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在线阅读 - 类似真情告白

类似真情告白

        类似真情告白

        走在长街上,众人心情都坏到极点,后日便是初一,夜谭城长生果拍卖会将按时举办,如今只剩一两天工夫,别说不吃不喝昼夜兼程赶去也没那么快,就算飞鸽传书过去给赵管家他们,也来不及调集人马应付。

        冷醉忽然开口:“总算知道了石先生的线索,此人抢走长生果,嫁祸家父。”

        雷蕾喃喃道:“不对,长生果其实没在他手上,他只是利用长生果把那些人都骗过去,然后挑动他们自相残杀。”

        她说得这么肯定,众人反倒有点愣。

        秦流风瞟着她:“猜测罢了,万一长生果真在他手上,找到他就正好可以顺藤摸瓜,查出卜老先生与冷前掌门之事。”

        不是猜测,这次肯定是美人哥哥搞的鬼,长生果根本不在他手上,杀卜老先生抢长生果的凶手一定另有其人!雷蕾很想反驳,可她断不敢说这次计划是自己泄露给上官秋月的,闯了大祸,只得心虚地保持沉默。

        公子道:“如今重要的是夜谭城那边。”

        一句话,所有人又陷入沉默。

        领路的温香突然停住脚步,转身看何太平:“何盟主不妨飞鸽传书夜谭城,或许还来得及。”

        众人摇头。

        何太平却目光闪烁,示意她往下说。

        温香咬了咬唇:“可能……家父也去了。”

        众人反应过来,又喜又忧。

        喜的是,温庭从老友口中得知拍卖长生果的消息,隐瞒不汇报,肯定是打长生果的主意,如今他并没来碧水城,很可能是半路得到消息赶去夜谭城了,身为三大门派之一的掌门,要争夺长生果,势必会带西沙派顶尖高手前去助阵!

        忧的是,温庭既然想要长生果,会不会听令行事?

        秦流风道:“西沙派之势,温掌门之威,或能拖延几日,倘若温掌门肯出力,便是大功一件。”

        冷圣音冷哼了声。

        “有些道理温掌门会明白,”声音一改平日的温和,透着领袖该有的威严,何太平断然道,“时间紧迫,我与秦兄弟去鸽站写信,萧兄弟与冷掌门跟温姑娘去找风大侠。”

        眼睛看着公子,强调:“将他拿到客栈,待我回来再问。”

        公子点头:“放心。”

        若是就地审问,风千卫坦白还好说,若不坦白,冷圣音报仇心切,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

        交代完毕,何太平与秦流风离去。

        碧水城南边一带都是居民区,不似别处喧哗,夜已渐阑,空荡荡的街道上拖着长长的影子,脚步声也显得格外清晰,温香领着众人在一扇高高的大门前停下,上去敲门。

        须臾,门开了一道缝,一个仆人探出脑袋,怀疑地打量众人:“你们……”

        公子道:“我们有急事求见风大侠。”

        仆人犹豫了下,答应:“是,各位稍候……”

        话未说完,门里忽然响起一个女子的叫声:“是什么是!又是来找我爹赌钱的,叫他们给我滚!哄走!哄走!”

        声音响亮,略有点尖锐,语速也很快,可见这女孩子不但心直口快,还是个急性子。

        “是是是,”仆人似乎很怕她,连连点头,转脸看着众人陪笑,低声,“我们家大小姐……诸位明日再来?”

        公子皱眉:“实在是有要事,有劳……”

        “还跟他们罗嗦什么,废物!”

        一只纤美的手伸来将仆人推开,紧接着门“呼啦”被开得大大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站在里面,衣着简单朴素却难掩天生丽质,瓜子脸,樱桃嘴,微竖的柳叶眉透着几分泼辣,此刻更满脸怒色,手执长鞭指着众人,厉声,“都给本姑娘听着!我爹不赌了,今后少来找他,滚!”

        鞭子劈头盖脸而来,这大小姐的功夫竟也不错。

        公子侧身避开。

        温香忙道:“彩彩,是我!”

        女子显然认得她,立即收起惊怒之色,变作欢喜:“你怎么来了!”

