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05章:憨傻猛人

005章:憨傻猛人

        搬了把矮几凳子,韩猛坐在门前。

        手里端了个陶碗,碗里是翠绿清茶,这是他刚刚烧了开水泡的。

        茶叶,有整整两个箱,虽然不是高档茶,但也很不错。

        夕阳西下,远处一个老汉牵着两条牛,正慢悠悠的走来,此情此景,韩猛觉得倒也悠哉悠哉。

        就是房子太差了,土灶更是如同野炊,烧个开水,烟熏火燎的。

        好在集装箱里吃食不少,方便面更是多到恐怖,他也不虞饿肚子。

        “大郎,坐门口干啥子,懒得做饭就来叔家吃啊……”

        牵着两条牛的老汉,就是韩家的帮工,一家子不种地,负责养牛放羊养鸡鹅,同时帮着打理韩家收租什么的。

        老汉姓刘,叫刘善义,老伴刘李氏,一个大女儿已经嫁人,两个儿子,大儿子脑袋不灵光,前些年走丢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二儿子刘莽,大伙都喊刘莽儿,很少喊刘二郎。

        刘莽儿老大不小,二十六七了也没说上个媳妇,不是因为穷,而是同样脑袋不灵光,只是比老大好一些。

        这也是韩猛母亲为什么让刘善义家做帮工的原因,这家人没什么强劳力。

        指望一个大傻子下地不现实,不捣蛋就算帮忙了。

        韩猛想起这些,心里不禁想,那刘家大姐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傻子?

        至于刘善义喊他去他家吃饭,他打死也不会去的,自己家的那口黑锅他都嫌脏,更别说别人家的了。

        这就是现代人的毛病,其实也可以理解,思维方式不一样,生存环境也不一样,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养成的生活习惯,并不是换一个环境,立刻就能够改变的。

        当然,如果饿的眼冒绿光,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谢刘叔了,我吃过了,对了,明天让刘莽儿过来我这,有事让他去帮忙。”

        “好咧,正好那混小子这些天犯浑咧,大郎你帮着教训教训,他听你的……”

        刘善义牵着牛走过,背已经有点驼了,头发花白,满脸皱纹,又黑又廋的,但依旧对韩猛咧嘴笑着。

        看着一口稀疏的大黄牙,韩猛露出一脸憨笑,“刘莽儿犯浑,是不是又想要婆娘了。”

        刘善义居然没否认,笑骂道:“也不知道哪个骚婆娘,在莽儿面前说了什么,唉……”

        韩猛想大笑,但忍住了。

        “放心吧,以后某帮刘莽儿找个媳妇儿,每年流民那么多,还怕找不到婆娘……”

        “唉……”

        刘善义没回答,再次叹了口气,就缓缓的离开了。

        很显然,每年的流民,似乎也不愿意嫁给一个傻子。

        至于韩猛说以后帮着找一个,刘善义也认为只是戏言。

        天色渐渐地暗了,韩猛怕张家婶子过来照应张同,就一口喝完了茶水,进了房间把输液的一切物事,都清理了。

        今天迫不得已治伤救人,他现在想想,也是有点头疼。

        幸好在学校的时候,进行过一些简单的医学常识训练,不然就是有医疗物资也是手足无措。

        但随之而来的肯定会是麻烦,因为他解释不清啊!

        还有就是,他要马上准备一些医疗用具备着,以防万一。

        木制医疗箱,缝合伤口的月牙针以及缝合线,明天去镇上铁匠铺,打制几把小刀,这些东西就是准备着给人看的。

        真正需要用的时候,肯定要从货轮医疗室取专业的工具。

        至于为什么他会医术,到时候也只能瞎掰了。

        生而知之是不可能的,最多编造个游历天下的神秘老道了。

        没办法,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解释。

        这也是他不愿意把物资拿出来的原因,根本解释不通的。

        吃的东西还好,拿出来一些给佃户们吃,吃完了也没了证据,即使这样,还是要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让人泄露出去。

