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01章:超级外挂

001章:超级外挂

        刘成是个实习船员,海上遭遇一场诡异迷雾,让他穿越到了贞观六年秋末初冬。

        变成了长安城外,一个十六岁的关中小地主,还是那没有余粮快破产的小地主。

        名字也变成了韩猛,倒也没什么不适应,毕竟有着前身记忆。

        醒来第一天他很担忧,因为他思来想去,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不会,还面临着生存危机。

        作为一个穿越人员,他感觉有点丢人。

        做才子,脑袋里好像没一首完整的诗词,古文什么的更是看天书,他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学得会。

        至于玻璃火药钢铁枪炮什么的,更是一脸懵逼。

        不说那些了,就是肥皂他都想不起来怎么弄。

        他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很显然,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穿越人士。

        也是,他也不知道会穿越古代啊!

        要是早知道,至少也要做点准备,死记硬背一些知识。

        现在连一些唐朝历史知识,他都不怎么清楚,记住的也只是隋唐演义里面的一些人物与事。

        所以说,世界上的事情,永远都是想的容易,做起来难,真正的穿越古代了,才会明白很多事并不是那么容易。

        甚至于想活着都难!

        这些还只是内忧,他现在还有外患,这才是最致命的,之所以他能够穿越而来,原因很简单,就是原主死了。

        为什么会死?

        不是病死的,是被人打死的。

        现在他穿越过来,这就是没死啊!

        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从融合的记忆,知道打死前身的人是什么人之后,他的心是拔凉拔凉的。

        过两天消息传出去,他相信对方还会找上门,到时候他必死无疑。

        但第二天一早,他不担忧了,因为昨晚他发现自己牛逼大发了,带了个超级外挂。

        首先是发现灵魂力暴涨,与另一个灵魂的融合,使得他灵魂力出现了异变。

        他理解为这是量变引发质变,意识外放十米,洞悉此范围的一切,无视昼夜与障碍。

        还有就是脑袋里多了个空间之门,意识穿过空间之门,就能够看见一艘巨大的集装箱船,正是他之前实习的那艘货轮。

        近八千标准箱,似乎一个不少,只不过此时巨大的货轮,不在海里而是在陆地上,平整的船底坐落在一片青翠平原上。

        附近有山脉森林还有一条蜿蜒的河流,阳光灿烂,温暖如春。

        开始他以为这是个随身空间,尝试着进入空间之门到了船上,但直到他站在甲板上看到远处山脚树林里,冒出来一群嗷嗷鬼叫的印第安人。

        他才明白这不是随身空间,而是可能到了美洲。

        还可能是跟唐朝一个年代的美洲!

        之所以这么猜测,就是因为望远镜之中,这些印第安人基本上都是光着屁股,没有骑马,武器也很简陋,弓箭长矛,还是不见铁的。

        在欧美海盗登陆之前,美洲大陆是没有马的,铁器更是稀少无比。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集装箱货轮,在南海遇到诡异迷雾,会出现在古代美洲,而他却穿越到了亚洲的大唐。

        同时也搞不清楚,船上那些船员们去了哪里。

        整条船他都查找了一遍,一个人都没有。

        好在他不是纠结之人,穿越这种事都能出现,还有什么事不能接受。

        至于那些野蛮的印第安人,他倒也不怎么担心,估计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心理,那些印第安人也只是远远的观望,不敢近前。

