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五章 诘难!

第三百七十五章 诘难!

        第三百七十五章诘难!

        命运能量点是很难获得的。

        这一点王冲已经有切身的体会,必须是改变了曾经生过的事情。并且这件事情非一般的重要,才会获得命运能量点。

        王冲没有想到,参加这第三阶段的任务,兵部的奖励和万卒之敌光环提升也就罢了,居然还能获得总计四点的命运能量。

        加起来自己现在总共拥有了七十九点命运能量(为李享换血用掉三十命运点,却获得了四十五点命运点奖励)。

        ——在兑换了这么多东西之后,还能扔有七十九点命运能量已经是相当惊人了。

        更重要的是,击杀第一个乌斯藏骑兵的时候,王冲现还额外奖励了一个命运点数。

        “……也就是说,以后击杀蒙舍诏、东西突厥、西域诸国、大食、条支等各种新的不同的武卒时,还有额外的奖励!”

        王冲眼中一片雪亮,突然之间,王冲好像现了一条额外获得命运能量点的方式。

        战争很快结束,接下来就是战场的打扫。山脚下,到处都是尸体,三百多名乌斯藏骑兵最后无一能够逃脱。

        在陇西的地界,身上穿了重甲,又没有高山之巅这样的地利可借,乌斯藏高原青稞马根本跑不过,一个个全部被追上,然后斩杀。

        不过可惜,王冲“万卒之敌”光环并没有获得三百人的人数增加,而是两名多人。

        其中有一部分,是那八百**杀斩的,王冲不是总指挥官,只能从中得到一部分奖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最后的“击杀诸番武卒数量”停止在一千八百六十一个,距离二级光环的晋升数量二千个,还差了一百多个。

        “可惜了,看来只能等到下回了!”

        王冲心中不无惋惜。

        万卒之敌光环一旦达到二级,就能够把真武二重武者的光环都打落原型。不过在此之前,王冲也只能是用一级的光环进行部分的削弱。

        ……

        战争结束,战场中的气氛生了微妙的变化。

        所有人看向王冲这群“逃兵”的目光都充满了崇敬,特别是许多参加过许多次战斗的训练营学生,更是佩服无比。

        刚刚那场战斗,如果不是王冲他们突然出现,所有人都明白,当时众人必败无疑。

        没有了塔盾的保护,众人根本无力抵挡。

        “不可思议,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埋伏在那里的!”

        “好奇怪的战斗方式,我参军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

        “那是大人的安排吗?”

        “不可能,当时连大人都慌了!”

        “听说他们是逃兵!”

        “你疯了吗?逃兵会出现在这里!”

        “那你是说他们不听调令,自己行动?”

        ……

        私底下,众人窃窃私语。在讲究堂皇之兵,两边对垒,各拼实力的正面战场上,王冲这样的军队是非常罕见的。

        至少,这种作战方式是并不常见的。甚至连许多身经百战的老兵都没有经历过,感觉非常的新奇。

        “哈哈,看起来,我们这次真的扬名了!”

        黄永图骑在马背上,看着四面八方那些佩服的目光,哈哈大笑,心中非常高兴。

        在正规的战场上能起到这样的作用,把对手打得落花流水,黄永图还真没有做到过,内心别提有多爽了。

        “王冲,我真的服了你了。真没想到,我们能把他们打成这样。”

        “是啊,真是不敢相信。看来这次,我们可以回去好好复命了。”

        徐乾也在旁边附和,看着满地乌斯藏人的死尸,暗暗点了点头。

        乌斯藏人刚刚从高山之巅冲下来的时候,那股气息扑天盖地,排山倒海,犹如雪崩一般。

        就连他们在远处看到,都暗暗心惊,觉得难以抵挡。

        没想到最后居然成功的把他们摧毁了。

        而这一切,都是王冲在背后指挥的功劳。

        想到这里,徐乾看向王冲的目光也越的佩服了。所谓不打不相识,虽然最开始的时候有点别扭,但是现在,徐乾是真正对王冲服气了。

        另一侧,白思菱和赵雅彤一边看着王冲,一边交头接耳,窃销私语,不知道说到了什么,两人都是笑了起来。

        那娇艳的面容,倒是把众人看得呆了。

        “蹄哒哒!”

        正在众人说话的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公子,都尉大人有请!”

        传令官一勒缰绳,在王冲面前面无表情的停了下来。

        一刹那间,万籁俱静,原本热热闹闹的众人突然安静了下来,纷纷看向了王冲。

        这次行动,王冲可谓是独断专行,不听调令,私自拉走了二百人。按照军律,这可是要死罪的。

        “公子不会有什么事吧?”

