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城主太猛了在线阅读 - 第14章 上船下船的故事

第14章 上船下船的故事

        陆丰温和地与兄妹交谈,得知丑汉叫莫得山,二十岁,体形庞大如小山,力大如牛,为人实诚。

        妹妹叫莫得秋,十八岁,善良聪明,做事果断。

        兄妹家里有父母,但均有大病,无法劳作,只能靠兄妹供养,家里十分贫穷。

        莫得山因为又丑又穷,还有父母拖累,至今无人愿意嫁。

        想娶莫得秋的人不少,但莫得秋一心照顾父母,不忍心出嫁,到现在还没有出嫁。

        陆丰安慰莫得山:“得山,以后跟着本城主,保证一年内娶得漂亮媳妇,甚至三妻四妾都没问题。以后啊,你的丑就不是丑,而是男子汉的象征。你呀,会以丑为荣。”

        莫得山一听,开心得大笑起来。

        他一直以丑为耻辱,最怕外人说他丑。如今,城主大人却认为丑是男子汉的象征,令他心花怒放,笑得见牙不见眼。

        陆丰又对莫得秋说:“秋姐,以后啊,想娶你的人从城头排到城尾,任你挑选。”

        莫得秋害羞地捂住脸,突然,她想到一个问题,就问:“城主大人,您的城有多大?”

        陆丰淡淡一笑:“心有多大,城就有多大!”

        莫得秋忍不住问:“城主大人,你的心有多大?”

        陆丰哈哈大笑:“天下有多大,心就有多大。”

        莫得山、莫得秋心神巨震,看着陆丰,瞬间觉得城主大人深不可测,高大无比。

        天下有多大,心就有多大,岂不是说主人志在天下?

        陆丰想了想,温和地说:“得山,秋姐,有两件事,请你们帮忙。”

        兄妹俩急忙拱手:“请城主大人嘱咐。”

        “得山,你可知道‘牛记面馆’?”

        “禀告城主,我知道。牛掌柜是好人,曾经送我一碗面饼。”

        “你去牛面馆那边,只有一个任务,就是与灾民们混成一片,最好与他们的首领结交为朋友。寻找那些会武功而憨厚的青壮,想办法让他们听你的命令。”

        “城主大人,我尽力而为。”

        “遇到难事,放手而为,万事有我。”

        “城主放心,别看我丑,但我遇事不怕事,懂得动脑子。”

        陆丰满意地点点头,再取出一千两银票,交给莫得山:“不要吝惜,要慷慨,结交灾民就是要花钱。”

        莫得山接过,兴奋地说:“请城主大人放心,我一定做到最好。”

        手中有钱,心中不慌,万事易办。

        莫得秋不解:“城主大人,你要这些灾民做甚?他们除了贫穷,一无所有。”

        陆丰淡淡一笑:“这些灾民在别人看来是累赘,在我眼中却是财富。任何时候,只有人才是真正的财富。”

        莫得秋恍然大悟:“城主大人,你需要奴仆。”

        陆丰哈哈大笑:“我的百里城,人人平等,所有人都享受自由,享受做人的尊严。”

        莫得秋佩服:“城主大人啊,你太高深莫测了!”

        陆丰叮嘱:“秋姐,你的任务就是回家,找到大夫,治好伯父伯母的病。只要二老健康,你们才会没有后顾之忧。”

        交待完毕,陆丰则骑着白马,径直向皇宫而去。

        莫得山、莫得秋兄弟恍如作梦,但看到手中银票,又不像。

        “大哥,我们的运气来了吗?”

        “城主大人是我们的贵人,唯一的贵人。”

        “人生运气往往只有一次,一定要抓住。”

        “妹妹,我真的能娶媳妇吗?”

        “城主大人说了,你可以三妻四妾。”

        “我,我们是不是做梦?”

        “一碗水,数颗红枣就换来了二千两银子,太神奇了!”

        且说陆丰径直前行,一直到皇宫门前,被守卫拦住。

        “请禀告陛下,就说小铁匠来了。那五个愿望,请陛下兑现。”

        守卫一听,不敢大意,迅速汇报。

        很快,一名太监小跑而来,将他迎进宫中。

        这位太监,就是揭皇榜时送他进宫的高仕,他看到陆丰之后,笑得见牙不见眼,非常喜悦。

        陆丰笑问:“公公,看你模样,有好事?”

