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48章:自我警醒

048章:自我警醒

        午时,韩猛四人回了崇化坊韩府。

        看到孙思邈,韩猛还有些诧异,以为又有人生病,孙思邈前来求助。

        待问明来意,韩猛就歉意道:“孙道长,实在抱歉,制作药片之法,无法告知。”

        不是韩猛不想告诉孙思邈,是没办法告诉。

        孙思邈是觉得那药片服用,比之熬煮草药要来的方便,而且可能药效更佳,推测是提取药材精华制作。

        见韩猛直言无法告知,他认为是韩猛不愿意泄露。

        “既如此,那汝所说酒精,又当如何制取?”

        上次韩猛与他大概说了一下,什么蒸馏之法,但他思来想去就是没整明白。

        韩猛皱着眉头苦思,酒精蒸馏到底是那些器具,哪些步骤?

        但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并不是想想就能够想出来的。

        他曾经也没特意的学过,只是一些常识性的知识面,但细节真的不知道,这需要去试验才行。

        “要不这样,孙道长,这个酒精我准备搞一个酒坊,到时候弄出来了,就把整个制取的步骤流程告知。”

        “如此甚好,韩大郎,老道我来你府上,等一个时辰,此时已然饥肠辘辘,难道就没有膳食?”

        “呃……请!”

        韩猛想不到这孙思邈一点都不客气,心里嘀咕,这些人不都是一天两顿的吗?

        行到膳房,跪坐案前,几个青年妇人开始陆续进入,手里端着木质托盘。

        热气腾腾,菜香四溢,韩猛坐于主位,孙思邈在其左边客位,两人都是面前一张案几,各吃各的。

        就在饭菜摆好,刘莽儿迅速的进来,在韩猛右边案几旁坐下。

        一上菜妇人见此,看向韩猛。

        “刘莽儿是我家人,给他把饭菜送来,份量足一些。”

        “是……”

        妇人立刻退了出去,此后估计府里所有人,都会明白刘莽儿的地位。

        孙思邈拿起筷子,笑着看了一眼刘莽儿,“久闻韩大郎良善仁义,今日到府上那是感受至深。

        仆役下人衣着崭新光鲜,一个个皆是容光焕发,神情轻松满足,可见韩大郎待他们不薄。”

        “哈哈,孙道长谬赞了,与人为善,予己为善,与人有路,于己有退,做这些其实最终也是为了自身。”

        “哦?韩大郎这话是出自【孟子公孙丑上】里面的吧?取诸人以为善,是与人为善者也,故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对否?”

        韩猛懵逼了,这特么的都能扯到孟子,他也只是随口一说,鬼知道出自哪里。

        “哈哈,孙道长博学,来,吃饭,饭菜要凉了。”

        说完,也不与孙思邈搭话了,开始闷头吃饭。

        此时,几个妇人再次进来,刘莽儿面前案几迅速的堆满。

        “韩大郎,此等饭菜,无酒岂不扫兴。”

        孙思邈拿着筷子,看着案几上的蔬菜肉食,丰盛无比,甚至于还有他没见过的菜式,顿时就想来点酒。

        韩猛抬头,望着孙思邈,笑道:“孙道长,抱歉,家中无酒。”

        “可以唤人去买……”

        “……”

        大半个时辰之后,孙思邈一身酒气,满脸惬意的出了韩府,摇摇晃晃的飘然而去。

        午后没多久,天空稀稀落落的又开始飘起了雪花。

        韩猛也没有出门,就在中院正屋旁的书房之内,煮水喝茶,那简易小炉此刻烧的不再是木柴,而是木炭。

        大大的书案,放上小炉子煮水喝茶,倒是很方便。

        一些宣纸毛笔砚台什么的,被韩猛移到一边,反正他也不会毛笔字,不写还好,写出来也是丢人。

        至于是不是开始学习毛笔字,韩猛想了想还是算了,似乎不具备这个天赋异能。

        集装箱里似乎也有很多圆珠笔,就是不能拿出来用,看来还要想办法弄铅笔,或者鹅毛笔也行。

        当然,鹅毛笔也要改进,取鹅毛前段就可以,然后装上竹柄,那样写起来才舒服。

        杨管家出去大半天了,还没有回来,估计很可能是木匠不好找,搞不好去城外找了。

        端起冒着热气,飘着茶香的小瓷碗,喝了一口,韩猛露出一个无比舒服的神情。

        随后抛开杂念,开始考虑正事,牛肉干的售卖其实不担心,只要传出去风声,在这个缺乏牛肉的时代,根本不愁。

        那就是如何把那放生池畔的楼阁买下来了,但怎么才能让宇文世家把此产业卖给他呢?

        还有就是万一宇文世家愿意卖,他到哪弄这一笔巨款。

        韩猛想到了建功城那边的金矿,但是想了想又有些犹豫,现在是不缺人手,但那些汉子们,弓马都不娴熟。

        这样如何能够与土著一战?

        想到长孙冲那些人的惨败,韩猛就变得冷静,不能盲目让人送死,虽然赶走那些土著,最终肯定有人伤亡。

        但也要等拥有战力再伤亡,现在带人过去,就是送死,就是胜也将是惨胜,这不是他需要的。

        马匹有一些了,那刀与弓箭就要早早准备,还有铠甲头盔,这些都要准备,这样才能减少伤亡。

        皮甲是不行的,别看土著用的是骨箭,但韩猛可是见过长孙冲那些人,皮甲被骨箭穿透而死。

        炼钢这条路看来也要提前啊!

        还是暂且耐耐性子,步子不能迈的太大,比如那放生池畔的店铺,完全不需要现在急着搞,缓一缓再说。

        猛然警醒,韩猛发现自己的心态,有些飘了,内心的欲望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好高骛远。

        这样不行,必须冷静下来,一步一步的来,反正时间有的是,急什么呢?

        这不是才到大唐一个多月吗?

        往后有着大把的时间。

        如此一想,韩猛自嘲一笑,内心也真正的平静下来,来日方长,徐徐图之。

        “郎君,越王来了。”

        巧儿慌慌张张的跑来,在书房门口说道。

        “越王?越王是谁?”

        韩猛起身,脸上带着疑惑。

        尽管疑惑,但他还是迅速的出了书房,朝前院走去。

        不管越王是谁,但能够叫越王那必然是老李家的龙子龙孙。

        很快来到前院,进入前院正屋客厅,一进门就看到两个少年。

        其中一个胖乎乎,目测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其一身的服饰,已经让韩猛明白,此人必然就是那越王。

        而另一人比这个越王应该年长几岁,倒是相貌堂堂,年纪轻轻已有威武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