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58章:小心应对

058章:小心应对

        “我二姐脸上可有见伤?”

        韩猛听二牛所说,平静的问道。

        他也觉得此事蹊跷,上半年春季才嫁人的二姐韩絮,都快一年了也没听说夫家欺辱。

        为什么他封赏县男,也成了有名的小神医之后,却是突然就被夫家欺负了?

        因此他不禁想到了崔家,崔家就是那样莫名其妙的要杀他,而现在这也可能是有人利用二姐,想对付他。

        就如同房玄龄所说,由于他对佃户庄民的所作所为,排挤他的人会很多,那些门阀世家都有可能出手。

        这件事必须小心应对,不能莽撞,以防有诈。

        二牛回道:“不曾见到任何伤势。”

        “嗯,此事不急,一会我问下母亲情况,再做计较。”

        韩猛如此一说,二牛不免有些失望,其余几人也觉得家主太平静,他们都是血气方刚的青年汉子,如何忍的了这口气。

        已经憋了几天,就等韩猛回来,带着他们找回场子。

        韩猛扫了诸人一眼,淡淡一笑,继续说道:“大牛,去把门外的人安排一下,也别都站那了,该睡觉的去睡觉,该巡夜的巡夜……”

        “好。”李大牛起身,走了出去。

        此时,厅内除了韩猛还剩下三人,刘莽儿,李二牛,沈世平。

        沈世平也是韩家佃户庄民,同样孔武有力,其父就是老兵卒,善强弓,一身本领都传给了他。

        只是沈世平性格孤僻,沉默寡言,以往也不与庄子上的年轻人交往,进山打猎也是独来独往。

        李大牛组织私兵护卫,训练请沈世平父亲,但基本上都是沈世平代为训练。

        韩猛看着两人,李二牛与沈世平,至于刘莽儿直接忽略。

        “二牛你明日前往丰谷乡吴家田庄,就在其附近的村庄打探,不要让吴家人认出来,把吴家的底细,尽量摸清楚。

        特别是吴家有什么样的亲戚,有什么样不为人知的人脉关系……”

        “什么是人脉?”二牛问道。

        “人脉就是他家有什么朋友,或者他家背后有什么势力之类。”

        “嗯,明白了。”

        李二牛掩饰着眼里的兴奋,看样子家主是想先查查吴家,再出手为絮姐儿出气。

        交待完李二牛,韩猛就看向沈世平。

        沈世平见韩猛看过来,知道是有事吩咐他,眼里同样带着一丝喜色。

        一直以来韩家庄与韩猛玩得好的,也就刘莽儿与李大牛兄弟两,刚才韩猛当着他的面,安排李二牛秘密之事。

        这说明韩猛也没有把他当外人,这让他心里兴奋不已。

        “大郎,有什么需要我去做,尽管吩咐。”

        “敢杀人吗?”

        韩猛这么一问,李二牛与沈世平都是眼神一凛。

        刘莽儿一双牛眼也看向韩猛,这个问题韩猛曾经问过他。

        “敢!”沈世平点点头应道。

        “好,不过这件事需要更加隐秘,渭水以北,有几处崔氏田庄,你去摸一下底细,然后顺藤摸瓜,看看崔氏在长安以及关中,有多少的产业。

        摸清之后,如果有机会,就射杀一个崔家子弟,最好是有分量的子弟,当然,事不可为也不要勉强,来日方长。

        记住,千万不能在城内动手,不然你很难逃脱。

        还有,如果万一被抓,不要顽抗白送性命,我会想办法救你,不用担心!”

        韩猛不担心沈世平的忠心,而是担心其能力,这一个任务就是考验沈世平的能力,同时也是有意识的开始培养。

        包括李二牛李大牛这些人,以后还会从佃户私兵之中,挑一些人,进行这方面的锻炼。

        就算沈世平失败被崔家抓到,把他牵扯出来,那也不怕。

        到时候他也不会再这般小打小闹,直接在崔家揭露他之前,以雷霆之势覆灭崔氏。

        不然这崔家让韩猛如鲠在喉,时刻都不能安心。

        他现在没有能够用的高手,也只能慢慢的培养了。

        李二牛与沈世平听了,倒是没什么意外,顶多也就是不解,家主与崔家有什么恩怨。

        不过他们也知道,韩猛不说,就不该问。

        “我明日就去。”沈世平冷静应道,并没有当回事。

        “大郎放心吧!沈世平这家伙厉害着呢!在野外想抓到他很难,何况他杀人也无需靠近,一箭解决。”

        李二牛嬉笑着说,他都有些羡慕沈世平,这种事其实他也可以的。

        “这种事用箭不能有记号,必须重新做一些箭。”

        韩猛可是知道这些猎户,都喜欢在箭杆上刻字,这也是为了打猎的时候,与其他猎户起纷争。

        因为很多猎物并不是一箭致命,带着箭支跑几个山头才死都很正常,万一猎物奔逃之际,其他猎户也射了箭,那就可以根据箭的位置判别。

        “大郎放心,这些事某知晓如何做。”沈世平说道。

        “嗯。”韩猛满意的点点头。

        此时,李大牛忙完返回,坐了下来。

        刚才韩猛与二牛沈世平等人说什么,他并不知道,坐下之后,就等着韩猛吩咐,他知道韩猛必然有事交待。

        韩猛说道:“明天二牛与世平两人出去办点事,盘缠你去我娘那里支取。”

        李大牛颔首应了一声,“好。”

        韩猛又问,“粮食被褥采买的如何?”

        “被褥差不多五六百人,粮食多一些,足够千人两三月食用,都储存在库房,以及一些庄民家中。

        煤炭五百石,堆在主家旧宅,木炭十石,就在偏院柴房。

        不过采买粮食被褥,钱已经耗完,还欠了镇上粮行李忠五十贯,煤炭木炭也都是赊欠。

        尉迟铁铺送来的炉具也没有给钱,主母那里也没什么钱了,之前一些赏赐的布帛,差不多都付了建房工钱。”

        韩猛倒是无所谓,淡淡一笑,说道:“嗯,正好明天要安排人去长安,那就你亲自带人去吧!

        那边有钱拉一半回来,顺便再拉一雪爬子牛肉干回来,给大家伙分分,让孩子们也有个零食。

        我刚请了个账房,叫张德礼,也任命杨丙炬做韩府管家,以后你就任护卫队长,没事情就与莽儿随在我身边。

        二牛与世平任副队长,再让王家的大郎也当个副队长,这样二牛与世平不在的时候,就让他负责领队。

        对了,那原先长孙家的田庄,那些庄民佃户的房屋可还在?”

        大牛回道:“在的,就是都搬空了家中物事。”

        韩猛忍不住一喜,“太好了,叫一些庄子上的闲人,这几天去收拾一些,弄一些简易的床铺备好。”

        大牛应道:“好,明日一早我就喊人过去。”

        “好了,暂时就这些安排,都去早点休息吧!”

        随着韩猛话落,李大牛李二牛沈世平三人都起身离开,唯独刘莽儿在一旁哼哼唧唧的不动。

        韩猛见状,才恍然想起还没吃晚饭。

        这一回来就把晚饭给忘记了,难怪刘莽儿哼哼唧唧,还时不时瞅他一眼,尽是委屈。

        不过韩猛虽然忘记晚饭,但韩母怎么可能会忘记,那么晚回来,肯定是没吃饭,所以早就安排人做好了饭菜。

        这边李大牛等人刚刚离开,那边韩母就让人端来了饭菜。

        闻到饭菜香味,刘莽儿啥委屈都没了,咧嘴傻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