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城主太猛了在线阅读 - 第11章 新因果

第11章 新因果

        客栈大堂,方听雪静静地坐着,不时抿一口茶。

        侍剑站在一边,手里捧着剑。

        她左看右看,很不耐烦:“小姐,半个时辰了,小铁匠还不出来。他一定故意让小姐等,真该死。他算什么东西,贱民罢了。”

        在她看来,虽然丞相府败了,但家族势力仍然强大无比。

        方正圆当了十几年丞相,不但身家亿万,家族也风生水起,形成一个巨大家族。

        如今,方家的力量在炎朝排在第一,除了皇帝,无人敢动。

        再说,小姐在道观修行,按炎朝规定,和尚道士不受家人株连。

        凭小姐的家族、才学、武功与美貌,仍是炎朝最受青睐美人。无论哪国太子、王子、权贵之子,都会趋之若鹜。

        区区小铁匠,蝼蚁罢了。

        侍剑不屑:“小姐啊,小铁匠虽带陛下抄百官的家,但这是碰上陛下极其缺钱,小铁匠刚好知道百官的底细,为了活命,只有献绝户计。至于布施面饼,他肯定知道得罪一百零八个家族,活不下去,为了积阴德,投个好胎,只能做善事。再说,他的银两从丞相府拿的。哼,用方家的银两为自己积阴德,太虚伪。”

        方听雪不动声色,淡定地等待着。

        侍剑的话,有一点她认同:小铁匠危机四伏,不出三天,必定横尸街头,一百多家族势力绝对不是吃素的。

        至于方家,她已以丞相府继承人身份必出指令,绝对不能对小铁匠动手。理由十分简单,父亲还在狱中,若杀了小铁匠,触怒陛下,说不定马上就有杀身之祸。

        何况,是丞相府先对不起小铁匠,她心中愧疚!

        据她所知,有八家不打算马上报复,另一百家族长则在联手,誓要灭了小铁匠。法不责众,不信陛下敢同时对一百个家族动手。毕竟如此最大的敌人是匈族,若是内乱,如何打败匈族?

        她来见陆丰,一是要救父亲,二是劝他以最快速度、悄悄地离开九龙城,保全性命要紧。

        这时,侍剑眼睛一亮,看到外面一位公子,一身白衣欺霜赛雪,骑着一匹白马,缓缓而来。

        白马极其神骏,通身雪白,没有一要杂毛。

        “哇,好一位俊美公子,一身阳刚之气。”丫环赞美。

        方听雪看了看,觉得丫环说得没错,这位公子身体壮实,一看就有无穷力量,想必武功高超。

        最令她意外的是,这位公子气质极为不凡,淡定,实诚,超然,似乎与炎朝所有人都不一样。

        想不到,九龙城居然有如此人物。

        看他模样,顶多十六岁。

        罕见的少年英才!

        来人自然是陆丰。

        他沐浴完毕之后,想试一试骑马感觉,就从后门出去,趁没有人召唤出“交通马”,骑了上去。

        骑马的感觉非常爽快,就像开着法拉利!

        他遛了一段路,释放好奇心,这才转到客栈前面,去见方听雪。

        可他没有想到,方听雪不认识他。

        拜堂时,方听雪罩着头巾,看不到朱大能。成亲后,方听雪当场就被抬着离开,之后就到了道观,根本没机会见面。

        侍剑是后来才请的,也不认识朱大能。

        陆丰潇洒地下马,将缰绳抛给迎上来的店小二,随手给他一块碎银子,店小二开心地牵马到一边,绑好。

        陆丰走进大堂,看到一位年约十六岁女道士,知道是方听雪。

        他打量一下,暗忖:这丫头美如西施,有如天仙下凡,只是一脸冰意,显然不好接近。

        方听雪看到陆丰打量她,并不在意。

        她出现在哪里,都是视线中心,白衣公子打量她,正常之极。

        陆丰看到方听雪神情,见自己不在对方视觉焦点之内,不由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对方并不认识朱大能。

        这就有趣了,不如逗逗这位丞相小姐。

        他走到方听雪旁边的桌子坐下,故意道:“小二,给我一壶最好的酒,最好的蔬菜,再加两斤牛肉!”

