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65章:必须雷霆一击

065章:必须雷霆一击

        (求推荐求收藏!)

        刘仁愿去寻韩猛的时候,韩猛吃过午饭刚刚出门。

        他带着李大牛兄弟两与刘莽儿,直奔东市,去寻那周家绸缎庄。

        韩猛从穿越而来,就没想惹是生非,一直抱着谨小慎微的态度,但很多时候很多事,不能以他的意志而定。

        不管是把长孙冲搞去美洲,还是李大牛打房遗直,招来房遗爱的报复,或者崔家莫名其妙的刺杀,都不是他能够掌控的。

        当然,他也明白,除非躲进深山老林,否则不可能不染红尘俗事。

        既然身在这个社会,就难免是是非非,一味地[笔趣阁    www.boquge.me]的躲避低调,反而会让人觉得你是软柿子。

        保护自身有两种方式,一是守,一是攻,而韩猛想攻守兼备。

        现在的情况他认为很适合强攻,正好显露一下獠牙,让一些轻视他的人知道,小地主也不是好惹的。

        有着治疗长孙皇后公主太子的功劳,李世民可以说必然护着他,事情搞大最差也不过就是贬官削爵。

        正好他也不想劳心劳力的混官场,无官一身轻,时不时搞点功劳傍身即可。

        没心思也没那耐心陪着姓周的姓箫的周旋,他还是直截了当用自己的方式解决。

        快刀斩乱麻,简单直接粗暴就可以。

        不然,今天是二姐,搞不好明天就是大姐,所以,必须雷霆一击。

        你们以为我会跟你们慢慢的玩吗?

        我这智商能够跟你们玩吗?

        韩猛其实并不是心软之人,从之前他命令刘莽儿杀人,就能够看出其骨子里的狠。

        吴家的事情,已经呈报了长安县衙,那现在就是周家,还要逼出那箫姓公子。

        没有多带人手,依旧是上午的一干佃户汉子。

        当然,也不会与城内纵马扬鞭,而是步行前往。

        刘仁愿到了韩府之际,韩猛也正好到了东市那周家绸缎庄门口。

        柔和是不需要柔和的,韩猛站在绸缎庄门口,一挥手,“砸……”

        所有人都没带弓箭,也没有带刀,而是赤手空拳,这就是韩猛的小聪明。

        带着兵器其性质很可能就不一样。

        但不带兵器,可以带木棒啊!

        刘莽儿与韩猛守着门,一群青年壮汉手持木棒冲进了绸缎庄。

        绸缎庄内一时间噼里啪啦,鬼哭狼嚎。

        绫罗绸缎乱飞,一些进店买布料的客人,吓的跑出了店铺,但是阻拦的店伙计与管事之人,却是被一个个打到在地。

        这么一下,店外迅速的围满了人,可想而知,东市这个点有多少人了,围观者都好奇的想弄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

        相信很快就会引来市场巡防的军士,韩猛冷静的看着四周,嘈杂的人群,心里盘算着时间。

        这里搞完就是去周府。

        忽然,他不经意间看见了斜对面的妆楼,也正好看到妆楼的二楼窗户开着,一个妖艳的男子,此时正在低头看过来。

        与韩猛一对眼,那妖艳男子瞬间关上了窗扇。

        此妖人韩猛认识,只是并不知道此人姓名,上次由于恶心没有深聊,匆匆而去。

        刚才韩猛本想与其点头示意一下,也算客气,但看到此人这般躲闪,却是心里有了怀疑。

        莫非就是此妖人捣鬼?

        不然刚才为何看见我那般的惊慌?

        “嗨,你过来。”

        韩猛眼睛一扫,看到一同样脸上抹粉的青年,就指着喊道。

        那青年只是看热闹,没想到忽然被店门口那粗黑少年叫喊,顿时吓了一跳,想都没想就转身往外挤。

        刘莽儿却是两步上前,一把就抓住青年后领,提着回到了韩猛身边。

        “跑什么?某问你,那妆楼管事之人姓甚名谁?”

        粉面青年本来吓的手舞足蹈,听韩猛这么一问,也安静了下来。

        “这位小郎君,那是萧家公子,箫礼,妆楼也是萧家产业。”

        果然姓箫,不用说了,就是这家伙。

        韩猛眼睛一亮,如此快就找到了幕后之人,就说刚才那妖人那般的惊慌。

        “莽儿,放他走。”

        刘莽儿闻言松手,粉面青年迅捷的跑了,挤过人群,仓惶离去,再也不看热闹了。

        “好了,差不多了,李大牛,带人跟我到对面……”

        也不去周家宅子了,韩猛抬脚就朝着斜对面妆楼而去,李大牛等人也是一窝蜂的从绸缎庄冲了出来,气势汹汹的跟上。

        而此时,绸缎庄里一片狼藉,家具柜台都砸了,无数的绫罗绸缎滚在地上,踩的乱七八糟,可谓是损失惨重。

        箫礼看到韩猛带人砸周家绸缎庄,就知道事情败露了,一时间是心乱如麻,惊慌失措。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韩猛行事会如此暴烈,刚才想偷偷看看,没想到居然跟韩猛对了一眼。

        那一刻他发现自己心脏都不跳了,那粗黑少年太吓人了。

        箫礼其实心里是委屈的,他只是想让吴平复休妻,然后他想办法把韩絮儿娶来做妾,这样就跟韩猛搭上了亲。

        也就有机会把韩猛那玉露冰肌膏的配方搞到手,就算搞不到手,也可以合股啊!

        萧家在江南的妆品生意,做的可是很大的,如果他能够搞到玉露冰肌膏的配方,对于他这个萧家庶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特别是现在长安城玉露冰肌膏已经炒到了天价,可想而知如果大批量生产,其利润之巨,难以想象。

        还可以与胡商交易,因为很多胡商最近就来他店里问过,有没有玉露冰肌膏。

        如此巨大的利润,以及给他带来的影响,他如何能够无动于衷。

        所以才迂回到了想与韩猛结成亲家,成为韩猛的二姐夫,那一切自然就容易达成。

        只是他没想到韩猛发现的这么快,手段如此的暴烈。

        这事情有什么呢?

        这是好事啊?

        是的,箫礼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韩絮儿能够嫁给他为妾,对于韩家来说,应该是件好事。

        萧家不管怎么说,也是名门望族。

        嫁给他做妾也是高攀。

        但现在韩猛却是不按常理出牌,瞬间让箫礼懵逼。

        不过箫礼还在庆幸安慰自己,毕竟韩猛现在针对周家,似乎还并不知道他,就算最后周家告知韩猛,那么他也有时间去找族叔萧瑀。

        不过箫礼没想到的是,韩猛也难得敏锐了一次,此时已经带人直冲妆楼。

        箫礼刚刚回到楼下,就想出门前往族叔萧瑀府上,可是抬眼就看到韩猛带着一群手持木棒的壮汉,气势汹汹而来。

        “快……快关门,把门抵着……”

        箫礼惊恐的脸上的粉,都在飕飕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