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59章:你看那韩猛如何

059章:你看那韩猛如何

        吃了晚饭后,韩猛就去母亲的房间,询问二姐具体的情况。

        韩母也知道瞒不住,就一五一十的说了,韩猛听完依旧冷静,让母亲早点休息,就离开了。

        韩母见儿子这般,也是很欣慰,果然是长大懂事了,遇事沉稳。

        当然也该找媳妇了,韩母又开始细数附近十里八乡的媒婆,打算有时间去打听打听。

        二姐的事情,韩猛心里之前就有了预料,所以听完很平静,一切按计划行事即可。

        回了自己房间,上床之后,韩猛查看了一下美洲那边情况,就早早睡了。

        次日一早,韩猛就带着刘莽儿,又喊来几个青年,开始拌黄泥,在黄泥之中还加入煤灰。

        这是用来最炉子内堂的,没有这种隔热内堂,一个是煤炭不耐烧,再就是容易把炉体烧红。

        所以,必须要有内堂,内堂材料最好就是隔热材料,现在也只能用黄泥与煤渣。

        在长安韩猛与西市见过石棉,是胡商从西域运来,那石棉倒是很好的隔热耐火材料,但价格太贵。

        这石棉还不叫石棉,叫火洗布,与西域而来的香料,骏马,宝石一样,都是很贵重的,一般人也买不起。

        当然,韩猛知道是啥玩意,也知道这所谓的火洗布对人体是有害的。

        煤渣也是之前交待李大牛,从炼铁作坊附近弄来的,不要钱。

        泥料拌好,韩猛开始手把手的教手下人,也使得院子里围拢很多人,一些妇人们嬉笑着开始帮忙。

        把五十个炉体底座一个个的摆好,有样学样的开始糊内堂。

        大冷天的,这可是直接用手抹,滋味可不好受。

        “刘莽儿,带两个人去柴房搬些木柴来,燃几个火堆,糊好的围着烘烤,不能冻住,正好也可以让人暖手……”

        整个上午,韩猛就带着这些人,在大院子里忙乎炉子。

        人多力量大,五十个炉体内堂也在午时搞定,韩猛一个个的检查,还不错,很满意。

        接着就让几个人看着火堆,不能停一直到烘烤干。

        饭后没事,韩猛就去了山上,他想洗个温泉,好好的泡泡,也没带刘莽儿。

        刚出了门没多远,就遇到了一群玩雪的小屁孩,男男女女十几个。

        而韩玉儿就是这些人的老大,一张小脸冻的红扑扑。

        韩玉儿看见兄长,嬉笑着跑过来。

        “哥,你去哪?”

        韩猛一把抱起妹妹,笑道:“哥上山打老虎去。”

        “啊……”

        韩玉儿惊住了,小嘴张着很茫然。

        “哈哈哈,逗你呢!好了,去玩吧!哥有事不能带着你。”

        韩猛放下韩玉儿,伸手宠溺的摸了摸她小脑袋。

        “好咧,那哥早点回来。”

        “嗯,记得别玩太疯,出了汗容易着凉……”

        “哦……”

        孩子们随着韩玉儿身后,继续着游戏,韩猛看着欢快的孩子们,听着那纯真的笑声,心情格外的通透。

        上了山道,转身往下看,只见新村一座座新房子,依山傍水,于白雪皑皑之中,升起袅袅烟气。

        韩猛就这般静静地看着,看了很久,内心有一种安宁,静怡。

        好久之后,韩猛淡淡一笑,转身继续上山,到半山腰沿着溪流,进入山谷,雪地里留下一长串脚印。

        青松挺拔,巨石嶙峋,皆是银装素裹,唯独温泉所在,烟霏露结,如同仙池。

        泉口缓缓涌出,形成一个不是很大的池子,池子水面热气缥缈,韩猛伸手试了一下水温,差不多四十度上下。

        当即也不耽搁,迅速的把自己脱光,泡进温暖的热乎的水里。

        舒服啊!

        韩猛差一点舒爽的哼出声来。

        闭上眼睛,伸展四肢,头枕在池边山石上,就这么静静地泡着。

        于白雪皑皑的山林沟谷之中泡温泉,真的是让人心旷神怡。

        四周山林,幽静无声,不远处的水库,还没有冰封,狭长的水面淡淡波光。

        韩猛抛开心里所有的想法,不想,不思,只为这一刻的空灵。

        ……

        长安城。

        宇文府,宇文禅师最近被勒令在家,倒也悠闲。

        虽然崔家死士与长孙冲的尸体,在他的庄子上被人发现,但对他的影响,其实并不大。

        长孙无忌就算怀疑其与长孙冲的死,或多或少有些牵连,但也不会贸然出手。

        宇文禅师并不担心长孙无忌会撕破脸,毕竟宇文世家虽然不如往昔,但底蕴已然深厚。

        本就同属关陇势力集团,长孙无忌此时不可能会自断臂膀,不然真正的闹起来,就算宇文世家倒下,那长孙家也同样会损失惨重。

        宇文禅师知道长孙无忌不可能这么傻,平白便宜其他世家势力。

        再说,崔干嘴紧,死咬不招,如此一来,崔干与他之间的暗中合作,也不会有人知道。

        长孙无忌也应该会把矛头对着崔家。

        只是韩猛那个乡下少年,又活蹦乱跳的回归,让宇文禅师有些不爽。

        特别是昨日,房玄龄居然给那小子按了个总医官的职务,陛下居然还同意了,更是从內帑拿出一万贯,作为经费。

        当然,现在崔干事情难了,他是不会出手对付一个小地主的。

        本来杀掉韩猛,就是崔干的主意,还是因为其与房遗爱冲突,才临时决定的一个策略。

        时过境迁,再杀毫无意义,本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棋子而已。

        太极宫,立政殿内,李世民与长孙皇后闲聊。

        此时,长孙皇后正在笑道:“这韩猛还真是挺有意思,居然那样跟丽质说话,不过还真是有点道理,立意新颖,可见其才深藏不露。”

        李世民赞同长孙皇后所言,却是笑骂道:“那小子表面上憨厚老实,胆小谨慎,实际上就是奸猾狡诈。

        深藏不露的不仅仅是才气啊!”

        “皇上用词不当,非奸猾狡诈,而是胸有城府,是稳重,是思而后行,如此年纪有此沉稳,足见其秉性不差,不是庸才。”

        “哈哈,看来皇后是很喜韩猛此子,也是,孔子也说,君子九思,年轻一辈诸家子弟,与韩猛一比,确实差了不少。

        如那房俊,莽夫一般,诞率无学,争强斗狠,越发的凶残暴戾,实是让朕失望,唯有长孙冲算是翘楚,可惜……唉!”

        不知不觉,说到了长孙冲,长孙皇后也是黯然,同时也想到了女儿李丽质,不禁眼睛一亮,看向李世民。

        “皇上,如今丽质这般情况,必然重选驸马,你看那韩猛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