        高仕向他作揖,笑道:“因为揭皇榜事件,我立下大功,连升五级,赏银千两。最令人高兴的是,我获准跟随陛下,听陛下使唤。”

        “咦,连升五级,这可不常见,恭喜恭喜。”

        “多谢,多谢,您就是我的贵人!说真的,你揭皇榜,把我吓坏了。当听说你看不明白皇榜,把我吓惨了呀。”

        “哈哈哈,受多少苦,就有多少福啊。”

        “对,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两人谈笑风生,很快就来到偏殿,受到轩辕连山的接见。

        除了皇帝,还有二十几位大臣,正是抄丞相府家财时,被陆丰看中的人,他当时就向轩辕连山推荐,要重用。

        轩辕连山动作也很快,派心腹了解。

        果然,这些大臣是真正出污泥而不染,十分干净,而且有能力,他当即决定重用。何况抓了一百多个贪官,位置空出来很多,正好安排。

        看到陆丰,轩辕连山心情大好,哈哈大笑:“大功臣,来了!”

        陆丰拱手行礼,微笑:“陛下,发了多少财?”

        轩辕连山狠声说:“一共是四亿两白银,还有商铺、耕田、矿山,以及古董书画等物,加起来有五亿。这些贪官,尽是蛀虫,炎朝快被他们蛀空了。若是答应你不杀人,朕要将这些蛀虫千刀万剐!”

        陆丰淡淡一笑:“陛下,有一句不知当不当讲。”

        “百里侯,有话尽管说。”轩辕连山一挥手,“朕保证听。”

        “尊敬的皇帝陛下,贪官多,主要不怪贪官,也不怪皇上,而是怪制度。制度劣,清官变贪吏;制度优,贪官变清吏。”

        陆丰表情严肃,一点都不像开玩笑。

        轩辕连山皱起眉毛,沉吟着。

        那二十几位清官看着陆丰,也在沉思,其中一人说:“百里侯,你这话有点深奥。”

        陆丰笑道:“我讲一个故事。有一个国家,想把囚犯运到一座大岛,进行大开发。国主定下制度,运费按人头算,上船多少人付多少船费。结果,船主拼命往船上塞人,多上一个算一个。可是,往往不到一半囚犯到达海岛,其他人要么病死,要么饿死,要么被抛进大海。船主可不管,反正按上船人头算,至于多少人下船,有关系吗?”

        轩辕连山及众臣认真地听着,沉思着。

        陆丰继续说:“国主一算,不对呀,这种运输办法效果奇差,既花费巨大,到海岛的囚犯也不多。国主灵机一动,改变制度,运费按下船人数计算,不管上多少人,都按下船的人头计算。嘿嘿,效果立竿见影,囚犯死亡现象大为减少。”

        轩辕连山沉吟:“仅仅把上船收费,改为下船收费,效果就截然不同。两种制度,两种收益。”

        陆丰点点头:“根除贪官,不在于如何惩罚,不在于杀多少人,而在于让制度合情合理,让官员无法贪污受贿。只要制度优秀,所有官员都是清官。”

        他来自后世,明白制度的威力。如今他将在炎朝生活,若是生活在一个没有良好制度的国度,肯定不得安生。

        制度差,皇帝不能安生,百官无法安生,百姓更不能安生。大家都不安生,他陆丰还会安生吗?

        制定良好制度,既为了炎朝,也为了自己。

        一定要全力推行,国家才可长治久安。

        轩辕连山眼睛一亮:“百里侯,你能帮我制订制度吗?”

        “这种小事,用不着我出手。我只掌握大方向,具体的事,其他人去做。比如,这二十几位清官,就是陛下的好帮手。”

        二十几位官员同时向陆丰鞠躬,表示谢意。

        陆丰果断地拒绝轩辕连山,又给对方指出明路。

        人的精力有限,活儿要分开干,方能成功。

        比如刘邦,就是此中高手,军事韩信干,谋略张良出,后勤萧和做,后宫吕雉管,他总管全局就行。

        诸葛亮呢,事事亲为,结果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