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影视剧之中在线阅读 - 第13章 结束

第13章 结束

        监护科内。

        鬼见愁坐在办公椅上,看着面前的程光笑道:“程光,没想到你居然敢杀了大圈龙,你够狠的。”

        “在监狱持械杀人,程光,这一次沈国威也保不了你。”

        听到这话,程光笑道:“哦?我什么时候杀了大圈龙,你有什么证据?”

        “程光,你别想强词夺理,骷髅头已经成为了证人,证明你杀了大圈龙。”

        鬼见愁拍着桌子,指着程光呵声道。

        他看着程光这一副淡然自如的样子,就十分的不爽。

        “我哪里有强词夺理,仇sir,当时在场的就我和骷髅头和大圈龙三人,现在大圈龙死了,骷髅头可以指证我,那我也可以指证他是不是?”

        程光挑挑眉,轻松的笑道。

        “这骷髅头可不能成为证人,我也是懂法律的,你没有其他的证据,可是告不了我的。”

        鬼见愁闻言,脸色立马便暗了下来。

        确实,他们进去后,大圈龙已经是倒在了地上。

        没有看到程光行凶,他完全可以说是骷髅头杀了大圈龙的。

        两人都可以互相指证,也就说明这人证已经是没用了。

        “程光,我劝你还是老实的招了,最多再判多几年,但是你不招的话,可别怪我了。”

        鬼见愁威胁道。

        “哦?”

        程光挑了挑眉,猜测道:“仇sir是想把我调到大圈帮的牢房吗?”

        “仇sir,不是我说你,你应该也调查过我的资料,你觉得就大圈帮那帮废物能对付我吗?”

        “我知道你很能打。”

        鬼见愁冷笑一声,又道:“但是,你一人能对付五十个人吗?”

        “程光,我可不信你有这么勇猛,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认罪,不然的话,落到大圈帮等人的手里,你可得死了。”

        程光闻言,笑道:“我好怕啊,仇sir,你身为惩教主任,不应该保护我们吗,怎么可以纵人行凶呢。”

        “我能力有限。”

        鬼见愁也笑道。

        “那就试试看吧,我倒是要看看大圈帮的人是不是真的能杀了我。”程光轻松的说道。

        “你真的就不怕死?”鬼见愁皱着眉头。

        “我怕。”

        “但是,我不觉得我这次会死。”程光道。

        “哼,把程光压到犯责房,明天晚上,送到11号牢房。”鬼见愁冷哼一声,让李光平把程光押到犯责房去。

        来到犯责房内。

        李光平问道:“程少,我应该怎么做?”

        程光道:“等后天吧,后天去给沈国威举报举报。”

        李光平继续道:“后天?但是你明天就要被押去大圈帮那里了,你不怕会出什么意外?”

        “放心,有意外也不会是我。”

        现在已经死了一个大圈龙,如果明晚再死一人,那么鬼见愁的麻烦会更加的大。

        而且这些事情,源头上,还都是在鬼见愁身上。

        等沈国威一来,就可以完全把鬼见愁给踢出去。

        这样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三号牢房内。

        傻标,盲蛇,潮州佬等三人都聚集在此。

        “这下可麻烦了,程少也是的,居然杀了大圈龙。”潮州佬无奈的摇摇头。

        “是啊,现在程少已经被关进去了犯责房,听说明天还会被送到11号牢房里,那群大圈帮的人现在可是一个个都恨不得杀了程少。”

        “明天落在他们手里,那程少可是凶多吉少了。”

        盲蛇也是一脸的愁容,如果程光真的出了事死了,那么这监狱里又得重新洗牌了。

        他们好不容易得到的这么好的生意,都会被分割出来。

        最重要的就是,他们牵不上沈国威的这条线,如果没了沈国威的支持,他们就得重新回到了以前。

        这从俭入奢容易,从奢入俭可就难了。

        所以,他们每个人都不希望程光出事。

        这关乎着他们的利益。

        “妈的,要不我们明天去把大圈帮的人都打伤,这样一来,明晚他们就奈何不了阿光了,怎么样?”

