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39章:初遇流民

039章:初遇流民

        长孙冲这下确定死了,长乐公主真的成了望门寡。

        因为此事,李世民这几日都是冷着脸,心情不爽,他觉得弄死长孙冲的人,是在打他的脸,让皇室蒙羞。

        长孙冲是长乐公主的准驸马,就这么被人干掉了,而且到现在还查不出缘由。

        这就使得李世民认为,这是有人故意干掉长孙冲,而让他难堪。

        身为帝王,再豁达的人,都会下意识的多疑猜忌,李世民也难以免俗。

        何况长孙冲这个案子,没头没脑,突兀无比,对长孙冲下这样的死手,道理何在?

        长孙府素缟悲凉,长孙无忌如同一瞬间老了好多,寄予厚望的长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其内心悲痛难以言表。

        之前失踪还存在侥幸心理,认为有可能活着,但现在是真的死了。

        那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就在堂前停放着,无时无刻不刺激着长孙无忌的神经。

        找出凶手已然成了长孙无忌的执念。

        而宇文禅师,崔干等人,也已然被大理石传唤问案,宇文士及得到消息也正在赶回长安。

        博陵崔氏大房听闻崔干出事,也遣人前来长安周旋。

        长孙无忌对案情进展很清楚,现在看来长孙冲的死,似乎不是宇文家与崔家所为。

        但他不这么认为,既然这两家牵扯其中,说明也不是完全无辜,只不过是还没有查出来。

        崔干所交待的更是漏洞百出,在隐瞒着什么不言而喻,定有不可告人之事。

        治丧结束,他必然会对两家展开凌厉的报复,逼出事情真相。

        ……

        时间匆匆,转眼八九天过去。

        韩猛两人不是风尘仆仆,而是顶风冒雪。

        一路向北,在前日开始,天空下起了小雪,西北风吹的马车车厢,都摇晃不已。

        这种骤然降温的鬼天气,很多的商旅,都进入沿途县城乡镇暂歇。

        但韩猛与刘莽儿依旧顶风冒雪前行,不过马车快不了,慢悠悠的。

        刘莽儿身上裹着一床棉被,一张脸吹的红扑扑的,韩猛窝在车厢里倒是舒服。

        只不过他是利用赶路的这段时间,无时无刻都在美洲那边用意念搞建设。

        不帮着殖民直接建房子,但他要把材料以及地基弄好,道路,排水都准备好。

        特别是厕所,这一点韩猛身为现代人,很是在意。

        所以,他在每一处地基后面,都先建好了一座石质厕所。

        厕所没有连接地下排水管,而是有粪坑,粪坑上盖着石板,留有小孔。

        以后每家每户建猪圈什么的,也可以把猪圈排污接到粪坑之中。

        这些都是农家肥,可不能直接排了,排到河流也是污染。

        最后闲着无聊,他还设计了组装式木屋,那些木材也被他加工成构件。

        如此一来,殖民过去就可以很快的组装,建房速度就相当快了。

        美洲可是有飓风的,所以房子建起来一定要抗风才行。

        地基与木屋的连接点必须处理好。

        这么多天赶路,是真的很无聊,时间也充裕,韩猛也顺便清理了一下集装箱。

        集装箱货轮船舱上,可是有一块块封舱盖的,集装箱从船舱弄出来之后,船舱之中的空间相当巨大。

        所以,韩猛就开始把一些集装箱里面的商品,清理出来,分门别类的堆在船舱之中,堆满一个就用封舱盖盖上。

        等全部船舱装满,就空出来三千一百多的集装箱。

        而这些空集装箱,韩猛在每一座房子地基附近,摆放了一个。

        这样殖民进入之后,暂时就有一个挡风遮雨的临时住房。

        韩猛的马车此时已经到了鄜州洛交郡最北地界,就要进入延州地界,此地越发的荒凉,风雪漫天,举目四望无人烟。

