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在线阅读 - 江湖健康队伍

江湖健康队伍

        江湖健康队伍

        转眼间冷圣音与傅楼便过了十来招,冷圣音身为南海派掌门,剑法正宗,自是非同寻常,可惜对方是傅楼。

        传奇谷内部关系复杂,素来是弱肉强食能者为尊,自相残杀的事例数不胜数,当初傅楼反出师门投奔传奇谷,只是个最低级的杀手,事实上他活下来了,其过程必是九死一生,不知经历了多少场撕杀,以命相搏,方才赢得今日的谷主地位,得了狠厉冷酷之名,再看他出手间招式全无花哨,实用得多,掌风所到之处必是对方要害,因此二人很快就分出高下。

        好在傅楼有些心不在焉,冷圣音也看出来了,出剑更是招招凌厉,一心要拖延时间等待何太平的人。

        知道再打下去于己方不利,傅楼杀心顿起,冷笑:“要找死还不容易,本座今日就让南海派再换个新掌门。”

        言毕他不再退让,竟运足内力,左掌探出,反守为攻,直直抓向刺来的剑锋,与此同时身形左侧,右掌闪电般拍向冷圣音的胸口。

        南海派剑法以招式绵密著称,这一招“天地潮来”更是大名鼎鼎,模拟海潮席卷时的壮阔之势,既攻且守,冷圣音自幼苦练,此刻使出来几乎无懈可击,何况对方还是徒手,照理说,以他的能力再拖上个百十招也不难,公子正是看清了这点,才没有急着上前相助,哪想到对方竟完全不拿自己当回事,以肉掌对宝剑,生生从滴水不漏的剑法中造出了一个破绽!

        鲜血涌出,殷红。

        宝剑如被钳子钳住,再难收回,冷圣音大惊,对方内力之强盛实出意料之外,此刻自己面前空门大现,显然给了对方一个绝好的机会,很可能就是致命一击,照理说本当立即弃剑闪避,然而使剑者本无弃剑之说,人随剑走,如今本不可能受制的剑被人以非常手段制住,他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愧是傅楼,他早就料到对方的反应,眼光准,下手更狠,自己固然要受皮肉之伤,对方却定会毙命!杀了冷圣音,其他人就不会再缠斗,这也是尽快解决麻烦全身而退的最好办法。

        “冷兄!”

        明知援救不及,公子变色。

        雷蕾也惊呆。

        就在这危急的当儿,忽有一道黑影如燕子般从旁边掠出,向傅楼扑去:“看掌!”

        背后掌风凛冽,傅楼只是冷笑,迅速带着冷圣音手中的剑转了个向,原本攻向冷圣音的右掌也中途改道,直取来人心口,他已料定对方此刻全力救人,自身难免会疏于防守,这些破绽都被他拿捏得准确无比。

        事发突然,众人都没反应过来。

        冷圣音看清来人,既惊且怒,大吼:“让开!”

        话说得容易,傅楼身为传奇谷谷主,掌法之迅疾狠辣哪容得对方闪避,此刻来人身在半空,收势不及,眼见就要命丧掌下。

        公子拔刀怒喝:“住手!”

        雷蕾急中生智,忙死死拉住他,同时大呼:“丝丝!夫人!”

        那边战况激烈,刀剑交击声十分刺耳,这叫声夹在中间并不怎么清晰,可远处的傅楼却不出意外地立即撤了掌,退后两丈,转脸朝这边看过来。

        冷圣音趁势带着来人飘出三丈,落定。

        众人这才看清那人模样,身穿白边的黑色短装,清爽大方,正是温香。

        冷圣音丢开她,怒:“你做什么!”

        温香白着脸说不出话,她方才救人心切,也没料到傅楼反应会这么快。

        虽有内力护持,无奈终是血肉之躯,怎能与宝剑相抗,鲜血不断从左掌涌出,滴落于地,傅楼本人却不甚在意,反倒松了口气,迅速将左掌笼于袖中:“丝丝!”

        游丝脸色雪白,怔怔地站在那里,幸亏旁边两名丫鬟扶着,才不至于倒下。

        公子冷冷道:“傅谷主当真以为这夜谭城是任你胡作非为之地?”

        傅楼这才发现他,顿时变色,待看到旁边的雷蕾,立即目露凶光,一字字地:“你竟敢劫持她?”