        傻标提出了一个建议。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啊。”盲蛇点点头。

        “但是你觉得鬼见愁会任由我们这么办吗?他既然要把程少扔到11号牢房,那就代表他要借大圈帮的手来铲除掉程少。”

        “他可不会任由我们去对付大圈帮的。”

        潮州佬摇了摇头,这办法行不通。

        “那你说怎么办?”

        傻标没好气的说道。

        “现在我们办不了什么事,只能靠程少一人了,希望没有事。”

        “吹水,程少之前有没有跟你说什么,怎么会突然杀了大圈龙?”潮州佬问道。

        吹水摇了摇头:“没有,程少并没有跟我交代什么,只不过我觉得大圈龙应该不会是程少杀得。”

        “你们想,在以前,大屯得罪的可是比大圈龙还要深,程少都没有杀了他。”

        “程少不可能会突然去杀了大圈龙的,而且还是用的水管刺死。”

        傻标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如果不是阿光杀的,那就是骷髅头杀的,想要嫁祸给阿光了。”

        “这骷髅头一脸的反骨相,我早就看他不爽了。”

        潮州佬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大圈帮的人不会相信我们的话的。”

        “现在只能靠程少自己了,希望他有留什么后手。”

        傻标道:“应该不会有事,阿光这家伙聪明的很,应该有了主意。”

        “希望吧。”

        11号牢房内,骷髅头包扎着头回到了牢房内。

        刚回到牢房内,骷髅头就走到火屎的面前,跪了下来:“火屎哥,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龙哥,才会被程光这王八蛋暗算。”

        火屎扶起他,面色阴冷的问道:“骷髅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骷髅头道:“那天,我和龙哥去厕所,刚好就碰到程光也在那里,程光出言讽刺龙哥,让他乖乖的在a区里当一条虫就行。”

        “我听到这话就被和程光吵起来了,后来程光走了出去,我和龙哥也没有在意,继续上厕所。”

        “没想到,这程光早就计划好了,拿出藏好的水管,直接刺死了龙哥。”

        “我也被程光踢倒,头撞到了墙上。”

        “后来我大喊后,狱警进来后制服了程光,不然我也要死了。”

        “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出言回怼程光,龙哥也不会死。”

        骷髅头嘶哑了声音,连连扇了自己好几巴掌。

        火屎等人听到整个过程,每个人都脸红筋暴起来。

        火屎目眦尽裂的怒吼道:“我一定要为龙哥报仇。”

        “我们也要为龙哥报仇!”

        “报仇!”

        骷髅头听到这些话,低下头的脸,隐晦的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随后抬起头,跟着火屎等人一起呐喊了起来。

        第二天,监狱里到处都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食堂内,大圈帮等人和傻标等人对立而坐。

        鬼见愁也担心今天大圈帮的人会出事,派了不少人来到食堂监视着。

        为了不让今晚的好戏还没开场就结束,鬼见愁也亲自来到了食堂内。

        “看什么看。”

        骷髅头率先发难,直接扔了一把筷子到傻标的前方。

        “卧槽,骷髅头,你他吗是在找死。”

        傻标立马拍桌而起,身边的马仔也都同时站了起来,怒视着骷髅头。

        “坐下,都老实点。”

        一旁的狱警连忙走过来,携着警棍在傻标等人面前威胁道。

        又转头,瞪视着骷髅头怒斥道:“都他妈的吃饭,别想在这里惹事。”

        “好的,阿sir。”

        骷髅头嚣张的看着傻标,顺便还勾了勾手指挑衅着他。

        “尼玛。”