        又疑惑:“他们……”

        “这是风大侠之女,风彩彩,”温香跟众人介绍过,又拉着她微笑,“如今也没功夫跟你细说,这是百胜山庄萧公子,那边是……冷掌门,奉何盟主之命前来找风二叔有点急事。”

        听到百胜山庄之名,风彩彩望着公子愣了片刻,脸慢慢红了,低声:“方才我只是以为……我爹喜欢赌钱。”

        公子略含歉意:“冒昧登门,还望见谅,不知风大侠……”看门里。

        风彩彩忙闪身让路:“我爹已经睡了,想来你们定有重要事情,先去厅上坐坐,我叫他起来。”

        公子点头:“有劳。”

        风彩彩脸更红,责怪仆人:“还不去叫他们出来待客!”

        语气已经柔和许多。

        见到大人物,仆人也有点发呆,闻言忙答应着跑了。

        客厅上的摆设很阔气,椅子垫子靠背都是上好的,壁间挂着幅八仙图,屏风上也画着寿星童子牡丹等,看着虽花团锦簇富贵吉祥,却始终缺少几分雅致,可见这位风大侠并不是个有品位的人。

        热腾腾的茶刚上来,门外忽然响起风彩彩的娇斥声:“我爹明明就睡了,怎会不在卧房!是不是你们又放他出去赌钱了!”

        “确实没见老爷出去过。”

        下人苦恼。

        “我说了多少次不让赌,他敢出去,给我把门关了别让他回来!”

        自古只有爹管女儿,这风家却明显是女儿当家管着老爹,众人听得发笑,忙起身出去,见风彩彩正对着个下人发脾气。

        温香劝解:“你不必着急,不知风二叔爱去哪家赌场,我们找便是。”

        风彩彩忙收起怒色,笑:“没事,我……”

        话没说完,忽然有个下人过来:“老爷的书房好象亮着灯,怕是还没睡,在书房算帐吧?”

        公子立刻问:“书房在哪边?”

        风彩彩转身:“我带你们去。”

        寂静的小院,其中一间房果然亮着灯,映得窗纸明晃晃的。

        “爹!爹!”

        风彩彩先是敲门,后来干脆改成了双手拍,“爹!有贵客来啦,快出来!”

        门内依旧无人应答。

        众人面面相觑。

        风彩彩也惊疑,一脚踢开门:“爹!”

        叫出这一声她就愣住,案前椅子上空空荡荡,房间根本没有人,案头灯焰被进门这阵风吹得跳跃,忽明忽灭。

        风彩彩埋怨仆人:“都没人,谁把灯燃着的!”

        “小人哪里知道。”

        仆人边叫屈,边走过去要熄灯,谁知才迈出几步,脚下就生了根似的再也不动了,眼睛死死盯着某个方向。

        风彩彩不耐烦:“磨蹭什么!”

        仆人指着角落,结巴:“老……老爷!”

        发觉不对,众人都涌进屋。

        墙角有个人。

        不同的是,这个人头朝地倒立着,因为他的双脚被一对巨大的铁钉高高钉在了墙上,看面容四十几岁左右,眼睛睁得大大的,白的多黑的少,神色古怪,加上这诡异的姿势,就像在做鬼脸。

        风彩彩回神,尖叫着扑过去:“爹!”

        风千卫的遗体被放下来,仆人们都被吓得不轻,所幸有温香帮忙理事,指挥人出去购置棺材等等,冷醉默然坐在旁边,惟独风彩彩伏在父亲尸体身上哭泣不止。

        “杀人灭口,”公子检查过尸体,起身,“长生果拍卖会后日便要举办,石先生应该到夜谭城了,可见他还有帮手。”

        这么有创意的手法,多半就是千月洞干的!雷蕾既惊且怕,美人哥哥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今后自己的身份若泄露,更要被“小白”当小魔头宰了。

        见风彩彩可怜,她愧疚不已,走过去想要安慰。

        哪知风彩彩忽然拉着公子跪下:“百胜山庄向来主持公道,求萧公子为家父报仇!”

