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边月满西山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爱义两相负

第八十四章 爱义两相负

        “这小子你怎么看。”

        狄纬泰问道。

        萧锦侃知道他是指汤中松。

        但是萧锦侃确实不愿意这样平淡的评价一个人。

        毕竟他的身份敏感,说的每一个字若是流传出去指不定都会被演绎成一场麻烦。

        他若是评价一个人,自然是有他的目的。

        而且那个人一定是内在的内在,可爱的可爱,温和的温和。

        萧锦侃不喜欢太过于激烈的人,也不喜欢过于平静的人,如刘睿影这般,却是刚刚好。

        但现在既然狄纬泰问了,他怎么着也得给个回答。

        “我不了解他。只不过方才他说的这几句话还蛮有意思的。但是能说俏皮话的人很多,能做俏皮事的人很少。二者合一才算得上是真风流。”

        萧锦侃说道。

        “他是霍望的徒弟。”

        狄纬泰说道。

        “我知道。”

        萧锦侃说道。

        “不过张羽书竟然会主动献身倒是出乎意料。”

        狄纬泰说道。

        在他的印象中,张学究永远都是一个冷字当头的人。

        似乎在这个世上除了他那可怜的徒弟以外,没有什么能与之产生羁绊。

        总是冷眼观人,冷耳听语,冷情冷感,冷心冷理。

        能够让他这样出面冒头的机会着实不多。

        “此子你就把他当做一个变数就好了。”

        萧锦侃说道。

        “变数?是好是坏?”

        狄纬泰问道。

        “你若是一定要我回答,那便又用掉了一次机会。咱们说好的,五年,四次,现在还剩下两次,你想好了?”

        萧锦侃问道。

        狄纬泰轻轻叩击着桌子,显然是在思索到底值不值得。

        “算了,就算是坏的变数,以我目前的状态还是能应付的来。”

        狄纬泰说道。

        “这不就是了?不要在诗里写了两句腐朽人,就真把自己当做腐朽人。”

        萧锦侃说道。

        “书面文章,自谦罢了。”

        狄纬泰笑着说道。

        可是从他的脸上却一点都看不到谦虚的样子。

        刘睿影从地上捡起自己的罩衣,看着汤中松无言以对。

        虽然在场的是三个大男人,但老婆婆再老毕竟也是女人,刘睿影是做不到如他这般撒泼放肆的。

        “这是咋回事儿?”

        汤中松转头对着刘睿影问道。

        凭直觉,他知道这一定又是张学究的烂摊子牵连到了自己。

        所以他只给张学究翻了个白眼。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一双鞋垫,然后让你我多了个爹。”

        刘睿影一摊手说道。

        他把那双假鞋垫扔到了地下。

        既然是假的,便就失去了意义,拿着也是无用的累赘。

        “爹?我爹还在丁州呢,哪里又来了个爹?!”

        汤中松气呼呼的说道。

        “你爹还在丁州,我爹早都死了二十多年了。”

        刘睿影说道。

        “所以这‘爹’是谁,站出来让我看看哎!让老子我看看谁又要当老子的老子?!”

        汤中松吆喝着。

        眼神有意无意的朝着张学究瞟去。

        张学究面色尴尬,但并不言语,只是把头转了过去,眼不见为净。

        “银星,你见过跟老子这么说话的儿子吗?就算他真是我儿子,怕是也活不到三天!”

        张学究说道。

        银星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武断,默默的点了点头。

        “所以我俩的事还是我俩解决吧,让这俩小子走。”

        张学究说道。

        银星想了想,竟是听了进去,默默的撤掉了满院子的密密麻麻的墨金断魂线。

        “把这个吃了。”

        银星抛出一个小瓷瓶子扔给汤中松说道。

        “这是什么?”

        汤中松问道。

        手中的瓷瓶样子可人,触感温热,还带着一股体香。

        只是这股体香闻似少女,但从一位老婆婆身上传来却是极度的违和。

        “您今年贵庚?”

