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12章:隐形的翅膀

012章:隐形的翅膀

        翌日,天色阴沉,寒风萧萧。

        看样子真的有可能会来一场雪,不过韩猛认为最可能是下雨。

        十月份下雪,在关中虽然不是没有,但不多见,就算下雪,也是存不住三天的雪。

        记忆中,这几年似乎冬天来的都早,有点反常。

        俗话说,反常必有妖,说不定他就是这个妖。

        他从穿越到这里第一天,其实就已经在改变历史了,蝴蝶效应已然无法逆转。

        最终历史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没人能够知道。

        东市,人流如织,牛马穿行,嘈杂吵闹,与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看上去就是一处巨大的商品集散地,超级大批发市场一般。

        牛车马车拉着一车车的货物,小贩子肩挑手提,宽大的街道两边,一家家店铺门前,摆满了各种商品。

        给韩猛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字,乱。

        这就是东市,那西市是不是更乱?

        的确,市场太大了,各地的商品货物在此汇集,又从此处流向各地,不乱糟糟的才怪。

        不过韩猛带着刘莽儿,转了一会,心里却是松了口气。

        在这里私下兑换黄金铜钱,根本不稀奇,很多胡人外商交易的货币,就是金子,无需担心什么。

        他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他这点黄金在这里,连九牛一毛都不算。

        也是,一国都城的贸易中心,每一天的交易额都是恐怖的。

        黄金白银珍珠宝玉在这个地方,是真的不稀奇,来往大唐与西域的商人,基本上都是以物易物,很少用铜钱。

        午时不到,韩猛与刘莽儿就出了长安城,往家赶去。

        与来时不一样,此时是坐着马车,而且还不是一辆,是两架马车。

        其中一辆是买的,两辆是租的。

        一辆拉钱拉人,一辆拉货,是韩猛采购的布匹毛皮。

        这些布匹毛皮数量巨大,拉来整整一马车,是准备给韩家佃户们做衣服被褥。

        他还预定了一些木棉丝絮,过两天商家会送去韩家庄。

        钱来的快,用的也快,一共兑换了六百八十贯铜钱,买布与毛皮以及订购的木棉丝絮,就花了三百多贯。

        这个年代,布帛能够当钱用,可想而知价格也不会便宜。

        生绢五百文一匹,火麻布四百一十文一匹,韩猛还买了细锦绸,每匹两贯。

        此时的一匹布,宽四尺长四丈,大概一米三乘十三米。

        全庄连他家一百七十几人,内衣外套被褥,数量真的不小,不过韩猛不觉得有什么。

        他真的不想每天出门,看到的都是穿的跟乞丐一样的佃户,那再好的心情,都没了。

        既然穿越了,还拥有着超级外挂,那就是来享受生活的,享受生活,那就要心情愉悦。

        马车买的是带箱的,二十五贯,马也不便宜,一头突厥敦马要十二贯。

        这年代,马车带箱相当于后世的跑车,不带箱的,算是suv。

        乡下建三间小瓦房,都用不到一头马的钱。

        这一次,韩猛算是基本上了解了初唐的物价。

        剩下的三百多贯,建房子基本上缺的不多了,乡下的房子,不能按着长安城的房价比。

        再说自建也就是材料人工成本,而且庄子上那么多闲人,都是不要钱的劳力。

        一路倒也无事,到韩家庄也是傍晚了。

        天气阴沉了一天,却是没下雨也没下雪。

        韩猛心情愉悦的回了韩家庄,长安城却是因为他变的暗流汹涌,波澜将起。

        他这只小蝴蝶,即将掀起飓风。

        长孙冲三人的消失,今天彻底引爆朝堂,早朝之际,长孙无忌就发飙了,李世民也是雷霆震怒。

        因为一早,长孙皇后听闻长孙冲出了事,旧疾复发,晕了过去,后宫顿时人仰马翻。

        朝堂上人心惶惶,就连装傻充愣,一贯泼皮无赖的程咬金,都变成了乖宝宝。

        尉迟恭更是心惊肉跳,前晚他才被皇上训诫了一顿,今天长孙无忌这个阴人就意有所指。

        暗示长孙冲的失踪,与他有关,使得尉迟恭恨不得给这老阴货一拳,将其打死。

        这不是他娘的要人命吗!

        这个锅他背不起啊!

        李世民阴沉着脸,扫视群臣,无人敢抬着头。

        “长孙冲城外十几里被人掳掠,一干人等三十余众,光天化日之下,如若凭空消失般,现场痕迹也无处可寻。

        不过,昨夜刘仁愿回来,却是在附近一处林地,找到了一奇异果核。

        此果核边缘皮朱紫,似柰又如频婆,却皆不是,朕也不识,王德,给众卿看看。”

        李世民说完,王德就端着一个木盘,上面一块白绢,白绢上有一果核,啃的并不干净,小半留存。

        如果韩猛此时看到,必然暗呼大意,他不是刘莽儿,刘莽儿那可是连果核都吃干净的。

        估计韩猛也想象不到,这个时代是没有他那种苹果的,只有一种叫柰的,与苹果很像,俗称绵果。

        但一眼就能看出,两者的不同。

        一众大臣,也都是好奇的观看,长孙无忌还拿起边缘捏了捏。

        “皇上,此物臣下不曾见过,但听闻西域商人好像曾经言及,在大食之西有一种果子,描述与柰果很像……”

        说话的是唐俭,民部尚书。

        而尉迟恭灵光一现,紧接着说道:“大食之西的果子,莫不是长孙驸马被……”

        只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长孙无忌打断。

        他怎么可能让尉迟恭胡乱转移视线,“皇上,先不说此果来自哪里,但仅凭一果核,也无法断定,林中吃果之人,就与冲儿等人失踪有关。

        那么多人失踪,没有地方势力参与,不可能做的如此干净,而外来番邦夷商,人员皆不多,皆有备案在册。

        所以,老臣望皇上着城外十二卫,派人彻查,先找到人再说。三四十人马,藏不住。”

        很显然,长孙无忌不相信儿子等人的失踪,跟番邦夷商有关。

        他甚至于猜测,长孙冲等人,是不是就被人藏在城外某处的田庄之中。

        这就是他提议彻查城外的意思。

        其实,不仅仅是他,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李世民都想不明白,谁会突破底线掳掠长孙冲这些人。

        根本说不通啊!

        至于长孙无忌暗指尉迟恭,李世民是一百个不信。

        “那就着城外羽林卫,千牛卫,两卫兵马彻查城外乡野山林,几处流民安置点也进行查询。

        城内着万年长安两县,对可疑人等盘查,大理寺与刑部进行协调跟进,尽快找到失踪者。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几十个大活人,不会飞上天去。”

        李世民心里担心着皇后病情,很是烦躁,下了旨意之后,就起身匆匆而去。

        这种事理不清斩不断,没一点头绪。

        唯一线索,就他娘的一个果核,还不确定跟案子有没有关系。

        去往立政殿的路上,李世民是脑壳都隐隐作痛。

        但还没等他到立政殿,就看见一个宫女神情慌乱的跑来。

        “皇上,不好了,公主……晋阳公主……她……”

        李世民听了,脸色巨变,怒叱问道:“兕子咋了?”

        “公主气喘不上来……”

        闻言,李世民心里咯噔一下,明白很可能是跟皇后一样的气疾,顿时心急如焚。

        “御医可在……”

        看着皇上的神情,宫女差一点吓的瘫倒,“在的,已经在救治……”

        “王德,去寻孙道长,快……”

        李世民大声交待王德之后,就提起衣袍下摆,往立政殿小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