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63章:全部砸了

063章:全部砸了

        (朋友们支持支持,帮忙推一下收一下,感谢了!)

        去往丰谷乡,那就要沿着交水,穿天门官道,过清官乡。

        距离四五十里,韩家车马不急不缓前行,一个时辰之后,就到了丰谷镇上。

        丰谷镇比之百甲镇,那就不是一个等级,比百甲镇那偏僻之地,大了何止一倍也更加的繁荣。

        镇上店铺林立,人头攒动,不似百甲镇那般的清冷。

        韩猛骑在马上,大腿酸胀,股沟疼痛,好在马匹温顺,他第一次骑马除了身体不适,并没有摔下马。

        还是马车好啊!

        虽然马车也颠簸,但比之骑马那就太舒服了。

        以后想办法改造一架马车,装上避震装置,出门就坐马车,骑马也只能是适当的练练,当做休闲玩乐就行。

        如果当成交通工具,骑行个几百里,想想都害怕。

        穿过丰谷镇,韩猛也是好奇的打量,东张西望,忽然看到远处有一座炼铁作坊,黑烟滚滚。

        “走,过去看看。”

        看到炼铁作坊,韩猛就想去观摩一下,也好学习如何建设炼铁炉。

        他想在美洲那边先搞起来,殖民里面有不少人都干过炼铁,如此就可以先开展研究。

        最近也找到了一些资料,韩猛也感觉有些启发。

        一行人马很快赶到这一片作坊区,此地距离丰谷镇不远,交通便利,作坊也比较集中。

        就是空气不好,乌烟瘴气,到处都在冒烟。

        不是一家炼铁,还有烧制陶器的,烧制砖瓦的,韩猛下马首先进入炼铁作坊,李大牛兄弟两也下马,紧随其后。

        炼铁作坊里面的工匠,不知来者何人,但看韩猛衣着气度不凡,也不敢贸然拦阻。

        韩猛近前,不惧灰尘热气,仔细打量。

        此时他才恍然,原来古代炼铁是这般,一座差不多丈许高的炉体,砖石垒砌,里面堆积煤炭铁矿石,鼓风燃烧。

        而在炉体最底部,有管道伸出来,融化的铁水混着渣渣,经此管流出,进入旁边另一个炉中。

        此炉底部架空,堆积煤炭燃烧,保持炉内铁水温度。

        几个工人用长杆器具,不停的捞取浮在铁水表面的浮渣,韩猛一看就明白,这是利用比重原理。

        这样就能够尽可能的去除铁水里面的废渣。

        不过韩猛现在懂了一些这方面的知识,认为此时应该不断的搅拌铁水,尽可能的让铁水接触氧气。

        就能够消耗掉铁水的碳含量,那样就能够炼出含碳低一些的铁,或者叫熟铁。

        这些知识都是他刚刚从货轮图书室学到的。

        当然不是有炼铁的书籍,而是从一个笔记本下载资料里学到。

        图书室炼铁的书没有,炼钢铁的倒是有一本,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起先看到书名,韩猛还惊喜了一下,但翻开之后彻底无语,没想到还有人会看这种书,都啥年代的了。

