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69章:好事不断

069章:好事不断

        鸡翅烤的焦黄酥香,香气飘满了屋子,韩絮儿与韩玉儿两人,吃的那是满嘴都是油,韩猛没吃,继续烤着。

        “这些端去给母亲尝尝,我再烤一些给莽儿送去。”

        韩猛再次烤好一盘子,放到二姐面前,韩絮儿啃着鸡翅点点头,看着二姐这吃相,韩猛也是哭笑不得。

        由此可见,二姐实际上也是个孩子。

        现在没了嫁为人妇的顾忌,天性就释放了,人也变的活泼起来。

        不过这却是让韩猛很开心,他希望家人都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活着,包括他自己也是。

        ……

        大雪之后第五天,皇上的赏赐,姗姗来迟。

        其实韩猛这些天也很奇怪,为何王德那天说次日送来,却是过去了这么多天才到。

        要说是因为大雪缘故,韩猛才不相信。

        而且也不是王德亲自过来的,只是一个小太监,其身后也没有车马,倒是让韩猛很好奇,是何赏赐。

        没真金白银的赏赐,对韩猛也没啥吸引力,至于再封官,那更不可能。

        不过接过小太监递过来的礼单,夹在其中的房契,韩猛却是咧嘴笑了,很开心。

        不知为何皇上居然赏了他几间铺子,而且还是在东市,是一栋两层楼阁,开间有五,上下就是十间,还有后院厢房库房一应俱全。

        为什么皇上好端端的赏赐门面铺子给他?

        韩猛欣喜之后,就是疑惑,难道说皇上知道他想做生意?

        这也太扯了,问小太监是不可能问的,要是王德来,倒是可以。

        不管了,正好需要,这一下就可以开店做生意了。

        真正是瞌睡来了递枕头,这赏赐太合适。

        其实韩猛不知道的是,赏赐铺面牛马田地钱帛什么的,都很正常。

        不过也是因为韩猛东市打砸,让李世民想起韩猛还没有店铺,那就赏赐一栋。

        之所以赏赐来迟,也是让人寻找合适之地,毕竟皇室产业很多都不能乱动。

        送走了小太监,韩猛就开始琢磨,最后决定先开个饭馆,开始推出炒菜与火锅,看来这火锅还要多弄一些。

        想到就做,随即韩猛就让秀儿把杨管家喊来,让其再去一趟尉迟铁铺,把那个火锅加定二十个。

        这边杨管家刚刚离去,府中又来人了。

        来人是一中年男子,气度不凡,算是个老帅哥,韩猛接到仆役送来的拜帖,看到萧瑀两字,不禁一笑。

        萧瑀什么人他还是清楚的,同时也清楚其来意。

        当即就前往相迎,请到中院正厅,两人坐下,韩猛吩咐秀儿巧儿上茶。

        萧瑀一脸淡笑,很是随和,笑道:“久闻韩神医你医术神奇,为人良善仁义,今日一见,果然气质不凡,翘楚之姿。”

        韩猛闻言笑了笑,一上来就是奉承话,来意很明显。

        “相公谬赞!”

        韩猛并不知道这段时间,萧瑀已经被罢相,现在只是太子少傅,不再是御史大夫,不过称呼相公也不唐突。

        此时,两个丫鬟端来了茶汤,放在两人面前案几上。

        “请……”韩猛做了个请的手势,但他自己却是不喝。

        这种茶汤现在他是不喝的,对萧瑀也懒得亲自煮水泡茶。

        萧瑀端起茶汤,轻轻地吹了两下,嘬了一小口,随后放下茶汤,看着一脸淡然的韩猛。

        萧瑀不开口,韩猛也不问其来意,大不了就这样僵着就是。

        其实萧瑀是个很正直的人,而且还特别的拧,严厉清正,不肯容人之短,不善处理人际关系。

        所以,韩猛不问,萧瑀也不知从何说起。

        看到萧瑀又端起茶汤,韩猛也是无语了,特么的你倒是说啊!

        难道这家伙情商居然比他还低?

        韩猛心里揣测着,看样子还真有这可能。

        “箫相公,韩某几天前听闻宇文家与崔家有人被刺杀,不知道凶徒是否抓到?”

        韩猛借机打探,破开这尴尬气氛。

        萧瑀摇摇头,叹道:“此非某关心之事,不过也有耳闻,凶手未曾抓到,韩神医,今日来府上,是有一事相求。

        箫礼是某族侄,冒犯韩神医,韩神医带人打砸店铺,也是其罪有应得,某已然将其惩戒。

        还有韩神医所言的,那什么精神赔偿,一万贯也会尽快送到府上,某就是想请韩神医就此罢手,不再追究。

        包括那周家,也只是被箫礼蛊惑,还请就此揭过,而且周家家主说了,还会另外给与百匹上等丝绸,作为絮姐儿的补偿……”

        “呃……”

        韩猛听萧瑀这么一说,也是很意外。

        本以为萧瑀亲自来,是为了一万贯而来说情,没想到人家相当的爽气。

        看来还是自己眼眶子浅啊!

        一万贯在这些几百年传承的大家族,还真不算什么。

        而萧家与周家之所以这么痛快,估计一是理亏,二就有可能出在萧瑀身上。

        韩猛没有猜错,的确是因为萧瑀,李世民把萧瑀找去,噼里啪啦就是一通训诫,并且让他处理此事。

        而且要让韩猛感到满意,不再追究。

        本来萧瑀就是清正之人,怎么可能会包庇箫礼,当天回府就把箫礼找来,一顿家法,打的到现在还趴在床上。

        “萧相公,恕韩某之前多有得罪,打砸之事也是一时冲动,既然相公亲自来到寒舍,那我肯定听从相公安排,此事就此作罢,不再追究。”

        萧瑀松了口气,感觉这韩猛还是很好说话,并没有如箫礼所言,那般的吓人。

        “那箫某就此告辞,多谢韩神医宽宏之量。”

        “萧相公,那在下就挽留与你,请……”

        萧瑀起身告辞,韩猛也起身相送,一直送到大门口才回转。

        踏着清理出来的青砖道,韩猛那是心情通透,神清气爽。

        一万贯到手,还有一百匹上等丝绸,这敲诈勒索果然是发家致富的捷径。

        他穿越来到现在,折腾那么多事情都没折腾到一万贯,现在只是随口算了个数字,一万贯就到手了。

        早知道应该说两万贯,当时也是觉得一万贯很顺口。

        虽然这么想,但韩猛也不是那种不知足之人,现在有钱有店铺,反正冬季很多事做不起来,那正好忙乎开店之事。

        只是今日不知怎么了,韩猛这边还在琢磨开饭店,府上又来人了。

        不过这一次不是啥好消息,是来通知他军医署明日开衙,新衙门就在太常寺后面的一个小院落。

        韩猛刚刚还很兴奋的心情,瞬间就郁闷起来。

        有了衙门那就要去坐班,就没现在这样的舒服悠闲。

        但这事情他也没办法改变,明日先去看看再说,本就是一新衙门,估计也没几个人,坐班不坐班的,到时候再说。

        真正搞的烦了,那就我行我素,不去就是,被人参一本罢官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