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七章 鹰鹫小队!(二)

第七百四十七章 鹰鹫小队!(二)

        第七百四十七章

        啪!

        一只,两只,三只……,一只只凶禽惨号着不断的从空中掉落下来。在各方势力中,王冲属于绝对的主角,所以有相当一部分的凶禽都集中了王冲头顶上空的周围。一只又一只的凶禽坠落在地上。

        嗡,其中一只海东青,有如流星般,锐啸着,笔直的朝着王冲头顶坠落。然而还没有坠落,就被王冲头顶一股无形的屏障挡下,弹开一边。

        “报!侯爷,鹰鹫小队已经集结完毕,今天之内,就可以将钢铁之城上空百里之内的所有鹰雀全部驱除干净!”

        就在王冲抬头看天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微微有些激动从旁边传来。

        少年张雀,也就是老鹰的弟子跪伏在一旁道。他的脸色通红,满脸的羞惭。上次白熊兵利用夜色深沉,入侵钢铁之城,张雀在碛西和乌斯藏的边界侦查,居然被白熊兵瞒过,这是严重的失职。

        张雀一直到现在都自责不已。

        这一次组建鹰鹫小队,张雀就是希望借此能够戴罪立功,改变王冲对自己的印象。

        起来吧。

        王冲淡淡道,摆了摆手。

        张雀毕竟年轻,又碰上达延芒波杰这种老奸巨猾的对手,再加上第一次独自外出执行任务,没有经验,对于碛西和乌斯藏之间的边界也不熟悉,出现这种失误,对于王冲来倒是完全正常的。

        反而是他现在组建的鹰鹫小队让他印象深刻。

        唳!

        一声高亢的悲鸣从天上传来,吸引了王冲的注意,抬起头来,只见以前停在张雀肩膀上,看起来无精打采的那只叫做小沙的岩鹰,张开翅膀,锐利的尖喙敏捷的狠啄着周围其他体型比他大得多的鹰雀。

        突厥人的青雕,高句丽人的海东青,西域的岩鹰,全部在这只小小岩鹰的攻击下颈断翅折,悲鸣着鲜血淋漓,从空中掉落下来。

        不止如此,在这只岩鹰的周围,还有其他的鹰、鹫配合,有如行军打仗般合力围攻其他鹰雀。

        天空中,所有各个势力派来的青雕、海东青、岩鹰都被打的七零八落,那些打不过的鹰雀则悲鸣着带着满身的鲜血和落羽,向着远处逃逸而去。

        这些笼罩钢铁之城数月的眼睛,此刻终于被张雀的鹰鹫小队驱除的干干净净。

        干的不错!以后钢铁之城的上空就交给你了,记住,以后不要再犯相同的错误了。

        王冲头也不回道。

        是,侯爷!

        张雀满脸通红,知道自己终于获得了王冲的谅解。

        侯爷放心,张雀就算是死,也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王冲嗯了一声,挥了挥手。张雀很快退去。

        现在就差许科仪那边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钢铁之城上空那些侦查的鹰雀清除了,现在就只剩下城外那些各方派来的斥候了。

        王冲脑海中闪电般掠过这些念头,耳中很快传来远处一阵阵惊呼。

        你们干什么?

        我们可是碛西都护府的人!

        放开我,你们到底还讲不讲道理?

        ……

        城外,传来一阵阵的怒叫声,然而回应他们的是一道蛮横、霸道的声音:

        少啰嗦!

        接着便是惊天动地的巨响,希聿聿一阵马叫,急促的马蹄声向着四面八方逃去。王冲听到这声音,嘴角不由露出一阵笑容。

        这次出手的可不只是钢铁之城的那些护卫,还有乌伤村的那些高手,黄搏天也在其中。王冲听到的那个声音,就是黄搏天化身的石将军攻击那些斥候的声音。

        王冲身为朝廷官员,不能攻击碛西的都护军,但是黄搏天就不一样。这样双管齐下,钢铁之城周围的斥候要不了多久就会全数驱逐一空。自己的计划真正就可以开展了。

        “世玄,告诉张寿之前辈,通知内陆京师,以及各个洲郡所有剑楼、剑铺,下一步的计划可以开始了!”

        王冲道。

        “是,侯爷!”

        苏世玄得令,如飞而去。

        “所有人,准备……”

        当所有的布置安排下去,王冲终于回过头来,望向身前的乌伤铁骑。做为乌伤铁骑曾经的主帅,第二步,他终于开始需要亲自训练这支部队了。曾经中土最强的兵圣,以及中土最强的军团,终于在这座小小的钢铁之城中重新相聚,合而为一。

        一只蝴蝶扇动翅膀,最终引起一场遥远彼岸的风暴,这一刻除了王冲,谁也不知道,整个西域从这一天起,将发生巨大的改变。

        ……

        哗啦啦。

        数天之后,遥远的陇西,随着一阵羽翅的震动声,一只信鸽从天上呼啸而下,没入到北斗城中。

        大人,乌伤来信!

