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 西突厥,皇党之争!

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 西突厥,皇党之争!

        “这个混蛋,到底想做什么?”

        沙钵罗可汗眉心突突跳动,他也有些把握不准王冲的心思。

        无论如何,他总觉得这件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仅仅只是片刻,那名西突厥武将就念出了后面一段内容。

        “……不过听闻东北幽州边陲有一些叛党作乱,西突厥和大唐是兄弟之国,想必西突厥也一定不会拒绝帮助兄弟之国消灭这个祸患!”

        那名西突厥武将的声音一落,整个牙帐内突然一片死寂,众人的脸色都变得精彩无比。

        果然!

        就知道没有那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到了最后,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代价的。

        安轧荦山那边希望拉拢西突厥攻打大唐,而王冲那边,则想拉拢西突厥,免费帮他们对付诸国联军!

        “果然没有一盏省油的灯啊!”

        沙钵罗可汗心中暗暗道,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不过不管怎么样,王冲和大唐那边的态度软化了许多,西突厥某种程度上因此在东北诸国和大唐之间左右逢源,倒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至少,西突厥汗国在这方面掌握了主动权。

        “念完了吗?”

        沙钵罗可汗的神色舒缓了许多,开口道。

        “这……”

        那名西突厥武将看了一眼后面的内容,欲言又止道。

        “怎么了,后面还有内容?”

        沙钵罗可汗眉头一跳,立即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似乎和他想象的还有些出入。

        “这,大唐的那一位说,如果可汗有什么难言之隐,他愿意到三弥山来,亲自和可汗谈一谈。”

        那名武将说着,将信笺反过来,面朝众人。

        那一霎,众人看得清清楚楚,整张信笺上,“三弥山会谈”几个字硕大无比,明显比其他文字大了数倍不止。

        “唰!”

        看到那几个特意强调的大字,众人立即明白过来,纷纷撇过头去,而沙钵罗可汗的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

        弄了半天,大唐的那个混蛋,果然还是一点都没变!

        他就奇怪那个家伙为什么突然转性了,变得如此好说话,还对西突厥提出了这么好的条件,到了最后,如果不答应他的条件,这家伙还是威胁要攻上三弥山!

        ——措辞变化了许多,但是意思还和以前一模一样。

        “哗!”

        就在气氛有些凝固的时候,牙帐的帘子抖动,两道身影带着一蓬蓬寒风和飞雪掀开帘子,从后面大步走了进来。

        “父皇,您找我?”

        看到牙帐内的众人,呼巴尔赦弯下腰身,躬身行了一礼。

        “呼!”

        看到四皇子进来,牙帐内众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不管这么样,那股令人窒息的气氛至少因为四皇子的到来缓和了许多。

        “坐吧!”

        沙钵罗可汗很快回过神来,面无表情的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一处空位,淡淡道。

        “是!”

        呼巴尔赦没有多问,在那里躬身坐下。

        “我和帝国诸将正在讨论应对这次冰灾的事情,大唐和幽州那边都寄来了信笺,想要拉拢我们,这件事情你怎么看?你觉得我们西突厥汗国应该加入联盟,还是投靠大唐?”

        沙钵罗可汗沉声道,他也没有多说,打了个手势,牙帐内自然有人将两封书信递到了呼巴尔赦的手中。

        一刹那,牙帐内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位四皇子的身上。

        而另一侧,大皇子乙毗咥运冷笑一声,也默默的看着他不说话。

        这一次大冰灾事关整个西突厥汗国的生死存亡,以及国祚的延续,他倒要看看这位四弟能说出一番什么话来。

        气氛再次变得微妙起来。

        所有人都知道,大皇子乙毗咥运和四皇子呼巴尔赦今天的这番表态和观点,很可能就决定了他们今后在帝国的位置,以及整个西突厥汗国的命运和走向。

        这种时候,就连黑水萨满也同样望向了呼巴尔赦。

        大殿内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而另一侧,四皇子呼巴尔赦看着手中两封不同的信笺,同样一动不动,特别是王冲信封末尾的那句话,呼巴尔赦也不由皱起了眉头。

        但只是一瞬,他的眉头很快舒展开来。

        “四弟,你可是预言中的救世主,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一个声音在大殿内响起,乙毗咥运一直在注视着呼巴尔赦,见到呼巴尔赦脸上的神情,突然开口道,声音中满是讥讽。

        呼巴尔赦这个预言之子在西突厥汗国虽然是个秘密,除了黑水萨满以及顶尖的大贵族,大将军之外,知道的人不多,但乙毗咥运恰恰正是其中之一,这也恰恰正是乙毗咥运对他充满敌意的原因:

        “大唐那位异域王可是几次三番对父王出言不逊,四弟,在这种情况下,你不会还想让我们投靠大唐吧?”