        汤中松握着瓷瓶,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银星听后叹了口气,从自己的下巴处一揭,一章完整的“脸”就被揭了下来。

        露出来的本源面貌,虽然不是少女,但也依旧风姿卓卓,虽然穿着布衣布裤,但举手投足间却透露出一股成熟的风韵。

        若说少女是一颗青枣,挂在枝头,凝着露水,入口甘甜而回味酸涩。

        那银星却是一颗蜜桃,已然熟透,沉甸甸的挂在枝头,汁水丰富,内涵饱满,入口尽是甘甜。

        汤中松和刘睿影都看呆了。

        尤其是汤中松,可谓是阅尽人间春色,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想到,这略微上了年纪的女子竟然要比小姑娘更加诱惑。

        虽然银星穿着宽松土气,但就这张脸摆在这里,竟是让汤中松不自主的有了反应。

        无奈下只能转身拿过刘睿影的罩衣,系在腰间,遮住尴尬。

        而刘睿影却是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一则是因为他对这男女之事本就了解不多,自然是不会生发出汤中松那般别样想法。

        二则是方才他与这银星可着实是不死不休的斗了一阵,让他现在都心有余悸。

        虽然漂亮,但刘睿影觉得这是一条美女蛇。

        不知什么时候又会跳起来咬他一口,可千万不能被这张脸骗了。

        但这倒也解开了刘睿影心里的疑惑,就是为何先前有时候这“老婆婆”的声音和面容不太符合。

        面容可以遮掩,但想要改变声音却是不那么容易的。

        “南阵?”

        张学究问道。

        “若不是南阵的货,怎么能连你都骗过?”

        银星笑了笑说到。

        南阵这个名字刘睿影是知道的。

        是一个人命名,也是一家专门制造些灵机古怪物件的铺子。

        说是一间铺子,其实并没有门面。

        店主南阵便是南阵唯一的匠人。

        据说在很早的时候,这南阵店主便研发出来一种料子,叫做合更。

        可与人之肌肤贴合紧密而又能随着年月的增长而时时更新,这俨然已是活物。

        只有南阵一人知道这料子是何质地。

        可是他绝不外传,也不收徒弟。

        就算是遭人绑架,把他两条腿的骨头都一节一节的敲断也是只字不说。

        对方无奈,只能把他放了。

        毕竟他们不敢敲断南阵的手。

        南阵的所有绝活儿可都在这一双手上。

        无论是何种奇怪的物件,只要你说了,他定然都能给你做出来。

        但最出名的,还是这合更。

        合更最早被南阵用来做衣服,穿在身上虽然不能刀枪不入,可是却薄如蝉翼的同时又冬暖夏凉。

        在当时极为受到那些门阀夫人以及大家闺秀的追捧。

        毕竟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在天冷时穿上一层又一层臃肿的冬衣,这样既不美观,还异常麻烦。

        合更服,一件就够。

        而且款式新潮,图案靓丽。

        但新物件的诞生,总有它的正反两面。

        最开始是那些躲避通缉的大盗逃犯,买下一件合更服,按照自己脸部的样子裁剪成一幅面具,接着经过一番描眉画眼的,带上去之后就是一个新人,却是走到哪里都不会被人再认出来。

        合更服的这种妙用被传开,一时间三教九流都开始疯抢。

        南阵觉得这有悖于他的初衷,一起之下关了铺子,并立誓此生再也不会织造一件合更服。

        于是,市面上仅存的,就成了万金难求的宝贝。

        不过以她银星的手段能力来说,弄到一件到还不算特别难的事。

        先前在长街上,汤中松看到银星伪装成老婆婆正在绣鞋垫,便上去凑热闹。

        张学究虽然认出了银星手上带的顶针,但却没有认出她这个人。

        或许在他心里,银星根本不可能来这。

        而那顶针,也许只是偶然遗失被人拾到,又或是仅仅只有样子相似罢了。

        总之,他给自己找了一个能足够说服自己的借口,然后便把此时抛置于脑后,不再纠结。

        “我记得你认识南阵?”