        而就在前方十几里处,五六百衣衫褴褛的流民,举步蹒跚,冒雪前行。

        这一批流民是一个村堡的所有人,整体逃离南下关中。

        一百三十几户一起,背着老人,挑着幼儿,携家带口,其中精壮只有小半。

        但这些人眼中没有希望,而是绝望。

        粮食无多,天寒地冻,昨夜就死了两个老人,其中一个老人是自己把自己闷死的,只是为了不拖累儿女。

        悲伤绝望笼罩在每个人的心里,这一路过来,老的小的,已经死了很多。

        汉子们欲哭无泪,女人们目光麻木,孩子们饥肠辘辘,老人们祈求苍天,却心有死意……

        但苍天无语,不过韩猛来了。

        或许这也是苍天的所为,遭遇突如其来,就在夜幕降临时。

        马车沿着黄土高原深深的沟壑之中,已然天黑,韩猛就准备叫刘莽儿停下,休息过夜。

        可是他还没有开口,刘莽儿一把拉住缰绳,让马停了下来。

        韩猛掀开车厢帘子,探出脑袋,就看到朦胧夜色下,风雪之中,拉车马匹的前面,黑压压的全是人。

        赶夜路的流民,同样也停了下来,其领头人赵燕贵也吓了一跳,黑夜之中,差一点与马车撞在一起。

        这马车也是无声无息的出现,好在马车及时停下。

        终于找到流民了,韩猛惊喜不已,随即出了车厢,跳下马车上前。

        赵燕贵借着朦胧夜色,薄雪反光,看到一高大身影从马车下来,并且直奔他们而来,顿时神情变的谨慎。

        “你们好,你们有多少人啊?”

        韩猛很高兴,直接就问人数,问完还伸头伸脑的往赵燕贵后面人群打量,可是这大晚上的,又能看清什么。

        不过其意念范围之中,前面的十几人却是看的清清楚楚,看到这些汉子背着老人挑着孩子,面黄肌瘦衣衫褴褛。

        女人们手里搀着半大孩子,有的怀里还抱着一两岁幼儿。

        韩猛先前的高兴没了,看着这些人莫名的心堵。

        刘莽儿见韩猛上前,也迅速的掀开身上包裹的棉被,赶到韩猛左右。

        这家伙牛眼瞪着老大,以为韩猛要跟这些人干架了。

        赵燕贵有些不明白这人为什么问他们多少人,还有这你们好是个什么招呼礼节?

        我们好吗?

        好个屁呀!

        但赵燕贵不愿意平白得罪人,何况对方语气很和善,没有敌意。

        依稀可见这人穿的不差,还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气势。

        “贵人,我们是定远八十里堡的庄户小民,只因活不下去方才南下求活……”

        赵燕贵一边说,一边挡住身后的妻女,依旧谨慎小心。

        他没有告诉来人他们有多少人。

        韩猛笑了笑,不以为意,他对赵燕贵这汉子很有好感。

        “我是否可以看看?”

        虽然是征询语气,但韩猛说完就迈步朝人群之中走去。

        刘莽儿也紧紧跟随其后。

        赵燕贵想阻止,但想想忍住了,但他也跟在了韩猛身旁。

        都是活不下去之人,也没什么可怕的了,这两人一马车的,似乎对他们几百人也构不成威胁。

        “你是他们的村长,哦,不对,八十里堡,那应该是堡长。”

        韩猛一边意念查看,一边询问跟着的赵燕贵。

        “回贵人,是的,只是愧对堡民信任,没有让他们吃饱穿暖……”

        “我叫韩猛,你如何称呼?”

        “某,赵燕贵。”

        “祖上不会是老燕人吧?”

        赵燕贵迟疑一下才点点头,没有直接回答。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就因为他名字里面有个燕,就是燕人?

        没多久,三人就穿过一长条的人群,韩猛看完这些人的凄凉,心里越发的难受。

        但该如何跟这些人说,送他们去另一个温暖如春的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