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在线阅读 - 谁是救命恩人

谁是救命恩人

        谁是救命恩人

        “哐啷”一声,小窗关上,二人陷入黑暗,再也不知道外面的动静。

        风彩彩武功不算高,早知道这样,就留“小白”在外面了,雷蕾后悔不已,轻声唤身旁人:“小白?”

        火折子燃起,映照公子落寞的脸。

        “小白?”

        “是我行事不慎,你……”

        原来在内疚呢,咱家“小白”就是好!雷蕾抱着他吃豆腐:“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有事,乖,你别怕。”

        妈的敢让老娘挂,老娘穿回去不砸了晋江穿越集团的招牌,再把那研发部的蜀总丢河里去喂鱼!

        见她反过来安慰自己“别怕”,公子哭笑不得,我自然不怕了。

        雷蕾好歹没忘记正事,放开他:“这地方不能待太久,要快点想办法出去。”

        公子愣了下,目光微黯:“这冰库是建在地底的,只怕……”不忍打击她,停住。

        “有,肯定有办法出去!”

        雷蕾信心十足,转而对那扇门上下其手,敲敲摸摸,半晌之后得出结论,“这里应该没有机关,从里面是开不了。”

        公子不安:“小蕾。”

        雷蕾没注意他的表情,眼睛一亮:“不如我们回去看看,说不定有别的出口。”

        天雷文里,藏宝洞之类的密室除了正门,能没有应急逃生通道么!

        公子没有动。

        雷蕾发现异常:“怎么了?”

        公子看着她:“若真的出不去,你会生气?”

        什么时候了还担心这个,雷蕾微微感动,做出郁闷的样子:“没办法,同生共死,可惜还没真做夫妻就要给你陪葬,不划算。”

        公子无语,半晌又抽抽嘴角,别过脸。

        雷蕾拉他:“走吧,回去看看,听我的没错,我们不会死的。”

        没有想象中的哭闹,公子放了心,带着她回到冰库里,这回二人可仔细多了,将每个角落都细细找了一遍,才发现这冰库真不小,长宽各六七米左右,储藏的冰就有两三米高。

        天雷文里也会出现例外。

        “怎么会没有……”雷蕾喃喃念叨,边呵气边揉搓双手,他奶奶的难道那个蜀总忘了设计?

        公子将火折子放到旁边,主动拉过她的手:“别找了。”

        暖意传来,雷蕾勉强笑:“我们真要死在这儿了。”

        后悔,当初只顾穿越,竟忘了咨询有关人身安全的问题!

        “跟你死在一处,自然是很好的,”公子轻声叹了口气,情绪略显低落,“只不过,萧家凤鸣刀名扬天下,原以为练成最后一式便可像父亲那般斩恶除魔伸张正义,想不到如今却因为轻率行事,送了性命不说,竟连你也带累了。”

        见雷蕾要说话,他又摇头:“萧白不是怕死,若死在魔教人手上,也不辱没家门,无愧历代祖宗,可像这样……实在愧对这柄凤鸣刀。”

        雷蕾望着他许久,忽然一笑:“我们还是死在这里更好。”

        公子皱眉:“你……”

        雷蕾抽回手,哆嗦着取过火折子:“走吧,我就不信出不去。”

        天雷文时常有意外发生。

        门竟是开着的!

        走出冰库,带着凉意的空气也显得温暖至极,没有意料中的偷袭,朦胧月下,二人互相看看,几乎不敢相信,当然他们都明白,这次能死里逃生,绝不是蓝金忘了锁门,而是有人趁他离开之后偷偷替二人打开了锁。

        公子沉吟:“不知是哪位高人。”

        雷蕾跳了跳,得意洋洋:“先去收拾蓝金蓝铁再说,救命之恩,以后多报答他就行了。”

        然而刚掠出假山,二人就被眼前的景象给震住。

        两个男人以奇怪的姿势倒在假山石上,脖子歪在一边,五官扭曲,双目圆睁,仿佛受了极大的苦楚,一盏灯笼端端正正摆在中间,还散发着柔和的光。

        公子查看片刻,起身,面色凝重:“气绝不久,全身骨节俱已被人捏断,手法极其高明,既没惊动别人,那人必是先点了穴才下的手。”

        被点了穴,却没完全失去知觉,动也动不了,叫又叫不出,眼睁睁等着对方一寸寸捏断自己的骨头,直到最后被扭断脖子才死去……

        看着面目狰狞的两具尸体,想象到他们所受的折磨,雷蕾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这很像是某个人的爱好……

        公子摇头:“太狠了,该不会是同一个人。”

        雷蕾道:“你怎么知道?”

