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哥舒翰的遗书(下)!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哥舒翰的遗书(下)!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王冲接过书信翻开,一行行文字如刀劈斧凿,力透纸背,顿时映入眼帘。

        “字示王冲:

        如果你见到这封信,说明我早已遭遇不测……”

        看到信的第一行字,王冲顿时愣住了。

        那一刹那,王冲心中陡的掀起万丈波澜。哥舒翰生前有两封信留给自己,这本身就让人有些意外了,而从他留下的书信来看,他似乎生前就已经料到自己会遭遇不测。

        但这怎么可能!

        王冲心中一动,继续往下看去。

        “……当今圣皇退隐,正值多事之秋。我曾经日夜难眠,深深思虑,总觉重重忧虑,如今儒门日重,兵家式微,而东宫又有张目之意。前者,安西大都护明升暗降,调入京师,又有落日行宫事件,北庭大都护安思顺一朝被押解如今,此等巨变,前朝闻所未闻,只是余终日思索,纵观九州,总觉此事远未了结。东宫欲得天下,只此安西、北庭二镇还远远不足。”

        “天下六镇兵马,碛西为后备兵源,不足东宫器重,幽州张大都护心生九窍,绝非一隅之辈,东宫恐难得手,余下北斗西南二镇,西南接壤蒙舍诏、乌斯藏二地,如欲回师,必过北斗之地,因此欲动西南,先动北斗。六镇之中,接下来东宫唯一能动的,唯有北斗而已!”

        看到这两行字,王冲怔怔站在那里,久久说不出话来。

        落日行宫事件爆的时候,天下震动,所有人都被那百将和北庭大都护安思顺所吸引,就连王冲也被这史无前例的事件吸引了目光。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远在那个时候,哥舒翰就已经判断出了东宫那位会对自己下手。

        天下皆知,北斗武勇,却没有多少人知道,哥舒翰竟然心如丝,细致至此。

        “匹夫终有一死,哥舒身死,不足道之,唯有一事念念难忘。如今大唐受儒门钳制,兵力不足三十万,而周边大食、东西突厥汗国、乌斯藏、高句丽帝国皆是虎视眈眈,大论钦陵、悉诺逻恭禄、五弩失毕、乌苏米斯可汗皆是虎狼之辈,如今诸国驯服,如同野兽蛰伏,只是静待狩猎之时,未来诸国必有联手,那时大唐则岌岌可危。而西方,大食帝国虽战败而元气未失,翌日必有卷土之时。而大唐内忧外患,自断手足,危机重重,如今唯一可以仰赖者,唯公而已。”

        “我死之后,不必相送,也不必调查,无论如何,一定切记,忍辱负重,九州为重,苍生万民,日后唯有倚仗于公尔……”

        看到手中的字迹,王冲心中沉重,久久说不出话来。将手中的信笺合上,王冲很快翻开了第二封信笺。

        “一切如我所料,他们真的动手了!那些人正在朝我的位置而来,我的时间不多……”

        看到第二封信上的文字,王冲大吃一惊。第二封信和第一封信完全不同。上面的字迹十分潦草,而且特别混乱,看起来似乎是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仓促写就。

        “这怎么可能?!”

        王冲心中猛的震动了一下,从信纸上的内容来看,这封信居然是哥舒翰动手前的刹那,匆匆写就的。但是这怎么可能。

        王冲心中一跳,急急的继续往下看去。

        “哥舒一生驻守陇西,兢兢业业,今日大限将至,哥舒早已看淡生死,如今唯有一事放心不下……”

        “哥舒生平所愿,唯国家安定,九洲太平……”

        “哥舒虽为胡人,但一心向唐,此念从未有丝毫动摇……”

        “王冲,大唐托付给你了……”

        信上的内容写到这里,便戛然而止了。最后一行字迹也变得难以辨识,信纸的末尾还有一行毛笔拖出的长长墨迹,似乎那些人已经闯入哥舒翰的房间,开始动手了。

        之后便什么也没有了。

        看着那哥舒翰信中的最后嘱咐,王冲鼻中酸涩,只觉得心中难受无比。即便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哥舒翰惦念的也不是自己,而是家国社稷,山河万民。

        看着手中那苍劲有力的字迹,再看看眼前棺材中那具已经冰冷,但却依旧威严的身体,王冲紧紧的抓住了攥住了拳头,心中涌起一股深深的敬佩,更有一种无尽的悲哀。

        灵柩中的那具身体是这个帝国无畏的统帅,也是真正的英雄!

        无论如何,这都不该是他的最终结局!

        “大将军,放心,我会完成你的心愿的!”

        王冲看着棺椁中的哥舒翰,心中暗暗道。

        “诸位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还你们将军一个真相!”