        萧锦侃问道。

        “我认识。不过很多年都没有见面了。”

        狄纬泰说道。

        “关了铺子以后他去了哪里?”

        萧锦侃问道。

        “他的铺子本也是没有定所,走到哪就开到哪。后来他的双腿被人敲断,他便给自己做了一辆四轮车,但行动终究不似从前那样便捷,现在估计是在某个深山老林里隐居吧。”

        狄纬泰说道。

        “既然行动不便,难道不该住在热闹的市镇上吗?怎么还要躲到深山老林里去,恐怕连打水都成问题吧。”

        萧锦侃说道。

        “你不知道,对于南阵而言住在哪里都一样。即便是在热闹的市镇中,他也是从不出门。”

        狄纬泰说道。

        “一步都不出?从不见人?”

        萧锦侃问道。

        “一步都不出,从不见人。他的工作台前有几根杆子,上面分别写着饭,菜,酒。每跟杆子都用机括连接到对应的铺子,只要他拉下了杆子,那铺子里的铃铛便能收到传动提醒,送来对应的饭菜酒。”

        狄纬泰说道。

        “即便如此,那也得有人给他送来吧?这不是还得见人?”

        萧锦侃说道。

        “不,那一套机括装置既能提醒对应的铺子做饭烧菜打酒,还能把做好的饭菜,打好的酒顺着这机括直接送到他桌前。所以他无须出门,也不用见人。”

        狄纬泰说道。

        “这倒是个奇人,这机括装置也是个奇物。”

        萧锦侃说道。

        “所以无论他在哪,都能给自己捣鼓出来这么一套玩意儿。至于你说的打水,对他而言跟本不成问题。”

        狄纬泰说道。

        “那他每日都吃同样的东西?三餐都一样?”

        狄纬泰问道。

        “这倒不是,这三根杆子都有三格,之向下拉一格便是早饭,两格便是午饭,三格就晚饭。至于那菜如何变化我却是不清楚。对了,酒也是三格。”

        狄纬泰说道。

        “酒还能有三种区分?”

        萧锦侃不解。

        “第一格是最好的酒,第二格是中等好的酒,第三格是最次的散酒。”

        狄纬泰说到。

        “他为何要喝最次的散酒?”

        萧锦侃问道。

        “我不知道,下次见到他我一定帮你问问。”

        狄纬泰笑着说道。

        “我倒是想起一个人和一个物件。”

        萧锦侃说道。

        “什么?”

        狄纬泰问道。

        “欧厨的齿灵剑。你不觉得这齿灵剑就很像这南阵的机括吗?”

        萧锦侃问道。

        狄纬泰沉默。

        果然是当局者迷,他却从来没有如此类比过。

        不过剑是兵刃,是杀器。

        以南阵的性格狄纬泰不觉得他会做这样的东西。

        南阵是一个极为善良的人。

        他的桌前是一把藤椅。

        每次落座前,他总是轻轻的晃一晃藤椅,就是害怕有些细小的虫子因自己坐下去儿压死。

        轻轻的晃一晃,这些小虫收了惊动便会钻到缝隙中去,他也就能心安理得的坐下去了。

        不过方才狄纬泰的话中有一个自相矛盾的地方。

        萧锦侃没有听出来,就连狄纬泰自己说的实话也没有注意到。

        那就是既然南阵从不见人,狄纬泰为何又会对他的生活方式如此了解?

        从狄纬泰的描述中可以看出来,他和南阵极为熟识,至少他看到过南阵的桌子。

        既然都看到了桌子,又怎么没有见过南阵这人?