        不过现在他也没打算拿出来分享给佃户们,等到关键时候再说。

        张家婶子果然很快就过来了,晚上她照应着,张同总体看来还不错,虽然仍就没醒,但呼吸与体温都已经正常。

        房间让给了他们,韩猛去了西屋,其实是进入了空间之门。

        美洲此时是上午,今天下起了小雨,韩猛先去医疗室清理了一下,就开始着手制作小木箱。

        工具类小五金里面,木匠工具非常多,也很齐全。

        出口非洲这些东西需求量看来很大。

        连油锯都有,还有小型的木工机床,只不过韩猛不会操作这些玩意。

        费力的折腾一小时,终于搞定了一个小木箱,外形有点难看,看来他不是做木工的料。

        有些气不过的把歪七八扭的小木箱,扔到了船下。

        还是明天去镇上,看看有没有现成卖的,到时候买一个。

        没有外挂,似乎他真的百无一用。

        理论有,动手能力却跟不上。

        随后去了厨房,查看了一下冰箱与冷库,食材丰富,这些他一个人一年都吃不完。

        炒了几个蔬菜,煮了一块牛肉,切成片拌上老干妈辣酱,香辣有劲道。

        啤酒必不可少,不仅仅厨房仓库有很多啤酒,就是那些出口的集装箱里,也有酒水。

        同样的白酒也有很多,只不过韩猛喝不来白酒。

        中午睡了一觉,所以吃饱喝足之后,韩猛没什么睡意。

        冒雨在甲板上绕了一圈,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随即就回了大唐,出现在西屋。

        他准备今晚花点时间,用意念采集巨石块,建一座城。

        既然意念能够搬运集装箱,也能够拔树,那么采集山石应该也可以。

        那何不直接用巨石,根据地形建一圈城墙,差不多五公里范围就可以,二十五平方公里的面积。

        这样一来,以后应对土著也方便,殖民也更有安全感。

        二十五平方公里,接近四万亩,就算每户两亩面积,也能够安置两万户,减半一万户,那就是四五万人。

        至于田地,城墙之外那巨大的平原,谁开垦就是谁的,而且短期不会有税租。

        包括近海渔业什么的,也要搞起来。

        这一晚,韩猛一直忙到了快天亮,才收回意念,成绩不错,心情自然也非常好,成就感这东西真的让人舒爽。

        长时间使用意念,其实也让韩猛很疲倦,很快他就睡着了。

        一早,韩家门口就来了个巨汉,身高有两米,胳膊有韩猛的大腿粗,相貌也不难看,就是眼睛无神,有些呆滞。

        巨汉带着弓箭与大刀,韩家大门还没开,巨汉也不敲门,放下了弓箭大刀,就直接坐倒在地,靠着砖墙打起了盹。

        这就是刘家二郎刘莽儿,傻大个,是个猛人。

        人如其名,莽。

        韩猛醒来,已然快巳时,也就是快到九点了。

        睡眼惺忪的打开西屋门,就看见了正屋门前墙根躺着的刘莽儿,睡的同样很香,口水都把胸前打湿了。

        虽然有着记忆,但他真正的看到其人,也是震惊不已。

        这家伙块头太大了,难怪老刘又黑又廋的,粮食都喂这傻儿子了吧!

        惊奇过后,韩猛也没喊醒刘莽儿,到井边打了水,取出牙刷牙膏与毛巾,开始刷牙洗脸。

        这些小日化产品,同样多的是。

        当然,取出来之前,他意念早就查看了四周,洗漱完毕,他就意念一动,把这些物品都收了起来。

        接着去了厢房,准备起火煮方便面。

        没一会,厢房里冒起了黑烟,也传出韩猛的咳嗽声。

        等面煮好,韩猛已经被熏的没了一丁点的食欲,当然,最主要是他感觉很多烟灰落面里了。

        找了个陶盆,把一锅面都装了进去,端了出来,放在门口的石碾台面上。

        “刘莽儿,起来……”

        韩猛喊了一声,但刘莽儿也只是翻了个身。

        上前,韩猛对着刘莽儿大声喊道:“刘莽儿,吃饭了……”

        只见原本熟睡的刘莽儿,一骨碌就爬了起来,无神的双眼,此刻也有了光亮。

        卧槽,果然是个吃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