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77章:一番胡说八道

077章:一番胡说八道

        本是送别诗,但此刻吟出来,却是有另一种解读。

        那种少年郎的狂放,他日功成名就,名扬天下的气势,尽显无疑。

        与悯农的风格迥然不同,这一首诗给人一种激昂,大气磅礴,志向高远。

        在场所有人都被震撼到了,这样让人胸怀激荡的诗意,蕴绕在每个人的心里,久久不能平息。

        此刻,对韩猛那真是刮目相看,如此才情,当世罕见。

        是啊!

        天下谁人不识君,今日之后,不敢说谁都知道韩猛之名,但在文人之中,已然当得这一句了。

        韩猛文名必将因此首诗而传天下。

        “观音婢,还是你看的准啊!这韩猛果然是大才,胸怀大志,仅仅做个医者,有些埋没其才……”

        “皇上,从此诗难道还看不出,这韩神医骨子里藏着桀骜,天生就不适合做官,如果你让他去做其他官职,估计会使他惹来祸事。

        就是那总医官一职,我都有些担心……”

        “嗯,还是你看得透,看来以后也只能让此子做些闲散之事……”

        “非是我看得透,而是皇上惜其才……”

        李世民与长孙皇后低声聊着,长乐公主与襄城公主却是眼神炯炯,遥望着韩猛,意味难明。

        武媚娘从小熟读经史子集,此时也是被韩猛之才,或者说被其诗中的气势所震,盯着韩猛那粗黑之貌,脸上时不时泛起红霞。

        那些高傲的士子们,现在也傲气不起来了,本来心里的不服气,也变成不得不服。

        现任国子司业的孔颖达,用被惊艳到的眼神,看着韩猛问道:“不知此诗何名?”

        韩猛装完逼,正在享受诸人震撼的快感,被孔颖达这么一问,也是一愣。

        他能说叫别董大吗?

        当然不能,所以凝眉想了想,随后淡笑道:“就叫冬雪抒怀吧!”

        韩猛也起不了啥合适名字,就随便糊弄一下。

        反正都抄袭了,名字改成啥样也无所谓。

        至于说心里有没有负罪感与愧疚,韩猛可没那么矫情。

        孔颖达点点头,觉得这名字也还贴切,就不再言。

        他本就是话不多的夫子,自然不会多言。

        其后,诗会就有点索然无味,李世民也只得开启了下一个环节。

        论政时弊,各抒己见,目的就是想看看这些士子之中,有什么好的治国之策。

        气氛开始变的随意,一些女子妇人们也四处走动赏景,李世民与大臣喝酒言笑,士子们也开始取食物糕点酒水。

        之后,就由房玄龄出题,开始就题各抒己见,表达各自见解。

        就如同韩猛理解的一样,诗词都是小道,策论才是取士的根本。

        一个人有没有真才实学,胸有丘壑,就看其人对时政的见解。

        房玄龄起身,周围安静下来,都等着听出何题。

        “今吾大唐安定,民生逐渐恢复,国力日强,灭东突厥之后,威加四海,四方来朝,那就论一论对外之策。”

        房玄龄言毕,就环视一圈诸士子,最后还在韩猛处略微停顿,才坐了下来。

        诸士子开始沉思,李承乾也是托腮思虑,韩猛听了,也不禁心里想了想,不过也想不出啥大道理来。

        对外,无非就是怀柔还是征服,但现在得先发展经济民生,那就只能尽量怀柔,征服那可是要钱的。

        韩猛记得李世民征高句丽,好像还是等到贞十几年的事情,就那样最终还是因为后继无力,不了了之。

        老百姓丰收,商业繁盛,赋税稳定,国库充盈,才能够支持一次倾国之战,打到一半没粮食军械的补给,还怎么打。

        当然,最主要还是各种儒家思想,使得无法以战养战。

        军队在外一旦劫掠,就会被朝内御史大臣们攻讦,这一点让韩猛实在是无法理解。

        打仗本就是你死我活,还特么的讲什么仁义道德。

        死要面子活受罪,莫过于此!

        所以,韩猛没一点说些什么的冲动。

        而一些士子则是开始长篇大论,无非就是儒家那一套,礼仪之邦,以德服人什么的,后世的崇洋媚外,根子都在这里。

        “……四方小国来朝,尽显我煌煌大唐威仪,所贡之物甚多,皆异域珍奇,我大唐乃是礼仪之邦,不可让诸尔小国轻视,理应回赠几倍余……”

        听的韩猛都想打瞌睡,还别说,他真的打瞌睡了。

        李世民听着这些士子的论断,很是失望,都是一堆废话,也不符合他的理念。

        其实他也不想想,这些只是士子,学的也是经史子集,儒家思想,又不是程咬金尉迟恭这些好战猛人。

        如何会有人说出符合他好战本性的见解。

        倒是孔颖达等人,听的不住点头,对其中几个士子很欣赏。

        长孙皇后见皇上神情,就知道是忍着不爽,于是抬眼看向韩猛那边,想听听韩猛,是不是有什么奇谈怪论。

        但看到韩猛右手托腮,双眼紧闭,不知是在沉思,还是在打盹。

        “皇上,不如让韩猛说说。”

        长孙皇后提醒李世民一句,使得李世民猛然眼睛一亮,对了,咋把这小子忘记了。

        “韩猛,你来说说……”

        李世民来了兴致,就喊道,可是韩猛依旧那样,毫无动静。

        现场再次静了下来,气氛诡异。

        所有人都看出,韩猛不是在沉思,而是睡着了。

        特么的,如此冰天雪地,这家伙也不怕冻着。

        李世民冷着脸,扫了一眼王德,王德连忙跑过去,心里都替韩猛担心,如此场合,居然打盹睡觉,真是心大。

        很多人都无语,长孙皇后,长乐公主,就连李承乾都苦笑。

        韩猛也算是够奇葩的了。

        韩猛被王德摇醒,一时之间不知身处何处,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神情讪讪。

        李世民耐着性子,“韩猛,你就对外之策,说说……”

        韩猛连忙起身,好在这一次腿伸直放的,没有发麻。

        “对外?”韩猛四下看看,就见所有人都盯着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一咬牙,算了,就想到什么说什么吧!

        “既然是对外,那何为外?化外蛮夷而已,既是蛮夷,那对他们展现我大唐礼仪,仁义,有何意义?

        我的观点就是,征服,再征服,对,现在我大唐兵强马壮,各国来朝,但如果有一天国力衰弱,他们就会来掠夺。

        相信各位都看过史书,比我明白这个道理。

        那何不趁现在兵强马壮,消除隐患?

        以战养战,掠夺他们的财富为我用,这才是长治久安之道……”

        韩猛噼里啪啦一番胡说八道,把在场诸人听的是目瞪口呆。

        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好战分子,这他娘的是什么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