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73章:长大就砍了你头

073章:长大就砍了你头

        “韩神医,为何一人在此感怀?”

        一行公主进入亭内,长乐公主率先问道。

        韩猛突然之间听到女子声音,也是一惊,从沉浸的思绪中醒来。

        转身一见,只见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群少女,而站他身前三尺处的,竟然是长乐公主。

        “见过公主殿下。”

        躬身行礼,也只是对长乐公主一人,其余人等他也不识,还以为都是一些富家千金,名门贵女。

        这大冷天的,一个个也都是毛领襦袄,看不出啥区别。

        “她们也都是我的姐妹,你也见个礼。”

        长乐公主知道韩猛不识,她们姐妹倒是无所谓,但就怕传出去,韩猛会被御史言官参一本。

        韩猛闻言明了,再次躬身,对所有公主行礼,“臣韩猛,见过各位公主。”

        “好了,无需多礼,韩神医,还请将刚才所做诗词完善……”

        襄城公主挥挥手,温婉开口,一边说还一边打量着韩猛。

        这少年郎虽然粗黑,不似那些粉面俊彦般细皮嫩肉,但却是有一种别样气质,眉眼间更是隐隐藏着冷峻之势,体型也是高大挺拔。

        举手投足,就给人一种沉稳,面相虽憨厚,但因那眉眼间的冷峻,如果发怒,必然会令其气势瞬间变成威严凌厉。

        不得不说,襄城公主看人很有一套,比之长乐公主厉害多了。

        其余公主们也是仔细打量着韩猛,还时不时的嬉笑。

        “词句?什么词句?”

        韩猛之前是有感而发,沉浸过往伤痛,此刻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下面呢?”

        长乐公主缓声念道,倒是提醒了韩猛,原来不知不觉居然脱口而出,被公主们听到。

        韩猛尴尬一笑,歉然道:“只是偶有感触,此时也没了那状态,下面……没了……”

        不是不能完整全部,而是觉得没啥意义,再就是这样的诗词,似乎与他的年纪经历也不符。

        与此时此地的景色,同样不符,有心人仔细一品,就会发现端倪。

        “不行,没了也要接上,如此佳句不能全整,着实让人难以释怀。”

        襄城公主实在无法忍受,就这么没了,有些急了。

        长乐公主也道:“是啊!韩神医,何不再琢磨一下……”

        “韩猛,今日你不接上,我……我回宫就让父皇治罪于你……”

        此时,一个六七岁的小公主,奶声奶气的说道,还摆出一副凶狠模样,不吓人,倒是让人忍俊不禁。

        韩猛听了,也是忍不住一笑,这小丫头有意思。

        但随后听到长乐公主的话,顿时就觉得这公主一点都不可爱了。

        “韩神医莫要听高阳妹妹乱言,若是真无法全整,那也无需强求……”

        韩猛没在意长乐公主的话,却是又看了一眼高阳公主,心里想着,才这么点大?

        不是说许给房遗爱了吗?

        看样子顶多也就七八岁到天了,这年纪就快要嫁人,真是作孽。

        还有就是,从刚才此女的话,就能够看出一些品性来,难怪又是偷情和尚,又栽赃房遗直调戏,最后更是蛊惑房遗爱造反。

        其实,韩猛却是不知,公主许配出去,并不等于就要成亲,高阳公主嫁于房遗爱,还要等到其长大。

        至少也要十二三岁,才会嫁出去,或者说尚出去。

        如那柴令武,巴陵公主才十岁,杜荷更厉害,城阳公主才三岁。

        但这些人都已经是驸马都尉,年纪也不小,不过并不是说房遗爱,柴令武与杜荷这些准驸马,就不能有妾室。

        只是把正妻位置留着,妾室照样纳。

        明面上是一夫一妻制,实际上对妾室多寡也不会管。

        很多权贵世家子弟,也都是先纳妾,后娶妻。

        而此时,高阳公主见韩猛用奇异的眼神看她,顿时更恼了,“看什么看,黑面神,听说房俊就是被你打伤,等我长大就砍了你头……”

        韩猛哭笑不得,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如何处置,一个小丫头也犯不着气不气。

        卑躬屈膝什么的不可能,顶两句也没必要。

        如此一来,气氛很尬,襄城公主也没了兴致,淡淡的瞥了一眼高阳公主,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

        随着襄城公主的转身离去,另外几个公主也紧随其后离开。

        “韩神医,一会诗会上,可要做几首诗哦!”

        长乐公主歉然的看了一眼韩猛,笑着说了一句,就拉着高阳公主离开。

        韩猛点点头没作声,表情淡淡的看着公主们远离。

        此时他基本上可以确定,房遗爱应该本质不坏,就是脑子不够用,是个莽夫,坏就坏在高阳公主身上。

        不过这些跟他没关系,不操别人的心,没那精神,之所以想这些,也仅仅是好奇,对记忆里印象深刻的历史事件,进行一些分析印证而已。

        韩猛没有回转,依旧在亭子里待着,此处清净。

        不过远远的还是能够发现,人越来越多,甚至于他还看见了李泰,经过刚才一群公主的事情,他知道肯定还有很多的皇子。

        期间又发现了很多的妇人,雍容华贵,还有一些中年男子,似乎是官员。

        这倒是让韩猛有些意外,想不到这个诗会会有这么多人前来。

        那些雍容华贵的妇人,搞不好就是李世民的后宫嫔妃,那说不定李世民与皇后也可能前来。

        想到此处,韩猛觉得不能再躲清净,还是主动过去露露脸的好。

        随后就出了亭子,往人多的殿前广场走去。

        半路,就遇到了一位少年,少年虽面如冠玉,但英气刚毅,有一股无形气势。

        不用说,这是一位皇子。

        韩猛心里想着,就见少年迎面而来,并且脸上带着微笑,看他的眼神也很亲善。

        这使得韩猛不禁疑惑,难道这少年认识他?

        “可是韩神医?”

        少年近前笑问,韩猛点点头,同时也露出笑脸道:“在下韩猛,神医之称乃是谬赞,愧不敢当,不知你是?”

        “哈哈,韩神医过谦,我是李恪,今日有幸在此遇见,一会定然要与你畅饮几杯……”

        蜀王李恪十四岁,比李承乾大一岁,说话却是很豪爽,气度不凡。

        韩猛闻言,心里一震,李恪!

        这一位就相当的印象深刻了,因为韩猛知道,这可是后世太祖都夸赞过的皇子。

        太祖曾经评价李恪为英物,为李世民不立李恪为太子而感到惋惜。

        韩猛更是知道,因为房遗爱谋反案,也把李恪牵连了进去。

        此时他很想告诉李恪,千万要与房遗爱高阳公主这些人,离的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