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在线阅读 - 间谍无处不在

间谍无处不在

        间谍无处不在

        晋江客栈很是清静,干净的房间,滚烫的热水,松软的被褥,一天的疲乏全都消失了。

        雷蕾躺在床上看灯影摇曳,心情很不错,江湖真不小,这几天算是见了世面,和“小白”的感情有望加深,也不会再有美人哥哥逼着去偷东西,日子过得真舒服啊!

        正想着,那个服务态度很好的小二又来敲门了:“姑娘,你吩咐的东西小人已经买来了。”

        雷蕾莫名:“我吩咐的东西?”

        小二笑道:“姑娘不记得了?

        小人巴巴地跑了大半个镇才买到,你瞧天都黑了。”

        雷蕾开始觉得不对劲,想着公子与秦流风他们都在隔壁不远,于是起身开门想问清楚,却见店小二带着一个人站在门外。

        见到此人,雷蕾魂飞天外,不管三七二十一,慌忙将他拉进房间。

        上官秋月回身:“下去吧。”

        “姑娘满意就好,若还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小人去办。”

        小二恭敬地弯腰退下。

        幸亏冬天天黑得早,公子他们都已经休息,加上客栈房间的隔音效果还行,雷蕾略放了心,关好门,低声埋怨:“你怎么来了!”

        上官秋月皱眉:“怎么,不想见哥哥?”

        雷蕾马上假笑:“当然不是,我很想你的,就是没想到你也会跟着来。”

        上官秋月展颜:“想我?”

        雷蕾拉他坐下,讨好地倒了杯热茶:“是啊,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一只手揽她入怀,上官秋月亲切地:“哥哥也很想你,所以就来了。”

        大哥,也只有你能把肉麻的话说得这么理所当然,雷蕾极不自在地坐在他腿上,烛光里那张脸完美得不似人间所有,二人相隔极近,熟悉的馨香味直往鼻孔里钻,叫人心猿意马,她不由暗暗叫苦,笑得古怪:“哥,我多大了?”

        上官秋月目光闪烁:“十九。”

        只比实际年龄小一岁,相差不大,雷蕾又问:“你呢?”

        上官秋月不解了:“二十六。”

        雷蕾看看二人姿势:“那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有十九岁的妹妹还坐在二十六岁的哥哥大腿上的?

        上官秋月明白过来,笑了,语气却不在意:“自己哥哥,怕什么,让你轻薄还不好?”

        真会利用身份占便宜,这招好象是老娘用过的吧,雷蕾不敢违逆此人,于是顺其自然趴在他怀里,心里直叹气,小春花,借你的身份吃你哥哥豆腐,真是不好意思,你跟这位妖孽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暧昧,好象又没那么不堪,精神恋?

        “那个小二是你们的人?”

        “是我们的人。”

        纠正。

        对了,兄妹两人是大小魔头组合,雷蕾无奈之余,也有点惊心,看来千月洞的星仆无处不在:“这些客栈驿站都是他们提前安排的,不都是他们的人么?”

        上官秋月笑得古怪:“当然,掌柜还是他们的人。”

        “那别的……”

        “杀了。”

        轻轻一句话,雷蕾吓得差点从他身上滚下去:“全、全都杀了?”

        上官秋月扶住她,宠溺地:“我原本只想确定一下你们是不是走这条路,那掌柜却不肯说,所以我就杀个伙计让他看看,他还不肯,我就再杀了一个,后来人杀完了,他就说了。”

        解释完毕,他觉得很惋惜:“迟早都要说,他偏偏想不明白这道理,白白丢了几个伙计,你说他笨不笨?”

        自己杀了人怪到别人头上,美人哥哥的变态程度果然不是咱能比的,雷蕾哭笑不得,此时她才深刻体会到,人命对此人来说真的是蚂蚁。

        如今客栈这几个小二全是千月洞的人!她战战兢兢:“你想下手?”

        上官秋月反问:“你怕我对他们下手?”

        雷蕾惊,忙摇头:“不是。”

        “真那么容易,我还会等到现在?”

        上官秋月笑,“只那个小二是我的人,别的都是临时找的,若全用星仆,你以为秦流风他们会看不出来?”

        雷蕾松了口气。

        上官秋月轻轻抬起她的下巴:“跟哥哥说实话,他们真的是去夜谭城?”

        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在他跟前说假话会是什么下场?

