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三章 许绮琴的终极挑战!

第四百三十三章 许绮琴的终极挑战!

        第四百三十三章

        看着两只金雕消失,王冲长舒了一口气。现在就只剩下宋王那边了。要想解决西南的问题,单凭父亲和大哥他们是远远不够的。

        大唐的建制,一个军最多就是二万到四万,父亲和大哥麾下的兵马加起来也不过几万,根本抵抗不住蒙舍诏和乌斯藏联合起来的兵马。

        要想解决西南的问题,还得通过兵部。不过这件事情,老鹰也帮不了忙,必须要自己亲自去见宋王,想办法看怎么解决这件事情,同时还不会受到姚家和齐王他们的反对。

        “好了,走吧!”

        王冲伸了个懒腰,衣袍一撩,就这么踏着金黄色的瓦片,往前走去。脚下的瓦片纹丝不动,就好像踩在上面的是一团空气一样。

        “嗡!”

        一阵阵声浪从四面八方传来,看到王冲出现在屋宇边缘,一阵阵招呼声立即从院子里传来:

        “公子!”

        “公子!”

        “公子!”

        ……

        站在金黄色的拱角边缘,放眼望去,只见止戈院人头攒头,一片沸腾,骑兵的、射猎的,下棋的,喝酒、喝茶的,嬉戏的,竞技的……,不一而足。

        一个冬天过去,王冲的止戈院中也渐渐恢复到了以前的热腾。训练营开营之后,这些人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王冲的止戈院。

        放眼望去,止戈院里各种物资堆积如山。全部都是这些学员自发带过来的。原本就已经极尽奢华的止戈院,现在是变得更加奢华了,连白玉都镶了金,更别说是其他的了。

        止戈院的人数远比不上三大训练营,但是这里人气却极高。王冲挑选学员,几乎都是有一技之长的,或者说有某些方面才能的。

        所以某些方面,这里说是天才的聚集营也是没错的。这也使得王冲的训练营越发的具有人气和吸引力。

        “王冲!——”

        就在王冲纵目张望的时候,突然之间,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在止戈院中特别突兀。

        只一刹那,原本热热闹闹的止戈院顿时安静下来。

        在止戈院里,人人都是称呼王冲为“公子”,或者“王公子”,很少有人这么直接称呼“王冲”两个字,而且还毫不礼貌。

        王冲站在屋檐拱角上,转头望去,一眼就看到棋院的方向,一名唇红齿白,面孔异常俊美的年轻人一身青衣,正站在人群里,目光抬起,充满挑衅的看着自己。

        “是他!”

        看到那种异常俊美的年轻人,老鹰眼皮一跳认了出来。这个年轻人最近在止戈院里面,可是非常有名,大大的出风头。

        “许崇,有什么事吗?”

        王冲站在拱角上,背着双手,微微一笑道。

        在止戈院里,敢这么跟他说话的没有几个。而在棋院里面,敢这么跟他说话的,除了许崇,或者说那位许家的许绮琴之外,其他也就没有人了。

        “王冲,你敢跟我一战吗?”

        许崇,或者说许绮琴,高昂着骄傲的臻首,对着王冲发出自己挑战。

        “十年磨一剑”,许绮琴现在整个人信心十足,在她身上,王冲现在感觉到了一股利剑出鞘般的锋芒。

        “哼,无聊。公子,不要理那个女人!”

        一个声音突然从王冲脚下不过处的屋瓦下传来,是宫雨绫香的声音。许绮琴女扮男装的事情,瞒得过别人,但却瞒不过同为女人的宫雨绫香。

        身为剌客,宫雨绫香的观察力远比其他人敏锐的多。

        当初从王家出来,进入止戈院,宫雨绫香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许绮琴的身份。

        “公子,这个女人太自负了。而且对公子太过无礼,要不要我去教训教训她,或者直接让她消失了。”

        宫雨绫香的声音从瓦片缝隙里传出来道。

        “同性相斥”,高傲的女人都不怎么喜欢高傲的女人,从见到许绮琴的第一眼,宫雨绫香就几乎对她没什么好感。

        “嘿,绫香,你太小瞧她了。真动手的话,你恐怕还真不是她的对手。”

        王冲看着下方,微微笑道。

        “哼,公子是在小瞧我吗?”

        宫雨绫香蜷缩在屋瓦下面,听到这话立即不服道。

        王冲失笑,这还真不是他小瞧宫雨绫香。对于许绮琴,宫雨绫香还是知道的太少。她只知道下面那个家伙是个女的,却不知道她本身的实力就极其强大,完全是不输于伊侯一类的存在。

        只不过,碍于她现在扮成的男子身份,她才故意收缩了气息,隐藏了自己的修为罢了。

        所有王冲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想过武力什么什么之类的,因为根本就不是对手。

        “不是,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你帮我盯住齐王那边的那些人就可以了。”

        王冲淡淡道。

        虽然宫雨绫香的修为境界不如许绮琴,但王冲可也不敢让她上一试。在王冲的计划中,许绮琴可是自己班底中极其重要的一员。

        这个女人在后勤方面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而且她还是个女人,这意味着她更加的细致,更加的细心。

        在当年的帝国战场中,许绮琴的后勤能力足以睥睨天下,甚至连齐王这种多疑的人都对她信任有交,把自己的后勤几乎全权交给了她。

        如果有这样的人才辅佐自己,王冲上辈子也不会带着几万大军,饿着肚子,最后穷途末路到那种地步了。

        现在一切重来,许绮琴现在还名声不显,至少还没有办法和她后世的那种名声相提并论。

        现在除了自己之外,还没有人发现这个许家才女身上惊人天才。

        为了得到这个女人的帮助,王冲愿意花上大量的时间,大量的精力和耐心,来说服她,获得她的加入。

        “呼!”

