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改变主意!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改变主意!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怛罗斯之战,大食人的兵力十倍于大唐,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大唐都必败无疑,但是最后,赢得那场战争的却偏偏是大唐。同罗一族有不少人参加了那场战争,对此再熟悉不过了。

        这场皇宫动乱,众人本来已经觉得大皇子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是这一刻,众人心中顿时又有些不确定了,特别是阿不思,一双浓眉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

        大皇子不能输,或者更准确的是,同罗人不能输。在这个帝国一旦站错队伍,整个同罗一族就只有飞灰湮灭的下场。

        这个后果他承担不起。

        “大将军,异域王说他很珍惜当日和大将军在怛罗斯并肩作战的友谊。另外,他也知道大将军现在一定很犹豫,所以他特地准备了一封书信,大将看一眼,也就明白了。”

        章仇兼琼一脸微笑,就在众人的目光中,他的手指一抽,便从袖中抽出一封事先准备好的信笺,递了过去。

        “大人!”

        看到这一幕,阿不思身旁一名同罗战将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想要阻止,同罗人已经效忠了大皇子,如果再在这个时候和王冲纠缠不清,很可能会引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招致未来新皇的怀疑,这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呵呵,同罗人的勇武天下无双,就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异域王区区一封书信吗?”

        章仇兼琼淡淡道,神情似笑非笑。

        阿不思本来还有些犹豫,听到这番话,冷哼一声,唰的一下抽过了那封信笺。

        “不必说了,本座自有主张!”

        打开信笺,阿不思很快看了起来。

        四周围针落可闻,章仇兼琼送出那封信,双手就隆回袖中,他虽然一直表现得十分淡定从容,但这个时候也不由微微有些紧张。

        这场战争关系重大,整个京师已经危如累卵,虽然王冲把这封信交给了他,但是最后到底能不能说服阿不思,和他的同罗铁骑,就连章仇兼琼心中都没有把握。

        虚空寂静,气氛一片凝固。阿不思安坐马背,看着手中那封王冲的信笺,脸上变幻不定,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更没有人知道,王冲在信中说了什么。

        “大将军,正如异域*中所说,这场战争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大将军由何必在这个时候掺合进来?与其在这种局势未定的时候插手,何不再等一等。先按兵不动,作壁上观,等到尘埃落定,胜负已分,大将军再做决断。”

        “到了最后如果大皇子胜了,大将军动大军,趁势进攻,既可以将同罗人的伤亡减少到最低,也不违背和侯君集以及东宫方面的诺言。反之,如果大皇子失败,大将军就可以和异域王联合,拨乱反正,攻击残余的东宫欲孽。既向圣皇表明忠心,又能避免同罗一族一错再错,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如此岂非两全其美,对同罗一族来说,要比现在好得多?”

        章仇兼琼正色道。

        “同罗不过万,大将军麾下,每一名同罗铁骑来得都极不容易,难道要在这种内乱之中白白折损吗?还希望大将军三思啊!”

        最后一句话,说得阿不思,以及周围一名名同罗战将,神色变换不已。

        不错,同罗人和其他人不同,每一名铁骑的训练都要花费极其漫长的时间,中间需要十数年的刻苦训练,正因为如此,不是非常重要的战争,王室都很少派遣同罗铁骑,同罗人也很少外出征战。

        异域王不是普通人,他是现在大唐公认的新一代战神。

        正如他信中所说,单单他集中手上的乌伤铁骑和陌刀队不顾一切的来重创同罗铁骑,那么即便同罗人胜利,最后也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同罗不过万,哪怕仅仅损失数千人马,对于同罗人来说也需要极其漫长的时间才能恢复。

        这是同罗人所不能承受的。

        ——之前的怛罗斯之战,同罗人已经消耗了不少的后续储备了。

        “父亲,不可!”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阿不思和其他的同罗战将心中意动,快要被章仇兼琼说服的时候,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大皇子已经得势,父亲千万不要听他们的!王冲对我们胡人最有敌意,他以前还专门写过针对我们的奏折!父亲,难道你们都忘了吗?他的话根本不能信!”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后方一道年轻的身影,神色冰冷,正骑着一匹高大的同罗战马,策马上前。

        阿不同!

