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在线阅读 - 美男威逼上床

美男威逼上床

        美男威逼上床

        大哥你一世英明,未来老婆居然是花姑娘!雷蕾表情古怪,见公子眉峰微皱似有不满,正要发笑,忽然瞥见赵管家他们都沉着脸,顿时也笑不出来了,疑惑不已。

        那边仍在议论。

        有人问:“夜谭城花家远在千里之外,怎的与百胜山庄有来往?”

        先生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当初萧原老庄主年轻时曾出手帮过花家一个大忙,花家老太爷感恩,就将刚满五岁的孙女许给了萧家小公子。”

        众人大悟:“原来如此。”

        先生继续道:“萧家一脉单传,五年前萧原老庄主去世,曾嘱咐萧公子三年后完婚,只是萧公子一心修习刀法,又耽搁了两年,直到四个月前方才迎娶了那位花姑娘进门。”

        一席话说得雷蕾兴致全无,搞了半天这根好草早被人吃过。

        众人皆称道:“倒是门好姻缘。”

        谁知先生却叹气:“原本是场好姻缘,却不知后来反成了祸事。”

        众人大奇:“何解?”

        先生道:“喜期将临,长生果之事就出来了,三大门派纷争不止,萧公子自然跟随何盟主东奔西走,忙着调解,花家倒也通情达理,见萧公子分不开身,又不好误了吉期,因此便让花家公子亲自送妹妹过来,哪知就在成亲当夜,西沙派与南海派又起争斗,当时何盟主正在喜宴上,听说此事立即就要赶过去,萧公子素来以江湖事为己任,因怕两派争斗伤及无辜,定要跟去,竟连新娶的娇妻也未曾见上一面。”

        众人称赞:“萧公子此举实在令人敬佩!”

        有人笑:“小夫妻总归要见面的,何必急于一时,常言道小别胜新婚,他两个是新婚又小别,说不定后来事情一完,小夫妻早已连洞房那夜都一块补了回来,各位说是不是?”

        众人有笑有骂。

        话中有话,带着些色情的味道,反倒更能引起人们的谈兴,雷蕾回头看公子,原来大哥你新婚之夜把老婆丢洞房,自己跑去维护正义了啊。

        公子本是八风不动,被雷蕾这么一看,那俊脸又开始泛红,轻轻咳嗽一声。

        真好看哪真好看,可惜有主!

        正在雷蕾惋惜的当儿,忽听那先生将手一拍:“哪里有什么后来,这起祸事正是发生在新婚当夜,萧公子不在,百胜山庄竟起了一把火,新房连同那位花姑娘,都烧成了焦炭!”

        众人大惊。

        “竟有这等事!”

        “百胜山庄的人怎地如此疏忽!”

        一片唏嘘声中,雷蕾也回神,总算明白为什么赵管家他们一直阴着脸了,不由在心里感叹那位花姑娘没福气,瞧瞧,这么出色的老公还没享用一次,居然就香消玉陨了!

        先生摆手制止众人,作神秘之色:“可巧老夫有个远房兄弟的侄子正在百胜山庄当差,听说那场火其实大有蹊跷。”

        众人忙竖起耳朵。

        先生道:“这新娘子原有个陪嫁丫鬟,当夜洞房里正是她陪着伺候,哪知这场火后,竟只寻到新娘子的尸体,单单那个陪嫁丫鬟不见了!”

        众人大奇。

        有人问:“既是火烧过,又如何认出那尸体就是新娘子?”

        先生摇头:“这你们有所不知,新娘子自小佩着块长命金锁,花家公子正是根据这认出了妹妹的尸体。”

        他又压低声音:“听说那尸体上还有道极深的刀痕,虽已面目全非,口里却全无烟灰,必是被杀之后放火烧的。”

        立即有人道:“莫非是那陪嫁丫鬟害主?”

        先生拍手:“老夫如何知道?

        如今丫鬟已经不见,没人说得清。”

        “何不去她家乡寻找?”

        “花家公子说,那丫鬟是一年前来的,并不知道来历,只看她孤苦可怜便收留下了,平日也极尽心,哪想会出这等事,连他们也难以相信。”

        众人扼腕长叹。

        “知人知面不知心!”

        “必是魔教的奸细!”

        有人担忧:“女儿在百胜山庄出事,花老庄主如何肯甘休?”