        北斗城中,收到部下递上来的信,哥舒翰先是眉头一挑,随即似乎猜到了什么,笑了起来。

        大人,这小子可是一点都沉不住气啊。

        旁边一名北斗军的部将笑了起来。

        哈哈,大人找他要兵马,他能高兴才怪。

        他给大人来了一封信,肯定是在里面发泄了一通,依我看,大人没有必要查看。

        四周围,一群北斗军的将领纷纷道。

        哥舒翰笑而不语。

        呵呵,看还是要看的,既然他走的是军方的官驿,用的是朝廷的系统,那就不是私事。若是仅仅因为他在心中腹诽几句,就拒而不看,那未免也显得气量狭小,倒是被他小瞧了。

        哥舒翰淡淡道。

        都护大人的有理,看看也好,这小子要是对大人无礼,这个就是有信为凭。到时候大人不妨向朝廷参上一本,给他点教训。

        不错,不错。哈哈,到底还是太年轻,没经验啊!

        周围众人哈哈大笑。

        哥舒翰只是淡然一笑,摇了摇头,很快拆开了信笺!

        [见字如见人,乌伤王冲致上!]

        开篇第一行,哥舒翰就感觉到了一股锋芒毕露的味道。

        果然如此!

        哥舒翰微微一笑,毫不意外。不过接下去,只是寥寥数行,哥舒翰顿时就变了脸色。

        大人,怎么啦?

        是不是那小子出言不逊,太出格了?

        房间里,众将一直关注着哥舒翰,看到他的脸色不对,众人立即联想到了什么,一个个面有愠色。

        都护大人毕竟是帝国的大将军,位高权重,又立下汗马功劳,那小子该不会真的仗着自己出身将相之家,出什么太出挑,侮辱性的话来吧。

        那小子也太过分了吧,大人和他借嘛,只不过是而已,跟他开开玩笑,他居然敢在信中辱骂都护,简直该死!

        将军为帝国,镇守西陲,出生入死,立下汗马功劳。就连朝中的重臣,都不敢轻易大人的坏话,这小子也太放肆了!

        众人一个个都愤怒不已!

        王冲如果只是在信中小小的抱怨几句,或者讽刺挖苦几句。众人只会当个笑话,不会跟他太一般见识。但是看将军大人的脸色,这显然不只是小小的抱怨,或者是挖苦那么简单。

        将军,让我率一支兵马,现在就去钢铁之城,把那小子擒拿下来。让那小子亲自在大人面前负荆请罪!

        一名激动的北斗军武将立即道。

        你们误会了!

        哥舒翰终于开口道,一句话顿时打断了房间里所有人的猜想。他的眉头紧皱,看起来似乎遇上了什么令人迷惑不解的问题:

        那个王家幼子并没有辱骂我……

        啊!

        众人面面相觑,大为不解。那小子,刚刚得了一万多匹战马,将军大人二话不,空口白牙的向他讨要,他居然能沉得住气?

        而且,如果他真能沉得住气的话,那他寄来这封信又是做什么?

        和你们想的恰恰相反,他已经在信里告诉我,我要的一千匹优良战马他已经送过来了,而且……,他还额外赠送了另外一千匹战马!

        啊!

        一刹那,众人一片错愕。

        他真的给了战马,而且还多送了一千匹?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两千人的战马已经可以组织一支中等规模的骑兵团队了,并且已经足以在一场战争中发挥影响。

        以将军大人和那小子的关系,他真的会平白送来两千匹战马?

        这一霎那,众人都满是错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将军大人?

        房间里一名武将看着哥舒翰,小心翼翼,欲言又止。

        拿去看吧!

        哥舒翰没有多,右手食中二指夹着那封信笺,递了过去。

        简简单单五六行的一封书信,很快在众人手中传了一遍,看到信中的内容,众人都怔住了。和众人料想的相反,这种心理没有任何的抱怨之辞,相反,语气相当的平和、宁静,而且最重要的是,王冲居然真的答应了哥舒翰在信中的请求。

        大人,那王家幼子有没有可能……仅仅只是诓骗我们?

        一名北斗军的武将突然小心翼翼道,一言出了众人心中的心声。

        仔细来,将军大人和那个王冲可是敌对关系,他真的会那么好心吗?

        虽然我也有些怀疑,但那小子应该不太会作假,毕竟是将相门第,讲究的是君子重诺,一言九鼎,更何况他还有书信在我们手中。

        哥舒翰摇了摇头。

        京师中的大世家,特别是像王家这样的将相之家,尤其在意自己的门风,绝对不会干出出尔反尔的事情来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