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扮乖在线阅读 - 039:冒犯一下~

039:冒犯一下~

        景召虚揽着的手收紧了,贴合地抱着她:“我们领领最漂亮。”

        “那你不要忘记了。”

        “我最漂亮……”

        她闭上眼睛,任由意识被风、被雨、被寒冷和腹痛侵蚀。

        已过凌晨,夜深人静,vip病房里的灯还亮着。

        陆常安女士跟景河东挤一张病床,个头小巧陆女士占床四分之三,景河东缩着熊一样的身体,占了个四分之一的边角。

        景河东在打瞌睡,脑袋一晃一晃的,手里的手机也跟着一晃一晃,陆女士都被他晃花眼了。

        “老景!”

        景河东顿时清醒:“怎么了怎么了?”

        陆女士把手机拿过去,自己举着,继续看综艺:“你去睡吧。”

        景河东甩甩头,强打着精神:“不行,我得帮你拿手机。”不然老婆会手酸。

        综艺里正播到两个女嘉宾撕逼,男嘉宾站队绿茶,陆女士越看越精神抖擞,用手肘推了推景河东:“不用你拿,你快去睡。”

        景河东快瞌睡死了,还硬撑着眼皮,好声好气地劝老婆:“你也睡吧,已经很晚了,明天起来再看。”

        陆女士暂停一下手机,坐起来,抽了一张湿巾,擦干净手,然后拿出景河东今天晚上回家帮她拿过来的眼霜,用手指勾出一大坨,均匀地抹在眼睛下面。

        陆女士偶尔会熬夜追剧打麻将,所以眼霜得买最贵。

        眼霜抹完,她安心地躺下,继续看:“没看完忍不住。”

        景河东十分不能理解,怎么就不能明天再看:“那你努力忍忍。”他试图讲道理、摆事实,“熬夜不好,会掉头发,楼下熬夜带孙子的老邱都快秃了。”

        陆女士不理会。

        景河东继续唠唠叨叨:“我还看网上说,熬多了夜手指上会有竖纹,做美甲就不好看了。”

        最爱做美甲的陆女士回头瞪人:“你烦不烦!”

        景河东闭嘴了。

        但他也只是闭嘴了,一会儿扯扯被子,一会儿翻个身,一会儿喊句老婆,一会儿摸摸床头。

        陆女士被他扰得连女嘉宾撕逼都没心思看了,一把关掉综艺:“行了吧。”

        景河东这才老实。

        陆女士放下手机,刚躺下,来电话了,她拿起来一看来电,是景召。

        她赶紧接了。

        “召宝。”

        景河东竖起耳朵,凑过去听,就隐约听到几个词,还听到了商领领这个名字。

        陆女士倏地一下坐起来:“什么?!”

        看这样子,是出大事了,景河东跟着坐起来。

        陆女士问:“严不严重?”

        景河东听不清楚景召说了什么。

        陆女士说:“我现在过去。”

        她挂了电话就火急火燎地下床。

        景河东问:“怎么了?”

        “领领生病了,召宝刚把她送来急诊室。”

        景河东觉得一向做事稳妥的大儿子这次有点莽撞了:“叫你去干嘛?你又不是医生,你自己还伤着呢。”

        陆女士匆匆忙忙穿衣服:“召宝一个男孩子,照顾起来不方便。”

        景河东小声嘀咕了一句:“不是还有护士嘛。”

        *****

        护士配好药,来给急诊病人扎针,刚上前,“病人家属”伸手拦了一下。

        呀,这位“病人家属”长得真俊。

        护士解释说:“她高烧,得给她输液。”

        景召先是沉默了几秒,看了看意识已经不太清醒的商领领,然后问护士:“她来例假了,这些药都可以用吗?”

        护士从业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见有男士问这样的问题,一点也不显得唐突,反倒是少见的心细。

        “不影响,这些药都可以用。”

        他道;“麻烦了。”

        涵养真好。

        护士有点心动了,不过别人的男朋友只能欣赏欣赏。扎针的时候,她还特意看了一眼高烧的病人,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呢。

        “召宝。”

        是陆女士来了,后面还跟着景河东。

        “护士,她怎么样了?”陆女士急匆匆地小跑过来。

        值班医生已经检查过了,护士代为回答:“没有大问题,等退了烧就没事了。”

        陆女士这才把悬着的心放回肚子里:“谢谢啊。”

        “不用谢。”

        陆女士留下来照看,景召去了护士站,询问有没有单人病房。护士说暂时没有,但有vip病房。

        商领领就被转到了vip病房,男士回避,陆女士在给商领领换病服,然后发现商领领身上穿着男士外套,陆女士火眼金睛,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景召的衣服,陆女士十分欣慰,感觉离抱孙子又近了一步。

        景河东在病房外面等陆女士,看见景召把套了袋子的雨伞放在了墙角的伞架上。

        “不是带了伞吗,怎么衣服还湿了?”

        景召说:“雨太大了。”

        他后背都淋湿了,景河东让他先回去换衣服,他说等一会儿,找了个位子坐下。

        然后景见来了,手里还提着几杯咖啡。

        景河东很诧异:“你怎么也来了?”

        “是我给哥开的车。”景见坐下,递给景召一杯热咖啡,“给。”

        “谢谢。”

        “你怎么跟谁都客气。”

        接到景召电话时候,景见正在打游戏。

        景召电话里说:“帮我拿件厚点的外套,送到车库来。”

        听语气,有点急。

        景见当即就关了游戏,去车库给景召送外套。这个点儿,车库没别人,就景召一个人,站在车旁边,沾了一身风雨的痕迹,有点狼狈。

        “你要出门?”景见走过去,“这么晚去哪?”

        他走近了才看到车上还有个人,是商领领。

        “她怎么了?”

        “病了。”

        景见发现景召后背都湿了,赶紧把外套递给他,正要催他穿上,就见他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半蹲下,叫了声:“商领领。”

        商领领没睁开眼,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嗯……”

        景见特地看了一眼,商领领的衣服倒是没怎么湿,他合理猜测,应该是景召抱她上车的,伞估计还倾斜了一定的角度。

        景召为人绅士景见是知道的,但这也太绅士了,尤其商领领还是女孩子,景召对待异性,向来保持社交距离。

        景召把外套放在了商领领的腿上,与她说话时弯着腰:“把衣服穿上。”

        她发着烧,眼睛紧闭着,没有给回应,额头的汗一直没停,脸已经烧得通红。

        “冒犯了。”

        景召扶着她坐直,一只手绕过她的腰,把外套给她穿上。他尽量不碰到她,拉上外套的拉链,然后给她系好完全带。

        这一幕景见觉得太陌生了,除了陆女士和景倩倩,他从来没在景召身边看到过任何一个雌性。

        “哥。”

        景召没理,去了主驾驶。

        景见也只能先回去了,刚转身——

        “景见。”

        “嗯?”

        景召从主驾驶下来了:“你来开车。”

        why?

        景见没多问:“哦。”

        然后他就看见他哥又把人抱去了后座,当然,抱人女孩子之前,他说了句“抱歉,冒犯了”。

        在景召的教养里,没征得同意,超过社交礼仪的肢体接触都叫冒犯。

        不过,他只冒犯过商领领。

        ------题外话------

        ****

        召宝,快来冒犯一下我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