        王冲回过头来,很快望向身旁诸人,神色坚定。

        “多谢王爷!”

        听到王冲的话,一时间,大殿内,众人激动不已,甚至响起阵阵痛哭声。

        “哗!”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喧哗的声音突然从城外传来,还伴随着阵阵人群喧哗声和北斗军的怒骂声。

        “怎么回事?”

        听到这声音,王冲立即眉头紧皱,回过头来,望向了殿外。而大殿内的北斗军将领也纷纷站起身来,眼中满是怒意。

        今天是北斗大将哥舒翰的忌日,所有的北斗军和陇西百姓都聚集在这里,死者为大,在葬礼上喧哗,这是对哥舒大将军和整个北斗军的大不敬。

        “报!”

        也就是片刻的时间,一名披麻戴孝的北斗军战士拖着一根长戟,急匆匆的从外面冲了进来:

        “外面现一队乌斯藏人,说是要给大将军祭拜,正在往这里闯来!”

        “什么?!”

        “他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这个时候出现!”

        听到那名士兵的话,灵堂内,所有将领都是勃然大怒:

        “来人,传我命令,把那些乌斯藏人统统给我杀掉,用他们的血来给将军祭奠!”

        乌斯藏人是北斗军的世仇,哥舒大将军的死疑点重重,这些乌斯藏人也脱不了关系,绝对也是嫌疑之一。不管来者是谁,敢在将军的葬礼上不敬,都只有死路一条!

        “是!”

        左右几名北斗军的将士眉目含煞,二话不说,提着武器,立即往外疾步走去。不过还没等他们走出几步,一个威严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等一下!”

        王冲眉头一皱,突然开口说话了:

        “先别急,只是一小撮人而已,还掀不起什么风浪,出去看看这些乌斯藏人到底想做什么!”

        声音未落,王冲立即迈开脚步,往外走去。

        灵堂内,众将迟疑了片刻,互相看了一眼,终于点了点头,跟着往外走去。

        当王冲从灵堂走出去,城外的喧哗越来越大,同时还伴随着一阵乌斯藏语的声音,当王冲走过去,终于看到那队乌斯藏人。

        出现在北斗城外的乌斯藏人大概有二十人左右,一个个骑着青稞马,但是和寻常的青稞马相比,这些人的坐骑要高大强壮的多。所有的乌斯藏人都披着铠甲,正摆出一个防御阵型,而在他们周围,密密麻麻的北斗军战士将这些人围了一圈又一圈,密密麻麻的刀剑长戟全部对准了他们,似乎随时都要动手。

        “杀了他们!”

        “干掉这些乌斯藏人!”

        一阵阵大喝声不绝于耳,周围的北斗军战士和陇西百姓显得非常激动,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需要汇报上去,等待北斗军高层的命令,恐怕这些乌斯藏人早已经尸骨无存了。

        “将军来了!”

        突然之间,看到王冲等人出来,周围的北斗军战士纷纷往后退了一圈,但是手中的武器依然对准了那支二十人的乌斯藏小队,气氛紧绷,没有丝毫的松懈。

        王冲穿过人群,朝着那群乌斯藏人走去,一边走一边仔细的打量。

        不是寻常的乌斯藏武将!

        王冲只是扫了一眼,脑海中立即闪过一道念头,那名为的乌斯藏人和其他的乌斯藏人截然不同,他的身上穿了一身红色的甲胄,而且铠甲的制式威武霸气,以王冲的了解,这种铠甲只有乌斯藏帝国的王都卫队以及藏王的贴身将官才能使用。

        “哗啦啦!”

        而就在王冲带领众北斗军将领走过来的同时,那群乌斯藏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不知道那名为的赤红色铠甲武将说了什么,下一刻,所有的乌斯藏人将手中的兵器一掷,纷纷扔到了地上。

        “前面可是大唐异域王王冲殿下?”

        就在这个时候,那名为的乌斯藏将领突然大声叫道,声音怪异生涩,但用的却是唐语。

        “正是!”

        王冲应道,心中陡的跳了一下,那一刹那,成千上万的念头从胸中一涌而过,王冲仿佛想到了什么,但却并没有多说。

        “在下乌斯藏帝国大日廷官帕格尔,我们此行只为哥舒大将军而来,并无恶意,请王爷明察!”

        那人躬身一礼,声音洪亮,响彻虚空。

        “什么大日廷官,谁让你们来的!”

        “不用你们假惺惺,给我滚!”

        四周围,众人的喝骂声此起彼伏,一个个情绪激动无比。然而就在距离这拨人三四步远的地方,王冲却是不由陡的挑了一下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