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66章:让苏定方放人

066章:让苏定方放人

        远远看见那妖人惊慌失措,呼喊着手下人关门。

        韩猛越发确定了猜测,之前还有些担心搞错,现在看这情况基本无误。

        果然是这家伙,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但现在不是问根由的时候,只要横推下去,真相自然水落石出。

        “把门砸开,冲进去全部砸了……”

        韩猛既然决定雷霆一击,自然不会雷声大雨点小,后果什么的他也想过,没什么问题,只要不杀人,都是小事。

        刘莽儿自然是身先士卒,他那小巨人般的体型,用来攻城拔寨或许不行,但撞门很轻松。

        上去两脚就把店铺大门木板踹碎,紧接着一个背靠,轰隆一声,大门倒地,刘莽儿也滚了进去。

        李大牛等人那是盲目听命,根本不考虑什么,自然是紧随其后的冲了进去。

        不过韩猛早就交待过,不能把人打死,弄点皮肉伤就行。

        箫礼看到大门根本挡不住,立刻就夺路而逃。

        刚逃出大门,就被二牛一把捞着,噼里啪啦就是两巴掌,打的箫礼头晕目眩,浑身发软。

        箫礼长这么大也没被人这般打过,都是打人,锦衣玉食过惯了,何曾想到会被人打。

        所以,此刻他吓的浑身发软,并且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二牛打了箫礼两巴掌,一只手上都是粉,还有胭脂,使得他不禁皱了皱眉,伸手在箫礼衣服上擦了擦手。

        随后就把人扔在一旁,冲进了店内。

        韩猛来到箫礼倒地之处,也不管四周围观的吃瓜群众,抬脚就踢。

        狠狠的踢了两脚,才蹲下身子看着满脸痛苦的妖人。

        “为何?能告诉我原因吗?”

        韩猛语气很平静,但眼神却是很冷,异常凌厉。

        “韩神医,是我不对,求你别再打我,我怕疼……”

        箫礼此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直接认怂。

        韩猛呵呵一笑,怕疼,这家伙也是没谁了,遇到这样的对手,韩猛忽然有一种索然无味。

        要是这妖人强硬一些,或许还有点意思,但这般怂包,也太没劲了。

        对手太弱,也起不到震慑别人的作用啊!

        “韩神医,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想娶你二姐,真的……”

        卧槽!

        韩猛此刻真的是无语了,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就你这德性还想娶我姐,那我岂不是要被你恶心死。

        也不用再问了,韩猛就是再傻也明白这家伙是为了什么。

        想来是看上他的玉露冰肌膏,才会用这种办法跟他套近乎,强取没用,谁都知道玉露冰肌膏是他弄出来的。

        再加上他韩猛也非无名之辈,所以,就用手段从他二姐处下手。

        “好,我现在也不打你,不过此事不会就此结束,如果你与周家想了结此事,就请准备好一万贯。

        这是给我二姐还有我韩家的精神赔偿,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同样还会我心情郁闷的时候,来砸店解闷。

        至于报官,我韩某人欢迎之至,不过到时候就不是一万贯了。”

        韩猛冷笑盯着瑟瑟发抖的箫礼,说完,露出鄙夷之色,起身就招呼手下人,准备离开。

        不过就在李大牛一干人出了妆楼,气势昂扬的跟在韩猛身后,准备离开之际,围观的人群外面,却是来了大批的官差。

        长安城治安,大的有巡城卫,也就是俗称的左右街使,不过这些不归长安万年两县,而归属左右金吾卫。

        各坊有坊官坊丁,城外有各个乡镇,鸡毛蒜皮,邻里纠纷这些小事情,归长安万年两县管,而两县统归侍御史管理。

        而东西市自然是重中之重,当然也就属于金吾卫管辖,其实,没人能够说明白,金吾卫基本上很繁杂,管的很多。

        大到皇上出巡,小到百姓刑事,基本上都管。

        东西市的一些乱七八糟两县也会管,交叉管理,职权其实很乱,因为左右金吾卫与侍御史属于雍州牧下。

        现在的雍州牧就是李世民兼领,金吾卫就是皇帝亲军。

        此时出现的官差就是隶属于金吾卫的巡使,由于闹的很大,所以来的有二十几。

        韩猛看到这些人,不知为何,就想到了不良人,不知道此时这些人是不是叫不良人。

        韩猛的认知之中,不良人大概等同于刑警那一类。

        一群全副武装的巡使赶到,吃瓜群众迅速的散开,巡使们上前就把韩猛等人围住。

        领队的军曹是个中年男子,清瘦的很,但威势不小,想来定然曾经历战阵杀伐。

        此时,他扫了一眼韩猛以及其手下壮汉,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箫礼,随后就是慢慢的度步进入妆楼里查看。

        没一会,中年军曹从妆楼里出来,一声冷喝:“扰乱市场,当街打砸,把所有人带走。”

        巡使闻令迅速上前,韩猛制止李大牛等人的反抗,很是配合的被巡使们押离。

        包括地上的箫礼,也被两名巡使架起带走。

        ……

        申时初,李世民在立政殿殿厅之内,背着手来回踱步。

        其眉眼间含着不愉,王德待在一边,不敢吱声,他知道是因为兕子与长孙皇后的原因。

        皇上让刘仁愿召韩猛前来封赏,然主要还是让其为皇后与晋阳公主,诊断治疗一下。

        但刘仁愿迟迟不归,韩猛也是不见人影,长孙皇后在后殿不时轻咳,晋阳公主更是开始了气喘之症。

        这如何不让皇上急躁。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刘仁愿急匆匆的来了,只是其并没有带回韩猛。

        看到刘仁愿李世民眼里一喜,急问道:“那韩猛可带来?”

        刘仁愿躬身回禀:“陛下,韩猛已然回城,只是臣下去迟了一步,韩猛带手下出门办事,于是臣下在城内寻找,到东市方知晓韩猛带手下打砸了两家店铺。

        已经被左卫府抓去,就赶往左卫府,但左卫中郎将苏定方,认为韩猛带领家丁打砸店铺,无视律法……”

        “王德,执朕口谕,立刻前往左卫府,让苏定方放人,至于打砸之事,过后交给大理寺清查。

        朕相信韩猛如此良善仁义,憨厚胆小之人,必然不会无故打砸商铺。”

        李世民不等刘仁愿说完,就打断其话,吩咐一旁的王德赶紧去把韩猛弄来。

        王德应诺,就准备立刻前往,但李世民想了想不放心,就对刘仁愿吩咐道:“刘仁愿,你带一队人与王德一同前往,护卫韩猛进宫。”

        李世民是担心韩猛之所以打砸商铺,很可能与人冲突,他现在可不想韩猛半路上被人干掉。

        之所以会担心这个,一是因为韩猛曾被刺杀过一次,二就是长孙冲的事情。

        连长孙冲都能够被人干掉,一个韩猛还真不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