        习惯雷蕾更强悍的动作,公子也没觉得不妥,扶她起来:“风姑娘放心,此事何盟主必会详加调查,还你公道。”

        风彩彩再也忍不住,扑在他怀中痛哭。

        公子有点无措:“风姑娘……”

        旁边雷蕾看得不对,马上过去轻言安慰,顺便费力将风彩彩拉到自己怀中,的确是美人哥哥对不住你,不过要寻求温暖怀抱,老娘也能给!

        感受到此女强烈的不满,公子一声不吭退开。

        正在此时,门外响起轻微却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冷圣音带着何太平与秦流风走进来。

        安抚过风彩彩,何太平道:“令尊日常与谁来往最密切?”

        风彩彩已经收了泪,仔细想了想:“我爹爱赌钱,他的朋友都是在赌场里认识的,我也不清楚这些事,找上门的都被我赶走了。”

        何太平道:“令尊很喜欢赌钱?”

        风彩彩点头,略显惭愧。

        旁边一个忠实的老仆帮着解释:“老爷好赌,又总是输,去年差点搬东西出去当,幸亏有大小姐当家拦着,否则这家早就……”摇头。

        何太平扫视四周。

        老仆明白他的意思:“这些都是新置办的,老爷后来跟人合伙做生意,赚了许多。”

        风彩彩忽然道:“方才他们在王裁缝处订下了寿衣,麻烦你老先过去看着,别叫他们偷懒,赶着做好的。”

        老仆答应着离去。

        见众人都看着自己,风彩彩沉默片刻,低声道:“其实……这件事我也不敢对外人说,父亲嗜赌,半年前家里已经很艰难,只不过有天夜里,他忽然拿了一匣子银票给我,足足有二十五万两,说是跟老友合伙做了笔生意,我当时便怀疑,可他老人家无论如何不肯泄露,因这些银子来得不明不白,我怕有不妥,就按他的吩咐置办了几件东西,其他的至今没敢动用。”

        当下领着众人去房间,果然取出了一匣子银票,市面通行的那种,众人已明白了大半,这银票应该就是那石先生给的,风千卫贪图钱财为其办事,如今反被他灭口。

        何太平道:“夜谭城之事刻不容缓,明日一早萧兄弟秦兄弟与南海派几位高手跟我赶过去,冷掌门与几位姑娘留下来帮忙处理风大侠的事,再……”

        冷圣音道:“我去夜谭城。”

        “冷兄弟,大局为重,”知道他报仇心切,何太平摇头,“或许这是石先生的诡计也说不定,若我们都离开,谁来护这几位姑娘的安全……”

        冷圣音不语。

        何太平拍拍他的肩膀,微笑:“处理完这里的事,尽快赶来与我们会合。”

        因温香与风彩彩要好,正可以帮忙理事,当夜众人便没再回客栈,留了下来。

        明天“小白”就要跟去夜谭城,雷蕾怎么也睡不着,若这次主谋真是上官秋月,他应该也去了,既有意挑动江湖祸乱,争斗恐怕在所难免,“小白”的武功虽然好,论心计却是万万敌不过的,再加上他知道“小白”身上那玄冰石的秘密……

        翻来覆去许久,她还是披衣下床。

        门外赫然站着个熟悉的身影,一如平日的挺拔,由于是背面,略显寂寥,听到开门声,他立即转身看过来,似有点尴尬。

        雷蕾马上扑过去抱住他,乐:“小白小白!”

        热情的拥抱让公子有点窘迫,看看四周,低声:“放手。”

        可惜这句话雷蕾已经听得太多,产生免疫,何况以此女的脾性,到嘴的东西哪会轻易松口,赶紧在他身上蹭蹭:“我发现一件事。”

        公子看她。

        “你怎么不脸红了?”

        雷蕾不怕死地伸出爪子,想挑战新难度标准,进一步侵犯那张俊脸。

        “……”这回公子毫不客气将她从身上扯开,顺手点穴。

        雷蕾怒:“你……”

        古板!木头!送上门的豆腐都不吃!笨蛋!小白!不解风情!后面诸如此类的话,在公子忽然展露邪佞一笑之后,通通被吞了回去。

        他斜瞟着她:“明日我与何兄他们要去夜谭城。”

        雷蕾忙道:“我正要来找你。”

        公子反倒愣住:“找我?”

