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87章:不争而善胜

087章:不争而善胜

        有如此良善之权贵,薛仁贵还是第一次得见。

        从这府邸气派,就能够看出能够住在这里的人,肯定不是有钱就行的。

        那就进入看看,如果真如这家丁所言,正好也免得让妻子受冻挨饿。

        薛仁贵看了一眼半信半疑的妻子,最终两人还是收拾褥子包袱,跟随青年仆役进入了大门。

        而门楼上高挂的灯笼,那韩字却是印入了薛仁贵心里。

        在薛仁贵这么一个以后的猛人,很巧合的于落魄之际,到了韩府之时,韩猛却是不知,因为他晚饭之后就早早进房间,去了美洲。

        从兵部弄来的军械,一小半都被他装备了建功城的人马。

        此时的建功城,初建的五百人军队,已经有模有样,训练也卓有成效,已见威势,两百骑兵三百步卒。

        韩猛今日决定演武,看看训练效果,殖民也不能始终待在建功城范围,终究要走出去,终究要经历血雨腥风的杀戮。

        为后来人铺就安全之地,为唐人殖民美洲做先锋。

        现在韩猛已经不再没安全感,意念使用的越发娴熟,杀人于无形,可以说百万军阵,他都有信心取上将首级。

        不知不觉,他自己都不知道,性格逐渐在改变。

        好在他没有野心,也不想历史上的大唐,被他搞的乱七八糟,又或者说,有美洲这么个存在,也能够满足他的野心。

        当然,这些或许都只是暂时的,人是会随着权利,地位,而随时自我调整改变的。

        这个韩猛自己都无法掌控,未来谁也不能说,会是怎样的。

        不过现在也只是演武,韩猛并不急于让军队立刻开战,一个是武器数量不够,二就是训练的时日太短。

        再说,他还想改良一些武器装备,最好就是等他自己的钢铁弄出来,搞出新的钢甲头盔,锋利横刀。

        城西训练场,韩猛安坐沙发椅,六位统领都立于韩猛左右,此时开阔的场地中,正在进行着弓马骑射演练。

        两百骑兵依次上场,韩猛很有耐心的看完,随后说道:“各位统领,弓马骑射很重要,还是要加强训练强度。

        对敌土著,可不是固定靶,特别是山林之中,箭法可是很最关键的,那些步卒近身厮杀技巧,需要加强的同时,弓箭也不能落下。

        还有就是丛林战法,也要按着我教给你的那些,进行强化训练……”

        “是……”

        六位统领异口同声的应道,对韩猛所吩咐的,都是相当上心。

        随着来到这个地方,时间越久,他们就对韩猛越敬畏,也更喜欢在这里的生活。

        为了能够让家人永远生活在这里,繁衍生息,对于消灭土著也是同仇敌忾。

        演武完毕,韩猛又做了一些交待,才返回货轮城堡。

        次日一早,长安城韩府,韩猛被人扰了清梦。

        来人是李恪,请韩猛进宫给其母妃诊病,这是早就答应的,韩猛也推辞不了,只能随其同往。

        在韩猛与李恪出了门没一会,薛仁贵也带着妻子,道谢离开。

        这一晚吃饱睡暖,让薛仁贵对这户韩姓人家,充满了感激,心里也钦佩其家主良善仁义之心。

        不求回报,却无偿对落魄之人提供帮助。

        这是大善,是胸怀,其家主非常人啊!

        薛仁贵有些可惜,未曾与其一见。

        ……

        杨妃体弱多病,韩猛初见就能够看出,其一脸病容。

        不过意念仔细查看之下,却并没有什么不妥,就如同那秦琼一般,也是如此,看不出啥病症,但就是身体不好。

        所以,韩猛同样开出了调养的方子,同秦琼多食补血之物。

        最后也奉献了一瓶维生素c片,就告辞离开了,李恪一路相送出了太极宫。

        韩猛对李恪此人,相当有好感,并不仅仅是源于太祖之言,而是李恪本身的性格,及其豪爽的为人。

        还别说,真的有李世民之风。

        承天门外,临别前,韩猛不知为何脑袋发抽,鬼使神差的对李恪低语了一句。

        “天之道,不争而善胜!”

        说完,韩猛就上了马车,而李恪却是露出若有所思神情,立在那里,目送着韩猛马车远离消失于街角。

        他不知道,马车里的韩猛已经在后悔乱语。

        韩猛是从李治的上位,受到启发,才冒出这么一句。

        李承乾与李泰的明争暗斗,最后让李治渔翁得利,而这里面少不了长孙无忌的挑拨。

        但是长孙无忌会让李恪渔翁得利吗?

        很显然是不可能的,除非长孙无忌倒台,李恪才有那么一丝的希望。

        回到韩府不久,沈世平来了,韩猛与其在书房里一直待到了午时,两人才出来。

        饭后,沈世平也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了府内。

        对付崔氏的计划,韩猛也准备开始了,已经摸清了崔氏所有的产业,他准备来一次很彻底的洗劫。

        先把崔氏在长安城范围内的根基,来一次毁灭性的打击,这样才能够让崔氏的实力缩水。

        不过时机要把握好,韩猛准备于十八日夜间开始。

        十八日是乔迁喜宴,也是韩氏菜馆开业的日子,等到过了才行。

        不然人心惶惶的,那就不喜庆了。

        再说,他还准备大发请柬,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特么的发一张。

        这样说不定也能够收一波礼金。

        机会难得,不加以敛财,实在是可惜,会让人心疼的。

        接下来的两天,韩府的请柬陆续的发出,韩府乔迁之喜与韩氏菜馆开业的消息,也成了这两天满朝文武的话题。

        特别是韩猛这种不管熟不熟,有没有交情,都来一张请柬的做法,让人是哭笑不得。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韩猛居然给长孙家,韦家,丘家这些刚刚有冲突仇恨的,也发了请柬。

        其实不仅仅是群臣,以及一些世家门阀,就连李世民都对韩猛惊呼为奇人,这家伙连皇宫都送来了请柬。

        所有的皇子与公主,还有他这个皇上,李世民不知道这韩猛是如何想的,你一个小小的乔迁与菜馆开业,凭什么把请柬发到皇宫里?

        长孙皇后与长乐公主对此,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到,当然,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也同样是前无古人。