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大唐律例!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大唐律例!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只是王冲看都没看齐王一眼,他的神色定定,似乎早已预料大皇子会有此一问。

        归根结底,如果王冲不能很好地解决纠察队的事情,这件事情恐怕还没有那么容易结束。

        “呵呵,殿下,大唐律例,第一千三百六十四条,第三段第二行,明明白白的写着,一旦地方官府及城卫军无法履行职能,地方州府及京师出现重大骚乱,影响治安及民间秩序,兵部应当从权从宜,带领兵马,代替地方官府及城卫军,履行职责,尽快恢复地方和京师秩序。”

        王冲声音铿锵,振聋发聩,在这个城门上空回响。

        “这条履历还是当初的高祖皇帝亲自定立,由时任御史大夫的周榆补定,添加在了唐律之中!”

        嗡!一刹那,整个皇宫门前一片寂静。

        齐王,李君羡,还有城楼上的大皇子以及儒门重臣在内,瞬间就好像被人扇了一巴掌,一个个神情错愕,话都说不出来。

        就连身为兵部尚书的章仇兼琼都是神色一窒。兵部除了对外出征以及边防外,居然还有治安的职责,这一点就连身为兵部尚书的章仇兼琼都不知道。

        “不可能!”

        高高的城楼上,大皇子脸色一白,本能的反应是不可能。大唐各个部门职能分明,兵部就只管战争,治安就属于各个州府的官府,怎么可能会有这一条。

        但是看皇宫外,王冲的神情,又不是作伪,而且当着这么多王侯将相,还有京师百姓的面,王冲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胡编乱造。

        “到底是怎么回事?快派人去把掌握唐律的典史官招来”

        大皇子猛然挥了一下手臂,开口道。

        只不过片刻时间,一名头发胡须发白,背部微驼,满脸皱纹的老者,穿着一身典史官的服饰,颤巍巍的走了上来。

        大唐的典史官和其他官吏都截然不同,他们一辈子皓首穷经,和各种典籍打交道,因此也对各种律法典籍了如指掌。

        “孔大夫,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有这么一条吗?”

        大皇子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一句话瞬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这位大唐典史官身上。

        “回殿下,确有此事!”

        典史官说出的第一句话就令群臣震动,大皇子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王冲居然说的是真的。而耳中,只听那名典史官的声音接着道。

        “高宗皇帝所在的时候,正是隋末,当时地方上盗匪出没,再加上起义军还没有完全平息,地方上的官府根本疲于应付,无力抵抗,很多地方甚至连官府都被剿灭。所以当时高祖皇帝下达命令,让兵部统御大唐的军队,进驻各地州府,暂时维持治安。后来修订唐律的时候,因为是高祖所说,就特地把这条律令加了进去,作为增补,加在唐律第一千三百六十四条第三段第二行,以小字标识。”

        “这么多年,大唐国泰民安,也没有什么需要兵部去处理的特殊事物,所以渐渐的大家就淡忘了。”

        典史官嘴唇蠕动,慢慢说道。

        一番话,说得李君羡、齐王、还有城楼上的大皇子心中阵阵发凉。

        说一千道一万,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王冲的准备工作竟然如此充沛,显然在行动之前,他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因此众人就算想借此发难也没有办法了。

        一瞬间,大皇子李瑛站在高高的城墙上,看着皇宫外的王冲,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眼中也是变幻不定。

        这一局,明明是他掌握了绝对的主动,但最终却一败涂地。

        “我们走!”

        大皇子狠狠的看了一眼王冲,终于拂袖而去,离开了城墙。

        吁!

        而相距不远处,章仇兼琼也偷偷的长舒了一口气。

        这件事情发展到现在,他终于可以真正放心了。

        “该死!”

        不远处,齐王脸色铁青,一脸愤愤,猛地拨转马头,朝着远处而去。

        “我们也走!”

        一场来势汹汹准备充分的发难,就这样被王冲化解于无形之中,这让齐王心中如何甘心。这种机会,以后要想遇到恐怕就难上加难了,但是就连大皇子都偃旗息鼓,他又能拿王冲怎么样?

        “小子,别得意,这件事情还没完!”

        走在远处,齐王回头狠狠的瞪了王冲一眼,迅速带领兵马扬长而去。

        到了最后,整个皇宫前,只剩下了王冲和李君羡。

        “公子!”

        松老等人神色忧虑,纷纷望向了一旁的李君羡。

        “异域王!”

