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在线阅读 - 岗位人事调整

岗位人事调整

        岗位人事调整

        新来的丫头干活很是勤快,只一会儿工夫就劈好了一天的柴,大小均匀,整整齐齐的,保质保量,红婶逢人便夸,一时雷蕾美名远扬,连赵管家见了她也和颜悦色许多。

        第二日清早,公子刚刚到练武地点,雷蕾已经等在那里了,旁边放着六块木柴。

        “你能在一招之内把它们每个都劈成八段?”

        “我试试。”

        多了一块,任务难度提高,很有挑战性,公子觉得对练武大有帮助,于是毫不犹豫,挥刀出鞘,瞬间就把所有木头按要求劈好。

        “好功夫好刀法,有长进!”

        “这木头……”

        “我来我来,你继续练。”

        “有劳。”

        第三日清早,雷蕾同样等在竹林中,身旁摆着七块木柴。

        公子挥刀,按要求劈成五十六段。

        真是“小白”,雷蕾笑呵呵抱着柴离开。

        第四日,雷蕾和八块木柴等在那里。

        八块木头原该劈成六十四段,这回一招之内,却只有五十八段。

        雷蕾照常称赞:“好!好刀法!”

        挑战至极限,公子对效果不甚满意,惭愧:“只能如此,总是慢了。”

        “没关系没关系,”雷蕾摆手,鼓励他,“能这样已经很好,以后再多练练,争取一招六十四段!”

        公子却很不安,想到为了陪自己练刀法,此女总是不辞辛苦来摆道具收拾残局,于是决心要好好练,物尽其用:“我再试试。”

        未等雷蕾反应过来,地上的木头再次飞起,眼前寒光闪闪,他整个人没有动,然而那柄刀却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在空中翻飞舞动,木屑漫天飞。

        转眼,一半木柴报销。

        “别——”见他不按要求,雷蕾慌得扑上去抱住他的手,“别,别砍!再砍就不能烧了!”

        公子愣:“烧?”

        雷蕾放开他,弯腰拾那些幸存的木柴,埋怨:“你呀你,想再砍就跟我说声呗,我再去给你抱几块来也行,瞧,劈成这样还怎么烧啊!”

        公子总算察觉不对劲,脸一黑:“你是想劈柴?”

        雷蕾自觉失言,直起身,两手各举着块木柴,解释:“反正你已经练过了刀法,这些柴丢了可惜嘛!”

        公子紧握宝刀上前两步,冷冷道:“你让我用凤鸣刀砍柴?”

        以为此人要宰自己,雷蕾吓得将柴一丢,退了两步,摊手:“什么砍柴,我当然是想帮你练刀了,不过你练完了,这些柴总不能浪费,顺便拿给厨房烧而已,顺便。”

        公子又上前两步,声音里隐隐有了火气:“刀原是武器,怎能如此对待!”

        雷蕾再后退两步,反驳:“刀还可以切菜杀鸡呢,怎么不能砍柴?”

        公子怒极,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半日才道:“萧家凤鸣刀扶持正义,惩恶扬善,名扬天下,死于其下的恶人不计其数,岂能让你这般糟蹋!”

        雷蕾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你怎么知道这是糟蹋,惩恶扬善是好,帮忙劈柴也是在做好事啊,你看,我劈完这一堆柴要花一天的工夫,你却是举手之劳,省时又省力,你的刀法练完,厨房一天的柴也够了,一举两得!”

        吞了吞口水,又放软语气安慰:“反正你不砍柴也要砍竹子,那不是一样吗?”

        “怎会一样?”

        公子气得。

        “都是砍,有什么不一样,”发现他神色越来越不对,雷蕾忙住口,似乎明白了什么,“你若是怕磨坏了宝刀,下次我找把破点的给你用。”

        “你!”

        公子再上前两步。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雷蕾不再后退,为了今后工作顺利,打算用口才说服他:“其实庄里分工很不妥当,会武功的那么多,偏偏要没武功的来劈柴,简直白白浪费人才浪费时间,武功学了做什么,就是要用嘛!”

        “武功并非用来砍柴!”

        “当然,武功当然是用来行侠仗义的,但你不觉得用武功砍柴也很方便?

        又能节省时间,又可以顺便练功……”

        公子面黑如炭,极力控制住捏死她的冲动,收刀回鞘,转身就走。

        雷蕾蹲下身,继续沉痛哀悼那些废柴。

        第五日,公子照常来到竹林,见雷蕾又等在那儿,立即脸一沉,转身就走。

        “别走啊,”雷蕾冲上来拦住他,“我已经想明白了,学哪行就要爱哪行,我理解你的心情,你的刀是神圣的,要惩恶扬善用,不能砍柴,你看,我今天没带柴来。”

        公子转脸看看果真没柴,神色稍和。

        雷蕾有意跟此人搞好关系,指着他手上的凤鸣刀,称赞:“好刀!”

        本是好刀,公子点头。

        雷蕾摸摸刀身:“祖传的?”

        公子点头。

        “用这么久,有没有钝?”

        “……”

        “不会磨损?”