        雷蕾吓得一缩。

        公子皱眉,转脸看她。

        冷圣音并没留意这几个人的变化,只道公子也在,大喜之下又扬起剑尖:“傅楼,你以为你今日还能走得了?”

        血战在即,雷蕾终是感念游丝之恩,忙站出来大声道:“传奇谷作恶多端,本该自食其果,我们正道人士从不乱杀无辜,更不会伤及老弱妇孺,单凭这点就比你们强多了,傅谷主难道还不明白这些道理?”

        这话外人听来并无大错,不过是笑她对魔头讲道理白费力气罢了,可其中含义却只有雷蕾与傅楼二人明白:你先走,他们不会伤害你夫人!

        傅楼闻言果然愣了下,目光闪烁不定。

        冷圣音哼了声:“他若知道这些,就不会犯下弑师大罪了。”

        旁边不少人面上都有嘲笑之色。

        雷蕾尽量作出若无其事的模样,走过去扶住游丝。

        见傅楼受伤,游丝不敢惊叫,两手冰冷,紧紧抓着雷蕾,喃喃地:“他……怎么办?”

        雷蕾忙递了个眼色,低声:“想救他,就别说话。”

        然后转向两名丫鬟:“这里有魔教的人,夫人受不得惊吓,你们快点送她回去。”

        两名丫鬟不动声色,扶起游丝就要走。

        谁知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传来:“那是傅楼的夫人,只要她在,傅楼就休想逃走!”

        雷蕾惊得转身,来人正是风彩彩。

        冷圣音冷笑:“原来傅夫人也在,倒是我们失礼了。”

        话音未落,数条人影同时扑向游丝,两名丫鬟见状立即将右脚一跺,碧色刀尖迅速从鞋上弹出,很快便听得几声惨叫,有人中招倒地,很快气绝身亡。

        众人怒喝:“有毒!”

        不等雷蕾拦阻,公子已拔刀上去。

        寒光里,“叮叮”两声响,两段刀尖被削落在地,早闻凤鸣刀威名,如今又被这高明的刀法给震住,两名丫鬟大惊之下向后退开,待查觉对方意图,为时已晚。

        公子扣住游丝的手臂:“得罪。”

        知道铸成大错,两丫鬟都惶恐地看向傅楼。

        整张脸很快蒙上一层凶杀之气,那块疤痕越发显得狰狞醒目,傅楼冷冷地看着公子:“你们若敢动她一根指头,我必将百胜山庄连根端掉!”

        公子将游丝丢给风彩彩,淡淡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

        见他要动手,雷蕾慌得拖住他:“别!”

        公子厉声:“休要胡闹,放手!”

        什么正邪,游丝好歹也救过咱,总就不能让人当面杀她的丈夫,雷蕾无奈:“小白,饶他们这次吧,游丝夫人当初救过我。”

        公子怒:“此人作恶多端死有余辜,你竟会为他求情,果真善恶不辩,无知至极!”

        说完挥臂将雷蕾甩开。

        光华闪耀,凤鸣刀直向傅楼斩去。

        游丝紧紧咬牙,终于晕倒。

        担心爱妻身体,傅楼心神大乱,勉强避开这一刀,却不防后面冷圣音的剑也刺到,幸有旁边一名忠实手下赶来架开。

        雷蕾迅速从地上爬起来,不理会满身的尘土,冷冷看着旁边的风彩彩。

        风彩彩也觉得理亏,抱着游丝不语。

        雷蕾忍住怒气:“当初在传奇谷是谁救了你,你有没有良心?”

        风彩彩垂首:“我又不是想杀她,我只是……这个魔头为害江湖已久,今日若不除去,就再难有机会……萧公子不也说过他该杀么?”

        站在她的立场上,这番道理或许没错,不过雷蕾还是很鄙视,努力将语气放软:“不管怎么说游丝夫人救过你,你先放了她,怎么样?”

        风彩彩咬唇不语。

        眼见那边形势紧张,傅楼等人明显吃力,雷蕾急:“你知道什么叫忘恩负义!”

        风彩彩将脸一扬,跺脚:“对付这些魔头还讲什么道义!”

