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09章:少说多看勤思

009章:少说多看勤思

        事不宜迟,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特别是现在光天化日之下,还是在官道附近,迟则生变。

        他明白今天长孙冲绝对不可能再让他活下去。

        “长孙冲,这是你自找的,不是喜欢强取豪夺吗?老子就送你去个好地方,那里很适合你……”

        说完,意念一动,十米范围顿时一空,而韩猛也没有停下,很多人马都在意念之外。

        好在外围的那些部曲随从,猛然看到前面的人马瞬间消失,都愣住了,这就给了韩猛充足的时间。

        几个来回,所有人马都消失了,而韩猛也迅速的拉着同样呆愣的刘莽儿,朝着远处树林跑去。

        一边跑,他还一边四处观望,生怕刚才玄奇的一幕,被人看见。

        幸好,目光所及之处,都没有人。

        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决定换个城门进城。

        进了小树林,坐下来休息一下,同时观察一下情况。

        “人都没了。”刘莽儿有些想不明白的嘀咕一句。

        “他们都回家了,都去吃饭了。”韩猛笑着解释,他相信刘莽儿只要听到吃的,啥问题都没问题了。

        果然,刘莽儿眼睛亮了,顿时把刚才诡异的事情,丢到了九霄云外,同时也看向了韩猛。

        韩猛心情很不错,阴差阳错的解决了长孙冲,以后应该没啥危机了,就取出了两个苹果,给了刘莽儿一个。

        两个人坐在小树林里,吃了起来。

        而韩猛却是意念查看着美洲,这一次他把这些人,直接送到了发现金矿与土著部落的那个地方。

        如果双方遭遇厮杀起来,也是他乐见其成的。

        他也很想看看,是大唐人凶悍,还是印第安人更凶残,这样也好做个参考,以后对付印第安人,心里也有个数。

        至于长孙冲那些人就这么消失了,最终会越发什么样的事情,韩猛觉得跟他没啥关系。

        前前后后的思考一番,他不认为会被人怀疑到他身上,毕竟这些人是去打猎,回城路上没了,这应该属于不解之谜。

        不再想这些,他一个小地主,相信还进不了权贵们的眼里,没那分量。

        苹果吃完,起身准备进城,绕过曲江池,准备从东面延兴门进入。

        之后,倒也没有啥意外之事,进了城韩猛先找了家客店,打尖住宿。

        所谓的打尖其实就是吃饭,临街门面的一层,基本上就是吃饭的地方,楼上或者后院才是睡觉的。

        韩猛住的客店靠近东市附近,他兑换黄金方便的地方,也就是东市的首饰店,东市权贵西市平民。

        所以,换黄金不需要考虑去西市,当然,如果兑换成功有了钱,他还是要去一趟西市的。

        一切搞定,眼看着也天色近晚,就与刘莽儿两人,来到了临街店铺,准备吃晚饭。

        晚饭很简单,汤饼两碗,蒸饼十个,韩猛就喝了一碗汤饼,其余都是刘莽儿吃的,店堂里吃饭的不多,都是一些行商。

        还有两个是胡人,浑身上下皮毛,靴子都是牛皮的,粗黑发红的脸两侧,还扎着两条辫子。

        这发型脸盘子倒是跟印第安人差不多,就是少了头上插鸟毛。

        韩猛看看自身与刘莽儿,穿的那叫一个寒碜,必须赶紧换了钱置办一些新衣服,实在是丢不起这人。

        一碗汤饼吃完,见刘莽儿还在吃着,他也不急,正好店堂边上一桌人,正在浅饮笑谈。

        “你所说真的假的?道士炼丹把自己炸死了?”

        “当然是真的,午时万年县衙已经派人出了城,赶去了西山道观。”

        “这道士炼丹炸炉,甚至于烧了房子都不稀奇,但如你所说,这一次整个道观都塌了,也太夸张了吧?”

        “有何夸张……”

        大致听明白聊什么了,韩猛是一脸的震撼。

        这他娘的是折腾出火药了啊!

        可惜啊!