        傻标这暴脾气,刚好冲过去,就被狱警被压了下来。

        “骷髅头,你他吗给我等着,这件事我跟你没完。”傻标厉声的威胁了一句后,无奈的坐了下来。

        “哼,程光杀了我们龙哥,这件事我们也不会跟你这样算的。”

        骷髅头完全不虚,他现在有火屎等一帮人的支持,背后还有鬼见愁在。

        今晚只要解决了程光,他们就立马立旗,到时候一定和傻标等人起争执,反正都要得罪了,还怎么可能会怕傻标的威胁。

        “别他妈血口喷人,骷髅头,当时在场的就你们三人,现在阿光被关进犯责房,你怎么说都行了。”

        “也许可能是有人想要上位,把自己老大杀了也说不定。”

        潮州佬意有所指的说道。

        “潮州佬,你别在这里挑拨离间。”骷髅头有些心虚的大声回骂道。

        “呵,是不是我挑拨离间,大家心里有数,火屎,我劝你还是擦干了眼,别被蛊惑了。”

        潮州佬继续说道。

        骷髅头连忙看向火屎,紧张的说道:“火屎,别听他们胡说,他们就是想要我们今晚放过程光,他们才能保持现在的规矩。”

        火屎点了点头,朝着潮州佬等人说道:“潮州佬,这件事不管你们的事,骷髅头是我们的兄弟,他不可能会杀了龙哥的。”

        “龙哥这仇我们是一定要报的。”

        潮州佬闻言,无奈的摇摇头。

        这火屎,简直就是脑子有病,这件事,如果仔细的一想,就会发现里面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

        但是现在大圈龙死了,这大圈帮的人也个个都被仇恨冲昏了脑子,根本不听别人的劝说,现在只能看程光自己了。

        很快,吃完了饭后,众人都回到了牢房内。

        11号牢房内,每一个都蓄势待发,随时等着程光的到来。

        ......

        当晚七点。

        李光平带着程光,缓缓的走到了牢房的走廊内。

        “程少,你要小心啊。”

        “程少....”

        三号牢房门前,傻标钟天正等人也看到了程光走来。

        “阿光,你....”

        “程少....”

        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一次可不像之前三号牢房那一次。

        整个11号牢房都是大圈帮的人,加起来超过五十人。

        更者大圈帮的人每一个都是狠角色,有的甚至还当过兵,可不是像之前这么好对付的。

        “放心,我没事的。”

        程光给了他们一个放心的眼神,不慌不忙的跟在李光平的身后。

        很快,两人就走到了11号牢房面前。

        牢房内,火屎等一帮人的目光死死的盯在程光的身上,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嘶哑咧嘴。

        “进去吧。”

        李光平打开门,让程光走进去。

        随后,看着旁边在坚守的狱警,李光平道:“今晚有事要开会,跟我走。”

        很快,李光平就带着所有坚守在这里的狱警离开。

        这是鬼见愁吩咐的,也是程光吩咐的。

        “火屎,你他吗敢对阿光做什么,我傻标一定不会放过你。”

        “火屎,我老大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大圈帮我会一个个去算账的。”

        狱警走后,傻标和吹水等一帮人连忙大声的警告着火屎。

        11号牢房内。

        程光看着眼前的一帮人,丝毫没有担心。

        “火屎,怎么,想要杀了我为你老大报仇吗?”

        “你就不怕杀错人了?”程光笑笑道。

        “程光,你还想挑拨离间,火屎,杀了他。”骷髅头连忙出声,不想让程光再多说什么话。

        “程光,你杀了龙哥,我们一定要给龙哥报仇。”

        火屎目眦尽裂,整个人直接朝着程光冲了过来,一脚踢向程光的脑袋。

        程光不慌不忙的偏移了一下头,右脚顺势的扫在了火屎的下盘,直接把他扫倒在地。

        刹时间,所有人一拥而上。

        程光一直站在牢门前,不让人有机会围着他。

        因为牢房空间的原因,大圈帮的人数虽然众多,但是没有办法全部人都一起上。

        而且程光也一直站在牢门前,保持着对手都在他的面前,不给围着的机会。

        哪怕人数众多,依然没人能够打到程光一下。

        “让开。”