        看看,武侠片经典台词出来了!雷蕾正要开口骂,却听到一阵哨子声和整齐的脚步声,接着一队人出现在街口,踏着“一二一”的节奏朝这边跑过来。

        队伍行列整齐,领队的是个四十来岁、身材高大的汉子,青衣小帽,口里叼着支哨子,其他队员皆穿着青、黑、蓝三色轻便服装,后背印着各类赞助商的广告如“蜀客酒楼,健康饮食”、“钟花茶水,天然纯净”、“苏素牌烤鸭,绿色食品”等,每人双手皆握拳于腰侧,昂首挺胸,精神抖擞,带动尘土飞扬。

        陡然见到这不伦不类不古不今的队伍,雷蕾拼命揉眼睛。

        队员们也看见了这边激烈的打斗,于是纷纷停下。

        “他们是在打架?”

        “南海派的!”

        领队眯着眼瞧了瞧,马上转身大声冲后面喊:“其实练剑也是锻炼身体的好办法啊,大侠们都这么积极,咱们更要加强健康意识了,不要停!不要停!”

        众队员大悟,原地踏步。

        拼命的打斗被瞎掰成锻炼身体,这边所有人都黑了脸,公子明显放缓攻势,以防傅楼等人向他们下手,好在传奇谷来的人不多,此刻都被南海派的人缠住,无暇分身。

        偏偏这些队员不知死活,非但迟迟不走,反倒来了兴趣。

        “那些人睡地上做什么!”

        “死人?”

        原来不远处的地上躺着几个中毒阵亡的南海派手下,皆身体扭曲,十分古怪。

        见队员惊惧,领队忙装模作样看了看,澄清:“别急别急!各位,他们是在练瑜珈,待我回去咨询过蜀老板,再详细解释!”

        队员都点头。

        领队的继续鼓舞士气:“为了江湖百姓的身体健康,蜀老板决定,过些日子会在晋江城举办一个大型运动会,大伙儿都要用心准备!”

        队员齐声:“好!”

        ……

        队员们劲头十足,其他人都无语,不只白道,连传奇谷的人也越听越有气,留下来保护雷蕾等人的三名南海派剑客大喝:“快走快走!”

        领队也看出不对,立即吹响哨子集合,引着队伍继续往前跑。

        雷蕾也明白了这些人的身份,听说近日那个蜀总、钟总和苏总为了招揽生意,别出花样,联合组办了一个什么“健康俱乐部”,俱乐部会员天天做操跑步,打着“提高全民身体素质”的招牌,天天给自家品牌打广告,加入的人居然还不少,在江湖上颇有影响。

        队伍长长,将街道分成两半,难得有除去魔头的机会,旁边保护雷蕾与风彩彩的三名南海派剑客都十分关注那边的战局,不由走开几步,张望。

        何太平的人快到了,再打下去于傅楼更不利,看看晕过去的游丝,雷蕾终究不忍,这女人根本就是弱不禁风,真该去那个“健康俱乐部”锻炼锻炼。

        “彩彩,你……”

        “你别管了,”发觉她的意图,风彩彩低声,“我原本也打算放过他们的,可后来想了下,觉得萧公子他们没错,机会难得,傅楼杀了我们那么多人,死有余辜,这只是给他们报仇,等杀了傅楼,我们再求何盟主放过游丝夫人就是了,你不也想帮萧公子吗?”

        傅楼的确算个杀人犯,雷蕾犹豫了一下,摇头:“小白他们也杀了很多传奇谷的人,其中也有无辜的,何况拿别人老婆来作要挟也不见得光彩,没了傅楼,游丝夫人肯定活不了,不管怎么说她都救过我们,我们也该救他们一次,算是还这个情,以后再有问题就不关我们的事了,这样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风彩彩不语。

        见那边公子与傅楼战得激烈,雷蕾看她:“放了游丝夫人,傅楼肯定会撤。”

        风彩彩迟疑:“萧公子与冷掌门必会生气,我……都已经这样了,你以为傅楼他们还走得了么!”

        雷蕾不再言语,转身。

        风彩彩急得拉住她:“你会变声,何盟主他们肯定已经怀疑你了,你再和这些魔教中人扯上关系,只怕……”

        老娘本来就是魔教的!虽然感激她的好意,雷蕾还是对此行为很反感,拂开她的手:“念在她救过你的份上,你就当没看见,好吧?”

