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圣皇”发难!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圣皇”发难!

        不过在高兴之余,众人心中也隐隐有些担忧。

        王冲在岭南砍伐那些巨大的圆木,真实目的是什么,所有人都知道,但是从圣皇的态度来看,已经让他极为震怒,这才有了王冲今日被召见入宫的事情。

        刑不上大夫,御史不因言获罪,这是朝廷的规矩,几位御史上书之前,也根本没有想过,圣皇真的会因此就将他们罢官。

        现在的圣皇,早已不是众人印象中的圣皇,谁也不知道他盛怒之下,会干出什么荒唐事来。

        王冲!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人群中传来,听到这声音,人群刹那间自动分开,而同一时间,王冲也抬起头来,循声望去。

        随着一阵官靴的声音,只见一道苍老的身影从人群后方走了上来,那人面容古板,神情威严,身上透着一股权力的味道,在众人之中有如鹤立鸡群一般。

        老太师!

        看到那道身影,王冲眉角一挑,心中大为意外,那突然向自己走来的正是和自己发生过数次冲突的老太师詹仲谧!

        王冲和他的关系向来都不是太好,他也没有料到,这次朝会老太师居然会主动向他走来。

        王冲微微皱了皱眉,并没有说话,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王冲也不知道老太师这个时候出面找他是何用意。

        小子,老夫向来都不喜欢你,也不喜欢你们王家,不过这次的事情,也算让老夫对你刮目相看,不管你以往如何,也不管老夫以往怎么看你,就这一次的事情,你不愧是我大唐的重臣,老夫认你一声王爷!

        老太师沉声道,就在王冲身前数步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

        听到这番话,王冲心中大为意外,但是很快就明白过来。

        老太师位高权重,而且是数朝元老,轻易都不肯向人低头,但是这一次,因为圣皇的关系,竟然主动向自己低头,只是以他的性格,说不出那种一般人服软的话来罢了。

        老太师言重了!

        王冲诚声道,一边说着,一边躬身行了一礼。

        圣皇的事情是公事,不是私事,老太师性格执拗,他能因为公事当着群臣的面,向自己认输服软,只这一点就让王冲对他的看法大为改观。

        至少,从某种程度上,这位詹老太师依旧是位值得尊敬的人。

        唉!

        看着眼前的王冲,老太师感慨不已。

        他是三朝元老,这次因为圣皇的事情,他自恃资历极深,接连数次和太傅一起前往后宫,求见圣皇,但是全部都被拒之门外,连乾门,中门和坤门都踏不过去,更别说是进入太极殿了。

        这种情况在老太师的一生之中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哪怕是先皇都不曾这样对待过他。

        不止如此,在后宫接连被拒见之后,老太师便转而想在朝廷之上规劝圣皇,但是才刚刚一开口,圣皇就百般的不耐,直接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像这样的事情,老太师根本连想都没想过。

        这一系列的遭遇简直让老太师心灰意冷。

        王冲,我们这些人都已经老了,但如今朝廷动荡,正值多事之时,大唐的江山,中土神州,还有亿万的百姓,以后只能靠你们了!

        老太师感慨道。

        王冲神色一怔,他印象中的老太师一向孤傲执拗,王冲还从没有在他身上看到过如此意志消沉,挫败的样子。

        铛!

        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声清越的钟磬声响起,瞬息间,所有人,包括王冲齐齐朝着太和殿的方向看了过去。

        朝会终于要开始了!

        然而身畔一声叹息传来,老太师二话不说,大袖一拂,竟然就在众人的目光中,离开了太和殿,朝着远处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远处。

        百官入殿!

        大殿前,静鞭一响,朝会开始的时间到了。

        王冲按捺住心中的念头,和百官一起进入到了太和殿中。

        进入大殿,文武百官排班陈列,而仅仅是片刻之后,朝会便正式开始了。

        陛下驾到!