        这时,火屎大喊了一声,只见他推着一张桌子,直冲冲的朝着程光的位置冲了过去。

        程光双收紧握住牢门的上方,借力的一跃,躲过了桌子的袭击,双脚顺势的夹住了火屎的脑袋。

        直接把他拉了过来,按压在身下。

        “人数多可不代表一切,不过被你们这么烦下去,我也得受伤。”

        有了内力傍身,这帮人可不是自己的对手,就是人多了点,空间有点狭小,被伤到也是难免的。

        这要是在外面的操场,程光有信心让这帮人全部倒下而伤害不到他一根汗毛。

        “抄家伙。”

        程光刚想以挟持火屎为由,让这帮人冷静下来。

        但是没想到的是,这时,骷髅头大喊了一声,让大圈帮的人开始抄家伙。

        程光皱着眉头望了过去,在监狱里的床都是上下铺。

        而在上铺的床上,通常都会有一个护栏,保护睡在上面的人不会翻身掉下来。

        现在,骷髅头等一帮人居然把上铺护栏的铁棒拆卸了下来。

        要知道,想要拆卸掉这护栏可不是这么容易,在监狱这些护栏都是焊死的,而不是螺丝可以转动的。

        这没有工具的话,一般是拆卸不下来的。

        这骷髅头居然有工具可以拆掉,想必应该是鬼见愁给他的。

        “这家伙还真的是要置我于死地啊。”程光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一点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本来自己只是想玩一玩的,没想到这个鬼见愁直接就出杀招了。

        有点不讲武德啊。

        很快,骷髅头等人都各自拿了一根铁棒。

        因为数量有限,在场只有一半人手里有武器,但是这也给程光带来了不少的威胁了。

        骷髅头一个眼神,手持武器的十几个人顿时就开始朝着桌子收缩,现在的程光还站在桌上。

        后面的人形成第二波继续向着中间靠拢,刚才被程光踢倒在地上的级个人也浑浑噩噩的爬了起来,连滚带爬的冲进自己这边的人群里面。

        围拢的人越来越近,三米,两米,一米。

        骷髅头走在人群的后面,看着距离程光越来越近的众人,他几乎敢保证,这些人一起挥管子打下去,就算程光身手再好,也难以保证不会被击到。

        一旦被击到了一击,那么程光就废了。

        “全部给我上。”骷髅头大喊了一声,让在最前面的所有人都开始袭击。

        可就在这时,程光直接跳到了距离牢门最近的床铺上。

        认准了骷髅头的方向,程光快速的跳跃,一击飞腿直接朝着骷髅头踢过去。

        如果这一击踢到了,那就像监狱风云第一部中,钟天正的那必杀一脚一样。

        但是可惜的是,骷髅头也反应的极快,直接顺势拉了一人过来和他换位。

        程光落下后,右拳也顺势打中身边的一人,从而后抢到了一把铁棍。

        有铁棍在手的程光,一边退,一边击打追上来的大圈帮的小弟。

        这可不是拳头攻击,每一击的落下,都会有一人倒在地上哀嚎着爬不起来。

        这时,一阵呼啸声从自己的右边传来。

        程光连忙一闪,一根铁棍顺势的落下,而后,又是七八根铁棍落下来。

        程光只能无奈的挡住了其中的几根,但是也被击中的几下。

        眼见形式对他越来越不利,程光连忙找准火屎的方向。

        发现火屎这家伙在最后方,程光心动一动,整个身体一跃而起,直接落在了一张床铺上。

        程光往人群身后一跃,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度,落入人群的后段。

        在下落之际,程光也顺势的撑开了双脚。

        一记完美的一字马,直接踢飞了两人。

        “火屎,又见面了。”

