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25章:孤独的心

025章:孤独的心

        一场误会,刘仁愿被撞的七晕八素。

        刘莽儿却是如同没事人一样,要不是韩猛及时喝止,这傻憨还要冲过去暴揍一顿刘仁愿。

        看到刘莽儿小巨人般的身形,刘仁愿也是不服不行,不动刀兵根本奈何不了这家伙。

        韩猛好多天不在,刘莽儿那是度日如年,不是说没得吃,韩母也不会饿着他,就是他吃了韩猛煮的汤饼之后,每每想起就口水横流。

        还有那火腿肠,多少天都没吃了,现在看到韩猛,跟在其后面直哼哼。

        韩猛无奈,避开刘仁愿注意,从怀里取出一根火腿肠,递给了刘莽儿,当然肯定是去了皮的。

        一根火腿肠,就刘莽儿那嘴,一口就塞进去了,同样一口就咽下去了。

        啥味都没吃出来,韩猛看了也是相当无语。

        不过刘莽儿很满足,心情大好,喜笑颜开。

        唉,智障儿童欢乐多!

        刘莽儿昨天刚穿上一身新衣服,脚踏皮革厚底靴,一身青色棉袍,腰束牛皮宽带,双腕皮护,倒也是威风凛凛。

        韩猛看了,心情自然大好,这样子看了才舒服,之前穿的跟个乞丐似得,破破烂烂,看着就糟心。

        这刘莽儿母亲的手艺还不错,衣服做的像模像样。

        “刘莽儿,你也别跟着了,去与你父亲说,杀一只羊,晚上款待刘统领等人。”

        “好咧……”

        刘莽儿一听要杀羊,高兴的差点蹦起来,这是过年了吗?

        有羊肉吃了,太开心了!

        刘莽儿兴高采烈的跑了。

        刘仁愿一旁听了,倒是没客气,一只羊而已,依着现在韩猛的地位身家,根本不当回事。

        却是不知韩猛家就五只羊,或者说,整个韩家庄就五只羊。

        到了东峪溪边,就远远的看到了庞大的工地,几十户房子一起动工,其规模真的不小,一长溜全是人。

        短短几天时间,这里材料堆满,牛车还在不断的运来。

        墙体已经有三尺高,这不是一家,而是差不多所有的房子,真的是有钱好办事,附近庄子很多人都来帮工。

        刘仁愿看到这一幕,是张口结舌,他并不知道韩家庄正在大搞建设。

        听完韩猛的解释之后,使得他对韩猛有了新的认知。

        小小年纪,气度不凡,这种能够为底层百姓付出的人,得到了刘仁愿的认同。

        “韩大郎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刘某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就是皇庄之中也不可能,更别说地主家了。

        大郎,某想知道等皇上赏赐下来,你又多了一千五百亩田地,那些庄户佃农又该如何?”

        “哈哈哈……”韩猛很豪气的大笑几声,道:“接着建,只要是我的庄民,都必须有新衣穿,新房住。

        老百姓图什么?

        莫过于安居乐业而已。

        安居在前,方能乐业,没有这些佃农庄户,我田地再多又哪里去收粮食?

        他们用辛勤劳作种粮食喂养我,那我就应该力所能及的让他们也过得好,达则兼善天下,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刘仁愿抱拳对韩猛行礼,他真的是被韩猛这种理念给征服了。

        “韩大郎之胸襟,吾辈无人能及,以助人为乐,刘某佩服!”

        “哈哈,刘统领这话我喜欢听……”

        “呃……”

        刘仁愿无语,这人怎么如此直接,难道就不知谦虚两句?

        韩猛在前,刘仁愿在后,两人从东峪溪上的小木桥走过,到达了对岸工地。

        此时,韩猛也看到了李大牛等人,正在帮忙从牛车上卸砖。

        看到韩猛回来了,李大牛首先停下手,走了过来。

        没等李大牛开口,韩猛就说道:“正好,李大牛你驾马车去镇上买些酒来,晚上大伙聚聚。”

        “好咧!”李大牛拍拍手上的灰,笑着离开了。

        随后,韩猛一处处的看着,一路上很多人打招呼。

        待其走过去,就有外村人问韩家庄佃户。

        “这就是韩大郎啊?”

        “对。”韩家庄佃户脸上带着一丝自豪。

        “我们咋就遇不到这样一个主家,唉……”外村人话里冒着酸气,以及浓浓的羡慕嫉妒。

        这些话韩猛没听见,他现在到了搭棚子的地方,想看看伙食是不是按着他的要求置办。

        一口口大锅冒着热气,一群妇人正在忙碌。

        还有一群小丫头小男孩们,在这里玩耍,懂事的小丫头还帮着烧火洗菜。

        “小妹,咋在这里?”

        韩猛看见韩玉也在,不禁问道。

        “大兄,我与崔姐儿一起烧火呢……”

        韩玉抬头,看到哥哥韩猛,就笑嘻嘻的说道。

        韩猛上前,蹲下身子帮韩玉擦了擦脸上的黑灰,这大灶烟熏火燎的,这小丫头烧个火,有什么好高兴的。

        “脸都烤红了,走吧,跟哥回家,对了,以后别喊大兄,喊哥。”

        韩猛抱起八岁的韩玉,轻飘飘的,这小丫头还是廋。

        “为什么喊哥?大兄不是一样吗?”

        “嗯,是一样,但我喜欢哥这个称谓啊!”

        韩猛是感觉,大兄听了很别扭。

        “那你以前为何不说?”

        韩玉有些奇怪,喊了那么多年了,为什么之前不说不喜欢大兄。

        “这不是才喜欢哥这个叫法好听吗!”

        “那好咧,哥!”

        “对了,这就乖了……”

        刘仁愿一旁听着,很是无语,这兄与哥有区别吗?

        他心里琢磨了一下,甚至于觉得还是兄好听一些。

        其实民间称谓就是杂乱,有时候一个村子跟一个村子,都不一样。

        抱着妹子,韩猛走到一个个灶台大锅都看了看,很是满意,伙食不错,都是按着他制定的标准采买。

        张家婶子过来,说道:“大郎,回来了?听大牛说你这次是给皇后娘娘看病?”

        “嗯,对了,张家婶子,张家叔恢复的咋样了?”

        韩猛没有就皇后这个话题多言,毕竟身后跟着个刘仁愿,万一这些妇人有些许不敬之言,平白无故的招式事。

        “已经好咧,大郎真是活菩萨……”

        韩猛听到张家婶子又这么说,赶紧转身就走,再不走说不定就成仙了。

        ……

        晚饭闹腾了一个时辰,酒足饭饱,人群渐渐散去。

        刘仁愿也回了韩家不远处的军帐之中,一队军士只留下他们五人,余者卸了货之后,就回了城。

        刘莽儿睡在门前马车上,已然鼾声如雷,韩猛月色下独坐门前树下,泡了杯茶独饮。

        一切都很顺利,他也感觉很高兴。

        此时,一个人静静的,灵魂深处莫名的想起了穿越前的几十年,那些人与事,那些爱与恨。

        韩猛明白,看似现在一切顺遂如意,但内心深处依旧有一种孤独感。

        等到穿越之后的新奇刺激过去,这种孤独感就会出现。

        现在他想起曾经的一切,就是孤独感的体现。

        一个人不知道坐了多久,才起身回房间休息。

        韩猛不知道的是,军帐外的暗处,刘仁愿一直看着他。

        “这韩大郎似乎有心思?”

        刘仁愿嘀咕一句,满脸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