        章仇兼琼只是看了一眼,立即神色微变,神色一沉。说这番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阿不思的幼子,阿不同。

        对于王冲和阿不同之间的事,他也隐约听说过一些,当初王冲名声不显,还在昆吾训练营的时候,曾经将阿不同赤身裸体吊在一根长长的竹竿上羞辱示众。

        这件事情当初传得沸沸扬扬,还成为酒楼、茶肆的谈资。

        章仇兼琼刚入京的时候,在酒楼里也曾经听闻过此事。

        这个阿不同明显对此事耿耿于怀,在此时跳了出来借机报复。

        如果是其他时候也就罢了,但是这个时候,局势顿时变得对众人极为不利。

        “糟了!”

        “这下麻烦了!”

        章仇兼琼身后一群西南旧部,脸色都变得难看无比。

        果然听到阿不同一席话,阿不思本来还有些意动,但是很快脸色一沉,顿时再次变得冰冷起来。

        不错,在所有的汉人将领中,王冲绝对是对所有胡人最不友好的存在,当年一封奏折引得天下胡汉骚动,朝廷大都护改节度使,进一步重用胡人的政策也就此消弭。

        从这一点来说,王冲绝对是汉人之中对胡人最有敌意的。而且王冲麾下兵马虽多,但却几乎没有什么胡人将领,都是清一色的汉将。

        ——他虽然会和其他胡人合作,但却从不曾重用过胡人。

        从这一点来看,阿不同说得并没有错。

        “哈哈哈,阿不同,王爷还真是没看错你啊!为了区区一己私利,你已经连同罗一族的生死和利益都不在意了!”

        眼看局势不利,一切就要化为徒劳,同罗人眨眼之间就要再次起进攻的时候,突然一阵讥讽的大笑声从前方传来。

        “什么人?!”

        听到这番话,阿不同勃然大怒。扭头望去,只见城门方向,就在三千畏畏缩缩的刑狱寺兵马中,一名年轻的“铁骑”一抖缰绳,正朝着众人的方向飞驰而来。

        “阿不同,这么快就忘了我吗?”

        那名年轻的铁骑微微一笑,伸手解下颔下的细绳,唰的一下摘下了头盔,那锃亮的头盔下露出一张年轻的意气风的脸庞。

        “池韦思!”

        看清那张年轻的脸庞,阿不同的脸顿时变得难看无比,他不会忘记当初他被高杆挂起羞辱的时候,王冲身边就有这个池韦思。

        听闻他在昆吾训练营完成训练之后,就前往了幽州一带,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被王冲召回,而且还特意安插在了刑狱寺兵马中。

        “混蛋!”

        阿不同双拳紧握,心中暗恨无比,他现在肯定,池韦思是王冲特地安排在这里对付他的。

        果然,下一刻,蹄哒的马蹄声中,池韦思从城门的方向,朝着同罗大将军阿不思的方向走了过来。

        “大将军,阿不同和王爷之间的过节是私怨,而王爷现在和大将军讨论的却是同罗一族的利益和未来,孰轻孰重,相信不用我说,大将军也明白。”

        “王爷和胡人之间的关系,从来不是太好,这一点王爷不否认,但不管是胡人还是汉人,王爷向来言出必诺。”

        “另外,王爷还让我带句话,大将军与其担心他,还不如关心一下圣皇,只要圣皇还在,天下间,还有谁敢对同罗不利?”

        池韦思微微一笑道。最后一眼,却是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旁边的阿不同,后者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了。

        十年磨一剑,数年边塞的风霜苦寒早已将池韦思,以及一群昆吾训练营的学生打磨的今非昔比。

        有如浑金璞玉,久经雕琢,终于显露出本来的光彩和锋芒,别的不说,就凭池韦思今日在同罗大将军阿不思面前,谈笑风生,说出来的这番话,就已经和昔日有天壤之别。

        而另一侧,听到池韦思一番话,特别是圣皇二字,阿不思心中陡的波动了一下,终于心中有了决断。

        不错,不管王冲如何,在这个帝国做决定的永远都是太极殿的圣皇,说到底,陛下终究是对同罗人优渥有加啊!

        想到这里,阿不思迅抬起头来,目光也慢慢变得坚定。

        “章仇兼琼,如你所愿,我们同罗人暂且按兵不动,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久,最多半柱香的时间,一旦你们落败,或者说还是眼前的僵局,我们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出击!”

        阿不思说完这句话,大手一挥,转过身来迅朝着身后的大军而去。

        “父亲!”

        一旁,阿不同神色陡变,他万万没有想到,池韦思寥寥几句就让父亲改变了主意,他迅的纵马上去,还想阻止什么,但是得到的却是一声毫不留情的厉叱。

        “逆子,住口,你还嫌给我丢的丑不够吗?”

        电光石火间,看到阿不思那冰冷的眼眸,阿不同心中一颤,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