,臣恐日后,边陲用事,而大唐无人响应,望殿下与朝堂诸公三思……”

        ……

        一封奏折,思维凌厉,鞭辟入里,前面的内容也就罢了,但是看到后面,大皇子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无比。

        乍一看这封奏折言之凿凿,句句在理,但是每一字每一句都在针对着他。

        “异域王,你这是在指责我吗?”

        大皇子捏着拳头,怒火中烧。看着奏折上木入三分的字,似乎就如同王冲站在身前,指责他的失职一般。

        对胡人采取姑息政策,尽量不过于苛刻,同时,让城防司,城卫军,不要插手涉及到胡人的纠纷,对于胡人一概宽容处理。这虽然是李君羡和儒门的意思,但是作为大唐的储君,如果不经过他的首肯,又怎么可能实行下去。

        王冲这封奏折,表面看是在就事论事,但是对于大皇子来说,只觉得王冲分明是在借着胡人的事情帮助五皇子李亨来对付自己。

        如果自己承认错误,那岂不是对天下人说自己这个储君根本不合格。

        “真是岂有此理!”

        大皇子心中愤恨不已。

        “嗡!”

        就在大皇子心中最为愤怒的时候,只见不远处人群一阵喧闹,开始还只是一两处,很快,那种喧闹声,从各个地方传来,而且伴随着嘈杂的议论声。

        “好!异域王说得好!”

        “朝廷早该这么办了!”

        “不是天下大同吗?早就该这么办了!”

        远远地,只听一阵阵的喝彩声,伴随着人群的高声大叫从远处传来。

        大皇子心中一惊,陡的变了脸色。

        “怎么回事,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了。”

        如果是寻常的喧闹也就罢了,但是从那些声浪中传出的声音来看,显然不是那么简单。

        一道身影蹬蹬蹬离开,只不过短短的时间,就又重新回到了城楼。

        “回禀殿下,城中各处有人张贴榜文,从字面上来看,似乎是一封奏折的内容,而且……”

        那名黄门下意识的偷偷打量了一眼大皇子手上的奏折,吞了口唾沫,壮着胆子道:

        “好像……就是殿下手上这封!”

        此言一出,高高的金黄色宫墙上,所有的群臣尽皆变色,而大皇子也顿时明白过来,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看起来,王冲这次行动准备得比他想象得还要充分得多。

        轰!

        而就在这个时候,消息似乎也传到了这里,皇宫门前,一名名跪伏在地上的京师百姓,一个个纷纷抬起头,高呼起来。

        “太好了,异域王说的有道理!”

        “朝廷终于注意到这件事了!”

        人群也跟着纷纷欢呼起来。

        人群中,李君羡和齐王眼中惊疑不定,所有的刑狱寺兵马也一片慌乱,

        “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贱民大叫什么?”

        齐王一脸恼怒道。

        而另一侧,李君羡则是双眉紧锁,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是很显然,一定和这件事情有关,并且对自己有害而无益。

        只有城楼上的章仇兼琼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一霎那,他突然明白了王冲的计划,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王冲一点都不慌了。

        “小子,有你的!”

        章仇兼琼心中笑而不语,看起来,王冲不止准备了奏折,同时还将奏折中的内容,变成榜文,张贴在城门各处。

        胡人的事情,最大的不满还是来自于民间百姓,王冲这封奏折引发的效果可想而知。

        “这就是化被动为主动,现在就算是大皇子,恐怕也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混账!你这是在逼本宫吗?”

        大皇子顿时脸色越发的阴沉了。虽然早就打定主意,无论王冲奏折里说什么,都会不轻易放过他。但是现在,王冲公布奏折内容,一旦大皇子反对就等于是和民心作对,他恐怕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只是,这次这么好的机会,就让他这样放过王冲谈何容易。

        “王冲,不管怎么样,即便你说得再有理,纠察队只有朝廷才有权利建立,就算是你为了大唐考虑也不能越俎代庖,这件事情,你恐怕还要给群臣和天下一个交代。”

        大皇子沉声道。

        “不错,还有仆散脱叶,王冲快快把他们放了。”

        齐王在一旁大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