        而现在这些工人也不是不搅动,只是搅动的少。

        炒钢法需要长时间的搅动,那才能够让碳与氧气接触反应。

        当然,韩猛不会告诉这些人。

        看过之后,韩猛就转身离开,心里也弄懂的炼铁的工序,这些对于现代人来说,一眼就能够看明白,并不复杂。

        来去匆匆,搞的作坊里的工匠莫名其妙。

        出了炼铁铺,就是隔壁不远的烧制陶器,这个更简单,就是一个封闭窑,意念之下,一览无遗。

        不过韩猛知道,关键还是在原材料,这不用他操心,懂烧制陶器的工匠,自然知道什么土质适合烧陶烧瓷。

        以后问问就是。

        随后,再次上马赶往吴家庄。

        吴家庄比原先的韩家庄,只能说是田地稍微多一百来亩。

        也是小地主阶级,所以,吴家也不是什么高门大户,现在更无法与韩家相比。

        韩絮儿前些天回娘家,看到那些青砖黑瓦的新村,还有娘家那巨大的院落,一座座的新屋,都无法相信。

        弟弟封赐东峪县男,她早就知道,只不过她并非那种喜欢炫耀的人,所以也保持着低调。

        没想到居然平白无故的要被夫婿休掉,一气之下就回了趟娘家诉苦,但这一次从娘家回来后,底气就很足了。

        刚刚嫁人不到一年,又没孩子,在韩絮儿的心里,其实娘家才是家,毕竟嫁人时间短。

        韩絮儿只比韩猛大一岁,才十七岁,生的也娇小,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模样。

        她本想在娘家不回来了,但母亲劝她不用意气用事,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待在娘家算什么事。

        所以,不得不回来,但底气足了,不再如之前那般畏畏缩缩。

        我弟弟是东峪县男,你吴家算什么?

        但她这般底气足,却是直接与吴平复以及吴家哥嫂之间,矛盾加剧。

        这不,就在韩猛带人到达吴家门口之时,韩絮儿的哥嫂夫君正在与她争吵。

        “你娘家那么多钱,你兄弟又是县男,又是神医,听说这一次火坑的事情,更是让皇上龙颜大悦,说不定又要封赏一堆钱帛。

        你夫君做生意亏了,难道你就不能回娘家借点?”

        “是啊!都是一家人,弟妹何至如此绝情,韩家连佃户都能够接济照顾,这一千多贯对于你弟来说,又不是拿不出来。

        再说,只是临时借用,也不是不还……”

        “哼,你们倒是打的好主意,说的那么轻松,一千多贯这点钱,还要不要脸,我家的钱为什么拿来替你家还债?”

        “什么你家我家,韩絮儿我告诉你,你已经嫁到吴家是我的婆娘,那吴家才是你的家。”

        “现在我只是想问问清楚,吴平复你欠钱,为什么开始不说?

        为什么开始就要休妻?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不就是想把我让给别人吗?

        对不对?

        柳云儿那狐媚子昨天说漏嘴了,以为我听不出来?

        昨儿我也去镇上周氏布庄问了,那管事说,只要你吴平复把我休了,欠的钱就不用还,还有一个什么姓箫的公子,会给钱与你。

        对不对?

        怎么不说话了?

        都想把我卖了还想骗我家的钱……”

        “你……你胡说什么……看我不打死你这贱人……”

        韩猛在门外听见,一张脸就冷了下来。

        一挥手,大牛二牛刘莽儿等人就冲向大门,刘莽儿一脚就把吴家大门踹飞,发出一声巨响。

        而此时,韩猛站在门口不远,就看到院内一年轻男子,一只手抓住二姐头发,一只手高高举起,正要狠狠落下。

        只不过被大门倒地发出的巨响给惊愣住,在年轻男子身旁,还有两个年级稍长的男女,同样惊惧莫名的看向大门处。

        韩猛冷着脸,一言不发,李大牛兄弟两却是冲了进去,到了韩絮儿身旁,吴平复吓的连忙松手。

        李大牛扶住脸色惨白的韩絮儿,走向门外,韩絮儿刚才也是被吓到了,她真没想到吴平复敢打她。

        二牛与刘莽儿却是上前一步,瞪着吴家三人。

        这个时候,韩猛迈步到了门口,韩絮儿看见弟弟,瞬间就扑到韩猛胸前,嚎啕大哭起来。

        韩猛揽着二姐转身,同时冷厉吩咐道:“给我打,狠狠的打,把吴家从里到外全部砸了。”

        听到韩猛的话,二牛丝毫不耽搁,对着吴平复就是一巴掌,瞬间就把吴平复打的倒地。

        刘莽儿一脚也把吴家老大踹飞了。

        带来的所有青年壮汉,一窝蜂冲进了吴家,只听到声声惨叫,还有柜倒盆碎的声响。

        韩母带着韩玉儿并没有下马车,儿子顶门立户,出门在外那她一个妇道人家,就不能乱插手。

        不然会影响到儿子在手下人面前的威信。

        等到韩猛把韩絮儿送上马车,韩母才抱着闺女安慰,陪着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