        看看旁边凝神关注战况的三位南海派剑客,风彩彩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沉默。

        队伍过尽,雷蕾已经走到街道另一边那两名发抖的丫鬟面前:“劫持我。”

        丢了夫人,害谷主遇险,两名丫鬟原是又急又怕,闻言更愣。

        “劫持我,快!”

        心知不能再拖下去,雷蕾低声,“拿我换回夫人,还可以保你们谷主全身而退,你们难道不想将功赎罪?”

        两名丫鬟立刻领会了她的意思,皆面露喜色,对视一眼,其中一个道了声“得罪”,果然毫不客气动手将她扣住,再从头上拔下根银簪抵在她颈间,口里娇喝:“都住手!否则我们便取她性命!”

        果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引了过来。

        机会难得,公子一心要将傅楼斩于刀下,哪想到雷蕾会落入她们手中,当下不敢迟疑,退开。

        功亏一篑,冷圣音看向旁边三名手下。

        三名南海派剑客知道闯了祸,都不敢言语,齐齐看风彩彩,本是奉命留下保护二女连同人质,无奈这场大战实在太精彩,不知不觉竟被劫走了个人,其实两边距离本来不近,若两名丫鬟真有动静,风彩彩只要开口,及时救援也没问题,何况风彩彩自己也有武功,所以三人都十分疑惑,却没料到其实是雷蕾趁着刚才那些队员的脚步声掩饰,自己走过去的。

        风彩彩涨红了脸,看着地面不作声。

        场上形势乍变,传奇谷众人都面露喜色,惟独傅楼面色不改,只有点意外。

        丫鬟道:“再不叫他们住手,我便杀了她!”

        知道雷蕾与公子的微妙关系,冷圣音虽有不甘,却也很给面子地挥手:“退下!”

        南海派正士气高涨,此刻都不得不遵命退开,错失斩杀魔头的机会,众人都将愤怒转移到碍事的人身上,那目光简直要将雷蕾大卸八块。

        雷蕾无视:“小白!”

        周身煞气不减,公子刀尖斜斜指地,冷眼看傅楼,并不理会她。

        雷蕾正要继续做戏,忽然眼前一花,一只手从旁边伸来,将她从丫鬟的掌控中夺走。

        脖子被银簪划破,刺痛传来,接着又多了只手掐上去,身后人很高大,那种压迫感几乎令人窒息。

        他奶奶的也不知道温柔点!雷蕾斜眼看那半边俊脸,口里惊叫:“我的脖子,那簪子有没有毒!”

        公子这才看过来。

        傅楼冷哼:“她没事,你便没事。”

        见她大呼小叫,周围众人脸上或多或少都带上了鄙视之色,传递的信息就四个字——“贪生怕死”。

        雷蕾铁了心,干脆闭上眼睛叫:“小白!小白救命!”

        半晌。

        “放人。”

        公子的声音。

        “萧公子,顶多放他们走就是,这女人不能轻易放……”

        公子再次:“放了。”

        冷圣音也忍不住提醒:“萧兄弟,是不是等何盟主来了再说?”

        公子沉默。

        许久没动静,雷蕾将眼睛睁开一线,果然见他看着自己,俊脸上神色复杂,有矛盾,有气愤,有不甘,顿时也有点内疚,“小白”有他的立场,这么做根本就是在挑战他从小到大所坚持的信念。

        知道僵持下去于己方不利,傅楼毫不犹豫拧住她的胳膊。

        雷蕾咬牙,痛得眼泪骨碌就滚下来了,心里开始害怕,若“小白”也坚持不肯放游丝,此人心狠手辣,才不会管咱是不是好意,绝对会杀了咱泄愤,他奶奶的好心没好报,老娘这次是还你老婆的情,下次可再不救你了!

        公子握住刀柄的手紧了又紧。

        就在此时,一阵“答答”的蹄声响起,越来越近,很快就有队人马出现在街头,当前二人自然是何太平与秦流风。

        冷圣音等人都松了口气,传奇谷的人戒备之色更重。

        何太平勒马,看清场中死伤情形,不由摇头轻叹。

        秦流风一如平日的倜傥潇洒,只不过看到雷蕾的时候皱了下眉,似大有深意。

        怕被他发现破绽,雷蕾闭上眼。

        半晌。

        “放了傅夫人。”

        温和的声音打破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