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影视剧之中在线阅读 - 第15章 骆家?

第15章 骆家?

        人生于世上有几个知己~

        多少友谊能长存~

        今日别离共你双双两握手~

        友谊常在你我心里~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

        纵使不能会面~

        始终也是朋友~

        当晚。

        一首友谊之歌,在牢房内不断的回响着。

        次日。

        早上十点。

        程光已经穿戴好了便装,拿好了进监狱时候放在袋子里面的手表还有钱包。

        “我走了,大家保重!”

        三号牢房前,程光挥了挥手,跟着众人说再见。

        “阿光,别回头,以后也别回来了。”

        “这个给你,是我一个朋友的号码,这家伙很财迷,不过身手不错,做事也小心,如果想要找人办事的话,就找他吧。”

        傻标扔了一张纸给了程光,笑道。

        “谢了,再见了各位!”

        程光收好了纸条,转过身,不紧不慢的朝着监狱的大门走出。

        ......

        监狱大门外。

        骆小牛,哑妹,正开着一辆黑色的大奔,正在监狱门外等待着程光。

        而就在不远处,还有一辆丰田正停在大树下。

        在车上。

        有三名身穿西装的男子,正吃着三明治和奶茶。

        在驾驶座上,正在吃着三明治的男子,眼睛正盯着骆小牛的车。

        该男子约为三十岁左右,相貌平凡,最让人注目的就是那大鼻子。

        “陈sir,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监视骆小牛呢?”林天明转了转脖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啊,陈sir,这骆小牛似乎是骆家最不起眼的人物吧,根据资料,他虽然是骆家的人,但是在骆家的地位比一个保姆还要低。”

        “我们干嘛要在这里监视他呢?”林伟民也是好奇的问道。

        他们两人都是新界北区重案组的警员,而大鼻子正是他们的头,高级督察陈国荣。

        陈国荣在新界北区名气很显赫,从警校毕业到如今,已经破获了好几宗大案。

        头脑,身手都是一等一。

        而且陈国荣也不是那种只会破案的死板警察,他跟很多媒体的关系都很好,所以也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他的访问。

        可以说,陈国荣这人,就是新界北区警队的脸面。

        陈国荣听到这问题,脸上顿时露出不喜的表情。

        严厉的呵声道:“你们两个,一看就是没有好好的看资料,你们知道骆小牛为什么要在这里吗?”

        “这里是赤柱,难道骆小牛有什么朋友今天出狱吗?”林天明猜测道。

        “啪!”

        陈国荣不争气的拍了一下林天明的脑袋,没好气的说道:“这一次我们负责的是一宗伪钞案,而这宗伪钞案的卖家根据消息应该就是骆家。”

        “我都叫你们多仔细看骆家的资料,骆家的四少爷骆彬,在一年前因为一宗商业诈骗案被关进了赤柱,判了三年。”

        程光的名字现在只有监狱里面和程光身边的人改了,骆彬这个名字一时半会在程光的头上还下不来啊。

        “不错这骆彬因为之前在监狱里阻止了叶国欢逃狱,被减刑了一年,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昨天,骆小牛找律师来给骆彬办理假释。”

        “因为表现良好,加上有典狱长的保证,所以很快就通过了,今天就是他出狱的日子。”

        “你们说,这骆彬还有一年的刑期,为什么会在昨天突然办理假释,而且还是在这个时间段。”

        陈国荣脸色有些凝重。

        虽然在资料上看,程光就像是被骆家抛弃的弃子一样,而且之前的关于他的资料也没有什么别的亮点。

        但是很出乎意外的是,这程光居然能杀了叶国欢这个悍匪,而且在赤柱跟一些人的关系似乎也是非比寻常。

        不过关于这些事,他并不想去参与,毕竟这是icac的工作。

        但是这程光,确实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尤其是在这一个时间段要出狱,这到底是有什么的目的在,这些他都保留着疑惑。

        “这骆彬居然杀了那个叶国欢,真的假的?”林天明惊讶的说道。

        “自然是真的,这件事在之前也有报道,只是没有提起骆彬这人而已。”陈国荣道。

        “那这骆彬在这时间段出狱,难道是跟这宗伪钞案有联系?”

        “还是说他要来报复骆家?”林伟民也正色起来,这程光已经足够引起他们的注意了。

        “不清楚。”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骆家一定不会欢迎骆彬的。”陈国荣道。

        “那我们就这样一直等他出来吗?还是说等下叫他回去问问话?”林天明道。

        “带他回去问问话,即使他不知道这件事情,我也要骆家对此报以怀疑。”陈国荣道。

        “陈sir,这宗案子我们跟查了一段时间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卖家是骆家,但是买家是谁,这一点我们还没有确定出来。”

        “会不会和恒远有关?”