        “……”

        公子想了想,总算组织好语言,解释:“以内力驾驭,自然无碍。”

        大侠的神兵利器果然是不用保养的,用了几百代人都没问题,谁说金刚石质量最好的?

        雷蕾拍爪子惊叹:“好刀!好刀!你的刀法那么好,能不能教我几招?”

        公子当她好学,也没想那么多,略加思索,便认真指点建议:“刀者,沉稳刚猛,重在劲力,女子禀性柔弱,于刀法上集大成者少之又少,还是学剑更好。”

        “不用,我不用集大成,学几招就行。”

        “几招?”

        公子有了不祥的预感。

        “就是你砍柴那几招,”雷蕾解释,“你的刀不能用来砍柴,我可以学来自己砍,反正我的刀不用那么神圣,今后你专门砍人,我专门砍柴,那样又快,效率又高,也不费劲儿。”

        公子愕然,渐渐地黑下脸,哼了声就要走。

        雷蕾慌得拉住他:“有武功不用,非要用斧头慢慢砍,你不觉得很笨吗?”

        “放手。”

        隐忍的声音。

        今天的柴还没砍好,雷蕾哪里肯放:“再练两刀吧……”

        “放手!”

        “小白好小白,我砍不动,帮忙再练两招吧。”

        公子终于失去耐性,气得甩开那手就走。

        背后传来雷蕾的叫声:“喂喂,你今天不砍,中午就吃不上饭啦!”

        公子生气了!犹如发现惊天大秘密,所有下人私下互相转告,然后一个接一个故意从房间门口路过,每个人都将公子的表情欣赏了个遍,公子自幼家教严格,加上萧萧凤鸣刀心法本就要求沉稳能自制,戒浮躁,因此才养成这种老成持重的性格,纵然发怒,也极少当着人失态,因此大伙儿都在好奇,究竟是谁那么有本事惹得他发这么大火?

        很快众人就明白了,百胜山庄上下的午饭足足迟到半个时辰。

        由于刚刚已经生过一场更大的气,如今看着面前的红婶与雷蕾,公子反倒比别人显得平静许多。

        巧妇难为无柴之炊,红婶一脸委屈与自责:“今儿饭做了一半就没柴了,幸亏五顺又去劈了些,否则全庄上下还真要挨饿。”

        叹了口气,看雷蕾:“这丫头生得细皮嫩肉的,力气又小,原本砍不动柴,还是安排去别处帮忙吧,厨房的事她做不了。”

        雷蕾是这么解释的:“主要是力气活我本来就没干过,而且砍柴太难砍出创意,不适合我。”

        什么叫砍出创意,是没人帮你就砍不动吧,公子嘴角抽动,全然忘了先前还在为此事发火。

        红婶闻言笑道:“早该想到,生得这么娇贵水灵,一看就是享过福的大家姑娘,哪里做过我们这种粗活,有这份心就成。”

        拉拉她的手,和蔼地:“看,手都磨出泡了,还是好好歇着吧。”

        雷蕾不语。

        公子皱眉:“算了,你安心住着,这些活自有人做。”

        身为穿越女,雷蕾哪里甘心才华被埋没:“其实我虽然不会砍柴,但我会做菜!”

        此语一出,公子与红婶俱怀疑:“你?”

        雷蕾有心要露一手,赶紧争取表现机会:“我以前学过做菜的,味道应该不错,而且我做的菜你们肯定没吃过。”

        原来是人才没用对地方,二人大悟。

        见红婶无异议,公子点头同意。

        第二日,雷蕾正式升级成百胜山庄厨娘,左手菜勺右手菜刀,腰间系了块大围裙,架势十足。

        “这东西怎么用?”

        “你不知道?”

        红婶吓一跳。

        “算了算了,我不用这个。”

        ……

        “这样做饭能熟?”

        红婶担心,“是不是该用蒸屉……”

        “能,能,不用那个。”

        “……”

        “哎呀糊了,火关小点儿!不是不是,柴少加点儿……”

        “这是什么?”

        “我做的点心。”

        “……”

        “胡椒粉和花椒粉太多了!”

        红婶忍不住咳嗽,两眼流泪。

        “啊,不是辣椒粉?”

        “辣椒粉也多了,公子不吃的,咳咳……”

        厨房所有人被呛出去。

        终于,全庄人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总算迎来了他们的午餐—一每桌一盆能用来打鸟的硬米饭,几盘奇怪的、五颜六色的、看不出原材料的菜,还有盘黑乎乎散发着焦糊味的点心。

        众人拿筷子拨弄几下,鼓起勇气尝了一口,呆愣半日,皆纷纷离座。

        雷蕾自己入座,夹一筷子菜放嘴里,嚼两下,吐出来,拿手抹抹嘴,面不改色地作分析总结:“其实这菜本来应该很好吃的,主要是我不太习惯用你们这儿的道具,有点手生,第一回试难免掌握不对,多熟悉熟悉就好了。”

        多熟悉?