        雷蕾冷汗沁出,不敢再自恃身份去冒险,于是故意抱着他撒娇试探:“我们要去哪儿,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上官秋月果然放开她,叹息:“还以为你只顾帮他们,不认哥哥了。”

        “怎么会,”雷蕾勉强扯了扯嘴角,看来此人早就知道小太平他们的计划了,这一路上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千月洞的奸细呢,既然他都清楚,再隐瞒也没必要了,“碧水城大年初一拍卖长生果,所以他们到时候会……有所行动,你到时候最好别进碧水城。”

        上官秋月点头:“我不会去碧水城。”

        到时候小太平调集三大派人手,碧水城会被戒严,美人哥哥若和他们起冲突,我还真不知道该帮谁呢!雷蕾松了口气:“那就好,长生果我们要不要也无所谓……”

        上官秋月打断她:“长生果我当然会要。”

        冰凉的手指划过她的脸,他柔声:“答应替你取的东西怎能放过,只有哥哥才会真正对你好,明不明白?”

        看看,又肉麻了!这份心意雷蕾多少还是感激的,劝他:“但那人手上的长生果是真是假还不一定,到时候何盟主会调集人手,碧水城全城戒严,你犯不着去冒险。”

        “是真的,我就取了,是假的,我就看热闹,”上官秋月笑,“谁说我要去碧水城。”

        雷蕾愣。

        上官秋月推开她,起身:“何太平有计策,别人就没有对策?

        凡事都是可以变的,你该记住这句话。”

        雷蕾摸不着头脑。

        上官秋月上下打量她。

        雷蕾更奇怪:“看什么?”

        上官秋月道:“除了哥哥,你也经常轻薄别人?”

        雷蕾认真想了想:“不轻薄白不轻薄。”

        上官秋月笑而不语。

        长眉如墨画过,眼尾略上翘,带着几分天然的媚态,鼻梁挺直却略显秀气,只有那薄而有型的唇,时常紧抿着,象征着果敢决断,使得整张脸不笑的时候威严摄人,才可以看出此人是个高高在上的、掌控着许多人的生杀大权的、唯我独尊的魔头。

        敲门声忽然响起。

        雷蕾惊回神:“谁?”

        “你……可有事?”

        公子的声音。

        想着方才二人说话声音太大,雷蕾后悔不已,忽瞟见上官秋月似要说话,吓得立即伸手捂住他的嘴巴,朝门外道:“没事没事,你怎么起来了?”

        公子似在迟疑:“你好象在和谁说话?”

        雷蕾忙道:“没有呢,就刚才小二来了下。”

        公子到底没听真切,也信了:“有事就叫我们。”

        雷蕾连连答应,直到门外脚步声消失,才松了口气。

        上官秋月将她的手从嘴上拿开:“想要闷死哥哥?”

        雷蕾急:“你快走吧,别让他发现!”

        上官秋月歪着头看她:“这么晚了,让哥哥去哪里,不如就留在这儿。”

        春花是你妹妹,老娘可不是,要跟你那么纯洁地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你还是杀了我吧!雷蕾瞪眼推他:“不行!快走快走!”

        想到曾经死了的那些伙计,雷蕾这一夜再也睡不安稳,梦里总被几个浑身是血的死人追着跑,大叫“兄债妹偿,小魔头还我命来”,噩梦时断时续一直做到天亮,因此第二天上路时,精神未免差了些,干脆趴在公子身上睡觉。

        见她真是睡眠不足,公子提醒了几次,也不再说什么,又怕天冷她睡出毛病,想到此女并无男女观念,便伸手将她抱在怀里。

        大约是公子一身正气,雷蕾觉得安心的缘故,这一觉竟睡得香甜无比,再没做恶梦,醒来时大乐,想不到“小白”还能辟邪。

        “萧兄弟!”

        车帘被撩起,秦流风弯腰钻进来,见此场景,顿时挑起了眉毛。

        公子略有些不自在,很快恢复镇定:“雷蕾姑娘精神不太好……”

        秦流风看了雷蕾一眼,似笑非笑:“想必也更喜欢睡在这儿。”

        雷蕾其实早已醒来,不过在公子怀中假寐,闻言立即怒目。

        秦流风坐下商量:“前面便是新晋驿站。”

        按照计划,到了新晋驿站就该使金蝉脱壳之计了,赵管家与王从张前自领人去夜谭城慰民,以掩人耳目,这边秦流风与公子等人却要私下改道,去架空城与何太平会合,一起去碧水城会一会那出售长生果的神秘人,来个瓮中捉鳖。

        见雷蕾已醒,公子推开她,道:“此地是武当派的地盘,你先去驿站准备,我去找武当派刘掌门,要调多少人?”

        秦流风想了想:“两百左右也够了。”

        说话间,马车已经驰进新晋驿站。

        站长亲自带人上来迎接,秦流风与他打过招呼,二人进房间商量去了,其余众人也纷纷下了车马,各自按计划行事。

        公子并不歇息,带着凤鸣刀就要上马赶去武当派。

        雷蕾拉住他:“你就这么去,他们肯借人么?”