        林天明猜测道,恒远财务集团,是港城已知的伪钞集团。

        但是即使是知道他是伪钞集团,但是苦于没有证据,到现在都不能铲除掉这一个犯罪集团。

        “不好说,自从几年前谭成上位后,这恒远财务更加的神秘了,之前派过去的卧底,也都不知所踪了。”

        陈国荣摇摇头,不敢肯定。

        “出来了。”

        这时,监狱的大门打开,一声黑色便服的程光从大门走了出来。

        “四哥!”

        骆小牛开心的走了过去,深深的给了程光一个拥抱。

        “辛苦了。”

        程光拍了拍他的后背,笑道。

        “骆彬先生,骆小牛先生。”

        这时,陈国荣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程光望了过去,看到这熟悉的人影,不由得感到麻烦来临。

        龙叔在电影中的角色,每次出场,都是伴随着一大堆的麻烦。

        “陈sir,不知道你在这里干什么?”骆小牛皱着眉头说道。

        陈国荣他当然是认识,这家伙可是一个大麻烦。

        “骆彬先生,骆小牛先生,有一宗案件希望请你们两人回去协助调查。”陈国荣出示了警员证,一本正经的说道。

        “陈sir,我四哥今天刚刚出狱,你这有些过了吧。”骆小牛语气不善的说道。

        “小牛,我们可是良好市民,要配合警方的调查,准备通知律师。”程光摆了摆手,说道冷。

        看到这个阵仗,程光就知道,今天不和他们回去可是不行了。

        而且看到陈国荣这个名字,他也知道是谁了。

        新警察故事中,因为自大,狂妄,导致了跟随他的一帮兄弟被关祖等人虐杀。

        这陈国荣现在还只是高级督察,也就是代表这剧情现在还没开始。

        新界北区警署内。

        程光,骆小牛分别被带到了两个不同的审讯室,吹着空调,喝着咖啡,程光脸上丝毫没有一点慌张的神情。

        “咔嚓!”

        “不好意思,警署比较忙,让你久等了。”

        陈国荣走了进来,和蔼的笑道。

        “没事,反正我也很久没有吹过空调了,而且,咖啡不错。”程光淡淡的说道。

        “谢谢夸张。”

        “我这里不是老廉,可没有那么难喝的咖啡。”陈国荣调皮了一句。

        众所周知,icac的咖啡的整个警队里面最难喝的。

        “陈sir,进入正题吧,想要问我什么?”程光道。

        “那好,骆彬先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突然申请假释呢?”陈国荣脸色立马正经起来,厉声的问道。

        程光不紧不慢的回答道:“陈sir,你这个问题,我有些搞不懂,我既然可以假释出来,证明我有这个资格。”

        “监狱里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我当然想要出来呼吸新鲜的空气了。”

        “真的吗?”

        “你们骆家最近的动静可是不小,你又在这个时候出狱,这让我们很是怀疑啊。”陈国荣意有所指的问道。

        “陈sir,你既然来赤柱外面等我,想必是知道我的信息,我只是骆家的一个弃子,难道你觉得我这个弃子能掀起什么风浪吗?”

        程光反问道。

        “这可说不准,毕竟你可是杀了叶国欢的猛人,我可不敢小视你。”

        “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小心思,不然别怪我把你再次送回去赤柱。”陈国荣警告道。

        “陈sir,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威胁我吗?”程光笑眯眯的说道。

        “我身为警务人员,自然不会做威胁这种事。”

        “那就算了,不过你放心,我既然出来了,就没想过会再次进去。”

        “不好意思,我的律师似乎到了。”

        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程光便知道,这一次的谈话到此为止了。

        下一秒,审讯室的大门被打开。

        一名身穿职业装的女子,走了进来。

        “陈警官,我是程光先生的律师,我叫姚可可,骆彬先生现在刚刚出狱,身体上精神上可以会有些不舒服,我觉得你们应该没有任何的理由要拘留我当事人吧?”

        姚可可走进来后,便严肃的对着陈国荣说道。

        “我们警方只是请骆彬先生来配合下调查而已,现在调查完了,你们可以走了。”陈国荣道。

        “骆彬先生,我们走吧。”

        姚可可尊敬的说道。

        “那就再见了陈sir。”

        程光站起身,跟着姚可可走了出去,骆小牛早就出来了。

        两人和哑妹,姚可可四人一起走了出去,上了车。

        “姚律师,需要我送你回去事务所吗?”程光笑道。

        他认出了姚可可,没想到骆小牛找出的律师居然会是她,潜行狙击中,他可是跛co的女朋友。

        义丰这个社团,程光并不陌生,因为他同样是在新界北区这里的社团。

        在底蕴上,虽然没有骆家深厚,但是现在在江湖的名气上,义丰可是比骆家还要响亮。

        义丰的莫一烈一直在开阔t国和港城之间的白面生意。

        再加上,在新界北区这里,大多数的酒吧,马栏都是义丰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跛co,这家伙,可不是简单的角色。

        在后面和以太会的合作,跨国际走私,这可是一条大鱼。

        “不用了,骆先生送我到柯世叮下车就行了,你们刚好也顺路。”姚可可客气道。

        “行。”

        程光点点头,又道:“姚律师有没有兴趣成为我公司的律师顾问呢?”