        公子道:“这等手段像极魔教所为,但魔教中人恨我入骨,救我们的必是正道人士,既是正道大侠,出手绝不会如此残忍。”

        凤鸣刀心法还没到手,他当然要救你了,雷蕾望望四周,心虚地笑:“有道理,有道理。”

        “难道魔教与蓝门勾结?”

        公子自言自语,猛然又想起什么,变色,“王氏母子危险!”

        小院,王氏的声音更显凄惨,丫鬟躺在地下,满脸紫涨,眼凸舌出,已被活活掐死,蓝金坐在椅子上,冷眼看着管家往小蓝承口里灌药。

        小蓝承倒也懂事,知道不能吞,拼命往外吐。

        王氏伏地,抱着他的腿哭求:“大老爷,我们再不敢了,求求你……”

        蓝金不耐烦:“只要你乖乖听话,替我应付何太平,将来我自会给你儿子解药。”

        又看管家:“连个小孩子都对付不了?”

        管家闻言,干脆点了蓝承的穴,捏着他的下巴就要灌。

        一声脆响,碗破,药汁四溅。

        “毒害弱弟,罪加一等,蓝大老爷还想逃过?”

        冷冷的声音。

        “萧公子,救救承儿!”

        王氏大喜。

        万万没想到此刻会出现两个不该出现的人,大惊之下,蓝金反应到底不慢,立即拎起地上的王氏,掐住她的喉咙:“站住,再过来我便杀了她!”

        公子停住脚步,不再逼近:“这种时候,你竟还执迷不悟,不知悔改。”

        蓝金挟着王氏后退几步,一脸不信:“你们怎么出来的?”

        公子冷笑不答,握刀的手收紧。

        眼见那张俊美的脸又蒙上煞气,恍惚间,雷蕾竟觉得面前的人突然由天使变成了恶魔,顿时不敢多看,趁旁边管家失措的工夫,迅速拉过蓝承护住,紧跟在公子身旁,同时冲蓝金眨眼:“我们当然有出来的办法。”

        形势扭转,蓝金未免气怯,声音也软了许多:“萧公子何苦逼人太甚,其实我们不想杀他老人家的,只是当时他见我们兄弟跟进冰库,不问原由便大骂,又不肯交出长生果,我们兄弟一时失手才……”

        公子以刀鞘指他:“放人。”

        蓝金哪里肯放,勉强镇定:“萧公子是痛快人,只要你答应我一句话。”

        公子微抬下巴。

        蓝金声音微颤:“先父之死,我二人自知罪孽深重,但实出无意,只要你答应不再追究,我便马上放了庶母,从此善待他们母子,如何?”

        公子道:“毒害弱弟,欺凌庶母,欲害我二人于冰库,这又怎么说?”

        蓝金额上见汗。

        王氏道:“萧公子休要信他,杀父大罪岂能姑息,贱妾死不足惜,只求萧公子能为老太爷报仇,不必顾忌。”

        蓝金已急了,狠狠道:“住嘴!”

        公子道:“我若是不答应?”

        蓝金哼了声,掐在王氏颈间的手指逐渐收紧:“你……”

        “由不得你不答应。”

        身后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却是蓝铁挟着风彩彩从院门外进来,一柄钢刀架在风彩彩颈间。

        王氏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挣扎着求死,蓝金本有些气急败坏,如今见兄弟挟了对方的人质来,顿时大喜,顺手将王氏丢开:“此事原本就与萧公子无关,是我们蓝家的家事,只要萧公子答应不再追究,网开一面,我们兄弟立刻放了这位姑娘,并且双手奉上真的长生果,常言道,与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将来我们兄弟也忘不了公子的好处,萧公子意下如何?”

        石先生是骗子,你们一千万买个假货还当真呢,雷蕾想笑又笑不出来,不知道那“真的长生果”长什么样儿,苹果?

        花生?

        王氏得以脱身,扑过去抱住蓝承,退至公子身后,喜极而泣。

        见公子迟迟不应,蓝金劝道:“各人自扫门前雪,少管一件闲事,于萧公子英名无损,得了长生果更有无限好处,萧公子何苦执著?”

        公子淡淡道:“可惜萧某对长生果并无兴趣。”

        蓝金不再多说,朝兄弟使了个眼色。

        蓝铁解开风彩彩的穴。

        意识到给偶像添了麻烦,风彩彩涨红脸,几乎落泪:“萧公子,我……”

        其实蓝门虽没落,但蓝铁习武多年,对付这样的小姑娘已是绰绰有余,何况园外还有埋伏,逃不掉也实在怪不得她。

        想到她是一片好心为了自己才赶来的,雷蕾很过意不去,转脸望公子,依此人疾恶如仇的性子,要他答应放过蓝金蓝铁兄弟肯定不可能,但他总不会真的打算牺牲风彩彩维护正义吧?

