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33章:离城而去

033章:离城而去

        这一晚刘莽儿负责守夜,因为那一堆铜钱都堆在客栈院子里。

        七百五十贯,两吨多,这就是古代有钱人的痛苦。

        太不方便了,还是金银携带便利,可是现在这个时代,金子不流通,拿着金子去一些店铺是买不到东西的。

        韩猛想想很可能是金银存量太少的原因。

        夜间,韩猛又意念进入美洲,外城内城基本上完工,木材储备也差不多了,接着查看了一下那些野牛群。

        野牛的数量是越来越多,成千上万,绵延几公里。

        韩猛已经选择了一处平原,准备用原木搞一圈围栏,当然,围栏必须要结实,不能被狂奔的野牛群撞烂。

        围栏圈养只是暂时性的留住一批野牛,所以,他只打算一千头,多了没用,时间长了围栏面积也养不活那么多。

        今天依旧没见到长孙冲那些人,也使得韩猛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但是身处客栈,刘莽儿不带着,他又怕死。

        没办法,只能想办法尽快出发,前往北方找寻流民。

        至于建立一支忠心的监管队伍,韩猛其实很纠结,实在是一时之间难以找到合适的。

        如李大牛刘莽儿这样的,那是不可能找的到。

        就是那些流民,也不能保证真正的忠心,甚至于搞不好会出现反噬。

        什么最复杂?

        莫过于人心人性。

        或许韩猛有些过于担心,其实,多考虑这方面他不认为是坏事,有备无患,未雨绸缪。

        人最怕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往往会让自身陷于不利与被动。

        多把人往坏处想,这样才能够防患于未然。

        当然,这只是韩猛的顾虑,而不是一定就会有人背叛,也许这个时代的百姓很简单,没那么多的花花肠子。

        担心也好,顾虑也罢,事情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殖民本身就残酷,不狠心是办不成事的。

        次日一早,李大牛就出了门去西市买一些奴仆,有了奴仆就可以先住到府邸,这些铜钱也有人护卫看守。

        别担心奴仆会携款潜逃,这是不可能的,抓到官府会严惩的。

        所以,这个时代的奴仆,忠诚度还是很高的,与主家那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而且韩猛还交待李大牛,尽量买那些一家人在一起的,这样稳定忠诚度更高。

        买一家人的奴仆最好,这样护卫有了,杂役有了,丫鬟也有了。

        李大牛出门之后,没多久,就有人找来了,是房家的管事。

        韩猛没有任何犹豫就拒绝了,给房遗爱去治疗骨伤,这是不可能的。

        等房府管事走了,韩猛就在考虑是不是该离开了,可是院子里一堆铜钱,现在是真走不开。

        只能郁闷的等着李大牛回来。

        还在也没等多久,李大牛就领着十几个健仆,拉着三辆牛车回来了。

        接下来就是往牛车上装钱,拉往崇化坊府邸,李大牛说,府邸那边也已经安排人在清理打扫。

        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李大牛,韩猛有些担心,检查了一下他胳膊上的伤口,还好,并没有炎症出现。

        又处理了一下,重新包扎起来,三人才坐着马车往崇化坊赶去。

        到了府邸,这里已经很热闹,前院廊檐下,堆着大包小包的行李,都是这些奴仆的。

        一辆辆牛车拉进院子,开始往一间厢房搬钱。

        李大牛按着韩猛的吩咐[顶点小说    www.booktxt.xyz],这一次买了不少奴仆,接近五十人,十几户。

        女人们早就开始打扫,要先清理出了一些房子出来。

        看着奴仆们的那些行李包裹,韩猛又有些于心不忍了,随即喊来李大牛,交待了一番。

        随后李大牛就带着几个人,拉着牛车离开,前往西市采买被褥衣物与食材。

        奴仆们知道韩猛就是主家,一个个见了都是诚惶诚恐,畏畏缩缩。

        看到这些人放不开的样子,韩猛也很别扭,也不打算在这里晃悠了,省的耽误这些人做事。

        喊上刘莽儿,跟一个年纪稍大的奴仆汉子,交待了一番,丢下一包东西让其交于李大牛,就驾着马车出了门。

        那一包东西,其实是消炎药与绷带,碘酒。

        马车出了崇化坊,直奔金光门,是的,韩猛决定今天就北上了。

        不仅仅是因为府邸没搞好,最主要是怕房玄龄亲自上门,到时候不好拒绝。

        就算房玄龄不亲自找来,那万一皇上开口怎么办?

        不管怎么说,那房遗爱也是准驸马。

        但让韩猛给一个想杀了自己,并且还伤了李大牛的人治疗,这根本不可能。

        没当场打死,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贞观六年十月初,巳时末,韩猛踏上了北上之路。

        马车过渭水渐渐远去,一路上行人车马不少,但越往北行人车马就越少。

        韩猛以为已然一身轻松,无忧无虑,不仅仅刘仁愿没跟着,也解决了府邸修缮的费用。

        但他想不到的是,从他离开客栈一直到崇化坊府邸,都被人盯着。

        出了城之后,盯着他的人明确了韩猛所去方向之后,就返回了长安城,没多久一队人出城,弓马具备,狩猎装扮。

        李世民登基之后,无法领军打仗就喜欢狩猎,使得长安城狩猎之风日盛。

        所以,一行人马出城狩猎,根本没人注意。

        马车跑不快,韩猛两人也不急,一路慢悠悠,看看日头韩猛决定休息一下,吃午饭的同时也让马儿吃草饮水。

        寻一处小河边,马车停了下来。

        刘莽儿跳下马车,解开马套,大手拍了拍马屁股,马儿一声欢鸣小跑着去河边饮水。

        韩猛下来之后,舒展了一下身体,这个时代坐马车那真的是遭罪,要不是他弄了货轮上的棉被垫着,那骨头都会颠散架。

        伸了个懒腰,浑身舒坦,日头正中温暖怡人,天气很好,微风习习,四下无人清净。

        去河边洗了把脸,韩猛就取出一个新的简易炉子,这种炉子可以烧煤也可以烧木炭,同样也是出口非洲的产品。

        “刘莽儿,傻愣着干嘛?去找点木柴来烧好吃的。”

        刘莽儿原本直愣愣的盯着那亮闪闪的炉子,他想不明白这些东西韩猛是如何变出来的。

        但听到韩猛的吩咐,却是立马就跑去树林处寻木柴了。

        此时,韩猛却是又取出了一把不锈钢水壶,去河里洗了洗,装了大半壶河水,一会准备先烧开水。

        先泡杯茶喝再做饭吃,这种天气环境以及那清新的空气,清澈的河水,娴静悠然,没一杯茶怎么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