        再说,货轮吃水就有十三米,甲板到地面近三十米高,加上集装箱堆的也有十几米。

        船长三百多米,宽四十多米,可想而知,其体积就足够吓人的。

        放到地面上,那就是庞然巨物,如同一座铁山一样。

        这样一个巨无霸铁疙瘩,这些原始的印第安人,根本不敢靠近。

        就算靠近也破坏不了,想爬上船都很难。

        当然,以防万一,他还是爬上舰桥找了根信号弹,对着印第安人方向喷了一下,吓唬吓唬那些印第安人。

        不出所料,那些印第安人一阵鬼叫,遁入了山林之中消失。

        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只是暂时他还没有想好后续。

        站在舰桥最高处,利用望远镜能够看到很远,山林河流的另一面,是一片大平原,草色青青。

        换个方向,他就看到了海域,这让他很是惊奇。

        只是不知道是大西洋太平洋,还是加勒比海,或者是墨西哥湾,这个只能以后慢慢的探索。

        在船上忙了整整一晚上,也就是美洲的一个白天,他才从空间之门回到了长安。

        这些集装箱里的货物,现在就是他的最大资本,他非常在意,不容有失。

        最主要就是检查了一下报关单,大致看了看都有什么货物,还有就是一些冷藏集装箱供电的问题。

        主发动机他过来的时候就是停止的,也没必要发动,所以,他开启了发电机,给那些冷藏箱供电。

        至于外置式冷藏箱,那就必须开启船上的制冷系统。

        这些都弄好了之后,他才放心。

        当然,这些冷藏箱的货物,他必须尽快处理掉,不然实在是耗油,就那么几百吨轻油,一定要省着用。

        重油倒是不少,应该还有近千吨,不过现在看来货轮到了岸上,重油似乎用处不大了。

        其实最头疼的就是如何吊运集装箱,除了顶上一层勉强可以打开,其余的集装箱都堆砌在卡槽里,根本没办法。

        回到长安天也亮了,韩猛由于神经过度兴奋,也没有困意。

        再次看到破烂简陋的房间,对于唐朝的小地主,他报以同情。

        想想也是,才贞观六年,安定没多少年,人口也没有真正的恢复,生产力低下,就是地主的日子,也不好过。

        地主都这样了,可想而知普通佃农租户的状况了。

        当然,说的是他这种小地主,大地主完全不一样。

        平心而论,他是真的很难适应现在的生活条件。

        一个现代人,哪怕是社会最底层的打工者,在这样贫瘠的古代,短时间根本无法融入其中。

        要不是昨晚发现了超级外挂,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因为昨天灵魂融合,有些混乱,今天他才从融合的记忆里,了解当下他家的情况。

        三间低矮砖房,两座小厢房,没有围墙,一口井几棵树,也没有丫鬟,仆役倒是有一户。

        其实也算不得仆役,只是一户佃农帮衬着他家,如同长工性质一般。

        三百亩山脚贫瘠田地,是韩家祖上的田产,还有两头牛五只羊三只鹅以及七只鸡了。

        这些也都是那户佃农帮着照看。

        三百亩薄田有二十三户佃农,人口一百六十八,三分之一是孩子,三分之一是老人,壮劳力只有六十人左右。

        就算孩子老人也帮着干活,这点田地收成也只能勉勉强强的不饿死人,就这还是韩家主母仁义,这几年只收两成租。

        韩家主母也就是韩猛的母亲,父亲早些年生病死了,有两个姐姐,一个幼妹才八岁。

        两个姐姐都嫁了人,正好这两天母亲带着幼女去了大姐家,因为大姐要生二胎了。

        这也是韩猛醒来都第二天了,也没见着一个人的原因。

        前身是前晚被人打的,昨天早上他穿越过来,而昨天一天也没心思吃饭,晚上是在货轮厨房找了点吃的。

        今天一早,韩猛也不觉得饿,更没有丝毫困意,所以,打开门走了出去,想去外面转转,再考虑以后的一些打算。

        其实,昨晚他就曾想过,索性待在美洲不回来了。

        不过最终考虑到孤零零一个人,有点没底气,那么大一艘货轮,他一个人待着也有点渗人。

        身上穿的依然是前身的破烂衣服,如同粗布麻袋一般,好在里面他已经换了货轮上的内衣裤,既干净又保暖。

        昨晚在货轮上也洗了把澡,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现在的身体,不得不说,古人就是魁梧,骨架子大。

        这具身体才十六岁,却是非常的高大强壮,脸型也不错,浓眉大眼的,就是有点黑有点糙。

        还有就是憨,一看就是个老实人啊!

        也难怪被人打死都不敢反抗了!

        不过现在的韩猛也能够理解,对方是长孙无忌家的大公子长孙冲,面对这样的权贵,一个小地主家的少年,如何敢反抗!

        但现在的韩猛可不会逆来顺受,拥有着强大的外挂,也特别怕死的他,先下手为强消除危机是必然的。

        至于为什么一个小地主家的少年,会惹上长孙冲这样的二代,那就要说韩家的三百亩田地了。

        韩家的田地是贫瘠,但却是依山傍水,特别是山上还有一处温泉,再加上韩家田地与长孙家的封田距离不远。

        长孙冲知道了山里的温泉,也喜欢上了这里的风景,想建一处别院。

        所以,就有了前身被打死的事情,至于原因不言而喻。

        韩家田地是祖产,也是韩家与几十户佃农赖以生存依仗,怎么可能卖掉,何况还是贱卖。

        威逼利诱无果,长孙冲也下了狠手,前晚直接带着两个部曲过来,一棒子敲死了前身,扬长而去。

        走过了房前的几棵大树,韩猛就决定了先下手为强的想法,不解决长孙冲,他就别想安稳的过日子。

        当然,他会进入长安城,找个机会,再神不知不鬼不觉的干掉长孙冲。

        至于弄死长孙冲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只要不牵扯到他这里,他根本不考虑。

        朝堂震荡什么的,跟他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