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 前线堡垒,准备就绪!

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 前线堡垒,准备就绪!

        这一次聚会,“无疾而终”,很多人或许还以为沙钵罗那边对大唐还有些念想,但黑水萨满却看出,沙钵罗内心的想法,其实一直都没有变过。

        “是!”

        此时没有外人,沙钵罗也毫不掩饰:

        “其实萨满和我应该都明白,无论任何时候,大唐都是我们西突厥的大敌!而且,萨满还记得那个神谕吧……”

        黑水萨满没有说话,脸上雾气涌动,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草原总有一天会灭亡,而且这一天绝不会太远”,这是萨满一脉代代传下来的神谕,也是沙钵罗从小就知道的。

        和这个神谕相伴的,还有一侧神谕,就是“灾难那年的第四个皇子”,将是整个草原的希望,将带领整个草原的人走出灭亡的危机!

        这也是四皇子地位独特的原因。

        “我只是有些不服,还是有些咽不下那口气,朕还想再搏上一把,如果能够联合诸国,灭掉大唐,你说,朕岂不是就破了神谕?我们西突厥也能重新成为陆地的主人!”

        沙钵罗可汗背负着双手,继续开口道。

        虽然知道大唐的强大,也知道单凭西突厥汗国根本不可能对抗现在那个强大的大唐,但是在沙钵罗可汗的内心深处终究有些无法释怀。

        在这片大草原上,可汗们其实也是几易其主的,并非是一成不变。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最后兴起的沙钵罗可汗这一脉,其实本来就是大草原上真正的主人。

        虽然现在的大草原上,很多人都已经淡忘了,但是沙钵罗可汗却一直深深记得,就在数百年以前,这片广袤的大草原其实只有一个名字,并不分成东西,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上,也只存在着一个帝国。

        它的名字叫做大突厥帝国!

        无数的游牧部落聚集在一起,构成了这个横跨东西的庞然大物,他让无数的势力为之颤抖,就连现在庞大的唐帝国都曾匍匐在他的脚下,瑟瑟发抖。

        当从父亲口中听闻到那些祖先逸事的时候,他就在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无论如何,他都要统一东西突厥汗国,并且动摇南面的帝国,成为整个陆地世界双最庞大的存在。

        只可惜,他一生不得志,只辉煌了很短暂的时间,便在东南西北遭到了各方的狙击。

        他曾经一度有机会彻底的击败**厥汗国,统一整个大草原,而且那个时候的**厥汗国正是最混乱的时候,只可惜,被南面的唐帝国从中插了一足,最后功亏一篑。

        向东,向西,向南,每一个地方都受到狙击,并且多多少少直接或间接的都和大唐有关系。

        他这才由此变成了一位守成的可汗。

        但是做为一方的帝王,他终究是有些不信命的。

        他终归不想这么轻易的降服大唐!

        他终归还想再等一等,万一还有机会呢?

        “唉!”

        黑水萨满闻言也只是深深一叹。

        沙钵罗可汗内心深处的野心和愿望,并没有多少人知晓,但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既然如此,我也无话可说,可汗便按照自己的心意来吧!”

        一阵寒风飘过,牙帐内很快就恢复了寂静。

        ……

        遥远的京师,异域王府。

        尽管诸方动荡,一片紧张,然而此时此刻,王冲的大殿之中,却是殿门紧闭,一股股罡气波动不断的从大殿中传出。

        透过大殿仔细看去,就会发现王冲一身衮袍,在大殿之中盘坐不动。

        他的体内气息如潮,不断的翻涌,一道道光芒不断的迸射而出,在黑暗之中映照出桌椅等家具模糊的轮廓,以及大殿中一根根柱子的影子,而以王冲为中心,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方圆十余丈内,空气扭曲模糊,虚空之中隐隐透出一股微弱的时空波动。

        甚至还时不时出现一道细微的时空裂缝,和指甲般的时空通道。

        “真是不可思议!”

        大殿中,突然传出一声若有若无,发自内心深处的惊叹。

        “原来这就是时空规则!”

        此时此刻,如果仔细感知,就会发现,王冲的本体虽然就在大殿之中,但是他的一部分灵魂和意识早已渗透到了时空的深处。

        这是王冲第一次进入到时空的世界。

        之前的时候,王冲看世界就像看一幅画一样,上面画着什么,王冲看到的就是什么。

        但是这一刻,王冲眼中的世界已经从一张薄薄的画纸变成了一本厚厚的“画册”。

        王冲第一次感知到整个世界是分成多层次的,一层又一层,蕴含了无穷的奥秘,而不再是像以前那样,在纸上撕一道裂缝便认为是时空。

        两者的丰富程度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真是难以置信……”

        王冲的精神和意识沿着一缕缕蛛丝般的时空规则,在这无尽的时空中遨游。

        那一缕缕时空规则就好像拴着风筝的丝线一样,牵引着王冲往更深处探索,更是他在这方世界中的安全保证!