        就在一阵宦官尖锐刺耳的嗓音中,大殿上方,在一群侍卫和宫女的拥簇下,圣皇龙虎行步,很快走了进来,在上方那张代表中土九州至高权利的宝座上坐了下来。

        同样一个人,同样的倚仗,所有的一切,看起来和以前都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落在王冲的眼中,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王冲心知肚明,眼前站在朝堂上的,恐怕早已不是英明神武的圣皇,而是那位被镇压了三十多年的三子玄。

        尽管他极力模仿圣皇的样子,但是有些气质上的东西,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模仿的。

        这一霎那,王冲心中感慨不已。

        连高公公也果然不在了。

        王冲扫过圣皇的周围,几十年来,一直跟在圣皇身边,被圣皇一直视为心腹,不离左右的高公公,也果然消失了。

        虽然王冲早就得到了消息,也早有预料,但看到这一幕,心中依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而在王冲打量圣皇的时候,大殿上,另一双眼睛同样在注视着王冲。

        混账东西!

        这一刻的圣皇简直是怒不可遏,这一次的朝会,可以说就是为了王冲才召开的。

        君为臣纲,君王就是上天,是天下万民以及所有臣子都必须臣服的对象,所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但是现在,他要修建太平楼,王冲居然釜底抽薪,帮他把所有的木材全部砍光了。

        虽然并不是砍了岭南就没有木头了,但是一来其他木材的级别和火候未必就符合工事的要求,二来即便有,大部分也路途遥远,基本上是高山大川,运送起来比岭南都要麻烦的多,工期也会大为延误。

        不过最为不满的,还是王冲的态度,还没有哪个臣子干出如此出格的事情。

        那些功高震主的重臣都是怎么死的?难道真的以为立下天大的功劳,他就杀不了他吗!

        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违逆他!

        圣皇有旨,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高的声音在大殿中,朝会很快召开。

        王冲,你好大的胆子,连朕的林木也敢砍伐!

        没等到其他大臣开口,上方,圣皇早已按捺不住,抢先发难,声音愤怒无比。

        听到这番话,众人都是心中一怔,朝会以朝政为主,是讨论和处理朝政的地方,谁也没有想到,朝会才刚刚开始,还没有开始政务,圣皇就已经按捺不住,抢先对王冲发难了。

        陛下,异域王他

        班列中,一名官吏下意识的走出来,想要为王冲分辨。

        住口!

        圣皇雷霆震怒,狠狠的瞪了那名文臣一眼,后者神色一窒,原本踏出的脚步也收了回去。

        整个大殿上噤若寒蝉,谁也没有想到只是正常的发言,想替王冲分辨几句,就已经惹得圣皇勃然大怒。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如果再争执下去,恐怕又有几个人要被贬了。如果是以前众人必然会据理力争,但是现在,一旦满朝文武被贬,让一些不学无术之徒进入朝堂,谁来处理天下事务?

        到时候受苦的还不是百姓?

        这也是众人之前商量好的,无论如何,也不能为了一时的意气,影响到朝政的运行。

        王冲!朕问你呢!你现在仗着军功,难道连朕都不放在眼里了?

        圣皇寒声道。

        大殿里,气氛紧张无比,所有人的目光纷纷集中到了王冲身上,神情满是忧虑。

        陛下,臣绝无此意,微臣砍伐岭南的圆木,完全是遵旨行事。

        就在这个时候,王冲整了整衣袖,从班列中走出,慢条斯理,不紧不慢道。

        听到王冲的话,四周的文武大臣都是一呆,而大殿上的圣皇更是勃然大怒。

        混账!你的意思还是朕让你砍伐的?

        这一霎那,圣皇的目光简直要杀人,很显然,如果王冲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哪怕有文武大臣阻拦,王冲也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陛下,您忘了吗,您答应过我,让我筹建海军,其他所有的一切,包括建造所需的东西,一律由我便宜行事。

        王冲继续道。

        你敢欺君?朕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圣皇微眯着眼睛,神情骇人无比。

        他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让王冲去砍伐自己建造太平楼所需的木材,而且王冲这段时间根本就没上过朝,他又怎么去答应他,这已经是当着他的面撒谎了。

        大殿里气氛紧绷,所有的文臣武将忧心忡忡,照这样下去,如果王冲不能很好的解释这件事,哪怕王冲立下天大的功劳,也会好像几位御史大夫一样,被剥去官职,贬出京师。

        王爷

        距离王冲最近的地方,一名大臣压低声音道,不易觉察的碰了碰王冲的衣履,想要让王冲放低姿态,主动认错,缓和和圣皇之间的关系。

        然而王冲却是听若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