        一名神威训练营的学生道。他也是神威训练营中名声卓著的世家子弟,在训练营中极有声望,否则也不会参加这种任务。

        但是在王冲面前,却也下意识的使用了敬语,神情更是极为恭敬,无意识的把王冲当成了自己一行人的领袖。

        “开什么玩笑?这次战斗要不是我们,大家早就全军覆没了。都尉大人难道还敢责怪我们不成!”

        赵雅彤恢复了冷艳的表情,一脸不爽道。爱屋及乌,恨屋也及乌,虽然早开始和王冲之间谈不上什么交情,更说不上好感。

        但是这三天下来,而且经历了一场艰难的战斗,赵雅彤无形中早就认同了王冲。

        在赵雅彤心中,这位年纪比自己小很多的九公子嗣,绝对是属于才华绝世的人。

        甚至一向心高气傲的赵雅彤都自认不同。

        这样的人才建了功勋,绝对不应该受到责难。

        “雅彤,你别说多了。这是军中,说不定都尉大人是去表扬他的。毕竟,我们可是打了胜场。”

        还是白思菱在旁边安慰道。

        相比起赵雅彤的激动,白思菱要显得理智的多。

        “就是,我们立了这么大的功。都尉大人怎么会责怪我们。”

        “是啊,都尉大人应该不会的。”

        ……

        其他人纷纷道。

        若不是王冲带领众人事先埋伏在附近,在关键时刻陡然杀出,力挽狂澜,这场战争早就溃不成军了。

        众人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在这种情况下,都尉大人还会责罚众人。

        王冲没有说话,心中却暗暗摇了摇头。

        王冲心知肚明,众人还是把这一切想得太简单,太乐观了。大斗军令行禁军,军律森严,军中从上到下,更是严格服从命令。

        那位大斗军都尉指挥官绝不可能那么好说话。

        他如果真的像众人所想的那样,那这一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应该是他自己,而不是传令官。

        “呵呵,放心吧。我自己去处理就行了。雅彤、思菱,你们负责一下这里,我去见下都尉大人。”

        王冲说着扭过头来,望向那名传令官:

        “大人,麻烦您带路吧。”

        ……

        在战场的最西边,王冲见到负手而立,神情严肃,似乎一直在等着自己的大斗军都尉。

        一名名步卒正战场西边挖壕沟掩埋尸体,而大斗军都尉指挥官就站在这条壕沟的旁边,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属下见过大人!”

        王冲从白蹄乌上面翻身下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军中无父子,也没有什么世家公子,在这里只有上下尊卑。许多世家子弟自恃身份,结果在军中触犯军律,招致仗打,这种事情王冲早已熟悉。

        现在轮到自己,王冲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嗯。”

        看到王冲,大斗军都尉指挥官的神色看起来柔和了许多:

        “辛苦了。这次战斗,你们功劳很大,伤亡怎么样?”

        “还好,并没有太大的伤亡。”

        王冲低头道,顺便让伤亡报了上去。

        骑兵冲锋,度一起来,伤亡是很少的。很多时候,敌军看到第一,挥剑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已经是第七个了。

        再加上王冲的万卒之敌光环,大幅的削弱了这些乌斯藏人,王冲一方的伤亡情况就更小了。

        “嗯。不错!”

        大斗军都尉点了点头,脸上越的和颜悦色了:

        “我已经告诉了军薄,把你们所有人的功劳都登记在册,将来,这些都是要奏报兵部的,所有人都会受到嘉奖,这一点,你们表现的非常不错。”

        “大人客气了,这是属下该做的。”

        王冲越的恭谦了。

        “不错,胜不骄败不馁,军中要的就是这种态度。”

        看到王冲的态度,大斗军大都尉也不由赞赏的点了点头。但是下一刻,原来柔和的气息突然一变,大斗军都尉神色一冷,冰冷的目光居高临下,俯视着王冲,神情突然变得凌厉无比

        “但是你临阵脱逃,私调兵马,不听调令,这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按照军律,这是要杀头的!”

        说到最后,声音拔高了几分,变得高亢无比。两人之间的气氛也从最初棉花般的和煦,变得剑拔弩张,凝重无比。

        听到这冷肃、严厉的声音,就连壕沟里正在掩埋尸体的步卒都是浑身一颤,眼中露出畏惧的神色。

        大斗军的将领,从上到下,深受帝**神王忠嗣和大斗军领哥舒翰的影响,一个个都是说一不二,令行禁止。

        在最初,因为不听调令被斩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其中不乏显贵之士。都尉大人说出这句话,是绝对做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