        “不好意思,骆先生,本人暂时还未够成熟,恐怕还不能担此大任。”

        姚可可客套的说道。

        她听到程光的话,也在这话语中捉住了一个重点。

        那就是‘他’,这程光看来这一次回来,所谋图不小,她可不想被牵扯进这家族的斗争。

        “那就以后再说,开车吧小牛。”

        ......

        两个小时后。

        程光和骆小牛回到了骆家大宅内。

        “四哥,我们下车吧,骆祥安他们都在里面。”骆小牛道。

        “走吧。”

        程光走了下去,从这里望过去客厅,就见到了骆家的所有人了。

        两人缓缓的走了进去。

        “彬仔,你终于出狱了,这一年辛苦你了。”

        骆祥安看到程光后,连忙起身,拥抱了一下程光。

        “大哥,别来无恙了,一年不见,大哥你倒是圆润了不少。”程光调笑道。

        “彬仔。”

        “彬仔。”

        骆永雄和骆永刚两人也走了过来,互相和程光拥抱了一会。

        “彬仔,你出来就好了,我们兄弟又可以一起打天下了。”骆祥富笑道。

        程光报以微笑。

        这群人有什么目的,他都一清二楚。

        “四哥。”

        骆丽萍也走了过来,拥抱道。

        “小妹,身体强壮了不少,看来是有经常锻炼身体。”程光意有所指的说道。

        在这里的所有人,只有他知道眼前这美艳的骆丽萍心思有多么的危险。

        她隐藏得太深了。

        在骆家只有一人知道她的本来面目,那就是一直装成老人痴呆症的三姨太了。

        骆丽萍闻言,心里不由得紧张了一下。

        她不知道程光这话到底是单纯的指的她身体好,还是指的那些事。

        看着眼前的程光,她感觉到有些陌生,还有些危险。

        这是以前面对程光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

        “彬仔,你这次回来,骆家也就完全了。”陈万山笑道。

        “万山叔,好久不见了。”程光道。

        “好了,彬仔先坐下吧。”

        骆祥安拍了拍手,让程光先坐下,随后又问道:“彬仔,你这次回来打算干些什么?”

        程光闻言,假装疑惑的问道:“大哥,我是骆家的人,自然是做一些有利于骆家的事情了。”

        “难道大哥并不打算预留我一份吗?”

        骆祥安闻言。

        脸色立马暗了下来,转瞬即逝。

        “四弟你说笑了,你这不是刚刚才回来嘛,我这不想分担太大的压力给你。”

        “而且你也知道,你现在还在刑期中,也不好管太多的事情。”

        他的意思已经坦明了,你回来可以,但是骆家以后的生意,你别想沾染上来。

        “也是。”

        程光笑了笑,又道:“不过我记得,老爸的遗嘱似乎是要我来继承骆家家主这一个位置吧。”

        “大哥你代我坐了这么久,你应该也累了吧。”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都知道,程光这一次回来的目的不善。

        不过众人也都理解,毕竟当初是骆祥安陷害他的,这才让他损失了骆家家主这个位置,现在回来发难也是正常。

        而骆祥安听到这话,脸上伪善的表情也不装了。

        “彬仔,虽然老爸的遗嘱确实是要你做家主,但是你那时候可是被送进赤柱了,这国不可一日无君,这骆家也不可能说等你吧。”

        程光点点头,继续说道:“我明白,所以大哥你不是在暂代了吗?”

        “该位归原主了吧?”

        “啪!”

        “骆彬,你非要和我作对是吗?”

        “你还以为是当初是吗?现在骆家是我在主事,你问问,谁还会支持你当家主呢?”

        骆祥安已然不想装下去了,程光太咄咄逼人了。

        “是吗?”

        程光望了过去,看向了众人。

        骆永刚出声道:“彬仔,你刚回来,还是需要多休息。”

        骆永雄和附和道:“是啊,彬仔,你现在还在监视期中,你还是应该多休息,别沾染上一些事。”

        骆祥富没有说话。

        陈万山说道:“彬仔,听万山叔的,你暂时先多休息。”

        “啪啪啪!”

        “骆祥安,你倒是挺有本事的,居然让这么多人支持你,你给了什么好处了吗?”