        乙毗咥运满是嘲讽道。

        而另一侧,听到乙毗咥运的话,都乌思力和忽鲁也格等支持呼巴尔赦的人顿时变了脸色。

        乙毗咥运这番话用心险恶,保藏祸心,只要呼巴尔赦敢说支持大唐,就等于是对沙钵罗可汗不敬。

        西突厥汗国等级森严,就凭这番话,呼巴尔赦就休想继承可汗的位置。

        “好毒的用心!”

        另一侧,都乌思力神色凝重:

        “不过就凭乙毗咥运还想不出这种话来,恐怕这十有八九……,还是五弩失毕在背后指使!”

        都乌思力扭过头来,迅落在了乙毗咥运后方的五弩失毕身上。

        只见五弩失毕神色刻板,正襟危坐,一动不动,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做。

        但是都乌思力却看到他的嘴唇微微动了动,而同一时间,五弩失毕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抬头望了都乌思力一眼,很快闭嘴不言。

        大殿之中气氛慢慢变得凝重。

        乙毗咥运的心思,牙帐内听出来的西突厥武将不在少数,但是所有人都闭口不语,没有人在这个时候插嘴。

        “皇兄,作为皇室最重要的是什么?难道不是汗国的延续,和我们西突厥人的存亡吗?又或者,皇兄认为私人的感情要越于我们西突厥汗国的存亡之上?如果真是这样,皇兄以为父皇将我们召集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终于,呼巴尔赦开口了,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让乙毗咥运脸色巨变:

        “另外,我也曾经被大唐的异域王俘虏,受他羞辱,难道我就要因此和大唐处处作对,丝毫不顾我们突厥人的利益吗?如果意气用事,选择错误,诸国的联军战败,这份后果谁来承担?”

        这番话说的正气凛然,唰的一下,就连后方的五弩失毕都陡的变了脸色,而乙毗咥运脸上也瞬间失去了笑容。

        呼巴尔赦这番话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犀利!

        而正中央,沙钵罗可汗也眉头微皱,若有所思。

        “父皇,我们西突厥汗国确实和大唐有着很深的仇怨,但是当务之急,还是解决南下的大寒潮和暴风雪。大唐现在国力强盛,招募的兵力已经达到了百万之众,远以前,而那异域王更是如日中天,是天下公认的最强兵圣,在智谋上,整个6地世界无人可以与他抗衡。他现在正缺没有借口攻打我们,一旦让他现我们和幽州往来,准备进攻大唐,那等于送上去的机会,到时候大唐挥兵而至,对于我们西突厥来说,将是灭顶之灾!”

        “儿臣希望父皇三思!”

        呼巴尔赦很快转过头来,望向了对面的沙钵罗可汗,神情诚恳无比。

        而听到呼巴尔赦的话,就连沙钵罗可汗也不由为之动容。

        呼巴尔赦亲近大唐,在汗国内知者甚众,他本来召他过来,也只是随口一问,但是呼巴尔赦这番话却绝非没有道理。

        “不妙!”

        看到沙钵罗可汗的表情,乙毗咥运和五弩失毕心神剧震,立即感觉不妙。

        “父皇不可……”

        乙毗咥运还想说什么,但是沙钵罗可汗直是举起了一只手掌,就阻止了他。

        他的双眸微闭,微仰着头,一动不动,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大殿里,静悄悄,众人都摒住了呼吸,都知道沙钵罗可汗正在酝酿最后的决定。

        “这次会议就到这里,你们的意见朕都已经知道!”

        良久,沙钵罗可汗睁开眼睛,终于开口了:

        “这件事情……还是留待日后再叙吧!!”

        “哗!”

        听到这翻话,牙帐内,众人大为意外,诸将脸上都不由露出一丝错愕的神色。

        很显然,这翻答案事先是谁也没有料到的。

        “都出去吧!”

        沙钵罗可汗大袖一挥,立即不容置疑道。

        “是!”

        众人虽然还想争辨什么,但听到沙钵罗可汗已经下令,也不由低下头。

        所有人很快退了出去,乙毗咥运和呼巴尔赦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那抹凌厉的光芒,但只是一瞬,两人就回过头来,跟着离开了牙帐。

        风雪漠漠,寒风呼啸。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牙帐内所有人都走光,一直盘坐在地上,坐壁上观的黑水萨满终于缓缓的站起身来。

        “陛下还是想着对付大唐?”

        黑水萨满淡淡,缓缓的移步,走到了沙钵罗可汗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