        牛肉?!

        方听雪看了陆丰一眼,觉得不解。她觉得如此不凡的公子,不会犯如此低级错误。

        店小二吓了一跳,连忙说:“公子,牛肉禁售,抓到要下狱,本店从不售卖。公子,不如吃鸡肉。”

        陆丰挥挥手:“半只烤鸡。”

        店小二松了一口气,迅速离开。

        因为颜值的关系,侍剑对陆丰极有好感,提醒道:“公子啊,牛是用来耕地的,不是用来吃的。私自杀牛、贩卖,是大罪。”

        “丫头,多谢提醒。”

        陆丰微笑地点点头,甩出一片金叶子给侍剑。

        侍剑十分高兴,接住金叶子,放进衣袖:“谢公子。”

        “可惜啊,朝廷傻瓜多,不让百姓杀牛。”陆丰叹气,“若是让百姓杀牛售卖,耕牛会越来越多。”

        方听雪冷哼,暗忖:可惜了,此人英俊阳刚,看似英雄豪杰,原来是草包,傻瓜罢了。

        侍剑不解:“公子啊,人人杀耕牛,耕牛岂不是越来越少?怎么会越来越多?”

        陆丰哈哈大笑,喝了一杯茶,开始解释。

        “耕牛寿命一般十五岁,但到十岁之时,就无法耕田。剩下的五年,因为不能杀,需要人去喂养,所需要费用、人力,十分恐怖,给百姓增加很大负担。若是家中有两头老年,花费就更多了。”

        方听雪是聪明人,瞬间明白,心神大震,暗叹:原来,他不是草包,我才是呀。

        侍剑懵懂:“公子,杀牛只会让牛越来越少,怎么会越来越多?反了,反了呀。”

        陆丰淡淡一笑:“丫头,你想,若是允许耕牛满十岁就出售,农民不但负担尽去,还可获得一大笔钱。这笔钱,足够买两头甚至三头小牛来养。如此一来,一变二,变三,耕牛是不是越来越多?”

        方听雪暗自点头,十分佩服。

        侍剑也是聪明丫头,听陆丰一解释,也明白了。

        “此计甚妙啊!老牛无法耕种,白养浪费人力钱财。用它来换钱,再换两三头小牛,百姓肯定愿意,耕牛就会越养越多,耕种田地越来越轻松,就会开垦荒地,粮食越来越多。

        方听雪不禁轻拍桌子:“此计甚妙,利国利民。咦,说不定我可以用此法救父亲一命。”

        陆丰暗忖:这方听雪倒是孝女,一心救父。

        方听雪站了起来,施礼:“这位公子,请问尊姓大名。“

        陆丰淡淡一笑:“你可以叫我白马王子。来,请坐。”

        方听雪大方坐下:“刚才听公子一番话,深有感触,觉得公子之计策十分巧妙。你能不能将这计策卖给我,有大用。”

        “不知小姐出多少钱?”陆丰淡淡一笑,“我这人比较贪财,钱财对我来说,多多益善。”

        “公子,我家刚遭大难,我钱财不多。这样,我愿意出一千两银子,买下你的计策。”方听雪郑重地说。

        陆丰沉吟一下,举起两个手指:“一口价,两千两。”

        方听雪沉思一下,果断地:“行,两千两就两千两。”

        她从衣袖中取出两张银票,每张都是一千两,交给陆丰。

        这些银两,本来是用来施粥的,但百里侯布施面汤饼的消息传了出去,灾民们都跑去“牛记面馆”,再没人来吃粥。

        她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居然就是百里侯。

        陆丰也不客气,将银票纳进衣袖之中,十分开心。

        “非常好,这件事是你情我愿,交易成功。你救父亲,我得银票,善哉,善哉!”

        他也万万没有想到,这些银两是对方用来施粥的,如今交到他手上,无形中助他布施面汤饼。

        真是旧因果未尽,又生新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