        无数眼睛绿了。

        门外有人回禀,公子的饭菜原封不动退了回来。

        雷蕾起身系围裙:“我去给你们做晚饭。”

        赵管家勉强咽下一口米饭,闻言胡子直抖,立即放下碗,忘记对她“混饭吃”的成见:“姑娘还是不要劳动了,让红娘做吧。”

        “没事没事,我乐意。”

        众人脸白了。

        红婶忙跑上去拉住她:“姑娘有这份心就行,这些活儿辛苦,还是让我们做吧,没人会怪你。”

        拼命朝众人使眼色:“是不是?”

        所有人齐齐点头。

        雷蕾正色:“那怎么行?”

        “怎么不行,大伙儿都知道,你是个好心的姑娘,”红婶扯下她的围裙,与烧火丫头一起将她往门外推,“其实厨房本来不缺人手,我们两个尽够了,这些粗活哪能真让你做,有空过来转转,陪我们说说话儿就好。”

        觉得这顿饭并没体现出自己的手艺,雷蕾张开双臂抓住门框,做垂死挣扎:“其实我还可以……”

        众人不打算听下文,七手八脚推她:“走吧走吧。”

        “喂喂,我只是不熟悉这儿厨房的工具,”雷蕾十分不情愿地被推向门外,口里大呼,“再让我试几次,我就可以做出你们从没吃过的……最最美味的东西!”

        最最美味的东西?

        众人相信此事将来是有可能的,却没一个人有勇气拿胃给别人的发明做贡献,将门堵得严严实实。

        见她死活不肯走,红婶突然来了灵感:“不如你去公子那边,看看他用不用你伏侍?”

        伏侍“小白”?

        雷蕾果然不再坚持:“那……好吧。”

        转身走了两步,停下:“你们若还有什么事,记得叫我来帮忙啊!”

        众人都松了口气:“一定,一定。”

        从小严格训练,公子不是第一次尝到挨饿的滋味,心里已猜了个十之八九,考虑到此女可能会引发众怒,于是决定上厨房这边来调解调解,哪知刚刚走到院门外,就见到雷蕾被一群人从饭厅里哄出来。

        嘴角扬起,他转身往回走。

        “小白!小白!”

        身后响起叫声。

        公子觉得很无奈,这与他自小接受的礼仪教育相去甚远,百胜山庄大名远扬,江湖人谁不尊称一声萧庄主或萧公子,如今被一个姑娘萧白来萧白去挂在嘴边。

        停住脚步,他侧脸看她。

        雷蕾道:“是这样,他们说厨房不缺人了。”

        公子无语,怎么不缺人,估计一会儿红婶就要过来申请再找丫头。

        雷蕾欣喜:“他们让我来伏侍你。”

        被她看得有点发毛,公子哪还敢让他伏侍,摇头:“不必,你安心住着便是。”

        雷蕾道:“那怎么行,其实很多事用我更好,比如练刀,你要什么东西试,我可以帮你弄来,当然不会再叫你劈柴的,还有,你的衣服总是这两种颜色,太老气了,你才二十四啊!我给你准备不同的颜色换着穿,你吃饭睡觉……”说到这里住了口。

        果然,那俊脸忽地红了。

        雷蕾不怀好意地盘算,原来这么正派的美男也会乱想,还脸红,要不要再扑上去调戏轻薄一把?

        多次见识过千月洞妖女的手段,经历过大场面,公子的定力到底非同寻常,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大约是觉得不好意思,也不说话,只冲她微微一笑,抬脚就走。

        其实公子笑起来的模样很有种特别的蛊惑力,简直像换了个人,微抿的唇,斜睨的带着笑意的眼睛,看上去竟有点邪邪的味道,与平日一本正经的严肃形象截然相反,可惜自从初见时惊艳一笑之后,就极少再见到,如今忽然展露,实实在在把雷蕾给电倒当场。

        真是美男啊,雷蕾赞叹。

        接下来几天,百胜山庄上下没一个人来找过她帮忙,连赵管家见了她都客气许多,对于她混吃混喝再没表露半分不满,于是雷蕾成了百胜山庄里最游手好闲的一个,当然,她对这种状态很不满意,一直坚持努力找工作,成天跟着公子转悠,公子练刀,她鼓掌,公子渴了,她递茶,察言观色的能力倒提高不少,初时公子还有些过意不去,见她执意这样,也就不说什么了。

        这日,雷蕾四处瞎逛,走到回廊转角处,忽听见几个人在说话。

        “听赵管家说,何盟主怕是要中秋节过后才回来。”

        “视察架空城要这么久?”

        “前日西沙派出了大事,温掌门遇刺,虽说未能得逞,但他们非咬定刺客是南海派的,两大门派如今又闹到何盟主跟前,他老人家自然要费心调解。”

        “……”

        原来是一群下人在游廊栏杆上坐着聊天,来了这几天,雷蕾已经将百胜山庄的人熟悉了大半,此刻讲话的人正是那个跟着赵管家的王从,江湖最新消息总是由他带回来的,此刻听到“南海派”三个字,雷蕾立即想到客栈遇上的那个可能叫“冷圣音”的美男,于是从柱子后面走出来。

        王从叹气:“区区一个长生果,就闹得如今三大门派决裂,引得江湖人人妄想……”

        雷蕾插话:“那长生果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