        公子不语。

        旁边赵管家哼了声:“凤鸣刀在,牛鼻子老道敢不听令,别说只问他借几个人,就算要东西南三大门派都来,颜老儿他们也只得乖乖听话。”

        怪不得百胜山庄号称武林北斗,不只是因为刀法厉害,还有凤鸣刀可以调兵的缘故在里头,若是凤鸣刀心法真被毁……看着公子远去的背影,雷蕾愁肠百结,想到上官秋月昨晚的话,心里不由七上八下——这次行动原不是针对上官秋月,但那个石先生要在碧水城拍卖长生果,上官秋月却说不用去碧水城,是什么意思?

        难道事情有变?

        雷蕾更加不安,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这次行动骗不过上官秋月好说,并非人人都有千月洞这么厉害的消息网,骗别人应该绰绰有余,何况此刻江湖上的消息是,何太平还在八仙府调查卜老先生的事,那石先生又怎会知道他其实已经赶到架空城来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她不再多想,过去与温香等人说话。

        公子很快回来,带着二百多名武当弟子,都是护送赵管家等人去夜谭城慰民的,队伍午时浩浩荡荡出发,却没人知道重要人物并没上车,大约一个时辰后,又有三辆毫不起眼的马车驰出新晋驿站,朝晋江城方向行去,却是秦流风带来的三个手下,他们前脚刚走,众人立即上了另外三辆马车,朝架空城方向赶。

        秦流风行事果然周密,雷蕾忍不住赞叹,这样若有其他人跟踪也可以甩掉了。

        私下赶路远不如先前那么轻松,众人几乎是日夜兼程,除了在驿站换马时稍作歇息,都极少住店,温香自幼习武还好说,冷醉也是男儿性格,原就四处跑惯了的,倒也没觉得十分不适,惟独苦了雷蕾,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时常被秦流风戏弄,也没心情理会斗嘴,这样的情况一直维持到架空城与何太平会合之后。

        架空城的晋江客栈。

        何太平细细问过情况,道:“我与卜二先生商量过,他会对外宣称我还在八仙府,如今再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不算太早也不算太迟,我昨日已发过手令,暗中调动东山南海两派高手,他们会按时赶到碧水城。”

        说完,他意味深长看了一眼温香:“难得温姑娘知道大局为重的道理,或能体谅何某。”

        温庭得到碧水城出售长生果的消息,却迟迟不肯上报,足见其有私心,如今何太平暗中调兵,惟独不让西沙派参与,显然也对温庭不放心,雷蕾知道其中意思,只是为温香担忧,冷影之死,温庭的嫌疑实在太大。

        温香垂下眼帘,低声:“父亲纵有不是,但若说他害冷伯父,是绝不可能的,望何盟主明查。”

        何太平微笑:“放心。”

        秦流风道:“这路上似有人跟踪,怕是跟千月洞或传奇谷有关,想来他们对长生果也有企图。”

        雷蕾心中一动,知道必是上官秋月的人。

        何太平皱眉。

        秦流风笑道:“已经甩掉了。”

        何太平这才点头:“他们既然都志在长生果,如今长生果难得露面,也不会愿意惊动那人,但到时候定会有所行动,我们也不可不防。”

        雷蕾忽然道:“拍卖长生果的消息都是那石先生放出来的,可长生果究竟在没在他手上,是真是假,根本没人知道,万一他是骗子,只为卖消息赚钱,把大家都骗去碧水城走一圈,我们岂不是要扑个空?”

        何太平摇头:“此人行事周密,能放出这么多消息而无行踪可寻,必非泛泛之辈。”

        又叹气:“我只担心此事本就是魔教的陷阱,一心利用长生果之名将这些人都引到碧水城,趁机挑动祸乱,说不定那石先生也是他们派出来的。”

        真正得到长生果的人,谁会愿意拿出来拍卖?

        公子道:“不错,如今长生果是真是假都不重要,宁可防患于未然,此人真无恶意还好,若是居心险恶,我们也不能毫无准备,何况此人若真有长生果,便极有可能是杀害卜老先生夺走长生果的真凶,然后嫁祸冷掌门,或许冷掌门之死也与他有关。”

        温香目光一亮:“正是,不论真假,都应该先将这个人找出来问一问。”

        雷蕾也觉得有理。

        当下众人商议过,决定第二日便动身去碧水城,虽然时间还早,却不必急于赶路,正好养精蓄锐。

        只是谁也没想到,碧水城里等待他们的,是另一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