        程光直接右手掐住了火屎的脖子,转过身,冷冷的警告道:“你们最好别乱来,不然我保不准用力一掐,直接把火屎给杀了。”

        此话一出。

        大圈帮等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大圈龙一死,在这里威信最高的当属火屎了。

        现在火屎被程光挟持住,他们也不敢乱来了。

        “程光,放开火屎哥,不然我们不会放过你的。”眼镜大喊一声,挥舞着铁棍威胁道。

        “呵。”

        “说的我放开他你们就会放过我一样,本来是想要活动活动手脚,但是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拿武器了。”

        “这可不要脸了,火屎,你他妈脑袋里装的都是屎吗?大圈龙是骷髅头杀的,你还真的就被蛊惑了。”

        “我杀大圈龙有个毛的好处,你难道就不会想想,我们之所以之前在食堂打起来,还不是骷髅头这二五仔在搞事。”

        程光嗤笑了一声,嘲笑道。

        这帮大圈仔,每个人的脑子都被驴给踢了。

        “程光,你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挑拨离间,我怎么可能会杀了龙哥。”骷髅头连忙大声的反驳道。

        “哦?”

        程光一脸玩味的看着骷髅头,笑道:“是吗?不过不好意思骷髅头,我刚好掌握了你杀了大圈龙的证据,你要不要听一听?”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注视在骷髅头的身上。

        而骷髅头本身也开始慌了,难道真的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杀了大圈龙吗。

        骷髅头不知道,也不敢去赌。

        “程光,你在血口喷人,大家一起上,为龙哥报仇。”骷髅头再次呐喊了一声。

        “骷髅头,你干嘛这么心急要杀了我,难道你心虚了,而且火屎还在我的手中,你就不怕我杀了他吗?”程光道。

        众人也开始疑惑的看着骷髅头,慢慢的开始有些相信程光的话了。

        “胡说八道,你们别被程光蛊惑了,是他杀了龙哥啊。”

        骷髅头连忙挥舞着铁棍,想要朝着程光袭去。

        但是还没靠近程光,就被眼镜拦住了。

        “骷髅头,你干嘛这么心急,难道你真的心里有鬼?”眼镜质疑道。

        “眼镜,难道连你也怀疑我,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我这么可能会做出杀死龙哥的事情,我是不想你们被程光蛊惑了,我要为龙哥报仇啊。”骷髅头大声的说道。

        眼镜皱着眉头,转过身,看向了程光:“程光,你说你有证据证明骷髅头杀了龙哥,你拿出来我们看看。”

        骷髅头再次急了,大喊道:“眼镜,你怎么可以相信杀了龙哥的凶手,大家一起上我们立马为龙哥报仇。”

        “闭嘴!”

        眼镜呵斥了一声,冷冷的警告道:“骷髅头,你给我安静点,如果程光拿不出证据,我们自然不会放过他,但是要是让我知道是你杀了龙哥。”

        “你就死定了,还会死得很惨你知道吗?”

        “给我捉住骷髅头。”

        眼镜大喊一声,很快就有七八个小弟开始把骷髅头固定住。

        而后,眼镜转头看向程光,也警告道:“程光,你先放开火屎,然后拿出你说的证据,如果你拿不出证据,那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这可不行。”

        程光摇了摇头,道:“火屎现在可是我的筹码,我可不能随便就放开,我可不敢保证你们说话到底算不算数。”

        “你什么意思,我们是这样的人吗?”

        眼镜愤怒的说道,这程光简直就是在看不起他们的人品。

        “知人知面不知心,眼镜,这道理通俗易懂,你不会也不明白吧?”