        先生点头:“花家当然悲痛,无奈原是自家用人不当,也不好多计较,倒是萧公子自觉责任难辞,虽未曾见过那花姑娘,但始终是拜过天地的妻子,因此两个月前便动身出来寻找陪嫁丫鬟的下落。”

        故意停了停:“萧公子疾恶如仇,前几日同仁山下不是被宰了几个魔教中人么,正是萧公子路过,顺便出手收拾的。”

        众人称赞。

        成功提起众人兴致,先生慢悠悠道:“此事须找到那陪嫁丫鬟问个清楚,方知底细,你我还是不要胡乱猜测的好。”

        众人纷纷点头。

        雷蕾也觉得诧异了,杀人非同儿戏,陪嫁丫鬟杀主人定要有什么好处才对,若要挑拨两家关系,做得显然不够干净。

        忽听一声醒木响。

        先生又将众人注意力引回来:“此事早已传开,只你们不知道罢了,接下来老夫要说的另一件事,嘿嘿,比起这件更加玄妙!”

        众人忙问:“何事?”

        “就是附近古言村发生的一件奇事,”先生神秘,“昨夜三更后,古言村的陆秀才出外访友,回去迟了些,竟被一个白衣女鬼缠上!”

        古言村?

        白衣女鬼?

        雷蕾马上低头,这场景咋这么熟悉?

        鬼神之事素来是人们津津乐道百听不厌的话题,众人兴趣有增无减:“那女鬼什么模样?”

        先生严肃:“听说女鬼身着白衣,舌头吐了足足有一尺长!”

        众人惊叹。

        先生突然放低声音笑道,“诸位猜后来怎么,陆秀才醒后发现自己倒在路旁,身上的衣裳竟不见了,回去就生了病,如今还在家里躺着呢。”

        “别是被那女鬼轻薄,吸了精气去吧?”

        “……”

        夜半女鬼拦路,吸取青年男子精气,是多么刺激香艳的话题,众人议论纷纷,这边桌上所有人包括公子在内,都直直看着雷蕾,她身上正穿着件男式的、普通秀才常穿的青色长衫——当然,所有人都知道她不会是鬼,但会不会轻薄男人可就说不定了。

        雷蕾默默吃饭。

        还采阳补阴呢,老娘轻薄他,不如轻薄“小白”!

        沉沉的夜,窗外喧嚣声渐小。

        雷蕾沐浴之后,在镜子面前照了许久,才安心躺到床上,由于下午休息过,迟迟难以入睡,想不到“小白”身份这么特殊,初来江湖就撞上大人物,天雷女主运气不是一般好,这“春花”究竟什么身份,小模样还不差,也很好用。

        想到酒楼里听来的故事,她心中一动,接着又否定了,不认识新娘子好说,陪嫁丫鬟应该不少人见过吧,若自己真是那个丫鬟,他们该认出来才对,看来注定是个无名人氏了。

        正想着,楼下猛然爆出一片嘈杂声,接着火光骤亮,骏马嘶鸣。

        “好象是这家!”

        “快,把客栈给我围起来!”

        雷蕾惊得翻身坐起,跳下床跑到窗户边一望,只见楼下亮着无数火把,许多带刀带剑的人将客栈团团围住,身上服饰差不多,都是镶白边的黑衣,神色或是紧张或是愤怒,为首两人格外醒目,其中一个是高大的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

        这些人是谁?

        雷蕾正在奇怪,客栈老板已惊慌地跑出来:“诸位有何贵干?”

        那中年人道:“方才有人行刺我们西沙派温掌门,如今已中了温掌门一掌,眼见朝你们这儿来了,怕是躲在客栈里,因此想搜查一下。”

        客栈老板面色如土:“谁那么大胆子,敢行刺温掌门?”

        那人冷笑:“除了南海派的还有谁,正要抓个活的宰了,再去何盟主跟前理论!”

        客栈老板迟疑。

        “你老人家不必担心,我等自有分寸,不会坏你生意!”

        旁边另一人上前安慰,装束与其他人并无两样,听声音却十分悦耳,竟是个女的,雷蕾眯着眼睛望去,只觉容貌甚美。

        客栈老板松了口气:“是是,两位请。”

        中年人侧脸吩咐:“都进去给我搜!”

        原来南海派有人行刺西沙派掌门,估计未遂,反被温掌门伤了,如今西沙派的人要来搜查刺客。

        雷蕾对这些门派之间的恩怨原本不甚关心,明白之后转身就要回床上继续睡,哪知才这么片刻工夫,床前竟倒着个黑衣男人!

        她立即捂住嘴,几乎要尖叫。

        这人怎么进来的!

        冷俊的脸,二十几岁模样,眉峰微聚,双目紧闭,似乎已经昏过去了,手上还握着柄长剑,雷蕾试探着走近,发现他唇边有血渍。

        根本无需多问,这一定就是那个受伤的刺客了。

        主要是,刺客是美男!

        雷蕾不假思索,决定美女救英雄,于是欲俯身扶他,准备将人弄到床上再说,哪知还未弯腰,一柄长剑就指在了脖子上。

        “别动!”