        公子面色未改,却迟迟不表态。

        看出他在为难,蓝金越发自信:“萧公子?”

        目中隐约泛起一丝犹豫之色,公子沉默半日,缓缓抬起左手凤鸣刀,再伸出右手扶上刀柄,吐出两个字:“不行。”

        雷蕾浑身发凉,张了张口想说话,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风彩彩怔住,俏脸苍白。

        蓝金作色,后退两步,勉强笑了笑,咬牙加重语气:“萧公子想必知道,我们兄弟若是死了,少不得也要拉上一个陪葬的。”

        “你二人所作之事,无一不是罪大恶极,如此轻易就放过,江湖何来公道,”公子看着蓝铁,语气不带任何感情,“你们作恶多端本就该死,若有心悔改,赶快放人,自尽谢罪,我便不再追究,否则休怪我刀下无情。”

        蓝金愣了下,惨笑:“自尽?

        笑话!我们全都死了,你追究不追究又有什么干系,岂非逼人太甚!”

        “大哥,少跟他废话,”蓝铁手底用力,锋利的刀刃几乎划破风彩彩的脖子,恶声,“谁敢妄动,我就杀了她!”

        以百胜山庄的地位和名声来看,今日答应不追究,将来就肯定不能食言,雷蕾郁闷,正道办事还真不如魔教方便啊,人家想反悔就反悔,想食言就食言,管什么面子,先答应救了人再说!她拉拉公子的衣袖,悄声:“风姑娘是无辜的,你不能不管她。”

        公子不动,此时情形不比与魔教对垒之时,说归说,还真下不了手。

        场面僵持着。

        雷蕾手心全是汗。

        风彩彩看了公子半日,忽然开口:“萧公子不必管我,是彩彩无能,让他们抓住,害你为难,只希望你将来能记得彩彩便好。”

        说完,她竟闭上眼睛大力一挣,将玉颈往那雪亮的刀刃上送去,此举分明是想自行了断,以绝公子顾虑。

        想不到她真有这等胆量,雷蕾吓得:“彩彩!”

        这边公子自是大惊,那边蓝金蓝铁都骇然,他们深知风彩彩的重要性,哪里料到会发生变故,手中若没了这个人质,二人的命可就真的保不住了!

        蓝铁慌了手脚,急忙将钢刀撤开。

        饶是他动作快,风彩彩颈间也已被划出一道浅浅的口子,有鲜血沁出。

        对方分神,正是难得的机会,公子身经百战,很快就回过神,宝刀出鞘,凤鸣声起,一道寒光宛若游龙,直取蓝铁而去。

        风彩彩反应也不慢,趁蓝铁惊吓失措之际,迅速将身子一矮,曲肘后撞,玉足倒踢,同时极力向前冲出。

        一切都只是眨眼间的事。

        鲜血狂喷,残肢落地,蓝铁竟已生生被劈成两段。

        刀声犹在耳畔回荡,清如凤吟,透着几分冷酷与兴奋,执刀的人满身煞气,竟如地狱里的恶鬼修罗!

        风彩彩总算安然脱身,公子略松了口气,待要转向蓝金,身后却传来雷蕾的惊呼声。

        原来蓝金见兄弟着了道,心知是祸躲不过,一时狗急跳墙,杀心大起,趁公子营救风彩彩之际,竟挥掌飞扑向雷蕾!

        掌风凛冽,呼呼掀动衣袂,可知对方内力浑厚,不会武功的人哪受得起这一掌,别说一个雷蕾,就有十个叠着,也都要送命了。

        援救不及,公子心凉:“小蕾!”

        长鞭已被蓝铁收走,风彩彩情急之下,拔下头上银钗掷出,直取蓝金。

        无奈终究晚了一步。

        蓝金双眼血红,狂笑:“萧白,只怪你不识时务!”

        话说雷蕾先已被蓝铁的惨状吓呆,如今虽知道不妙,但对方习武多年,这一掌又尽全力,岂是寻常人的反应和速度就能躲开的?

        眼睁睁看那一掌拍来,她只能在心里惨叫,老娘这就死了?

        妈的一个美男没泡上,连“小白”都没搞定,这场穿越不合算,什么设计,回去扁那三个老总!

        身旁无人,更无神仙帮忙,雷蕾以为自己是死定了。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好象有件什么东西飞来撞了下右边腿弯,紧接着她只感到右腿一麻,站立不稳,身体失去平衡,不由自主朝旁边歪下去,膝盖额头都重重地碰在地上,磕得她疼痛难忍头昏眼花直冒星星。

        真刺激!她干脆两眼一闭,晕过去了。

        更重要的是,蓝金这一掌在关键时刻落空了。

        “有人!”

        风彩彩的惊呼声。

        与此同时是蓝金的闷哼声。

        地上,一个苹果骨碌碌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