        程光可不是小心眼,总之多加一道保险在身,他就越安全。

        “好,把你的证据拿出来吧。”眼镜无奈的叹了口气,这程光实在是太稳重了。

        程光闻言,把在口袋里面的录音笔拿了出来。

        看到这录音笔,骷髅头内心涌起一股不安的预感。

        “骷髅头,你想个办法,让大圈帮出来立旗。”

        “仇sir,这我又不是大圈帮的龙头,我怎么能让他们出来立旗,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大圈龙死了。”

        听到这里,眼镜等所有人全部回头看向了骷髅头,脸上顿时涨红了起来。

        而骷髅头听到这话,整张脸都发白了。

        “不可能,不可能。”

        骷髅头疯狂的摇着头。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的表情,这对话,分明就是那天他和鬼见愁在探讨的计划。

        程光怎么可能有录音?

        难道,骷髅头顿时一惊,想到了李光平。

        当天在场的除了他和鬼见愁以外,就只有李光平一人了。

        李光平居然是程光的人?

        骷髅头内心一震,这...这怎么可能,这李光平可是鬼见愁的老部下,居然会出卖他。

        录音接连的播放,火屎也被程光松开了。

        在场所有人都怒视着骷髅头,他们完全不敢相信,杀了龙哥的居然会是他们的兄弟。

        而且,还慌骗他们,嫁祸给了程光。

        让他们和程光战起来,为了就是想要掌控整个大圈帮,铲除掉程光等人的势力,给鬼见愁当狗。

        “骷髅头,我要杀了你。”

        火屎顿时怒火中烧,气势汹汹的给了骷髅头一脚,直接把他踹倒在地上。

        他在里面跟大圈龙的关系最深,是大圈龙的战友,也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大圈龙救了他好几次。

        他一直把大圈龙当成最尊敬的大哥,但是现在他的大哥居然被自己人杀了,这让他怎么可以忍。

        “给我捉住这个二五仔。”

        火屎大喊了一声,七八人直接捉住了骷髅头的四肢。

        “火屎哥,原谅我,原谅我,我也是没有选择。”

        “是鬼见愁逼我的,我不想的火屎哥。”

        骷髅头一脸的绝望,连忙哭泣着祈求着火屎放过他。

        但是火屎怎么可能会听,接过一把铁棍,喝道:“把他的手抬起来。”

        “不要不要,不要啊火屎哥。”

        骷髅头惊恐的摇着头,他知道火屎到底要干嘛。

        但是事与愿违,做出了这种事情,在场没有人会帮他。

        “啊!”

        呼啸声落下,骷髅头顿时惨叫了起来。

        这声音,在整个狱房内,响彻了许久。

        ......

        三号牢房内。

        傻标等一伙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这声音?”

        “是骷髅头的声音?”

        钟天正不确定的问道。

        “是他的,这王八蛋的声音,我不会听错的,妈的,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阿光没有事吧。”

        傻标现在只感觉心里痒痒的,对11号牢房内的情况充满了好奇,但是又看不见,这简直就是在折磨人。

        “程少应该没有事吧?”钟天正有些担忧。

        虽然暂时还没有传出程光什么惨叫的声音,但是这也不能代表他现在没有事情。

        “应该没事,这家伙一向不打吃亏的战,向大屯那次也是一样,谁都不知道他居然掌握了这么大的底牌。”

        “直接把大屯打懵逼了。”

        傻标猜测道,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现在11号牢房内到底是什么情况,谁都不清楚。

        “啊啊啊!”

        “啊啊!”

        这时,骷髅头的惨叫声再一次的响彻了起来。

        “卧槽,这骷髅头到底是被怎么了,这声音,也太过了吧。”傻标听到这声音,不由得全身颤抖了一下。

        11号牢房内,骷髅头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

        全身上下,只剩下左脚还能动弹,其余的部位,全部都软趴趴的贴在了地上,嘴里也不停的吐出了猩红的血液。

        “杀了我,杀了我。”

        骷髅头张开了嘴,含糊不清的请求火屎给他一个痛快。

        他现在四肢已经废掉了三肢,整个人比死还难受。

        “杀了你,骷髅头没那么简单,我说过,如果是你杀了龙哥,我会让你必死还难受。”

        眼镜推了推镜框,接过火屎的铁棍,对准了他的左脚猛地落下。

        “啊。”

        这一次,骷髅头传出来的声音很小。

        因为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传出更大的声音了,但是痛感还是时时刻刻的传达到他的神经中。

        程光站在一边,看到这惨状,心里充满了平静。

        “做什么不好做二五仔,真惨。”程光嗤笑一声。

        “程光,我问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骷髅头要谋害龙哥?”