        狄纬泰也不知道南阵为何见自己,也忘记了两人是如何相识的。

        他的记忆力很好,过目不忘。

        但对于这些不重要的事,他却又能忘得一干二净。

        刘睿影的记忆里也很好,但是他却没有狄纬泰这遗忘的本事。

        他记得那位老马倌曾经告诉他说,很多事即便脑子里忘了,还是会存在心里。

        心里忘了,才是真的忘了。

        但是真的忘了并不是想不起来,而是想起来时浑身上下都不会再因此有丝毫波动,这才算是忘了。

        刘睿影觉得老马倌说的很对。

        比如他就像忘记自己对袁洁和袁家所做的一切,但是他忘不了。

        连脑中都忘不了,更别提心里了,所以每次他回想起来此事时,还是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我本就有一件合更服的。”

        银星说道。

        “我买给你的那件?”

        张学究问道。

        “不是,你买给我的那件自从你不告而别后我就剪碎了扔了,我说的那件是我自己买的。”

        银星说道。

        刘睿影听到这里觉得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谁能想到这平日里多说一个字都困难的张学究,竟然会给女人买衣服?

        而且‘不告而别’这四个字,更是颇为耐人寻味。

        张学究,也是一位有故事的人啊……

        刘睿影在心里想到。

        刘睿影想拉着汤中松离开,明显张学究与银星有些话要说。

        自己二人继续留在这里未免有些多余尴尬。

        可是汤中松不走。

        难得能有这么有趣的事情,可是要比教唆着那群书呆子花冤枉钱还有趣的多。

        毕竟这可是张学究的过往,这老头平日里鼻孔朝天,瞧不起这,看不起那的,不一样还是栽在了女人手里?

        这一点汤中松觉得自己做的要比张学究高明百倍。

        虽然他在丁州府城时,成日里沾花惹草,风流无数,可是他背后干净啊!从来没有被女人找上门来过,就连哭闹都没有。

        这样一想,汤中松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

        “我没有不告而别,我给你留了一封信的。”

        张学究已然倔强的说道。

        “只要没有面对面的口口声声告诉我,就是不告而别!”

        银星说道。

        “难道我就这么累赘?你要做什么事,我向来都是举双手赞成,为什么就不能带上我一起?”

        银星说道。

        她语带哭腔,仿佛下一瞬豆大的泪滴就要从脸颊上滚落。

        “是我拖累了你……”

        张学究说道。

        “何况,我现在就是一糟老头子,还要委身于定西王府,早已不是从前的坛庭庭令了。”

        张学究顿了顿接着说道。

        “你委身于何处我不管,那是你的决定,但是我只想委身于你!”

        银星说道。

        刘睿影不禁感慨。

        人生在世能有一知己已是极为难得,更何况是一位如此花容月貌的红颜知己,更何况这位红颜知己还如此的心志坚定,不离不弃。

        刘睿影现在才能从刚才的打斗中抽身出来,客观的看看这银星。

        她无论是修为境界,还是长相身材,俱是人中龙凤。

        但张学究也不是个闷葫芦,他的选择自然有他的道理。

        可是从他的表情中刘睿影能感觉到,显然这个决定做的也不是那么容易,他的心中一定也背负了相当的苦痛。

        “何况你做什么,是什么身份,我根本就不在乎,我想的只是在你张羽书身边而已。”

        银星说道。

        张学究默不作声。

        他知道银星对自己的感情,可是自己对此的回应却是逃避。

        若是早能知道日后发生的种种,他定然不会在一开始就选择接受,

        怎奈造化弄人啊,接二连三的陡生变故,却是让他自己都越来越活不明白了,哪里还有余力去爱人?

        张学究从没有说过银星是累赘是负担,甚至从来都没有生气这样的念头。

        不管他的武道修为境界有多高,地位有多高。

        他始终也是个男人。

        爱这个字本就是一种责任。

        既然他给不了银星稳定祥和的生活,何必要让这样一位人间奇女子因为自己而颠沛流离,风餐露宿?

        他舍不得。

        但是他的处理方法不对。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面对定西王霍望和狄纬泰都能不卑不亢不落下风的张学究竟然面对这段感情是害怕了。

        虽然留了一封信。

        但他自己也知道,这就是不告而别。

        因为他实在是没有勇气当面说出口。

        他很爱银星。

        所以他害怕当见到银星的面庞听到银星的声音后,他又会动摇。

        一边是自己的爱徒,一边是自己的爱人。

        师徒之情,男女之情,如何权衡?