        冷冷的声音,他已站在面前,目光犀利。

        原来他自己还能动,看来没有机会表演救美了,雷蕾大失所望,加上被那宝剑的寒气所刺激,忙举起双手:“有话好说,好说……其实我是想救你,你看他们要搜查了,我们先找个法子把你藏起来,怎么样?”

        美男显然不信她这么好心,轻哼了声,剑尖指她:“上床!”

        他这是……正在雷蕾紧张又想入非非的时候,美男已经解开上衣,露出肩下前胸的掌印,那掌印竟然是黑紫色的,他迅速从怀里掏出个小玉瓶子,用手指取了些白色药膏,抹在掌印上头,又将瓶子收好。

        门外错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大约是与赵管家他们在交谈。

        衣衫再次穿好,遮住眼前秀色,美男这才往后一靠,双目半合,额上微微见汗。

        失去表演救美的机会,雷蕾只能用语言表达关怀:“要不要用内力疗伤?

        你放心,我不会跟他们说的。”

        美男立即睁眼,恢复冷冷的姿态:“少废话!”

        不知好歹,老娘是真的想救你!雷蕾也怒了,不作声。

        脚步声走近。

        “有人吗有人吗!”

        门被拍得震天响。

        看看身旁美男,雷蕾起身欲下床,却被他一把捏住脖子带回去,扯下床帐。

        “敢多说一句,必取你性命。”

        威胁的声音在耳畔。

        动弹不得,雷蕾只好保持沉默,主动救人是人情,被逼着救人感觉可就大大不同,她恶意地想,行,不让开门,他们闯进来抓住你宰了最好!

        许久不见回答,外头的人不耐烦了。

        “进去看看。”

        中年男人的声音。

        “不妥。”

        公子的声音。

        “萧公子莫非是护着他们南海派?”

        冷笑声。

        “郝叔!”

        查觉他失言,跟来的女子忙阻拦,“想来萧公子自有道理。”

        “你还向着那冷圣音,他方才差点杀了你爹!”

        “郝叔!”

        哀怨地。

        原来这姑娘就是西沙派温掌门的女儿,冷圣音又是谁?

        雷蕾瞟瞟美男,美男面无表情。

        “百胜山庄做事向来光明正大,”公子淡淡道,“郝大侠连我的房间也搜过,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只是这房间里住的是位姑娘,你们若定要贸然进去,在下也不便阻拦。”

        郝大侠果然不说话了。

        温姑娘忽然道:“萧公子顾虑的是,但如今叫了这半日,里头毫无动静,或者真有蹊跷,郝叔若不放心,我进去看看。”

        “也好,你们两个,跟姑娘进去。”

        “是。”

        门被踹开的一刹那,颈间的手松开,移到她腰上。

        “仔细说话。”

        低低的警告。

        雷蕾白眼,气呼呼地掀开帐子,揉眼睛,做出刚醒的模样:“谁啊!”

        近距离观察,温姑娘的确很美,白边的黑衣裳穿在她身上,不仅不显得高傲,反倒更衬出她的文静气质:“姑娘不必害怕,我们只看看便走。”

        声音很温柔,她走近床前,冲雷蕾微微一笑:“方才有刺客,这里没出什么事吧?”

        雷蕾摇头:“没事。”

        房间很简单,另外两名女弟子都四处乱翻,连小小的柜子也没放过。

        见无收获,温姑娘似松了口气的样子,看着雷蕾正要说话,谁知无意中低头,却瞟见床前一件物事,顿时也变了脸色。

        糟!雷蕾大惊。

        竟有半只靴子从床底露了出来,显然是男人的。

        手心开始沁出冷汗,雷蕾一脸惊恐地望着温姑娘,暗暗叫苦,完了,窝藏刺客的事若被揭穿,最先没命的就是我了,死在美男手上!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温姑娘迅速恢复平静,看看那两个女弟子,不动声色转了个身,似是无意地,将那靴子踢进床底:“既然没事,就不打扰姑娘歇息了,我们走吧。”

        两名女弟子跟着出门。

        “果真没有?”

        郝大侠怀疑的声音,显然也信不过温姑娘。

        “没有。”

        两名女弟子齐声。

        “如此,得罪了,郝某粗人,萧公子莫要见怪。”

        “客气,代在下问候温掌门。”

        公子的声音。

        再赔礼几句,郝大侠带众人离开。

        哟,这是搞什么的,居然没事了?

        雷雷好半天才回神,心里明白了大半,这温姑娘和美男……有暧昧啊有暧昧!美男刺杀温掌门,却被仇人的女儿救了,真狗血啊真狗血!

        楼下火光渐沉。

        雷蕾回头:“你就是冷圣音?”

        美男不答,下床走到窗边,一闪便不见。

        雷蕾更加无语,好歹老娘救了你一命,你多少也该说声“大恩不言谢”表示一下吧,人长得帅,就爱耍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