        这时,眼镜转过头,朝着程光问道。

        “是。”程光闻言,猜到了他想要问什么,对此他只能不屑一笑。

        “那你当时去厕所的时候,龙哥是不是还没事?”眼镜继续问道。

        “是。”程光再次点了点头。

        “那么你...”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知道了这件事,为什么不告诉大圈龙是吗?为什么不救他是吗?”

        程光打断了他的话,反问道。

        “是,你既然知道骷髅头要杀龙哥来嫁祸给你,但是你为什么不救龙哥,要无动于衷的看着龙哥去死?”

        眼镜阴沉着脸,龙哥本来就可以不用死的。

        “我打断你一下,我是事先知道了,但是我凭什么要去救大圈龙呢?”

        “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程光不屑的说道,大圈龙对他来说,死活都无所谓,他又不在乎。

        救了大圈龙,对他又没有任何的好处。

        在这里,没有好处的事情,搞不好还会吃力不讨好,更何况还能把鬼见愁干掉。

        大圈帮没了,鬼见愁也会因为这件事倒台,结束之后还能加深自己在监狱里面的威慑力。

        一举三得的事情,程光怎么可能去救大圈龙。

        “你...”

        眼镜沉默了下来,确实,程光根本没有什么义务要去救大圈龙,他根本找不到什么话可以反驳。

        严格上,大圈龙还是程光的敌人,即使他不立旗,但是谁又知道以后会不会立旗。

        所以,大圈龙死了,对于程光来说会更加好。

        “程光,你心真够狠的。”

        眼镜突然有些胆寒,这程光既然知道了一切,那么他还为什么要去厕所,完全就是要给骷髅头创造机会。

        而且,他对于骷髅头的嫁祸,在之前也完全不反驳,就是为了等这一晚上。

        “多谢夸奖。”

        程光微笑一声,说道。

        “对了,要不要我给你们出个主意?我这里有一个很好的刑罚。”程光说道。

        “你想干嘛?”眼镜问道。

        “没想干嘛,我只是觉得,你们不是要折磨骷髅头吗,我这里有个好主意。”程光笑道。

        “不用,这是我们的家事。”眼镜沉声道。

        程光耸耸肩,摊摊手道:“那随你们。”

        程光也不管了,反正今晚骷髅头是一定要死的,等到明天再把鬼见愁给踢掉。

        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不会再有人出来跟他作对了。

        他只需要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些日子,等着出狱就行了。

        其实,他现在想要出狱也有办法,他本身犯的罪就不严重,而且还是被陷害的。

        当然名字确实是他签的,他必须为这件事情负责,不过只要请一个好点的律师,来帮他打打官司,完全可以假释出去。

        已经服刑的犯人已执行刑期超问过原判刑期间的一半的,满足法定条件就可以假释,也就有点像提前内释放。

        而剩下的刑期就是你的考验期,在这期间没有新犯罪也没有发现漏罪的,就认为容刑罚已经执行完毕。

        所以本身程光犯得罪行就不严重,再加上之前杀了叶国欢的后,沈国威帮他要的减刑,刑期也只是剩下两年。

        在法律上有一条是可以申请减刑的那就是阻止他人重大犯罪活动的行为。

        程光刚好就满足这个条件,被申请减刑了一年,现在又过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

        只要程光表现良好,再在监狱待上一段时间,就可以申请假释了。

        因为在港城是算公众假期的(每周周日和一系列的节日),这样每年会有大约70天的假期,也就是说每年只要坐365-70=295天,所以判十年,实际只要坐八年,判八年,实际只要坐六年半。