        出乎预料就在这个时候,李君羡衣袖一甩,突然迈开脚步,朝着前方的王冲走去。

        “纠察队只是个由头,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不过我想告诉你,你永远都不会成功的,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结束!!”

        李君羡盯着王冲,神色冷峻道。

        “呵呵,是吗?这也是我想说的,你的天下大同,是不可能实现的!至少有我在,就绝不容许你们儒门把大唐带向死亡的深渊。”

        “哼!”

        李君羡深深的看了王冲一样,没有和他辩论,转过身来,直接带领众人离开。

        身后,王冲看着李君羡的背影,只是哂然一笑,这一局他赢了。不管是大皇子、李君羡还是齐王,都应该感觉到了当他愤怒的时候,锋芒会有多么的凌厉。但是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

        他绝不会让这些人,把整个帝国,整个神州,捣毁到那种地步。

        嘶!

        王冲深吸了一口气,很快回过神来,望向了皇宫门前,密密麻麻,一脸惊惧的胡人。

        “哼,来人,把他们统统给我带走!”

        王冲一声令下,众人一个个得令,立即纷纷有如猛虎下山般,朝着前方的那些胡人扑去。

        而不远处,刚刚走出没多远的儒门众人则是脸色惨白不已。

        王冲还没等他们走出多远,就当着他们的面大肆抓捕胡人,显然半点不给他们面子。

        “公子,怎么办,难道就真的这么算了吗?而且,剑鬼也还在他的手上!”

        竹镜扭过头来,望着身旁的李君羡,眼中很是不甘。

        “这一局他赢了!是我们准备不够充分,至于剑鬼,异域王特地设了个陷阱给他,故意激怒剑鬼,暂时异域王是不可能放掉他的。”

        “不过,就算他真的想对付我们,也不可能真的拿剑鬼怎么样,等过个几天,他一样要放出来。”

        李君羡说完这句,很快离开了,虽然他说话的时候极为平静,但是每个儒门中人都知道,公子越是平静就越是愤怒。

        片刻之后,城西,一辆破旧的篷车穿过城门,沿着丝绸之路一直向着西北而去。

        在西行的路上,这一幕实在是太寻常不过了,这是西域的商人,经常采用的出行方式。

        和大食以及条支的商人不同,西域的商人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富有,卖的也是葡萄、石番榴、核桃、以及西域的瓜果,所以这简陋的篷车就成了他们出行最佳的方式。

        “该死的!大唐的京师不能留了!这个人果然狡猾如狐,狠辣如虎。我本来还以为拉出李君羡和大皇子,就可以趁机把他拿下,一劳永逸的解决乌斯藏最大的祸患。但是万万没想到,集合儒门大皇子、齐王,还有我们诸国胡人一起施压,居然都奈何不了他,这种人物也怪不得大钦若赞最后会死在他的手上。”

        马车里,莫赤降央打扮成西域的胡商,裹着头巾下,满面惊恐。

        想起刚刚皇宫门前发生的事情,他到现在都无法平静。

        大唐异域王麾下的那些纠察队铁骑在抓捕的时候,明显是有备而来。

        那些纠察队的骑兵头领,每个人手中都画了一张海捕公文,在胡人中大肆搜寻,他看了一眼,除了各国在京中的间谍头目,其中分明还有他的画像。

        而且画像上,还用红色的朱笔做了记号,显然他已经成了这些人的重点抓捕对象。

        和其他的间谍头目不同,莫赤降央在京中活动的时间根本不长,远不像其他人那样,动辄五六年,甚至十多年。而且莫赤降央一向深居简出,都是通过遥控各国的间谍头目来实现自己的计划。

        可以说,除了各国的间谍头目之外,就连乌斯藏在京师的胡人都未必知道他的长相。

        但是王冲手中的那些画像,不仅把他的相貌画的一模一样,甚至连他嘴角的一颗小痣都画出来了,如果不是面对面的见过他,绝不可能做得到。

        而到现在为止,两人都没有照过面,他都不知道,王冲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人太可怕了!

        “京师不可久留,帝相说得不错,在这件事情上,我鲁莽了。”

        希聿聿!

        就在这个时候,战马嘶鸣,一阵骚动声中,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莫赤先生,王爷派我在此等候多时了,还有请莫赤大先生和我们走一趟!”

        还没等莫赤降央明白过来,一阵洪亮的声音突然在耳中响起,听到这个声音,莫赤降央的脸色迅速变得苍白无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