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74章:信则有不信则无

074章:信则有不信则无

        “微臣见过蜀王殿下。”

        韩猛躬身行礼,却是被李恪托起,“无需这些虚礼,我近日也正想去寻你,实不相瞒,本王母妃身体微恙,想请韩神医诊治。”

        “那没问题,不过还是之前那句话,神医之名只是谬赞,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反正推脱不了,那还不如痛快答应。

        李恪见韩猛如此干脆,也是很高兴,笑道:“请,我们边走边聊。”

        韩猛颔首,与李恪并肩而行。

        “听说你最近招了很多流民落户,可还有什么难处?”李恪关心的问道。

        “早已准备,能够应付。”

        韩猛回道,有些不明白李恪何故问这个。

        难道是想掏钱帮帮他?

        李恪又道:“韩神医良善仁义,恪自愧不如,想尽些绵薄之力。”

        韩猛明白了,这是找个借口送他点物资。

        不过李恪的突然示好,让韩猛有些奇怪,他可不认为仅仅是答应帮其母妃治病。

        韩猛却是不知,这些皇子,现在交好与他,可以说是一种政治正确。

        不过李恪与李泰不一样,李泰是为了博取名声,而李恪却是为了不让人质疑。

        韩猛治好长孙皇后与太子腿疾,难道你李恪不应该高兴吗?

        不应该对韩猛友善吗?

        疏远韩猛你李恪是不是有什么异心?

        这些就是李恪的心态,他不想博取什么好名声,仅仅是不能让人质疑。

        韩猛不懂身在皇家的各种危机,特别是李恪这种天潢贵胄中的贵胄,母亲是前隋公主,可想而知,他的血脉天生就比李承乾要高一等。

        年纪比李承乾长,却被改成小于李承乾几个月出生。

        特别是长孙无忌,自始至终都在盯着他,让李恪如履薄冰。

        李恪不想争夺皇位,但并不是他想不想的问题,而是无奈。

        其母杨妃遭遇家国覆灭,就很明白其中的风险,也深知天家无情,玄武门之变历历在目,犹如昨日发生。

        连李建成与李元吉家中几岁幼儿,都被杀的干干净净。

        所以,杨妃在知道李泰前往韩府之后,就交待李恪想办法与韩猛交好,正好身体虚弱多病,就以此为借口,也不显得突兀。

        “那韩某就多谢殿下仁心,心怀天下苍生。”

        有好处韩猛向来不拒绝,特别是还扛着为贫苦百姓的大旗。

        李恪再次哈哈一笑,“不说这些,其实我还是很喜欢你做事风格,对佃户庄民仁义良善,有神奇医术却谨小慎微。

        但对于欺你的人,却是暴烈无比,前些日子听说你于东市打砸,可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韩猛也笑道:“哈哈,一时冲动,不过很解气。”

        李恪道:“菩萨低眉,金刚怒目,一静一动,扬善惩恶,你已经做得很好,很是让人羡慕……”

        韩猛摇摇头,“我可没那么高尚,只不过是本性而为,只是殿下说羡慕之言,韩某有些不解。”

        这李恪说的太夸张,不过也无所谓,闲聊不就是相互吹捧,就是不明白李恪为何说羡慕。

        羡慕他是个小地主?

        还是羡慕他可以率性而为?

        李恪没有就韩猛所问解答,岔开话题道:“听说你能够识人看相,可是真的?”

        韩猛诧异看了一眼正盯着他的李恪,问道:“你听谁说的?”

        “房遗直,他是听房相偶然之语。”

        “哦,可能是房相公误会了,我会啥识人看相。”

        韩猛恍然,可能是当日与房玄龄说房遗爱,让其误会。

        但李恪却是半信半疑,再次看了一眼韩猛,就笑道:“韩神医医术神奇,定然曾受化外高人指点,会看人命格面相,也没什么奇怪的。”

        李恪以为韩猛是掩饰,因为知道韩猛本就很低调,谨小慎微。

        韩猛本不想被扣上神棍的帽子,不过心里一想,或许再当个神棍,对自己更有利呢?

        就是不知道袁天罡是不是有真本事,别他娘的撞到一起,被其识破,那就不妙了。

        韩猛本是无神论者,但穿越这种事发生,就没那么坚定了。

        不过有了装装神棍的想法,那他也就不直接否认,来了个模棱两可,“信则有不信则无!”

        李恪闻言沉思起来,此话很模糊,韩猛没承认也没否认,但李恪所想却是其中深藏的道理。

        这就是屁股决定思维,所处位置高度不一样,对同一句话的理解就不一样。

        韩猛只是没心没肺的一说,并不觉得有什么。

        但李恪就从此话之中,误读出这是韩猛再暗示什么,只是一时之间还想不明白到底是暗示什么。

        韩猛所指的是哪方面?

        信则有不信则无,信什么?

        信韩猛会看相,那么他看的就会发生?

        还是说,信自己……

        韩猛并不知道李恪所想,不然以后定然不会再跟这些,思维奇特复杂的皇子乱说。

        不知不觉,到了殿前广场,此时,那真是人头攒动,热闹无比。

        很快,韩猛与李恪两人的身影,就被李承乾看到,李承乾笑嘻嘻的过来,身边还跟着一些人。

        “韩猛,我正在寻你,还担心你是不是被哪家姐儿迷住了。”

        李承乾过来,就开了个玩笑。

        但是此时,韩猛却是盯着李承乾身后,神情异样呆愣。

        所有人此时都发现了韩猛的不对劲,也都顺着其视线看去,才发现韩猛盯着的是个八九岁的小女孩。

        李恪忍不住促狭一笑,李承乾同样露出了然之色。

        看来这韩猛,是看上人家姐儿了。

        也是,韩猛这个年纪也应该娶妻,就算没有合适人家,那也该先纳几房妾室。

        “赵节,把你表妹带过来,给韩神医介绍认识一下。”

        李承乾对身后一青年喊道,只见这个叫赵节的青年,连忙拉着那小女孩的手近前。

        而韩猛依然愣怔的看着小女孩,使得小女孩不禁羞涩,更是着恼。

        小女孩最后恼羞成怒,狠狠的瞪了一眼韩猛。

        这一下,让韩猛的神情巨变,内心更是翻江倒海。

        像,太像了,这小女孩面貌初见之下,就与韩猛内心之中的她,有七八分相似,而刚才这一下羞怒瞪眼,可以说如同翻版。

        不过韩猛也渐渐地冷静下来,抱拳歉然道:“刚才孟浪,唐突这位妹子,实在是初见之下,似曾相识,一时有些恍惚。”

        李承乾哈哈一笑,“有什么唐突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表哥,赵节。

        而这小姐儿是赵节表妹,荆州都督武士彟幼女,叫……赵节,你表妹叫什么……”

        (这么写不会被骂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