        判两年,实际上就是一年七个月或者八个月的时间。

        而现在程光已经坐了四个月的牢,也就是还有六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可以申请假释了。

        如果找一个好一点律师,其实你想要出来也是有办法的,只不过现在程光并没有太急。

        之前骆小牛再次来监狱的时候,对他说,骆祥安在陈万山的支持下,开始慢慢的掌控好了骆家。

        也就是现在程光出狱了,也影响不了什么。

        对于骆家他是自在必得的,毕竟有时候骆家的名号还是很有用的,毕竟那些叔父现在还是很有威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段时间后,骷髅头已经失去了呼吸。

        “二五仔,向来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程光感叹道,在港影中,二五仔向来就不少。

        毕竟利益熏心,这社会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圣人。

        “累死了,别吵我,我要睡觉了。”

        程光伸了伸懒腰,刚刚被打到的那几棍,对于他来说算不上什么,小儿科而已。

        众人闻言,顿时无语了。

        似乎是他们伤的比较严重,程光最多也就被敲了几棍。

        他们就惨了,现在还有几个流血不止的。

        “滴滴滴。”

        这时,警笛声又响了起来。

        原来是刚刚李光平来看看什么情况后,发现了骷髅头的尸体,连忙按响了警笛声,随后又拨打了医疗车过来。

        今晚鬼见愁并不在,因为他知道,今晚一定会出事,甚至是死人,他在这里,难免也会有责任。

        因为在监狱里死人,可不是一件小事。

        昨天已经发生了一次了,现在又来一次,那他也会有麻烦,所以今晚只有李光平在主事。

        如果真的出了事,那么李光平就是来背锅的人选了。

        很快,李光平安排的狱警开始把受伤的人还有骷髅头的尸体搬了出去。

        “程少,你要去医院吗?”李光平问道。

        “送我过去吧,明天典狱长来了后,该做什么你知道怎么做的。”程光思索了一会后点了点头。

        他现在虽然没受什么伤,不过去一趟医院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

        至于鬼见愁已经不用他去做办了,把录音笔交给李光平让他去办就行了。

        有了这证据在,鬼见愁也逃不掉。

        ......

        很快,程光再次上了医疗车。

        而这次在车上的护士,正好也是他熟悉的人。

        “哟,苏大护士,又见面了。”

        程光上了医疗车后,便看到了苏怡,微笑的打了声招呼。

        “怎么是你,你这次又是怎么了?”

        苏怡轻笑了一声,虽然之前只是和程光见过一面,聊过半天。

        但是对程光她还是印象很深刻的,毕竟没有一个犯人是像他这样的特殊。

        这一次接到了通知,赤柱又发生斗殴事件,伤了不少人。

        她刚刚好在当班,就一起上了医疗车过来了。

        没想到的是,上来的居然是程光。

        “我能怎么,我是伤者呗。”

        程光耸耸肩,坐在了医疗车内,平时的医疗车都是两病人一车,不过程光这一车只有他一人。

        “不是,你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某个大人物的儿子,待遇这么好?”

        苏怡美眸紧紧地盯着程光,她实在是心里充满了太多好奇了。

        “我要是某个大人物的儿子,我现在还用在这里。”程光无语的说道。

        “那你今晚又怎么了?哪里受伤了?”苏怡问道。

        “背上。”

        程光掀开了上衣,露出那健壮的身材。

        苏怡并没有惊叹程光的身材,身为护士,还是急诊室的护士,什么身材都看过了。

        “不是很严重,我先帮你用生理盐水消消毒,等到了医院后在帮你上药,不过等下最好去查查有没有伤到骨头。”

        “行,你是护士,你看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