        王冲衣袍一撩,突然之间从屋檐拱角之上纵了下来。唰唰几下,摧动魅影身法,立即出现在了棋院的方向。

        “喔!”

        “有好戏看了!”

        “居然有人挑战公子,大家快去看啊!”

        ……

        看到王冲过去,止戈院里一片哄然。一大群人立即脸红脖子粗的聚拢了过去。止戈院里,还很少有人挑战王冲。

        不止是因为王冲的家世,还因为王冲本身的才能。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公开场合挑战王冲。

        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棋院的方向迅速聚拢了一大群人。

        就在一群人打了鸡血一样,翘首以待的时候,王冲的回答却出乎众人的意料。

        “呵呵,许崇,你说想挑战我就挑战我吗?我好像没有必要答应你吧?我记得上次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你根本就不适合的棋院。”

        王冲背着双手,云淡风轻道。

        唰!

        王冲轻轻一句话,就让原本得意洋洋许绮琴的脸色从白色胀成了红色,再变成了紫色。

        “混蛋!”

        许绮琴胀红着脸,气得爆跳不已。她从来都不是沉不住气的人,但是在王冲面前,她却被剌激的完全沉不住住:

        “王冲,你是怕了吗?”

        “怕了?哼,这根本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你根本就没有资格挑战我。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已经连输了三次吧?”

        王冲哂然笑道。

        “你!”

        许绮琴大怒,脸孔被剌激的越发通红了。她一向高傲,除了在这破落的昆吾训练营旁的止戈院,哪怕受过这种气。

        “我从来不会轻易跟人交手,你已经输了三次了,已经失去了再战的资格。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那岂不是乱了套了。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王冲说着,右手举起,弹了弹手指,然后便转过身来,准备转身离去。

        “等一等!”

        许绮琴也是被气得不轻。她也是性格高傲的人物,平时哪里受过这种欺辱。王冲越是不想和她战,她就越是一定要他和自己战上一场:

        “好!你不是不轻易和人下棋吗?如果你能再赢我一局,我答应你,立刻离开止戈院,再也不来打扰你!”

        说出这翻话,已经是许绮琴极大的退让的。她的性格是绝对不肯这么示弱的。

        “嘿,谁要你离开?这种条件也未免太没有诚意了。这样,你想挑战我也可以。如果你赢了,我答应,可以让你加入止戈院,甚至可以向所有人表明,我技不如你,但如果你输了……我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王冲背对着许绮琴,笔直的伸出一根手指道。

        “好!”

        许绮琴红着眼睛,几乎是想也不想的答应道,声音斩钉截铁。

        “成功了!”

        听到这声音,王冲几乎是同时得意一笑,眼中掠过一抹狡黠的笑容。要让许绮琴这种聪明的女人上勾可并不容易。

        花了这么久的时间,自己终于成功的让许绮琴答应了自己。剩下的,就是怎么打败许绮琴,让她加入自己了。

        从许绮琴第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到现在,这可以算是最令人激动的时刻了。

        不过,就在王冲心中一阵激动的时候,一阵出乎意料的声音却突然从耳边响起:

        “哼,王冲,你一定以为你赢定了吧?告诉你,别高兴的太早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们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许绮琴突然之间冷静了下来,看着王冲阵阵冷笑道。

        她知道王冲在想什么,但他如果以为自己赢定了,那就大错特错了。她可不是笨蛋,如果没有几分把握,她是不可能贸贸然向王冲挑战的。

        如果王冲还想着他能像以前那样轻易战胜她,那她就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呵呵,是吗?那我就等你的表现了。”

        王冲哂然笑道,一脸浑不在意。

        “够了!小子,如果你能赢了这小子,本宫一定大大的赏赐你!”

        突然之间,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插了进来,霓凰公主在后面看了半天了,对于这种“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故事本来毫不感兴趣,但是只要能够打击一下王冲,削削他的面子,霓凰公主是毫不介意去支持一下他的对手。

        “嗡!”

        看到霓凰公主出面,周围一大群人立即如避蛇蝎一般,纷纷往后退去。在止戈院里,有几个人绝对不能惹,霓凰公主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是最不能招惹的那种。

        在止戈院里,众人学到的最大的教训就是,距离霓凰公主绝对不要太近。

        王冲看到霓凰公主出面,也是苦笑不已。倒是许绮琴眼中微微一亮:

        “多谢公主!”

        “哼,不用给我面子,给我狠狠的削削这小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霓凰公主横眉竖目,一手指着王冲,毫不客气道。

        “公主放心,我定会尽力的。”

        许绮琴微微一礼道。

        不过,霓凰公主却没什么好脸色。说完这句话,连看都没看许绮琴,立即甩甩罗袖,背过身,冷着脸,大步转步离去。

        她才没兴趣去看两个大男人下棋呢,等这小子有好消息了,再来告诉她吧!

        许绮琴苦笑。

        在止戈院这么久,她倒是知道霓凰公主的为什么对她这种脸色。不过,霓凰公主这算是误会她了。

        只不过,她现在正是男儿身,这一点也没法向她说明。

        “王冲,来吧!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

        许绮琴冷着脸,很快转过身来,看向了王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