        道士被炸死了。

        猛然间,韩猛灵光一现,想起了什么,似乎曾经在那一本书上看到过,黑火药就是硝酸钾,硫磺,木炭。

        此时他记了起来。

        想起火药的主要成分物,韩猛是惊喜不已,虽然具体配比不知道,但只要不断试验摸索,肯定能够找到威力最大的比例。

        不过惊喜之后,想起现在的炼铁技术,瞬间失去了兴致。

        当然,火药有时间还是要研究的,不能做枪,难道还不能做手雷吗!

        待刘莽儿吃完,付了钱,两个人就出了门,开始逛街。

        贞观六年,长安城夜市并不是很繁华,东市西市天黑就会关闭坊门,除非逢年过节才会夜间开市。

        不过东西市虽然早早关了,但一条条大街上,各坊的临街铺面却是很多,也买卖着各色商品。

        当然,其中酒肆饭馆居多,也有青楼妓馆。

        但赌博是不可能的,因为初唐禁止一切赌博,唐高宗之后才渐渐地流于形式。

        但现在李世民对此抓的很严,不仅参赌者,开赌场及提供赌具者,均在惩罚之列,最低杖一百,多者按偷盗罪论。

        韩猛也看见了成衣铺与医馆以及卖各种杂货的店铺。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所谓的东西市,只不过是比较集中的大市场,一座几十上百万人的城市,不可能都跑去东西市买卖物品。

        其实现在的长安,到处都是作坊与店铺,特别是铁匠铺,随便一条街都有一两家。

        衣食住行是根本,也是民生。

        织布买布,木盆铁锅,酒肆饭馆,车马运输……

        而此时,韩猛与刘莽儿两人,就到了一家铁匠铺门前。

        这一家铁匠铺规模不小,是个大作坊,看了门头牌匾,尉迟铁铺。

        韩猛猜测,这家搞不好就是那鄂国公尉迟恭家的铺子。

        好像以前看隋唐演义,尉迟恭就是个铁匠出身吧?

        着还真是重操旧业了。

        尉迟铁铺前铺摆放着各种铁具,连弓箭刀具都有,铺面里面传来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很显然,这个时候工匠还没有歇息。

        眼看着就掌灯了,居然还在干着。

        韩猛没有进店,只是在外面看了看都有哪些铁具,因为他在考虑,是不是定制一套炉具。

        也就是那种烧煤的铁炉子,烟道也是铁的,这样既可以做饭烧水,又能够取暖,还不怎么担心煤气中毒。

        这个烟道通到外面,相对安全,是的,只是相对安全,并不能够保证绝对安全。

        因为在二十一世纪,北方取暖的这种炉子,每年都有中毒死亡的,那还是经过脱硫处理过的煤。

        他曾经看过这方面的新闻,印象很深刻。

        可想而知,这个时代的煤炭,没经过脱硫处理,危险性有多大。

        所以,他不打算做这种生意,因为买得起这种全铁炉子,加上铸铁烟道的,都是有钱有权的。

        到时候把人毒死一个,他都吃不了兜着走。

        当然,这种炉子也可以烧木炭,只不过是木炭不经烧而已。

        平民老百姓也买不起,这个时代一个小铁锄都要七八十文,这一套铁炉子连烟道,售价肯定要到一两贯以上。

        甚至于更高,其成本也没办法降低,生铁价在那摆着,铸铁工艺更是费时费力。

        在这个一斗面粉才三十几文的年代,这种炉子对于老百姓就是天价了。

        刚才他们俩吃了两碗汤饼十个大蒸饼,也才八文钱。

        可想而知,几贯钱的炉子对于老百姓是什么概念了。

        韩猛想定制一套,本就没打算把炉子放在卧室。

        是准备放在客厅取暖,同时也能够烧水煮茶烤食物,甚至于可以吃火锅。

        至于厨房里,他会重新设计一个灶台,就如同后世农村的那种,有专门的烟囱,这样做饭烧菜就不会烟熏火燎的,也干净卫生。

        而卧室里,那就必须是炕了,没什么比炕更好的,哪怕零下几十度,只要有炕,依然能够睡的冒汗。

        最终,韩猛也没有进店,继续闲逛。

        作为一个现代人,初来乍到大唐,他保持着少说多看勤思的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