        张学究觉得自己的徒弟还是个孩子,相比于银星更加需要照顾。

        而银星,想必难受一阵过后就能把自己忘了,依然能够潇洒,自己只要默默的祝福就好。

        张学究在信里写的很明白,若是银星愿意等,等他找到自己的徒弟,把他安置妥当之后,自会回来。

        但是银星没有等,她从看完信之后也就上了路,一直追赶者张学究的足迹,却总是慢了一拍。

        银星脱下鞋子,从鞋子里抽出一双鞋垫扔给张学究。

        张学究拿着这双还带着银星体温的鞋垫不解其意,但手上传来的触感却告诉他,这双鞋垫不一般。

        至少从外观上来看,它就比别的鞋垫更加厚实。

        鞋垫上没有绣任何图案,但是却有三个字。

        左边是‘张’,右边是‘羽书’。

        “我很想你,所以我把你给我留的信拆成两半缝到了鞋垫中。但我又恨你!所以我把你的名字绣在了鞋垫上,天天踩在脚下!”

        银星说道。

        “但是我看到你那白骨扇扇尾上拴着的流苏,我却又很恨不起来了,所以我不想再踩你的名字……”

        银星背过身去接着说道。

        刘睿影知道,她哭了。

        不管银星年龄几何,经历多少,她终究都是一个女孩子。

        女孩子若是撒娇装哭,定然会大大方方的,深怕别人看不见,因为她在等人来哄。

        女孩子若是真到了伤心处,觉得委屈惆怅而流泪,则只会默不作声的找一个角落蜷缩起来。

        现在这小院中没有一个可以让银星蜷缩的角落,或者说相比角落,她更想蜷缩在张学究的怀里。

        但是她不知道自己扑上去的时候张学究是会把自己一把推开,还是闪身避过。

        那样只会让他更伤心,何况现在还有两个外人,两个毛头小子。

        银星也着实不想丢人,所以她只是转过了身,背对着三人。

        张学究看着自己扇尾的流苏,用手轻轻的抚过,往日的一幕幕如潮水般涌了上来,让他不由得泪眼涟涟。

        “喜不喜欢?”

        汤中松问道。

        张学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还四下里张望了一阵。

        “问你呢!喜不喜欢?!”

        汤中松又问了一遍。

        “你要问他喜不喜欢的是人,还是流苏,还是手中的白骨扇。”

        刘睿影却是也在一旁帮腔说道。

        “不过,喜欢流苏就是喜欢人,这么多年都没摘掉就是还念念不忘!”

        刘睿影接着说道。

        张学究摸着流苏,看着银星的背影,静默了许久,终于从牙缝中挤出了两个字:“喜欢”。

        刘睿影和汤中松听到这两个字,转身就走。

        不管后面两个人如何,至少现在张学究能正视自己的感情了。

        说起来,刘睿影第一次见到张学究的白骨扇时也很诧异。

        怎么那么好的一把扇子,非要挂着一串儿都快酥掉的流苏,原来背后却是有着这么一段非同寻常的往事。

        睹物思情啊!

        “你去哪?”

        汤中松问道。

        “我要去装裱一幅字。”

        刘睿影说道。

        “我也要去!”

        汤中松说道。

        但是刘睿影却没有挪动步子,而是盯着汤中松静静的看。

        汤中松被刘睿影的眼神盯的发毛,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

        “哈哈哈,等我穿个衣服!”

        汤中松笑着说道。

        刘睿影也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我顺便去叫上酒三半。”

        “好好好!等装裱完刚好去买点酒回来喝。”

        汤中松说道。

        “想喝喜酒未免也有点太着急了吧?”

        刘睿影打趣的说道。

        “能是喜酒最好,不能是喜酒起码也是酒。”

        汤中松说道。

        刘睿影点了点头。

        毕竟这喜酒太贵,贵的不是价钱,而是人心与感情,本就不是人人都能喝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