        雷蕾斟酌了一下:“这次很可能只是魔教的阴谋。”

        “恩。”

        “若遇到上官秋月,别单独去,要……以大局为重。”

        保全两个最好。

        “恩。”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若他们人多打不过,一定要先跑,要知道你身上的责任还很重。”

        依“小白”的性子太容易去当英雄了。

        “……”

        “千万不要让别人接近,比如像我这样抱你。”

        “……”

        其实雷蕾的本意是提醒他当心身上的玄冰石,以防被人算计,思想是难得的纯洁,可公子原本正常的脸又开始泛红了。

        嘱咐完一堆话,雷蕾才想起:“你是来找我的?”

        公子沉默片刻,解开她的穴:“我树敌不少,你最好跟紧冷掌门,若不慎落入他们手上,不要作对,就说是……我的亲眷,他们该不会太为难。”

        这么说无疑是加大自身利用价值,更容易会被人当作把柄让他自动上钩了。

        虽然知道美人哥哥不会下手,雷蕾还是感动,忘记方才的教训,抱住他:“小白你真好!”

        公子抽抽嘴角,忽然脸更红,拉开她就走。

        背影消失,雷蕾正在遗憾,却听得耳边有人说话:“真好的小白,可惜跑了。”

        不知何时秦流风已经站在了身后,风流倜傥的姿态,却是满脸欠扁的模样:“只关心小白,雷蕾姑娘未免太偏心。”

        雷蕾瞪眼,转身进屋,“砰”的关门。

        门外传来笑声。

        除夕刚过,天气反骤然变冷,正是寒梅飘香的时节,竟又下起了小雪,满城飞絮,落地即化,只檐上枝头抹着浅浅一层,倒也为新年增添了十分喜气与韵味。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令人无比震惊的消息在江湖上炸开,夜谭城有人暗中拍卖长生果,数百人争斗丧命,长生果下落不明,幸亏西沙派温掌门及时阻止,避免了更大的事端,至此,长生果的事才从暗地转到了台面上,许多原本不知情的人也知道了。

        天色昏暗,三女走在大街上。

        自公子等人离开,雷蕾便留在风家,与温香二人共同帮忙安排风千卫的后事,冷醉却被冷圣音派人送回去了,如今听到夜谭城出事,冷圣音再等不得,风千卫好友不多,只停了几日便匆匆落葬,风彩彩想为父报仇,急欲知道“石先生”的下落,于是将家中事务尽数托付给几名忠实可靠的旧仆,准备与众人一起赶过去。

        明日便起程,三女准备购置几样东西,因怕冷圣音跟着不自在,加上风彩彩与温香都是自幼习武,街上人这么多,所以只让他在左边街口等候。

        “卖花咧,红梅白梅花——”

        清脆的叫声响在耳边,却是一群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们站在巷子口卖梅花,红扑扑的脸蛋十分水灵可爱,加上她们嘴又甜,因此生意比别处卖花的都好。

        见小姑娘们不停招手,雷蕾欲哄风彩彩高兴,拉她:“有卖白梅花的,我还没见过,过去看看?”

        温香笑:“你们两个玩,我去买点正经东西。”

        雷蕾果然拉着风彩彩过去,刚到巷子口就有一群小姑娘迎上来,二人很快被几十枝梅花围在中间,红红白白煞是好看,冷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

        正要问价格,冷不防巷子里面有人叫:“她们的都没我的好!”

        二人循声望去,果见那篮中梅花枝枝挺秀,都是精挑细选过的,女人天生爱美丽的东西,连红着眼的风彩彩也忍不住跟着她走进巷子去看。

        那姑娘递给二人一人一枝:“香得很,两位不信就闻闻看。”

        大约是身处花丛的缘故,馥郁的香味熏得雷蕾有些头晕,她正要说话,旁边风彩彩却脸色大变,迅速将花丢开:“你们……”

        头脑越发昏沉,二人软软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