        时空深处太过浩瀚,也太过复杂,时空的结构也绝不是非黑即白的单一组成,有些空间彼此叠加在一起,就如同书页一般,而有的空间极为破碎,彼此却紧密地聚集在一起,如同一条石子路一般,而更大的时空则有如迷宫一样无穷无尽,任何武者在这无尽的时空面前都显得极为渺小。

        王冲的精神和意识在其中不断“漂流”,无穷无尽的信息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进入王冲的脑海之中。

        在这种状态下,王冲对于时空的理解程度几乎是呈几何倍数在增长。

        “观察时空,感知时空,碰触时空,操纵时空……,这应该就是通往洞天境的几大小境界,从这一点来说,我现在应该算是达到了碰触时空的小境界,也就是所谓的半步洞天吧!”

        王冲心中喃喃自语。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王冲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吸收了太乾的洞天境规则,能够看到时空规则的存在,就是所谓的半步洞天。

        但那时的自己尽管得到了太乾的洞天核心,却并没有真正掌握和吸收,化为己用,只能算是刚刚能够观察到时空规则而已,还属于最粗浅的境界,但是当初天牢生变,李玄图离开前拍的那一掌却是真正帮助王冲打开了洞天世界的大门,让他有了吸收太乾的洞天规则的能力。

        王冲现在对于时空的认识和感悟和以前相比完全是天差地别。

        圣皇留下的笔记中提到过,从入微境到洞天境困难重重,两者之间横亘着一道巨大的鸿沟,要想跨越这道鸿沟,难度之大,不亚于登天。

        但是王冲却有一种感觉,集合三大神胎之力,恐怕再过一段时间,自己就可以水到渠成,顺利地跨越这道鸿沟,一举突破洞天境!

        时间缓缓过去,王冲完全沉浸在这个玄妙的世界中,并从时空深处不停地汲取知识和力量。

        “呼!”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殿内微微波动了一下,那种重重叠叠的时空感瞬间消失,而王冲的精神和意识也有如潮水般缩回,重新回归到本体。

        王冲双眸睁开,一道雪亮的光芒爆闪而逝,随后一切归于寂静。

        王冲结束了这一次的修炼。

        叩叩叩!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突然从殿外响起,同一时间,王冲耳边传来张雀的声音:

        “王爷,属下有要事禀报!”

        “轰!”

        王冲手掌一拂,下一刻,沉重的殿门轰然洞开,大门处,一道人影怔了怔,很快走了进来。

        “王爷,东北的前线堡垒传来消息,所有的一切已经全部到位了,现在就等王爷了!”

        张雀当即躬身道。

        “哦!”

        王冲闻言,眼中陡地波动了一下,随即衣袖一拂,很快站起身来。

        “看来已经到时候了!”

        王冲深吸了一口气,双眸微闭,同一时间,一道意念穿过重重虚空,开始联系东北方向远在千里之外的另一具神胎。

        王冲虽然身在府中,但是他的神胎早已离开了京师。

        自从得到三大神胎之后,王冲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足不出户”,随时随地出现在任何地方。

        “呼!”

        而仅仅只是片刻的时间,遥远的东北,一处山坡上,王冲心念一动,陡地睁开眼来。

        眼前风雪飘零,耳畔则是呼啸的寒风,东北大地,气温远比京师要低得多。

        “快点!抓紧时间,无论如何一定要在限定的日期之前完成!”

        “煤炭,我们需要大量的煤炭!”

        “锻造组,加快速度!”

        ……

        一阵阵催促的声音铺天盖地,密集无比,穿过天地间有如柳絮般的小雪,传入耳中。

        “希聿聿!”

        而几乎是同时,一阵阵战马的嘶鸣声和铠甲的震动声传入耳中。

        王冲抬起头,放眼望去。

        眼前是一座庞大的防御工事,一排排巨大粗糙的拒马、倒刺、铁梨耙组成一个巨大的弧形,将整片基地都包围起来。

        和大唐普通的制式拒马不同,这里使用的拒马全部都有一人多高,而且尖刺密集,看起来骇人无比,足以让任何入侵者都心生畏怖。

        而就在这些拒马和尖刺后方,一座座瞭望台星罗密布,俯瞰大地,每一座瞭望台都高达二三十米,上面驻扎着四到五名精锐的神箭手,时刻观察着四周,若是有敌人想要突袭,恐怕还远在七八里外就会被他们提前发现。

        而再往后,则是一个个巨大的铁锅,里面倒满了火油,混合着煤炭和干柴,熊熊燃烧着。

        天空寒风呼啸,雪花飘落,然而还没有靠近就被热浪炙烤烘干了。

        而数以千计这样的大铁锅产生的滚滚热浪,成了整个基地最大的热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