        程光挑挑眉,又道:“我猜猜,刚刚我出狱的时候,被陈国荣带回去局里,他跟我说,我们骆家最近的动静不小。”

        “看来骆祥安你是有什么大动作了是吧?”

        骆祥安点点头,毫不掩饰:“没错,我已经和内地的一名电板高手达成了协议,我会出钱来购买他的电板。”

        “而且之后我还会和恒远一起合作,一起合作伪钞生意。”

        “原来如此。”

        程光这才了然,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伪钞,这门生意确实不小,而且还是和恒远合作的。”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小牛,帮我收拾下东西,我们离开吧。”程光说道。

        “彬仔,你现在是什么意思?”骆祥安皱着眉头问道。

        “没什么意思。”

        “骆祥安,你现在不让我管骆家的事情,那我在这里住下去有意思吗?我搬走而已,这一点你不会管吧。”

        程光笑道。

        “请便,不过骆彬,我希望你不要乱来,不然亲兄弟我都不会给面子。”骆祥安威胁道。

        他这段时间为了这电板的事情,可是投入了不少。

        这个计划不容许有人搞破坏,程光也不例外。

        “我明白,我如果真的做了,不单单你不会放过我,万山叔你们也不会放过我的。”

        “我程光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程光浅笑道。

        “那就最好,彬仔,你是我兄弟,我不希望我们兵刃相见,一年后,我会让你接管一些生意,我不会亏待你的。”骆祥安保证道。

        “再看吧。”

        程光敷衍了一声,随后和骆小牛一起离开了。

        车上,骆小牛脸色不忿。

        “这骆祥安太过分了,四哥,难道你就打算什么也不管吗?”

        程光冷笑了一声:“你觉得我真的会不管吗?”

        “这件事无论是骆祥安等人还是陈万山都十分的看重,他们自然不会让我捣乱。”

        “不过我也不会就这样就算的,而且你觉得就我一人在打坏心思吗?”

        骆小牛闻言,猜测道:“难道是富哥?”

        程光点点头:“骆祥富一直想要坐上家主的位置,他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让骆祥安奠定自己的地位。”

        “他心里应该已经有了主意。”

        在灭门这部电影的开头,完全没有交代骆祥安等人是怎么被警察发现的。

        但是刚刚看着骆祥富的表情和眼神,他就在猜测这件事跟骆祥富一定逃不了关系。

        在他和骆祥安两人逃离的时候,骆祥富原本是把电板死死的握住在手里,但是从小到大的经历,让他有些惧怕骆祥安,从而把电板交给了他。

        骆祥安被车撞倒后,他原本是想要去捡回电板,但是很可惜,警察来了,导致了电板被警方收缴了。

        这才在后面,骆祥富一直要把骆祥安的钱拿到手来补偿这个损失。

        “四哥,你打算怎么做?”骆小牛问道。

        “先不急,去浅水湾。”

        程光暂时不急于在这一时,因为骆祥安现在还没有去交易。

        他现在先去自己的住所,而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叶国欢的那批东西。

        那批东西到现在程光都还没去拿。

        今晚时候要去拿回来了,以防夜长梦多。

        浅水湾别墅区。

        这里是新界北最大的别墅区,也是最豪华的别墅区。

        在这里居住的人,每一个都是非富即贵的。

        出示了房产证后,程光和骆小牛两人就走了进去。

        “小牛,今晚你和哑妹和我出去一趟,等下你去接哑妹,顺便把行李也收拾一下,一起搬过来这里。”

        程光说道。

        “好的四哥,等下我就去。”骆小牛道。

        程光放好了行李后,便来到了阳台。

        这时,在隔壁栋的别墅内,一名男子正在阳台上吹着风,喝着红酒。

        看到旁边的别墅有新人来后,男子便站了起来,喊道:“你好,你是新搬来的住户吗?”

        “是的,我叫程光,你好。”

        “你好,我是大封集团的宋世昌,有空的话,一起来聚一聚。”宋世昌举起红酒杯,邀请道。

        在这里居住的人,大多数都是非富即贵,平时多交流,多聚聚,有利益自己的人际关系。

        宋世昌虽然没听过程光的名字,但是能住在这里的人,想必也不是什么小人物。

        “宋世昌?”

        “久仰大名了。”

        程光听到这名字,感觉到有些熟悉,但是又每太想起来究竟是在那部电影中看到过。

        或者是眼前这宋世昌应该只是一个小龙套罢了。

        不过大封集团的名字他倒是有听过,在港城算是一大企业了,甚至和内地的关系都十分的好。

        这里不愧是港城的高级别墅区,随便的一个邻居的身份就是如此不简单。

        “亲爱的。”

        这时,从宋世昌别墅内,传来了一声娇滴滴的女声。

        宋世昌朝着程光无奈的摇摇头后,便告辞走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